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8

当那个时候

         这个深夜,我再一次潸然泪下。     一个人,读这首诗,听这首《终曲》。       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我的父亲母亲》里的那支贯穿始终的乐曲,我脑海里,一直是那个梳着辫子的淳朴女孩儿招弟在漫山红叶间奔跑的情景。 那样的山,那样的叶,那样的美景,在我们四川到处都是,甚至更美,可是已经有好多好多的男孩儿女孩儿,男人们女人们,不能在其中奔跑行走了。。。。。。。 留给他们的亲人有多痛? 方方在写,这种深入骨髓的,无边无际的、孤独的痛。。。。。。 只想问一句: 老天,为什么不仁慈一点?      到那个时候   作者:方方  当喧嚣声潮水般退去  当周围的人越来越少  当生活变得庸常  当日子成为自己的  当静夜  当孤独像空气一样弥漫  当别人家正热闹地说笑  当冬夜里一个人站在窗口看雪  当五月十二日下午两点二十八分  当生日  当春花盛开邻居一家人出去郊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鲫鱼汤

昨天下午四点零五分,我们在九楼感到明显的余震,象船上的感觉一样一浪一浪的。二楼的毛总拿着资料上来商量事情,我们问他感觉到没有,他说,哎,没有,二楼简直没有感觉! 讨论着讨论着,我又感觉明显的快速的几下晃动,连忙问毛总感觉到没有,他还正在边做手势边讲一个问题,停下来怔怔地看着我说:又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了?我怎么还是没有感觉?看来我要到十九楼去看看有没有感觉。 真羡慕他的没有感觉!马上查网上消息,我感觉到的第一次是青川5.4,第二次是陕西宁强5.7。   心情非常平静,也许对于余震已经麻木了,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吧。 上一道鲫鱼汤。   行里有一位波姐,女儿都大学毕业了,但看起来非常年轻漂亮,我们问她的保养秘诀,她说她常喝鲫鱼汤。 原料:鲫鱼,玉兰片、小番茄,大葱、豆腐。豆腐、玉兰片要用开水过一下。   锅热时,用姜片在锅底搽一下,这可是超级秘诀,保证煎鲫鱼时不会掉皮。   小火煎鲫鱼至表皮金黄。     加汤、大葱、玉兰片、番茄。加一点牛奶,呵呵,汤就特别白。   加豆腐。   多好看,还好喝。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1 Comments

等待余震

昨下午4点21分的余震,是仅次于5月12那次,非常明显的摇晃,冲下去站在花园里,和邻居聊了几句便上楼了,上楼的时候,听见没下楼(应该是大多数)的人家电视声、钢琴声照常响起,呵呵,大家都比以前更从容了。 从周六起,明显感觉快要恢复正常了,商场、火锅店顾客盈门,花园空地上的帐篷大大减少,呆在家里的人越来越多,平静真好。 昨天那一震,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家盼望的,因为政府通告一直有一个6---7级左右的余震,虽然没在19日-20日之间发生,而在昨天发生,那么说明人家对于大趋势的判断是对的。 同事玫在每次小余震后都说,这下安全了!是的,在余震中间肯定是安全的,所以昨天我对家人说,晚上安心睡,这么大的余震过后,肯定是安全的。   成都人惯常的幽默在这个时候也表露无疑,也算是紧张生活中的亮色吧:   段子一:政府公告说自512以来一共有七千多次余震,某婆婆说肯定不准,因为她感觉到的都有九千多次。   段子二:一串串香店坐满了吃客,正吃得呼尔嗨哟,余震来了,老板跑出来的时候,发现吃客全跑了,老板懊恼地准备收拾摊子时,吃客们全都回来了,接着吃得呼尔嗨哟。   段子三:一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幸存者被俄罗斯救援队救出,记者采访他感觉怎样,幸存者想了半天说:“狗日的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好凶噢!老子被挖出来看到外国人还以为把老子震到国外了”              噻话一:余震就象打麻将,如果半天没得啥子动静,那绝对是在做大的!             噻话二:成都人看余震的心情,就象初恋的少女看情人,既怕她不来,又怕他乱来。 ......   对联: 上联:灾区人民无房可住,在余震中等待吃喝下联:成都人民有房不住,在吃喝中等待余震 横批:都球恼火   成都宣传语:   成都,一座人均帐篷拥有量全国第一的城市; 成都,一座家家都有倒立空瓶的城市; 成都,一座洗澡和入厕速度飞快的城市; 成都,一座厕所里都备有巧克力和矿泉水的城市; 成都,一座拒绝裸睡的城市; 成都,一座全民热衷练跑步的城市; 成都,一座来了就跑不掉的城市! 成都人日常行为变化:     一、原来打招呼问:“吃了没?去哪儿?”,现在逢人就招呼:“今晚上睡哪儿?”;   二、原来关心别人住哪儿,现在关心别人住几楼;   三、每次余震过后就拿放大镜观察自己的房子有没有裂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

