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8

当那个时候

         这个深夜,我再一次潸然泪下。     一个人,读这首诗,听这首《终曲》。       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我的父亲母亲》里的那支贯穿始终的乐曲,我脑海里,一直是那个梳着辫子的淳朴女孩儿招弟在漫山红叶间奔跑的情景。 那样的山,那样的叶,那样的美景,在我们四川到处都是,甚至更美,可是已经有好多好多的男孩儿女孩儿,男人们女人们,不能在其中奔跑行走了。。。。。。。 留给他们的亲人有多痛? 方方在写,这种深入骨髓的,无边无际的、孤独的痛。。。。。。 只想问一句: 老天,为什么不仁慈一点?      到那个时候   作者:方方  当喧嚣声潮水般退去  当周围的人越来越少  当生活变得庸常  当日子成为自己的  当静夜  当孤独像空气一样弥漫  当别人家正热闹地说笑  当冬夜里一个人站在窗口看雪  当五月十二日下午两点二十八分  当生日  当春花盛开邻居一家人出去郊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鲫鱼汤

昨天下午四点零五分,我们在九楼感到明显的余震,象船上的感觉一样一浪一浪的。二楼的毛总拿着资料上来商量事情,我们问他感觉到没有,他说,哎,没有,二楼简直没有感觉! 讨论着讨论着,我又感觉明显的快速的几下晃动,连忙问毛总感觉到没有,他还正在边做手势边讲一个问题,停下来怔怔地看着我说:又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了?我怎么还是没有感觉?看来我要到十九楼去看看有没有感觉。 真羡慕他的没有感觉!马上查网上消息,我感觉到的第一次是青川5.4,第二次是陕西宁强5.7。   心情非常平静,也许对于余震已经麻木了,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吧。 上一道鲫鱼汤。   行里有一位波姐,女儿都大学毕业了,但看起来非常年轻漂亮,我们问她的保养秘诀,她说她常喝鲫鱼汤。 原料:鲫鱼,玉兰片、小番茄,大葱、豆腐。豆腐、玉兰片要用开水过一下。   锅热时,用姜片在锅底搽一下,这可是超级秘诀,保证煎鲫鱼时不会掉皮。   小火煎鲫鱼至表皮金黄。     加汤、大葱、玉兰片、番茄。加一点牛奶,呵呵,汤就特别白。   加豆腐。   多好看,还好喝。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1 Comments

等待余震

昨下午4点21分的余震,是仅次于5月12那次,非常明显的摇晃,冲下去站在花园里,和邻居聊了几句便上楼了,上楼的时候,听见没下楼(应该是大多数)的人家电视声、钢琴声照常响起,呵呵,大家都比以前更从容了。 从周六起,明显感觉快要恢复正常了,商场、火锅店顾客盈门,花园空地上的帐篷大大减少,呆在家里的人越来越多,平静真好。 昨天那一震,在一定程度上是大家盼望的,因为政府通告一直有一个6---7级左右的余震,虽然没在19日-20日之间发生,而在昨天发生,那么说明人家对于大趋势的判断是对的。 同事玫在每次小余震后都说,这下安全了!是的,在余震中间肯定是安全的,所以昨天我对家人说,晚上安心睡,这么大的余震过后,肯定是安全的。   成都人惯常的幽默在这个时候也表露无疑,也算是紧张生活中的亮色吧:   段子一:政府公告说自512以来一共有七千多次余震,某婆婆说肯定不准,因为她感觉到的都有九千多次。   段子二:一串串香店坐满了吃客,正吃得呼尔嗨哟,余震来了,老板跑出来的时候,发现吃客全跑了,老板懊恼地准备收拾摊子时,吃客们全都回来了,接着吃得呼尔嗨哟。   段子三:一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幸存者被俄罗斯救援队救出,记者采访他感觉怎样,幸存者想了半天说:“狗日的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好凶噢!老子被挖出来看到外国人还以为把老子震到国外了”              噻话一:余震就象打麻将,如果半天没得啥子动静,那绝对是在做大的!             噻话二:成都人看余震的心情,就象初恋的少女看情人,既怕她不来,又怕他乱来。 ......   对联: 上联:灾区人民无房可住,在余震中等待吃喝下联:成都人民有房不住,在吃喝中等待余震 横批:都球恼火   成都宣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