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8

歪医生诊病记

    自打看了几本养生书后,我现在已经感觉有了医生的视角,看这人,“哦,她血气不足!”,“看那人,”诶,你一定是肝火重!“     那天摸着韵韵的手冰凉,看了看她的舌苔,白白的一层,“哎哟,乖乖,你寒气太重,让为妈给你做一碗生姜红糖水,保你药到病除!”     一碗热腾腾的姜糖水喝下,过了一会儿,韵韵的手和面颊不再冰凉,我又立马给她普及医学常识。     “寒气重的人,往往是因为吃了太多寒凉的东西,所以,就积在身上,需要用温性的东西把寒气逼出来,生姜红糖水就起这样的作用。”然后我指着书上说,关于食物的属性,你可以自己查,看自己是吃了那些寒凉的东西。     韵韵来了精神,立马查到了病根:寒凉的橙子、芒果等吃了太多,周六又在华阳吃了凉性的兔肉、大寒的田螺,所以,寒就积下了。妈妈问韵韵喝不喝蜂蜜水,我说,暂时不能喝,因为蜂蜜属凉性,但是性温的桂圆肉可以吃。     最后我总结到:性平的食物一年四季都可食用;性温的食物夏季少食;性凉的食物夏季要多吃,其他季节要配合性温的食物一起吃;性寒的食物要少吃,如要食用必须加辣椒、花椒、生姜等性温热的食物。(呵呵,书上抄来的)     看着韵韵和妈妈满脸佩服的样子,我也得意起来,不过大笑时扯得嘴生疼:这个热心的、专业的、敬业的歪医生,在给别人兢兢业业诊病的同时,却忘了自己正在患严重的口腔溃疡。     不过,歪医生通常治不了自己的病,哈哈。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我是一个成都女人

    关于彭州石化,一个已悄悄开工的项目,不愿意去想,想了难受,但没办法回避。     那是几十年后可能要面对的结果,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西门媚的《我是一个成都女人》,看了想流泪,难道成都人也如成都这座城市一样,温婉到一切顺从吗?                    我是一个成都女人                                     西门媚     我看见小你在讲,讲她不是一个成都人。但她站在那里,轻声但明晰地发出她的声音。她比我有条理,比我理性。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她不是一个成都人,她都站在那里,发出她的声音,她让我感动,觉得不枉朋友多年。  我是一个成都人,一个成都女人。 我在这个城市住了许久。我离开过,离开过几次,去过其它的城市工作生活,但最终舍不得成都,成都的一切早已塑造了我。我回到成都才安心。  成都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地方。她给予了我一切。我的安适的生活,我的爱人,我的朋友,她让我可以自在地住在这里,写作、画画、种花、喝茶,过最平民的生活,最舒适的生活,最有质量的生活。在这个地方,不需要太多的钱就能过得很好,这个地方,有温和的市民,有醇厚的历史,有我心心相印的朋友。这是一个适宜生活的城市,一个适宜写作的城市,一个有着丰富的文化的城市。  但这一切,马上就要被改变了。 我和所有知晓这些的成都人一样。心痛。我不知如果成都被毁掉了,我该去哪里。 我是可以走的,做一个生态难民,去选择一个没有被破坏的环境。但眼睁睁地看着我最热爱的地方,就这样毁掉,我走到哪里才能获得安宁?  如果不说话,如果此时不说话,将来就算移民去了其它城市,我也会后悔。为了将来可以安慰自己,对自己说,我当时争取了,我作为一个普通的成都人,我尽了自己的本份。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1 Comments

