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7

吃吃喝喝,新年快乐

    上周末因为是第一次试烤箱,所以一口气试了很多东西,家人们个个都可爱极了,以他们的精神与行动的鼎力支持,给我和妹妹提供了尽情跳舞的舞台。     想起韵韵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只要妈妈和小姨凑在一起,家里就会闹腾出很多花样,而且每做一样都要猛夸自己是多么多么的艺术。所以,当问她“艺术是什么?”,她脱口而出:“艺术就是妈妈和小姨!”     童言纯真,多么准确的评价啊!         发现沉迷于厨房的心情真的很快乐,人生就是吃吃喝喝,又一年要过去了,真诚祝愿大家新年快乐,吃好喝好,健康幸福!           除了蛋挞,我们这次随手做的脆皮披萨非常好吃,面没发酵,薄薄的一层烤出来脆香无比,上面的东西按照文涛的做法少放了一些,结果真的非常合适,大家赞不绝口。   瞧,面皮都做得这么艺术,牛皮真不是吹的。   颜色堆放得就很喜庆。   烤披撒的时候,利用余热煎馒头片,我把蒜茸加少许水和盐,点在馒头片心上,烤出来非常香(不过小资一般不能吃蒜的:)   还烤了一个鸡翅,先用老抽和糖、姜末腌一个小时,然后在烤箱里烤十分钟,拿出来再刷酱料,反复三次,烤出来味道好极了。   最后的披萨,哇,WONDERFUL!代我祝大家新年快乐!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9 Comments

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妈妈,我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直到现在,我还是会经常想起这句话,体味这句话,想起的时候,已经少了当日的酸楚与无奈,而全是细腻的柔情与幸福。     那是七年前刚来成都时,韵韵必须要住校,每次我把她送到学校,装着轻松地交给老师微笑着对她再见,大多时候她都低着头不说话在压抑自己,但有一次她终于爆发了,那天她一直粘着我,不肯和同学们玩,嘴唇在陡着,眼泪满是泪水,在我抬脚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放声大哭,并紧紧抱着我的腿,抽泣着反复问:     “妈妈。。。。。。我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孩子那时候是用睡觉来衡量时间的,她一定每天睡觉前都在数着数,她知道她在睡了第三个觉觉之后,我有可能会去看她,而睡了第五个觉觉之后,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而现在,这个曾经那么依恋我怀抱的孩子已经长成大孩子了,高我大半个头,短头发象个男孩子,正是青春叛逆心理期,现在送她到学校,她都主动地做一个很酷很干净利落的挥手动作:“好的,妈妈,拜拜!“     在家里,每当我要主动拥抱她的时候,她都会做出很不情愿的样子,而我知道我竭力拥抱她时的样子一定很好笑,因为我的头只能倚在她的肩膀上。     所以,我知道很多母亲还是喜欢孩子小的时候,他(她)那么柔顺地依恋与亲昵地弯在你的怀抱里,那是母亲与孩子之间最美妙的感觉,是上天给予的最好的爱,它把一个女人最细腻温柔美好的一面挖掘出来。     孩子在长大,作为母亲来说,这种柔情心理就会慢慢地变硬,但她还是试图挽留这种柔情,没有了肢体语言的亲昵,还有其他语言,比如美食,比如旅行,比如文字,还有口头的交流,我似乎明白了我现在这么迷恋厨艺,是因为我想用美味去拥抱我的韵韵。        “妈妈,我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     我喜欢、迷恋这句话,它会永远在我心里,勾起我做一个母亲的全部幸福的感觉。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8 Comments