上帝把他最爱的项链弄断了,也弄碎了!

     来看海,和圈圈都是我学写东西的领路人,以前每次接到他们的约稿的电话,都会让我激动好久。真的好感谢他们。 看海原是华西都市报编辑,后到《华西生活周刊》,现在在川报。原来在天涯有个博客,不过经常让我们白跑路直至伤心透顶。 近来有了他的消息,新博客(《活着,震区一线记者笔记》),而且是关于灾区的一线报道,立马肃然起敬,再看那些图片和那些诗,泪水又止不住了。 在那些拍摄的废墟中,我心酸地想到了来看海在去年五一节《华西生活周刊》的主编感言里写的一段话,那是他对于四川美景最华丽的赞颂:     “成都以西五十公里起,五百公里以内,古堰、森林、峡谷、洞穴、瀑布、湖泊、冰川、雪峰、草原、沼泽、海子举目皆是,层出不穷,除却海洋,地球上该有的地质地貌,几近完全。那些山光水色,那些奇峰异景,好比是水银泻地,你不知道它落在哪里了,即便知道,你也捡不起来,而它可能在任何地方晃你的眼,迷你的心。上帝把他最爱的项链弄断了,珍珠滚落人间,安家四川;一珠一景,景移趣远,珠联璧合,宛自天成。”     成都以西五十公里起,也包含着这次的汶川、北川、青川。。。。。上帝把他最爱的项链弄断了,也弄碎了!   来看海新浪博客:活着,震区一线记者笔记 http://blog.sina.com.cn/jminn18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跟奶奶回家

    转自来看海博客:http://blog.sina.com.cn/jminn18 19日下午3点 地点:汶川县映秀镇小学塌楼现场 主角:照片中的老奶奶幸免于难,可她的孙子却被永远掩埋在学校的废墟里了。从5月12日起,老奶奶每天都要坐在学校门口等孙子回家,面前摆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孙子最爱吃的粑粑。彼时,解放军官兵正在现场展开新一轮的搜索行动。   跟奶奶回家   孙娃子 别睡了  快起来吧 奶奶在校门口 等你回家   孙娃子 别睡了  快起来吧 奶奶在校门口 等你已经7天了   孙娃子 别睡了  快起来吧 你在外地打工的爹妈就要回来了 你不起来 我怎么向他们交待   孙娃子 别睡了  快起来吧 奶奶给你做了 你最喜欢吃的粑粑 等着你 回家   孙娃子 别睡了  快起来吧 奶奶这么大岁数 都挺过来了 你呀 就别再贪睡了 起来 奶奶带你 回家   孙娃子 别睡了  快起来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很长的路

