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8

蛋黄豆腐羹

本来我想命名为“翡翠白玉汤”的,呵呵,朱元彰逃难时在老百姓家喝的,好象就是白菜涮锅汤,老朱后来当皇帝时日思夜想,却怎么也喝不到了。 由此想到美食的秘诀:少则好吃,饿则好吃。 手艺不咋样如我的人,大可牢记这两个秘诀,有意营造这样的环境,那绝对迅速成为著名厨师,呵呵。   做法真的拿不出桌面,就是把豌豆、萝卜粒、白果(特好吃,一定要加)放在水里煮,然后放如入煮熟的鸡蛋蛋黄,在锅里碾化,加入姜末、盐,油,最后加豆腐,用铲铲成小块,起锅。 不过,豌豆被我煮过头了,所以象“泄了气的皮球”瘪瘪的,皱皱的,不然真的有翡翠的效果,权当上了年纪的翡翠吧。 味道真的好,做法又简单,而且还营养健康,算是一道很讨巧的菜。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反应

行里将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那天的监控录像编辑出来让大家看,让我们总结在逃生方面还有什么值得改进的地方。 看的感受很奇妙,如看一部自己出演的影片,512那个时刻的感觉又回来了。有一个档案室的特写,是重叠摆放在上方的档案柜剧烈摇晃后倒塌下来,表明当时摇晃的剧烈,很多天后整理档案室时,发现很多柜子已经摔坏了。 同事的表现各不一样,有反应迅速,象剑一样冲出大厅的;也有站着观望,确认发生了什么事后才拔腿就跑的;还有直接从柜台跳出而省略了去开门的;还有同事跑了一半又折回背包的;还有干脆脱下鞋跑的;还有同事慢条斯理地收拾完东西,然后散步一样地慢慢走出大厅的(心里素质超好)。我在楼梯过道的录像里看到了自己和同事们从九楼跑下的身影,细碎的脚步表现了那个时刻的惊魂未定。在大楼外面站了有一个半小时,都在相互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还有臭美加勇敢的女同事觉得穿着行服站在外面不好看,而跑回去换了件漂亮连衣裙的。 因为没有事,因为已过去一段时间,所以现在来看,很多同事都开玩笑地议论自己的动作有没有失态,自己的姿势是否优雅,谁谁谁跑到男厕所去了,谁谁谁躲到桌子底下。。。。。。呵呵,都有了一种平和的心态。有了这样一次身临其境的逃生经历,每个人心中肯定会多一些东西吧,这个东西也许会陪伴一生。 那个时刻,那个地方的人们也是如我们这样奔跑逃离的,只不过我们是幸存者,跑出大厅时,我们看到了晴朗的天,而他们没有。 生命遭遇风险时,一切的反应都是自然的、天性的,如草遇到风,如鸟遇到雨。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糖番茄

一到夏天,就特别想吃糖番茄,那酸酸的、甜甜的、凉凉的味道,正好抚慰夏天的炎热和忧烦。 小时候,番茄就是我们主要的水果。那时候妈妈在商店上班,每到夏天都要买很多的还是青青的番茄,放在家里,等着红了,就可以吃了。那时候,糖果饼干都是稀罕物,被妈妈锁在柜里“定量供应”,唯独番茄和地瓜是我们可以敞开吃的,因为太多,因为太廉价。 糖番茄当然也是奢侈品,那时候糖是凭票供应的。我还记得有几次老师找我谈话,就是想请我妈妈在商店里帮她们买点白糖,我也因此被老师格外重视。糖加在番茄里,那就把番茄的味道提升到了一个高度,酸遇上了甜,就是完美。 而且从健康的角度,夏天的番茄是上天的恩物,应季、新鲜、营养丰富,是被反复提倡要多吃的。想想真有趣,那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我们无所选择的饮食,以现在的营养学角度衡量,竟是非常健康的。 现在做一个糖番茄真是易如反掌,还是觉得特别好吃,比那些昂贵的水果,更多了一种亲切、天然、妥帖,还带来童年的回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成都,依然美丽

给牵挂成都的你——   风  依然清新 水,依然澄碧            火锅,依然热辣         女子,依然妖致                 心情,依然宁和              笑容,依然甜蜜             成都,依然美丽     照片拍于人民公园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