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7

是他说的那句话

    其实,不用深究他的名字,他的来历,他的人生,在杜拉斯的《情人》里,他就是,也只是,她十六岁时,湄公河上的中国情人。     但是,在某个地方看到了照片,还是会立刻端详,是他吗?女人,总是会这样,沉溺于意象,而又期待一座通往现实的桥。     是他,是他在垂暮之年,来到巴黎,“他给她打了电话。她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他。他说:我只想听你的声音。她回答:是我。你好。他有点发慌,跟以前一样胆怯。他的声音也突然颤抖起来。听到这颤抖的声音,她也立即发现了那中国音调。他说他和过去一样,他仍然爱她,他不能停止爱她。他爱她,一直到死。”     这是任何一个垂暮女人都会心动至极的话,     作为文学作品里的一个人物,他成就了杜拉斯,他在他们分别时躲在灯柱后面的车里静静送别的场景,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是有原形的,是一个中国富商的儿子,名字叫李云泰。 知道有这样一个真实的人存在过,就让我们跨过文学的虚幻,触摸到现实的暖度。   照片是浓玛扫描的。     资料:1991年,李云泰病逝。杜拉斯闻讯后,老泪纵横。“我根本没想到过他会死。”她停下了手头的一切工作,沉浸在往事的回忆当中。“整整一年,我又回到了在永隆的渡轮上横渡湄公河的日子。”“在这一年中,我沉浸在中国人和孩子(指书中女主人公)的爱情当中。”一年后,她又根据那段经历,写了一本新书《北方的中国情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连续的阴雨,冬天真的来了。整个人都象吃过午饭后那种慵懒、阻滞、空白,没什么想法,也什么都不想动,哈,人也有冬眠期啊。     冬天,好象就应该调理进补吧。去看了中医,说湿热重,内虚,吃了几副中药,还挺有效,准备再继续调理调理。最近也看了一些调养方面的书,知道了打通经络的重要,每周至少一次去做中医按摩。还坚持了一个月的热水泡脚,效果非常好,缓解疲劳、睡眠好,强力推荐大家“泡脚吧泡脚吧每天都泡脚吧”,每天泡个脚,胜过吃补药。     读书看碟也是补,冬天适合做这些不用动太大脑筋的事情。去“眼镜儿”那里淘了一大堆碟,排着队慢慢看;看书方面,我准备要精读了。一直以来,我读的书太杂,没有系统,而且受别人影响大,就象小孩吃零食一样。     关于这个问题,那天聊天时文涛和山民还有不同意见。文涛说书要挑经典的反复读,她就把《红楼梦》《金瓶梅》两大最雅最俗的书读得烂熟,里面什么文学艺术建筑医学美食心理佛学等等应有尽有,而且是最好的表达。我想起一个同学曾经说过,看碟就看《现代启示录》,看小说就看《第二十二条军规》,就象“黄山归来不看山”。而山民的意见是随喜好而读。     我已经吃了很久的零食了,现在得慢慢地吃点精食了!这个冬天就开始。 说到补,在书上看到唐代的著名禅师、寿星石希迁开的处方,觉得好,的确是让人健康长寿的秘诀。   好肚肠一条,慈悲心一片,温柔半两,道理三分,信行要紧,中直一块,孝顺十分,老实一个,阴骘全用,方便不拘多少。” 服用方法为:此药用开心锅内炒,不要焦、不要躁,去火性三分,于平等盆内研碎,三思为末,六菠萝蜜为丸,如菩提子大,每进三服,不拘时候,用和气汤送下。果能依此服之,无病不瘥。切忌言清浊,利己损人,肚中毒,笑里刀,两头蛇,平地起风波,这几点速须戒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老朋友

    和山民、文涛、伐客的第一次见面,比很多老朋友相见还要话多,那天从晚上5:45——10:00,话题就一直没有停过。     因为,我们已经在每日的网络交谈里完成了朋友之间需用很多年了解的过程,而且免去了世俗的交往中最初的面具,直奔共同兴趣所在。应了那句话,博客“让投缘的人聚在一起”。     竟然,我们四人当中,三人是猴,一人是鼠,而且四人结识到一起还是靠伐客的妙文《家有奇鼠》,呵呵,猴鼠会。 见到真人,更高兴了,都是性情中人,可爱之人,文涛的讲述差点把我们三个人笑到桌子下面去,而且她还不动声色,伐客的确发挥了“和朋友聊天到半夜三点,直到把朋友全部说睡着”的功夫,山民不时来两句精辟的点评,让我们“豁然开朗”,我呢,过足了耳瘾,当然捧嘴大笑的样子已经完全没有了:“小资”“淑女“的风范。 可惜,忘了拍照,只得去他们的博客截过他们的照片放在一起,算是猴鼠会的纪念。     山民     文涛     伐客     我    从画像后走出来的我      关于照片,还是文涛说得对,要女人自己选,那绝对都是些显摆弄姿,自以为美丽的,但其实都很假。我之所以选画像,那是因为是第三人画的,比较客观公正,抓住神态,我觉得我大多时候哈哈大笑时就是画像这样滴!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