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8

我家的海棠

    从青城山买来的海棠盆景自去年早春开过之后,就一直沉寂,等了一年,终于开了。     想想,绽放需要等待一年,是否和人生有些相似?     妈妈数了一下,有二十多个骨朵呢,慢慢地打苞,慢慢地开花。     海棠开花是不怎么需要叶子陪衬的,海棠的颜色的确很鲜艳,怪不得张潮在《幽梦影》里用给海棠的词汇都不是很雅致,“春海棠令人艳,秋海棠令人媚”,而且在与其他花的比较中总是属于从属地位,“欲令梅聘海棠,但时不同耳。"予谓物各有偶,拟必于伦。今之嫁娶,殊觉未当。如梅之为物,品最清高;棠之为物,姿极妖艳。即使同时,亦不可为夫妇。不若梅聘梨花,海棠嫁杏,橼臣佛手,荔枝臣樱桃,秋海棠嫁雁来红。。。。。。”     呵呵,那只是一家之言,我们家的海棠绽放出的那可贵的一抹红色令人喜,而且单朵看每朵花,海棠的美不逊于任何一种花。     花是单看的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

是那个刘易斯吗?

    对丹尼尔 戴 刘易斯的银幕印象仅止于《纯真年代》,不过就这一部就够了,一个深沉隐忍而又激情峻峭的男人形象,就是这样的! 对他更多的想象来源于洁尘的影评《女人的劫数》,洁尘写到:“曾被刘易斯追逐到手的世界级的女人是一串长长的名单,其中除了阿佳妮,还有朱丽叶·比诺什、依莎贝尔·罗西里尼等。她们个个美貌惊人,有名又有钱,但到头来,都领教了他的不辞而别。刘易斯是女人的劫数,没有哪个女人遇到了可以逃得过去,关键是要避免遭遇。可是,能遭遇刘易斯,一个女人需要修佳节又重阳炼几世的福分?!最近听到的消息是,刘易斯自己也被狼奔豕突的灵魂弄得苦不堪言。他想要常人的幸福,为此,他在喝一种东方的草药汤。那种药汤据说非常苦。”     丽贝卡·米勒和刘易斯  而这次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刘易斯却已是另一个人了,貌不惊人,没有了那种刻骨铭心的冷峻和飘忽不定的气质,他似乎已经回到常人的生活很久了,对此,洁尘这这样说: “那时,刘易斯扔下已经身怀有孕的阿佳妮·伊莎贝尔失踪了。那时众人的推测一是刘易斯怕当父亲,他曾经说过“谁也不能强迫我当父亲”这种话;推测之二是说那时刘易斯已经移情别恋,爱上了剧作家阿瑟·米勒的女儿、也是剧作家同时还是导演的才女丽贝卡·米勒。这个故事告一段落的结尾分别是,这一厢,阿佳妮独自生下孩子并从此与刘易斯决裂,连孩子也跟这个生父没关系了;那一厢,刘易斯和丽贝卡结婚,婚后不久生下了孩子。这回刘易斯是自觉自愿当父亲的。  转眼九年过去了。刘易斯和丽贝卡琴瑟相合,方方面面都显示出彼此是对方的归宿。这也许很难让阿佳妮把气喘匀了,也让我们这些影迷唏嘘不已。没办法,阿佳妮颠倒众生,但就是摆不平刘易斯;而躲在人后的丽贝卡却偏偏是刘易斯的那包药,这真是神仙也没办法的事。  关于刘易斯,我曾经大发感叹,一方面是因为他有如神助的演技,另一方面是感叹这个人的内心太过复杂飘忽,无人可以把握。时过境迁,世间没有永远的浪子。他找到了他的药,他终于安静下来,他开始享受常人的幸福。于是,在《纽约黑帮》以及《杰克和罗斯的情歌》里,刘易斯被褪了神光,前者,他演得夸张,后者,他演得可以说是温吞。当然,这样的评价是相对于他以前的角色而言的,不能放到那些本身天赋平庸的演员中去比较。他幸福了,安详了,也就不再惊世骇俗了。谁说老天不公平?”   由刘易斯我想到,一个人的内心对于外貌的作用。 飘忽不定,狼奔豕突的灵魂和内心或许可以造就一个峭拔冷俊的外貌,宁静幸福的生活或许会使得全身心包括面部肌肉放松,那曾经让我们感觉的独特魅力不再有了,但一个平庸温吞男子的出现,让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份幸福与稳定。     阿佳妮·伊莎贝尔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月亮海鲜饭

