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8

那些地方

那些地方,大多都是去过的地方,正因为如此,看见那些悲惨画面,就忍不住眼泪。 汶川,去九寨必经的,一般会在那里吃饭落脚;前年,我们去米亚罗看红叶,到汶川时已半夜,正好遇汶川在进行公务员考试,所以找不到住处,但我们基本上在找住处的过程中,把整个汶川都好好地看了一遍,特别是还去一所中学协商在他们的操场搭帐篷的事情。一个小巧的城,现在已经是一片瓦砾了,那些房子,那些孩子,。。。。。 茂县的苹果,那次我们买了好多,很好吃很好吃。 绵竹的汉旺,是婆婆经常提到的地方,那里有她们很多的朋友,四姨的老房子还在绵竹! 彭州小鱼洞,我们那年去露营的盘龙谷,我拍了好多漂亮的小花,现在是什么样子了呢? 。。。。。。。   同事玫的公公婆婆在茂县,至今没有一点音讯,玫的丈夫整日失魂落魄。 同事小陈的父母在都江堰工行,房屋全部倒塌,老两口还好在外散步,现在已接到成都,整天哭泣恐惧。。。。。 妹妹那个小区,一个年轻女子在门口放声痛哭,旁边站着神情凄伤抱着孩子的丈夫,那女子的亲人可能刚刚被确认已经离去。。。。。。   我们昨天已经捐了钱和一卡车的物资到灾区了,红十字会就在我们旁边,很多人在那里捐钱捐物,非常令人感动; 妹妹那个群的很多驴友都去当志愿者了,他们有很多实地经验,当然更多的是他们太热爱太熟悉那片驴友天堂,而现在却是地狱。。。。。 很多单位组织的志愿者都在路上,群情激昂; 我们一个客户的厂房倒塌了,但他却忙着给灾区捐了两卡车衣服。。。。。   我最最最喜欢的蜀盘谷,我最最最有缘的蜀盘谷,离震中只有三公里的蜀盘谷,人都安然,山民,还有山民妈妈。 正如山民说的,也许山里的蜀盘谷没有了,但亲人朋友安康就是最大的福。 我说,只有山民文涛山民妈妈在,蜀盘谷就永远在! 当博友提出,要捐资重建蜀盘谷的时候,山民文涛这样答复:     谢谢所有的朋友!灾后重建工作恐怕会拖很久。整座山崖都塌陷了,也许还会涉及到重新测量土地之类的事情。比起那些在瓦砾中呻吟、风雨中煎熬的人们,我们的情况还算好。至少,家人团聚、生活还不成问题。请捐助更需要的人们吧!再次感谢您!!!      山民在红岩村二十年,对这方水土感情深厚。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后,村里会有无所依的老人和孤儿。当灾难的记忆在人们心中逐渐淡去的时候,他们的生活会倍加艰难!到那时,如果朋友们愿意助养孤寡老人和孩子,山民文涛一定将捐款亲手转交到他们。      感谢所有的朋友!   山民文涛,月亮向你们致敬!有什么尽管说,一定不要客气!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天佑我们四川!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

    这是一位同事收到的诗,是为为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死去的学生而作的,读来特别心酸! 为什么,受伤的是孩子?而且总是孩子???? 孩子 快 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 太黑了 妈妈怕你 碰了头 快 抓紧妈妈的手 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 怕 天堂的路 太黑 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 倒塌的墙 把阳光夺走 我再也看不见 你柔情的眸   孩子 你走吧 前面的路 再也没有忧愁 没有读不完的课本 和爸爸的拳头 你要记住 我和爸爸的摸样 来生还要一起走   妈妈 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 有很多同学朋友 我们说 不哭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一切好, 谢大家

那一刻,正走出洗手间(呵呵,据说是最安全的地方),然后,连滚带爬跑下九楼。那一刻的感觉真的是尽头了。 然后,平时半个小时的车程,用了两个小时。接到妈妈和继父,在露天等着,然后又去学校把韵韵接回家。 那晚,住在帐篷和车上。 中间无数次的余震感觉。 昨早去上班,不断感觉晃动,又下楼,把家人拉到南沿线空旷地带。无数的人在那里躲避。 下午三点,想回家,想好好吃一下,正在菜市买菜呢,突然又有一次大的余震,卖菜师傅“嗖”的一下就跑了。 还好,在家里好好做了一顿,好好吃了一顿,有酸菜鱼、炒河粉、豆腐菜,晚上勇敢地在家睡的觉。 觉得平安有多么的好! 中间无数次的余震感觉。 雨下得很大,很冷,电视上的画面让人心疼心碎。   都江堰、汶川、卧龙、白水河,都是风景优美的地方,为什么美丽的地方总是那么脆弱,那里的人们总是那么无助? 祝福所有的人。   成都没什么,虽然说还会有余震,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震动了。 手机信号不畅,电脑也坏了,让大家担心了。 我很好,谢大家。大家的关心让我温暖。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4 Comments

索礼

周末两天在北京培训,母亲节一早就接到韵韵的电话。 韵韵:妈妈,祝你节日快乐! 我:哎哟,谢谢,乖乖,那你送妈妈什么礼物呢? 韵韵:哎呀。。。。。。。???!!! 我:除了礼物之外,你肯定还会给妈妈写几句祝福的话,对吧? 韵韵:。。。。。。。???!!! 我:你肯定会夸赞妈妈很漂亮! 韵韵:。。。。。。。???!!! 我:你还会夸妈妈优雅,博学、有才、快乐、能干、阳光、贤惠。。。。。! 韵韵:。。。。。。。???!!! 我:哈哈,乖乖,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看你的礼物!   昨晚一回到家,枕头下放着韵韵的礼物,还有她写的祝福词,呵呵,我如愿得到了我想得到的所有夸赞。 不过,韵韵在最后画了一幅漫画。 画面上的我穿着裙子带着王冠得意地说:”I’m a beautiful lady!” 后面两个小人在窃笑:果真是“美女”也! 美女两个字上打着巨大的引号。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6 Comments