我们一个支行的年轻员工老家就在北川,灾难中他的爷爷奶奶和四叔都遇难了; 部门一个同事的一个绵竹朋友,开着一家三十多人的公司,事业蒸蒸日上,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中他和十多名员工遇难,另外十多名员工刚被他派出去参加培训; 韵韵爸公司里的一个女同事在第一时间去都江堰中医院救援她的同学,救了两天两夜,见到的是同学肢体不全的遗体(更多的惨烈你不会在媒体的画面和图片上看到); 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发生的时候,都江堰中医院里有一个老人正处在弥留之际,他们家族大大小小十多口人正在为他送终,所以全部遇难; 同学从江油把亲戚接到成都,几位亲戚惊魂未定,在吃饭的时候辛酸流泪,说这是他们一个多星期来吃的第一顿热饭。 同事的一个医生朋友在医治了众多伤员后,向同事倾吐“人生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也许看了太多的惨烈,他对于人生的看法都飘渺和渺茫起来。 。。。。。。。 这些都是我身边听到的,能感受到的灾难,对于受灾者,对于救援者,对于亲历者,以及对于他们的亲戚朋友来说,心灵的恢复都是那么漫长的过程。 圈圈说得好,灾难的恢复是一条很长的路,所以也不必急在一时,以后有的是工作需要人做,需要有持续的热情和努力去做。   这个时候,热情膨胀的声音之外,也听到了一些异常冷静的声音。 也许我们需要冷静,这个时候,理性冷静的力量更容易找到方向,更容易持久,也更具有根治伤痛的药效。   在扫舍那里读到篇文章,作者是菜农瓦当.   自5月12日汶川大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以来,举国哀痛,群情激昂。人们纷纷挺身而出,或慷慨解囊,或直接奔赴灾区一线参与援助。灾难面前中国人所表现出的顽强与团结,为这出历史大剧书写了无限幽情壮彩。  借用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中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在巨大的灾难面前再次显现出来。然而欣慰之余,我忍不住要追问一句:灾难过后呢?是不是各种社会问题会重新显现出来:贪有暗香盈袖污腐佳节又重阳败、贫富差距、公平正义……一样不缺?人心是不是又像平时一样自私、涣散、唯利是图、相互倾轧?难道非要到再次灾难来临,才会再次被唤醒?这个健忘的民族,会在灾难过后长些记性吗?  我想,如果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能震荡国人的灵魂,促其自省、自觉和自新,从而推动社会的文明进步,就是这次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不幸之中的大幸。对于死去的同胞,也将是一种莫大的告慰。然而,这一美好愿望的达成,取决于活着的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程度。  “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屈原  《哀郢》)”面对四万多顷刻间消逝的生命,和幸存者失去亲人的哭喊,震惊与悲痛之际,人们是否也偶尔这样想一想:为什么死去的是他们,而不是我们?他们死了,我们依然活着,是我们比他们高尚,还是他们有罪?或者,仅仅是因为我们比他们幸运?那么,这个幸运又意味着什么……死向我们指出一个真理:即上帝随时都可以把我们每个人抽走,就像我们无法预知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何时发生,人也无法预知自己的死。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为我也为他。特别声明一点:这里所说的“上帝”,并非一定指的是天主教或基薄雾浓云愁永昼督教里的上帝,更是中国古人所信奉的昊天上帝,是民间所说的“三尺之上有神灵”。“皇天无亲,唯德是辅。”我想,那些“愤青”间或“精英”,误解了朱学勤先生所说的“天谴”的涵义,我宁愿将其看作是对国人失落已久的对苍天敬畏之心和天人合一信仰的召唤。诚如歌德所言:“恐惧是人类的至善,”没有恐惧,善就不会被激发。保持对上天的敬畏,善就会长存心中,和谐与安宁才有可能。这绝不是说灾难与人的行为之间存在必然联系,而是申明人对于灾难应有的庄重态度。  当全国各地纷纷举行烛光晚会,为死者祈福时,我羞愧地发现这个民族居然缺乏一种恰当、充分的仪式象征。那些仿效西方宗教仪式的烛光总让人感到不伦不类,甚至带着一种矫情的浪漫、小资情调,与肃穆的氛围格格不入。当成千上万枝蜡烛摆出硕大的心形图案,让人感觉简直是在开生日party,而不是追悼死者。人们似乎一夜之间学会了祈祷,却不知道向谁祈祷。更不要说,留下一地垃圾还要清洁工费心打扫。借着哀悼的名义,一种媚俗悄然流行。在中央电视台的直播镜头中,长沙的一群小学生手捧蜡烛,高声朗诵:“我们诅咒这该死的上天,夺去众多无辜者的生命……”这稚嫩的声音,令我感到阵阵惊悚。我只听说过上天的诅咒,从没想过人可以诅咒上天!我相信孩子们的纯真无邪,但组织他们朗诵的大人们所暴露的狂妄、粗俗,不应被轻易忽略。我还看到一群正在集体学习的青年作家联名致全国作家的倡议书,通篇充满了空洞的抒情,仿佛是共青团或少先队的活动宣言,看不出一点作家该有的独立思想和精神勇气。我想如果是我,也许会拒绝在这封倡议书上签字,我相信自己并不比别人缺少爱心,只是难以接受这种虚伪的毫无美感可言的形式。但我同时又怀疑自己是否具有拒签的勇气。因为,这是一次集体名义的“精神撒娇”,而你是一个人。  我看到,在以集体名义高涨的道德情感之中,生命个体再次被驱逐。大面积的“抗震诗歌”涌现出来,这里面潮水般的情绪宣泄,使人不能不对它们的真诚心存怀疑。向灾区捐款的数目多寡,成为大众眼里衡量爱国与人格的标尺。而电视主持人为了追求剧场效果,不惜一次次揭起幸存者的伤疤,一遍遍地让他回忆生命中最惊恐的时刻,就连小孩子也不放过。这简直是一场虐刑。我能想象那几名北川中学刚从废墟中救起的孩子,惊魂未定,不知所措地坐上去往北京的飞机,出现在一个金碧辉煌的演播大厅,催情了观众的泪水之后,又匆匆回到灾难现场。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说,这是他们平生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到首都。整个过程,如同一场梦游。我不忍心说他们是被好心“利用”,至少这种行为经不起审视。  在中国崛起的道路上,每遇挫折和险境,崇高的道德情感便一次次被上演,一次次被消费,又一次次被遗忘,以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民族主义的名义……看官如果不服,你们当中有谁还记得当年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时三位牺牲者的名字?还记得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在哪年哪月哪日,那位英雄叫什么?这一切怎么就没在我们曾经慷慨激昂的心里扎下根来呢?只因为我们光顾了追求当时在场的效果,却很少使用大脑。  每于潮水般的热情退却之后,洞见历史苍凉的笑容。我和所有怀揣善良的中国老百姓一样,衷心渴望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但我相信,那一天的实现,一定包含了如下特征,那就是:在任何情境之下,容许保留独自悲伤抑或独自欢乐的权利和空间;在任何情境之下,都有对应的成熟的表达形式,而不是仓促、庸俗的美学。这个形式,就是有待形成和完善的礼制。  《易经》震卦上说:“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愿共勖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余震