    这个海鲜饭是照着著名的西班牙海鲜饭的菜谱做的,不过我大刀阔斧地砍掉了其中的洋葱、藏红花、月桂树叶、柠檬皮碎、胡椒、因为没买到青口和蛤蜊,所以也就直接去掉了,这样一下来,我就不好意思再宣称做的是西班牙海鲜饭了,就叫月亮海鲜饭吧。     这个饭从生米开始,用的是焖,焖的过程中不断加料,哈哈,海鲜和蔬菜的味道就渗进米饭里,非常好吃热火,小孩子最喜欢吃这种有味道的有营养的饭了。     想起小时候,就最喜欢吃妈妈做的焖饭了,虽然只是四季豆、豇豆、红萝卜等蔬菜焖出的饭,但是味道真是香啊!     据说,幸福家庭是由一个好厨师和一个美食家组成的,而我们家,是由两个好厨师和三个美食家组成,所以总能感觉吃饭是最幸福的事。 先放橄榄油,中火合着生米炒。   炒成金黄色后,加切碎的红辣椒炒,再加鱿鱼炒。   加适量鸡汤,还有红葡萄酒,生抽。嘿嘿,原来灌醉一个人还有这么一招,不用劝酒,只需要加进饭里,他不醉也得醉!   加美好牌香辣里脊、豌豆,盖上盖子小火焖。   最后加入虾,焖成红色。   上海鲜饭!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于无聊处寻有聊

    也许到了一定年龄,有了一定的生活经验作底,会不自然地跳过所有的具体,而去想人生这个大问题,这种很空泛的思索有时候还会把自己弄得很迷茫。         这个时候,有道理的说法就会很入心。也许,后来的日子,我们会一直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然后又用各种书上各种人的各种观点来回答自己:是这样的。         在李银河博客里,读到她读叔本华哲学的后感,感觉很有道理。         叔本华把人的命运概括为三类:人是什么;人有些什么;如何面对他人对自己的评价。他的看法是,第一类问题远比第二、三类重要:“一种平静欢愉的气质,快快乐乐的享受非常健全的体格,理知清明,生命活泼,洞彻事理,意欲温和,心地善良,这些都不是身份与财富所能促成或代替的。因为人最重要的在于他自己是什么。当我们独处的时候,也还是自己伴随自己,上面这些美好的性质既没有人能给你,也没有人能拿走,这些性质比我们所能占有的任何其他事物重要,甚至比别人看我们如何来得重要。”         叔本华同样有个钟摆理论:人生就是在痛苦和无聊这二者之间像钟摆一样摆来摆去:当你需要为生存而劳作时,你是痛苦的;当你的基本需求满足之后,你会感到无聊。这个说法非常深刻,又让人绝望——当我们经过了痛苦的阶段,就会到达无聊的一端。难道人生只能如此了?         叔本华给出了搭救痛苦与无聊的船,就是他所说的“睿智的生活”。所谓睿智的生活,是一种丰富愉悦的精神生活,“从大自然、艺术和文学的千变万化的审美中,得到无穷尽的快乐,这些快乐是其他人不能领略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6 Comments