春季养生粥

    关于做菜,最开始本来是作秀的,但到了后来,觉得下厨的好处除了丰富餐桌、融洽家的氛围等等,对个人来说,这是非常好的减压方式。     上班累积了五天的东西,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总之重重地压在身上心上,是需要卸下的。有时候也会出去玩,也会在图书馆泡上一整天,更会安排各种在外的吃喝,两天倒是一晃就过了,但弄下来却觉得更累。     只有静静地在家里,没有太多身体上的疲累,随心地在厨房弄弄这,做做那,最后端出来一盘东西,在大家或赞扬或无声的反应面前,我发现,那些东西真的就卸下了。只有经过了这样一个过程,一周才算完满地画上一个句号。     一定要用手做,一定要有一个成果,这就是减压的方式,哈哈,厨艺是其中之一。            这个春季养生粥,非常简单,也好吃。     我喜欢饭菜合一的做法,它们有一种让我感到温暖融合的东西。     先把排骨过一道水,洗净加姜、大葱挽圈,炖四十分钟,加香菇片、萝卜小块,炖二十分钟。     另外用电饭褒煮饭,水多一点,煮好后,加入排骨汤锅,捞出大葱,放点盐,粥就好了。     哈,原来粥还可以这样做,省却了我以前熬粥时不停的搅动生怕糊了,哈哈。味道真好,绵软可口,佐点小咸菜,真好吃。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一花一世界

    从青城山搬回的盆景又繁盛地绿着,绿叶中间开着小花,只有小拇指大小的一束,却有几十朵自在地开。     仔细看每一朵,都好,精致而用心,也许它们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小。     再小的东西都是一个宇宙。     一花一世界。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转贴《说上两句》

      圈圈的这篇文,觉得好,转贴如下:            说上两句                                     圈圈 一、 2004年我在南非的时候,南非取得了2008世界杯的主办权,然而我们到处看不到群情激昂举国欢庆的画面,老百姓们该怎么还怎么,都认为那世界杯就一个游戏,4年后将在这地盘上来玩,而已。电视上的宣传也就一个二三分钟的趣味广告短片:一个人吃了三明治,将包装纸团成一团踢出去,另一个人接住了,又踢,传到下一个人再接住,再踢……不同的人不同的场景,最后纸团变足球,打出一句话,大意是2008世界杯在南非。要说南非的社会问题,那可多了去了,种族问题,犯罪问题,腐佳节又重阳败问题,贫富差距问题,疾病问题,等等等等,不过人家那叫个漫不经心,也不因为世界杯将要举办而秣马厉兵、这样那样,他们的看法是:南非就是这样啊,谁来看或者看不看,都是这个样子。  另一个事情是:2003,南非一个叫库切的作家获得诺奖,那个国家的人真是当小事一桩,我问过当时教我们英语的一位老师和她男朋友(两个人一是英国裔南非人,一是荷兰裔南非人),他们是否为此骄傲,老师的男朋友轻描淡写地来一句:“Good for him。”我大笑不迭,他怎么就不上升到民族自豪感上去呢?后来我又问过我的房东老太太,老太太回答说,啊,听说还有比他写得更好的。  我没有简单做比较的意思。人群与人群不同,文化与文化不同,历史与历史不同,大家做事的方式、看待世界的方式不一样是自然的,也绝无必要搞得一样。但话说回来,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轻松一点客观一点呢。   二、 也是2004,要么就是2003年的时候,南非某个地方发生一个冲突事件,具体是什么记不得了,反正是个不小的事情,很多报纸上有大篇幅报道。我从学校回家问我那房东老太太借报纸,想看那个事件的相关报道。老太太拿报纸给我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她说,她这份报纸是带有某个派别的倾向性的,她手上有另一份带有另一个派别倾向性的报纸,不过却是阿非利卡语的(那种语言我不懂),所以老太太建议我说,如果你想全面了解那件事情,最好再去找另外某份英文的报纸来,两份报纸一起看,你才能取得一个平衡、客观的视野。  我当时真是很感慨,非常之感慨。要说当年我那位房东老太太,也不是什么大知识分子大文化人,就一个退休老太,原先在医院做医生助理的。   三、 我这两年见过不少年轻小孩,动不动嘴上就去骂日本,后来加上骂韩国,现在这名单又快速拉长,要加上法、德、英、美什么的,照这势头,过不了多久全世界一大半都得是我们的“敌人”,我看不出这有什么美妙的。  骂日本的那些人,一方面说到日本和日本人就咬牙切齿,说到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日货反对日本就兴奋来劲,可偏偏就是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日货最起劲的他们,是日本动漫和轻小说最忠实的接受和消费者。真是叫人啼笑皆非。  近来有些人开始到处倡议抵东篱把酒黄昏后制法莫道不消魂货(是否包括德货?)。怎么越来越频繁地,有这么多的人做事如此情绪化?这是什么原因?问题是,情绪化地行事看似很热闹有声势,其实是相当没有力量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宽窄巷子的竹缘