以喜剧的方式

    当面对人生无奈,悲伤是一种方式,失望乃至绝望也是,但可否还有一种方式,它是喜剧的,荒诞的,魔幻的,幽默的?但其实又是浪漫的、执着的,令人感动的方式。     《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男主人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等待了五十三年,终于等到了他年轻时一见钟情的恋人。影片结束时,他幸福得有些诡谲的笑容,真是影片里最亮丽的阳光。     人生当中的很多不如意,是可以以喜剧的方式去排解、去等待的,都是与时间相伴,笑总是比哭好,笑更智慧,更健康,更积极,更阳光,同时,执着的笑,还会让时间感动,最终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守望青城20年

因一个偶然原因,去了青城山深处的蜀盘谷,也因此知道并认识了蜀盘谷的主人——山民,乐林,当然还有美丽的女主人文涛。 从知道、认识到了解、喜欢,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知道了在这样一个浮躁繁复的世界里,有这样一群人淡泊从容的生活,诗意并且清新。对他们,我远远的仰望,还有近近的欣赏,带着心中的温暖的敬慕。 《成都日报》的这篇文,转贴如下:       乐林: 守望青城20年      记者  刘毅       核心人物 乐林,号云巢子、蜀盘谷主、敬居。1960年生于四川青城山,1982年四川农业大学毕业。11岁起先后师从蜀中名家刘既明、吴一峰、白允叔、丁季和诸先生,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及欧美展览。1988年复返青城,于深山中置地种药,修路筑屋,寄情书画,迄今20年。       A、结庐落草     蜀盘谷地处青城后山,味江源头,为都江堰汶川崇州三县交接处,周围数公里荒无人烟。托了这段颠簸的碎石小路的福,山深游人稀少,老树苔藓鳞布,山林得以保持原始风貌,倒是成都的文人墨客常常结队而往。 谷主乐林是成都的一名书画家,藏在深山过着“山民”的日子。他在谷里造屋数间,因势赋形,石阶、木屋、吊脚楼,简朴而天然。屋对面是山,是水,听得见溪涧水哗哗的流淌,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视频道,安静是这里的特色。饭厅是个宽大的敞亭,我们一边吃饭一边看景,不时会有蝴蝶飞过碗碟,仙境不过如此吧。 谷主的故事颇有些传奇。20多年前的乐林已是闻达于书坛的新秀,他师门复杂,相继师从过刘既明、吴一峰、白允叔、丁季和等前辈。但江湖是名气涨落的搅拌机,乐林也不能例外,扬名立万与保名奔命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累啊,灯干油尽般的尴尬中,他仿佛听到先贤们的窃笑声。 乐林告诉我,直到有一天,他在山里奇遇一位老人,没想到这次奇遇竟改变了他的人生——此后他便辞去公职,在蜀盘谷结庐落草,成了自食其力的山里人。那一年是1988年,他28岁。   ■ 对话   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这次奇遇怎么会改变你的人生? 乐林(以下简称“乐”):当时我是搞科研,到后山种绞股兰,在外面租农民的房子住,听说山里有个瀑布,就去找瀑布耍。山里没有路,我拿一根棍子打草惊蛇,走到这里一下子开阔了,看到上面有个棚棚,还有人烟,发现是一位老人,就向他问路,才知道他在这里几十年了,没有出去过,亲戚一个把月给他送点苞谷面,他就煮苞谷糊糊吃,煮一次吃10多天。当时还有点羡慕他(笑)。 记:羡慕他什么呢? 乐:他一个人在山里头,就守到这片水这片山,生活竟可以如此简单,连在吃上都不操心,已经是极简了。 记:看到那个老人,当时是什么感觉? 乐:骇然,一下子嘴巴合不拢了,觉得自己很渺小,又好像在这里很真切,有点动心了。后来又来看他,喜欢这个地方了,好像这才是我呆的地方,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定力是有限的,这个地方交往很少,甚至没有交往。3年后老人去世,我就搬进来了。 记:当时你也是中国书协会员,圈里的青年俊彦,说来就来了? 乐:那种生活了无意趣。 记:但是江湖上说你是一个隐士? 乐:对我说来,只是生活在不同的空间而已,我也不回避都市生活,比如应朋友之邀办展览,出书,凑个热闹。但是我不太贪,也不过争,市场对画家的摧毁是很厉害的,最后把心败坏了。其实所隐是在心(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2 Comments

找条小河煮火锅

找条小河煮火锅      名字就叫白沙河      河水潺潺清且浅      一路流入岷江河   世间天然洗菜盆      圆巧石滩好架锅      玉米番茄排骨褒      吃了一锅又一锅   找来小虫来做客      找来紫花陪陪座      找来纤粉点灯火      红灯精巧美不说 找来绿帘遮阳光      帘声轻动风铃歌      找来蜻蜓跳个舞      轻柔羽衣曼妙殊   找来蚱蜢弄琴弦      绿意巧帛轻弹歌      岷江河啖南瓜盒      欢乐假期就此过,就此过!   哎哟,为了这个题目,憋得才女我!!! ,把个打油诗凑成这样,呵呵。 五一那天去虹口白沙河上游野餐,很好,很不错。 中下游已经被农家乐占满了,上游还好,诺大一片河滩,只有我们一大家人。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