土桥手掌鸡

    周六去都江堰,阳光很好,久违的温暖。     在《明日 快一周》上看到的土桥手掌鸡,但不知道在哪儿,在三洋大厦那儿,问一个老人家,他笑咪咪地往斜对面一指,那就有一个。     果然,一个生意好得不得了的土桥手掌鸡,我们就在露天的小桌子上吃午饭,点了一份手掌鸡,一份卤香鸭,一罐香的汤。手掌鸡的味道那个好啊,鸡肉那个劲道啊,那麻辣鲜香恰倒好处的汁水啊,一罐香的汤那个香啊,用鸡汤做的,里面有晶莹剔透的白果、玉米、红萝卜、莴笋,颜色也好看,还吃了两大碗用木蒸笼蒸出的米饭,呵呵,才37元,又便宜又好吃。     吃完饭,懒懒地,在停在小巷里的车里打了一个盹,阳光晒得好舒服。     都江堰城里这样僻静的小巷俯拾皆是,房子的高矮,路的宽窄恰到好处,不给人以压抑感,每个人都悠闲地走着、坐着。当然最主要的,是这里有来自大山的清澄的空气。都江堰每次都能给我幸福感。     呵呵,明年我们就会在青城山过年了,到时候,一定让一大家子人来尝尝这么好吃的手掌鸡。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必然的勇气

    老林从家乡过年回来写的一篇博客《一辈子只需勇敢几次》,谈到了自己回家的感受,谈到了自己过去与现在的变化,特别提到了勇气:   关于勇气,我想起我的另一次体验! 初二回了趟老家,几十年了,我生活了十多年的村庄,没什么变化,准确地说,是更破败不堪了。在我的那些邻居的脸上,也看不到关于幸福感的蛛丝马迹…… 我带女儿在房前屋后走了走,我给她讲了我在这里生活的一些情形,她听得毫无兴致,那一切,于她,遥远而陌生…… 后来我一个人坐在老屋门口,发了很久的呆。我目前的生活,远谈不上优越,但在大多时候,我无疑是快乐的。 有时我想,如果我在14岁那年,没有哭着闹着让父亲带我去他工作的城市读书,极有可能,我现在和我聪明的堂弟一样,是一个处境窘迫的农民。 我的那个决定,与勇气无关,可能是一个农村孩子对城市本能的向往使然! 1995年,我瞒着父母,辞去在中建二局的做汽修工作,当时,我买好了车票,因为我会写点东西,单位觉这小子还用点利用价值,于是挽留我,说留下来,可以让我进机关!这本是我梦寐以求的,但我还是回到了家乡。 这一次,是勇气! 1999年底,我决定来成都,靠自由撰稿养活自己,那年女儿两岁,当时老婆都买好了去广东打工的火车票,这无疑是一个疯狂的决定。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来了。 再后来,我动员父母在镇上买房子,几年后又让他们在县城买房子……在我的人生以及我家庭的若干个转折口,我表现出了足够的勇气! 在大年初二的这个洋溢着阳光的午后,我坐在破旧的老屋门口,回忆起这些,内心很复杂!后来的实事证明,这些选择,是正确的。 我当然会为自己庆幸。但转念又想,如果这些选择,导致了另一些不堪的结果,我会坦然吗? 我想我会的!           我在给老林的回复中写到:         老林的坦诚自白总是令人产生共鸣。非常好,我想到自己,当年到成都是正确的决定,对我来说,不管经历多少波折,仍然是好的结果,因为,人还是要在变化中生活。           这个老林,当初是在各自的小城里给成都的报纸副刊写稿而认识的几个文友之一,那时候,接到编辑的约稿电话,看到自己的名字印在报纸上,就是那些沉闷日子的生活亮点,对于有着丰富内心的人来说,文字是一个不错的出口。     而在个人面临选择的关键时刻,文字也恰恰会为做决定而助一臂之力,我是这样,老林也是这样。     而这样的选择,这样的勇气是必然的,在外界与内心的双重作用下,不这样选择,也会那样选择,而变化是必然的。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地在变化,每当看到正在变化的人,我就会想到自己,刚踏出那关键一步的那些复杂难言的感受,而庆幸自己已经走出来,至少已经有了一份宁和的心境。     越到后来,外界为各种各样的变化提供了越来越多的空间与自由,而越来越多的人自身也在为这种变化而做着充足的准备。不管怎样,我还是那句话,人还是要在变化中生活。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转载小张《春节南巡吴哥纪实》