    那晚去了宽窄巷子,还在修,新修出来的样子还过得去,只是一想到它的未来是人头攒动的各种餐馆、茶馆、客栈之类,就觉得有说不出来的味道。     倒是那些没有拆掉的老房子(为什么没被拆掉,钉子户?)还在一如往昔地居家、开店,从路中走过,从人家门帘里听得到电视的声音,看得到朦胧灯光里人家客厅的轮廓,感觉很舒服。     这间竹缘初看有些破旧,但坐一会儿之后觉得特别有老成都的感觉,坐在里面的很多都是说普通话的人,哈,真有眼光啊。据说有百年的历史了,老板是个中年男人,叫老吴,应该是这套宅院的传人,真好,他坚决地让这套老屋留了下来,赞一个!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豪爽干拌棒棒面

    连续看了几本养生书,都强调多吃主食,联想到自己有时候为了。。。。。而不吃主食,突然就觉得亏待了自己,恨不得立马把主食全部都吃下去。     主食里想来面食是最好的,你看北方人高高大大的,就是面食吃得多。想到做到,月亮立马就做了一个带有北方色彩的豪爽干拌棒棒面,吃下去立马对自己就不那么愧疚了,呵呵。     所谓的豪爽,就是自己把面切粗了,其实细一点要入味一些,不过我这个粗面特别地有劲道。            揉面     揉面可是做面条最重要的一环,面粉里加鸡蛋加盐加水就开揉,揉得越久,就越好吃,我一共揉了八十分钟,真是力气活啊!想起妹妹做面包的时候,把一个面团摔打了八百多下,说这样面包才松软有筋,哎哟,如果经常做的话,减肥效果肯定特好。     面揉得差不多了,还要搭上湿巾“醒”半个小时。     揉面的时候浮想联翩,管你面粉一样的男人,还是鸡蛋一样的女人,和在一起就开揉,时间这个厨师肯定会把两个人揉得分不出你我,然后放在一面“醒”一定时候,让你们自己融合,真正地分不出你我。             切面     把醒好的面擀薄,然后切成条状,稍微拉一下,扔进开水锅里煮。             放作料     把花生碎、莴笋粒、红椒粒、细米芽菜、姜末、糖、酱油、醋、香油等和在一起,味道真是不摆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我的PS作品

    这已经是去年的作品了,当时觉得好玩,把和同事吃饭时拍的照片PS到剧照上,当时就笑得不行,快钻到桌子下面去了,结果拿给同事看,也都眼泪汪汪的,直叫肚子疼。     手艺其实很拙,面部的连接很生硬,不过过程很有意思,一个人是可以这样走入另外一个情境的。     拿给其他部门的同事看,竟还有人问,你们太好耍了嘛,在哪里去找的衣服穿起照的?     那个脸笑烂的郭芙蓉就是我:)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5 Comments