    这几日的余震闹得人心遑遑的,我们家已经连续两天住帐篷了。前天是政府公告有余震,昨天是政府公告成都不在余震区,但与其在家里左思右想“出不出去”,不断接听报危关切的电话短信,还不如在草地上安睡来得简单。一个在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后就一直住帐篷的同事说,这叫以不变应万变。 昨早上回城与前晚上出城的人海车洋真是空前的壮观,秩序破坏与秩序恢复的转换,就是这样鲜明而迅速。 上班已经变成轮班了,我们全部在三楼以下办公。余震的持续时间还不短,我觉得,八级时的余震我们都扛过来了,以后渐低的余震有什么可怕的呢?但心理的反复煎熬却是最难受的。 但是,比起灾区同胞,这已经是几千倍几万倍的幸福了!   这段时间接到外地同学朋友的关心的电话和短信、留言,CHENJUN让我们全家去北京她那里避一避,上海的晓青安慰我“后方的人终归只是想象,,唯亲历的人自己扛!拥抱你和你亲爱的家人!代问候YANGYI!” 真是非常感动,谢谢亲爱的你们,我能感受到你们温暖的拥抱!          关于这场灾难,很长一段时间,脑子都是空白,也思考不出更深的东西。灾难就是灾难,除了接受没有其他的办法。 在扫舍那里我看到一段话,写得很好:   所有的灾难,飓风,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洪水,疾病都是天象,向我们显示了在人类认知范围之外的不可抗拒之力量,这力量可以在一瞬间轻而易举地抹去存在的本质——生命,只有在此时,我们才会自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我们是什么? 回答也许是:蚍蜉,未知夏,何言冬。 是的,我们人类在这个宏大的宇宙中出现只是一个偶然,我们经不起宇宙中最微小的变异,行星轨道的偏离,气流的移动,地层板块的错位,水位的增长与降低,微生物的繁殖系数。我们娇弱得命系一线,任何一个从数量到质量的改变,或者平衡的刻度移动一毫,都足以使人类消失殆净,连痕迹都不留一丝。 可是,我们顾盼自雄,不是吗?我们有亿次方计算的电脑,我们有长程导弹,我们的航天飞机在地球的轨道外运行,我们的经济每年以百分之十以上递增,我们有,我们有。。。。。。 哦,那只是些玩具。 在组成生命和生存的七巧板上,只要任意抽掉一块,或改变一下组合,这盘棋就没法下了,人类退回洪荒年代,这还算是好的。宇宙大可没有人类照样运行,此乃天道。而古人早就说过:天道无情。  正因为如此,那些很伟大的胜利从哪里说起呢?那种能主宰世界的口吻让人顿生倦意。  05年的海啸之后,曾写过一篇文字,叫着《记忆是短暂的》,生死关头,人类很自然地抱成团,而当这关头一过,我们对自然的态度对世界的态度真的能有些许改变吗?一个月之后,或者半年之后,还有多少人会继续思考这场灾难呢?在日历上划出一日来纪念国难总是容易的,而在平常的日子里记得尊重自然尊重生命是不容易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如何才心安