    春节去柬埔寨旅游,倒是一个冷门线路,同事小张去了,拍了很多图片,还写了妙趣横生的文字,边读边忍不住笑,真是有才啊,转载如下.     转载的时候,发现他的图片无法上传,但说实话,景色真的非常一般,出彩的是文字,大家就重点看文字吧。   春节南巡吴哥纪实       小张 新春佳节,在我国普降大雪,成都气温屡破最低纪录,各种冻疮蠢蠢欲动的形势逼迫下,张老师仓惶逃离成都,开始了长达六天的漫漫南巡路。   第一站,昆明。 天气那个好啊,太阳那个大啊,米线那个好吃啊,昆明MM那个丑啊…………….. 中午吃的云南过桥米线,昆明正宗的状元米线,78元一份,一个人份的就铺了半张桌子,啥也别说了,甩开腮帮子就开吃. 这一顿吃的,那是相当的开怀,吃到一半时站起来跳了跳,夯扎实了继续吃,还是没有吃完。 带着米线的余香和昆明人民的热情祝福,带着对祖国人民的思念和对事业的热爱,张老师挥泪暂离了故土,踏上了传说中地雷遍布,飞车抢包技能熟练的柬埔寨CAMBODIA。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小心翼翼的苟活。 吴哥当地时间晚上12点整,张老师终于被飞机颠簸出来了,一个漂亮的前空翻转体三月半,张老师以难度系数5.0的艺体技术准确落地。终于出国了,哈哈 张老师背后的那驾巴士,就是CAMBODIA最大最好的。这个时候的张老师,仿佛进入了八月的成都,巨大的温差让张老师脆弱的神经基本崩溃,接下来的几天,张老师的思维一直处于朦胧状态,哦,月朦胧,鸟朦胧,估计琼瑶阿姨就是在CAMBODIA完成这部煽情巨作的。 出关的时候被小柬的海关黑了1美元小费,张老师心疼的整晚失眠,第二天听说出关还得被黑,张老师心里哆嗦的直想背上编织袋毅然步行回祖国。 来到酒店,给了我一个惊喜:报团的时候旅行社就给我们打了招呼,住宿条件为旅游四星,不要报太大希望。原本祈祷酒店有热水就好,床位不要太脏就好,苍蝇蚊子小强不要太多就好,结果来到酒店,进入房间,瓦考,原来小柬的四星真的是四星,比成都川宾还要好,嘿嘿,嘿嘿。 天亮了,陪同国际友人用完早点,张老师心满意足的站在酒店的大门口,看着行色匆匆的土著,张老师创作的冲动一浪一浪的. 好啦,上车了,前往传说了很久的吴哥窟。吴哥窟是个差点被世人遗忘的七大奇迹之一,据说是在老祖宗那辈(差不多18XX年吧),被一个法莫道不消魂国的谁谁,按照中国更老的谁谁的游记,在CAMBODIA西北的荒山老林子里面,把小柬的国宝吴哥窟给捣腾出来了。这样小柬才知道了自己的老老老祖宗还有这本事,修了那么大的石头城,纪念这个纪念那个,崇拜这个神崇拜那个神,小柬才能在今天依靠老老老祖宗的遗产勉强混个温饱。所以说,小柬最应该感谢的人是法莫道不消魂国盗墓者和中国游者,因为小柬的传统文化,在邂逻族(今泰国)的不断骚扰下,一千年以前就已经出现了文化断层,谁是他们老祖宗,靠小柬的文献资料,根本就对不上号,更别说认祖归宗了。 小柬的吴哥窟遗迹太多,这个宫那个庙的,纪念这个爹滴那个妈米,纪念什么神仙姐姐啊、战神哥哥的,实在没有由头了就修个生殖器礼拜中心……太多了,名字又拗口,最关键的是到处差不多,因为张老师就是一个粗人,脑子不好使,所以以下图片中什么地方什么名字基本不作介绍,只把主要的景点给大家汇报一下,希望大家喜欢。 看过古墓丽影没有?就是安吉丽娜.朱丽梳两个小辫,穿着热裤到处蹦蹦跳跳偷东西的那个电影。下面这个石头里面长个千年树妖的门洞,就是当时的拍摄场景之一,小丽就是从这个石头门洞里面跳出来的。 小柬由于连年的战乱,加上波儿布特撤退时在全国埋设了大量的地雷,造成柬埔寨现在成了世界上人均地雷数量最多的国家。据说要清理完小柬国内埋设的地雷,需要十年时间,同时要追认四万个专业排雷烈士!张老师估计小柬国内有什么想不开的人,绝大部分选择的自杀方式就是到郊外走走,踏踏雷,跳跳舞,体体面面的就去了,骨头渣渣都不剩一点,还不需要料理后事,方便,快捷,真正实现了人间到天堂的实时到帐,绝无在途现象,比人民银行大额支付系统快多了。