误打误撞美容法

在美容保养这个领域,我发现自己具有神农勇尝百草的精神,勇于乐于尝试,实践并推荐给周围的人。当然,这种精神用另外一种方式就是,猴子掰苞谷,掰一个、丢一个。 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一次讲座,一个主持人教的几个美丽脸部的动作,我记得我好象坚持了有一两年,就忘了,现在想,我如果能够坚持到现在的话,哎哟,那效果真是不能想象。工作好长时间,我基本上不沾任何美容保养的东东,不过最近两三年,突然觉得恐慌,赶紧从书上报纸上杂志上学来各种方法,而且都亲身试弄。 “刘三姐当归养身汤”我喝了有半年,大家闺秀的养颜秘方我吃了有三四个月,买来的大量白芷粉只做了一次面膜就束之高阁,不过其浓烈的气味弄得家里人四处找寻那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拍黄瓜弄了五六次,鸡蛋清弄了几次,觉得那蛋黄可惜了就停了。买来的现成面膜想起了贴一张,不过想起的时候比较有限,维生素E胶囊用了不到一瓶来涂皮肤,现在还剩小半瓶好久没动了。蜂蜜洗脸坚持了四五个月,现在改用绿茶洗脸了。 《求医不如求己》里的方子让我如获至宝,一段时间我没事就摸摸这儿,敲敲那儿,还贴土豆片、撞墙、吃生泥鳅。吃生泥鳅那天,全家人那个紧张哦,全部围着我,我觉得我怎么那么象个做法的巫女。勇敢地吃了两条,还好,一点怪味都没有,书上说,这是清火的,我之所以这么勇敢地吃,是因为困扰了我多年的面部痘痘就是因为身体痰湿太重。哈哈,不知是生泥鳅的原因,还是我同时用的其他方子起了作用,总之,我就再也没有长痘痘,这是我误打误撞最大的成果。 现在我坚持的是:每天一勺固元膏、每晚热水泡脚、睡前打坐、搓脚心、金鸡独立、木瓜芭蕾行走法、文涛站立等待法、绿茶洗脸、指肚敲面,转手腕脚腕,搓耳。。。。。每天弄下来还是要花好长时间。 周围的人也被我带动着吃固元膏、热水泡脚了,不过那天有位同事追问我以前给她推荐的方子,我竟然都想不起来了,哎哟,主要是太多了,记不住。很多方子其他人还在坚持,我却早换成其他的了,嘿嘿。 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如果有那么一天,有人可能要问我,关于美容的秘诀,我真的不知道该说哪一样,说得太多了呢,人家觉得我在忽悠,如果不说的话,人家会不会觉得我保守,骄傲?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咸烧白

    如果说家常菜里还有地位的话,这道咸烧白就是餐桌上的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声誉,而我的那些花拳秀腿的东西不过是些小喽罗。     这道菜的作者自然也是我们家至高无上的人——韵韵外公,这是他的拿手菜。     以我现在的基础和心境爱好,肯定做不了这个菜,工序多、时间长,还有那个耐心和细心。韵韵外公说,他学会做这道菜还要感谢毛主人比黄花瘦席,当时他因为是右莫道不消魂派被下放到五七干校里的食堂劳动,跟着师傅一招一式地学来。 这道菜在江南叫梅菜扣肉,必得要用咸烧白才能表达其在四川的原汁原味,而且要用四川话说“韩梢北”才好听。这道菜一上桌,那颜色香气就令其他菜黯然失色,吃一口真的是肥而不腻,醇香浓郁,是韵韵的最爱,连不吃肥肉的我也能吃好几块。我相信在韵韵的记忆菜谱里这道菜会名列第一。她会想起慈眉善目的外公仔细地在那块五花肉上反复抹酱油的温馨情景。 对了,说起五花肉,我想起上次和山民文涛聊天时,山民曾以非常有哲理的表情和语调发出非常有哲理的感叹:还是五花肉最好吃!   哈哈,我仔细地记下了韵韵外公做咸烧白的做法:     1、五花肉(又叫三线肉,底板肉)洗干净,在开水里煮到七份熟左右,拿出来(注:此时千万不能把煮过肉的倒掉,可以用其它锅装起来,呆会要用),把水滴干。     2、在肉皮子上面擦酒,擦酱油,酱油摸到上面不容易粘,反复擦几次,直到看上去有点黄黑黄黑的酱油色为止。     3、等肉身上的酱油差不多干了,把锅烧热,倒油,油烧到七八分热的时候就把肉放到锅里去炸,烧背面,就是刚才擦了酱油的那面,一边炸一边看,到背面油黄油黄的时候就弄起来,迅速放到刚才冷却了的那个煮过肉的水里面,(因为这样才会使皮子皱起来,好看些,又好吃)          4,    大概五分钟后就倒到锅里煮一下,煮至九分熟起锅,冷一下再切。. 5、要切得厚薄合适,,拿一个大碗,按这个顺序放入以下东西:把切好的肉倒着放进去(皮向下),按顺序摆放好;放入姜粒,浇上些酱油.(为肉上色,要不然弄出来肉还是白白的);铺上资中芽菜,压平.          6、上蒸笼,开蒸!大概四十分钟左右就可以出笼了。冷却后再蒸,要蒸三次。     7、扣过来吃,味道巴适惨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