     眼泪横飞。。。。。。     眼泪横飞。。。。。。     我苦难的四川老乡啊,我要如何做才能心安?     我知道我如何做,都不能心安!     。。。。。。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也许,你是那个 在卧龙给我们指路的小女孩 在漫山的红叶中 你笑成一朵娴静的花儿   也许,你是那个 汶川街头小餐馆的老板 在氤氲的饭香里 满耳都是你热情爽朗的吆喝   也许,你是那个 小鱼洞盘龙谷里看山的爷爷 在盛开的南瓜花豆蔻花旁 你自在惬意地抽着一只叶子烟   也许,你是那个 理县路旁小旅店的接待员 那个疲惫寒冷的深夜, 你就是我们所有的温暖   世间的缘分没有深浅 即使只是那短暂的谋面 我把所有的祝福和所有的祈祷 都给那条美丽路上所有的你   我希望,也坚信,你就在幸存者中 请一定要坚强, 请一定要相信 你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或许,不幸,你已长眠废墟 请一定记得这个世界的样子 来生我们一定要再续写 那没有深浅的缘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转贴《心理救援》

            这几日,在或大或小的余震中间,几乎所有人都在说支援灾区的事, 而且也在尽自己的能力做力所能及的事。       其实,在生命的抢夺抗争之后,接着就是心灵的救援了,而这个词对于我们来说,是那么陌生,但却是那么必需。       在洁尘那里看到这篇文章,非常及时,转贴如下,希望更多的人看到。         心理救援              作者:城南女巫     这是我第一次违反我的新闻职业原则,把还没有使用于本单位的采访资料公布在博客上,因为我所供职的杂志是周刊,不能及时报道,而且也是最关键的,现在关于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的报道管理非常严格,本集团所有有关稿件必须经过宣玉枕纱厨传部审,稍微让人有点不安的稿子都不能发。   但是我觉得这个资料的公布很重要,可以帮助到很多人。   大灾难后的心理援助在中国是一个比较落后的部分,事实上它非常重要,灾难总会过去,但在这个过程中心理受到伤害的话,有可能是一生的阴影。我的采访对象他最近几年都在研究唐山大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心理创伤,是中国最活跃的心理创伤研究人员。目前,他们正在北京培训专业人员,预计下周上半段会到达成都,在政府的支持下,展开危机干预和实施危机应急管理。   希望所有参与救灾的人员和志愿者们能够看到这篇文章,避免给自己和受难者带来二次创伤。      到灾区之后-写给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后救援人员心理救援和自我身心调试须知   创伤后救援者可取和不可取的行为   对于受灾群众的心理救援   当灾难刚刚发生时,在努力去理解和感受灾难幸存者的基础上   要说:   • 对于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你所经历的痛苦和危险,我觉得感到很难过。   • 你现在安全了(如果这个人确实是安全的)。   •我很高兴现在你和我一起在这里。   •我很高兴你正在跟我说话。   • 这不是你的错。   • 你的反应是遇到不寻常的事件时的正常反应。   • 你有这样的感觉是可以理解的是很正常的,每个有类似经历的人都可能会有的很好的反应。   • 看到/听到/感受到/闻到这些一定很令人难过/痛苦。   • 你是不会发疯的。 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