今天,你活腻了吗? 正是遍地的地雷,也形成了柬埔寨国内一个奇怪而庞大的群体:地雷受害人群。其实小柬的人民活的挺不容易的,到处都缺胳臂少腿,气候条件又恶劣,地里的收成肯定不好,要吃饭,要生存,政府管不过来,怎么办?只好自己想办法了,组织个演出团体,拉上几个难兄难弟,往景区一坐,有吹的,有拉的,有弹的,就是没有唱的,面前放个大盆子,等着来自地球大家庭的施舍。 地球村的来了,没有几个会假装没看见就走开了,大家多多少少是个心意,都是一个村的,你忍心装禽兽啊?何况小柬这个生产队的的确可怜,人家为了吃口饱饭,大太阳下晒着容易吗,而且那里的人的确很淳朴,眼神真诚,笑容真挚,给少了你都觉得不好意思。反正张老师每次都给了的,也不多,给个一两千就好,当然是当地货币了,一千当人民币二元五角,贵吗? 下面这个重点介绍,这是女王宫门口的一个柬埔寨小女孩,最多不超过两岁,小姑娘人穷志不穷,坐在景区门口不停的吃地球村的各种美食,谁给的都吃,吃什么都无所谓,而且从来不说谢谢,嚣张的很啊。不过小姑娘的确长的很乖,眼神里全是不知道,也不怕生人,什么黑的白的黄的,胖的瘦的变半夜凉初透态的,谁给吃的吃谁的,脏脏的小脸和小手,就没停过,看的张老师老泪纵横,真想和她换个位子,吃个不停: 正是由于小女孩的清纯可爱,世界各地的长枪短炮全部对准了她,噼里啪啦闪个不停,瞧这待遇,西方也只有莱文斯基在拉链门事件后享受过,东方只有芙蓉天后出场时享受过,于是,张老师的老泪又纵横了。话说回来,小女孩的确很镇定,见过大场面,闪光灯这么闪啊闪的,居然没有打断她进餐的欲望,眼睛都不转一下,厉害!张老师也作了回职业狗仔队,奋力挤进包围圈,端着小数码,扎好马步,屏住呼吸,于是一张传世巨作就此诞生,今年的普利策里大奖舍我其谁? 放个宝剑还修那么大的建筑,看的人都累了,不知道吴哥老皇帝怎么想的,下面就是宝剑了,威风吧,可是我的疑问来了,平均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小柬,能拿的动吗?: 再看看别的吧,什么是什么我早不知道了,将就着看吧: 最后一天,去小柬的水上人家看了看,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贫困的柬埔寨渔民没钱修房,全部住在水上,就那么漂啊漂的,最厉害的坐个大洗澡盆就漂过来了,要钱,1美元,不给就坐着盆子漂到另外一条观光船去,那水上飘的功夫,我是被征服了: 在歌舞声中,张老师的柬埔寨吴哥之旅就结束了,除了留下满脑袋浆糊之外,就是几点感受了: 一、            祖国万岁!别以为张老师在乱喊口号,真的,看着战乱后的小柬,张老师深刻的理解了国家安定和平稳发展的重要性,其实,对柬埔寨人民而言,幸福就是有饱饭吃,有床睡,有学上,有干净的水喝,没有地雷踩。这些我们早就具备了,大家好好珍惜现在的生活吧,毕竟我们生活质量可以排在全球前十亿强  : ) 二、            注意素质。早听人说过小鬼子和斯米达全民素质比较高,以前没有认识,但看见人家在景区里的表现:到哪儿都排着队,说话从不打扰别人,绝不乱丢乱吐,对谁都客客气气的,让存心找茬儿的张老师都汗颜。 三、            一些观念的落后。我们出门玩,从来就是享乐第一,热就吹空调,从头到尾坐空调大巴的就是国人和鬼子、斯米达,从来不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可看看人家欧美的,不管有钱没钱,不管带的孩子多大,只要没上年龄,基本人手一辆自行车,还不带变速的,骑起来叮当乱想,要多拉风有多拉风。在景区买东西的就属湾湾和大陆同胞最多,买一大堆,尤其是顺着孩子意买的,回到市区到市场一看,便宜至少三倍,这可能还是中华民族泛滥的同情心太多了吧。 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峨眉雪

    这次在峨眉看到的雪是我看过最大、最美的雪。     雪一直在下,到处是银白世界,走在地上如走地毯,软软的,在山上竟然一点不觉得冷。     把几张雪片调成红色调,发现雪温馨情致的一面。     雪总是美的,就如同生活总是美的。           想起里尔克的一首诗,擅自篡改一下,送给自己吧:   谁此时快乐,就永远快乐,谁此时幸福,就永远幸福,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在林荫路上不停地徘徊,落叶纷飞。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春节作品展示

    还没什么感觉,春节就过完了,过得可真快啊!     这个春节,去了一趟峨眉山,其余的日子不是睡,就是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感觉整个人都傻傻的,嘿嘿,那是幸福的、慵懒的傻,这个时候,别提什么文思泉涌了,简直连个文思星星儿都没有。     春节也还是贤惠了一把,做了一些东西,吃的,用的,虽然不好,可还是要展示一下,峨眉雪的照片跟着发上来。     年夜饭我做的炒年糕,简单得不得了,就是番茄炒蛋加年糕,在一桌子荤菜里,它就特显清雅不俗,还有年味儿。      我给韵韵织的围巾。     我给妹妹做的蛋糕。     妹妹给我做的蛋糕,是慕斯的,味道好极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

珍珠项链

和韵韵在读《读者》时读到了纪弦的这首诗。 把情感比成珍珠项链,很美,其实人生更象一串珍珠,由你自己,在漫长的岁月里,在内心,一颗一颗串成。 猪年的珍珠已经快要串上我们的项链了,鼠年的新春马上就要到了,愿我们在新的一年里,拥有一颗晶莹圆满的珍珠。 祝大家新年快乐,幸福美满!                    珍珠项链                  纪弦         滚散在回忆的每一个角落    半辈子多珍贵的日子    以为再也拾拢不来了    却被那珠宝店的女孩子    用一只蓝瓷的盘子    带笑地托来我面前,问道    十八寸的这一条,合不合意?    就这么,三十年的岁月成串了     一年还不到一寸,好贵的时光啊    每一粒都含着银灰的晶莹    温润而圆满,就像有幸    跟你同享的每一个日子    每一粒,晴天的露珠    每一粒,阴天的雨珠    分手的日子,每一粒    牵挂在心头的念珠    串成有始有终的这一条项链    依依地靠在你心口    全凭这贯穿日月    十八寸长的一线姻缘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