蛋挞

    周六做的蛋挞非常成功,成功的秘诀我总结有三:     1、量少,人均一个,这样呢,一则免除万一不成功的浪费,二则呢,少便好吃,当勾起的欲望得不到完全满足时,美食的味道会在想象中被放大很多倍;     2、要做得热热闹闹的,保持高调,基本上要让能通知到的人都知道,这样能激发自己的激情,以及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斗志。     3、品尝者一定要多,这点非常重要,你想想歌唱家为什么需要那么多观众?一个道理,当你端着做出来的东西被很多人簇拥着的感觉,应该和明星们走红地毯的感觉差不多。     主要制作者是妹妹,我打下手,当她很得意地测算成本,说每个蛋挞只有八毛钱的成本时,我们则提醒她忽略了以下成本:烤箱折旧及清洗打扫费、餐具使用费,众人精神及行动支持费,电脑使用费,上网费(她基本上是每操作一步都要去查一查),电脑损坏费及赔偿费(很不幸地,她查得我们家电脑几乎崩盘了),这下成本摊大了,比外面卖的4块5一个的价格都要高出好多倍!     好在姐姐我一般不和妹妹计较,我还是详细记录了蛋挞制作的全过程:     低筋面粉、高筋面粉混合,天哪,这种称克的小秤,还有筛面粉的筛子真是就象是给主厨的玩具呢。     和成面团。妹妹说面粉和好需“三光”,手、盆、面团均需无面粉。用保鲜膜包好,放到冰箱里,等30分钟。     马淇淋(一种黄油)压扁,用保鲜膜包好,擀成薄薄的一层(大约4mm)也在冰箱里放一会,为了使面团和黄油温度相同可以很好的融合到一起。     折叠,擀成一片,反复次步骤大约4-5次。这样做可以达到蛋挞皮的细密褶皱。     卷成一个棍子,用保鲜膜包好。放在冰箱里30分钟取出,切成几个小剂子。         小剂子压扁,正好铺满蛋塔托,注意要比托要大一些,因为加热后面皮会收缩。     塔水用鸡蛋黄、牛奶、椰汁、糖水调出来的。     塔水倒入塔模,7分就够了。在烤箱里200度烤13分钟。     由于电脑出怪,没查到烘烤时间,妹妹硬是用眼睛看蛋挞形状颜色的变化来判断好了没有,做一个厨师有多么的不易啊,赞一个。     哈,出炉了,多么精美,简直就是艺术品。         最后点一下主题,蛋挞迎奥运!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2 Comments

经典补课之《幽梦影》(五)

    象我这样读书速度的,真是世间少有,想起来读一阵,中间被穿插了无数的其他五花八门的东西。     就好象一个话题主干,在枝杈被岔开,岔得很远,几乎找不到回来的路。     但是我找回来了。     继续学习。   大家之文,吾爱之、慕之,吾愿学之;名家之文,吾爱之、慕之,吾不敢学之。学大家而不得,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也;学名家而不得,则是画虎不成,反类狗矣。 (看来看葫芦画瓢,也是不能随性的)   由戒得定,由定得慧,勉强渐近自然;炼精化气,炼气化神,清虚有何渣滓。 (实数高难)   虽不善书,而笔砚不可不精;虽不业医,而验方不可不存;虽不工弈,而楸枰不可不备。 (虽不会拨琴,而琴不可不买也)   方外不必戒酒, 但须戒俗; 红裙不必通文, 但须得趣。 (涨潮已经无数次把“有趣”二字作为女人的第一要义了)   梅边之石宜古;松下之石宜拙; 竹傍之石宜瘦; 盆内之石宜巧。 (真是难为了那些石头,还得择地而生)   律己宜带秋气;处世宜带春气。 (喜欢这句,满面春光,满心秋凝)   厌催租之败意,亟宜早早完粮;喜老衲之谈禅,难免常常布施。   松下听琴;月下听箫;涧边听瀑布;山中听梵呗,觉耳中别有不同。 (所以欲学琴的人,还得先种一棵松树)   月下谈禅,旨趣益远;月下说剑,肝胆益真;月下论诗,风致益幽;月下对美人,情意益笃。 (这句可作中秋月饼的广告词,最后加一句:月下尝饼,香味益妙。)   有地上之山水,有画上之山水,有梦中之山水,有胸中之山水。地上者妙在丘壑深邃;画上者妙在笔墨淋漓;梦中者妙在景象变幻;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 (画不出笔墨山水,就在梦中、胸中藏山水吧)   一日之计种蕉;一岁之计种竹;十年之计种柳;百年之计种松。 (那就四种都种,体验岁月的变换)   春雨宜读书;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检藏;冬雨宜饮酒。 (显然现在正是饮酒时)   诗文之体,得秋气为佳;词曲之体,得春气为佳。   钞写之笔墨,不必过求其佳,若施之缣素,则不可不求其佳;诵读之书籍,不必过求其备,若以供稽考,则不可不求其备; 游历之山水,不必过求其妙,若因之卜居,则不可不求其妙。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一锅粗粮汤

    周末炖的粗粮汤,好喝更好看。     发现自己做菜不自觉地弄得五颜六色的,但其实我是最不看中外表而注重心灵美的。 所以,这一锅粗粮汤,不仅外形美,而且心灵更美,非常有营养,并且味道清爽怡人,喝一口在嘴里,甜一阵在心头。 原料:排骨、玉米、花生、芋头、豌豆、蚕豆、萝卜、荸荠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7 Comments

细雪

      看完后才知道,这是1983年的片子,那时我还在读高中呢。是说,后来红遍日本的吉永小百合(扮演雪子)在里面年轻稚嫩得让人吃惊。     刚工作时买过书,是以这部片的剧照做的封面,当时就觉得好看,但说不出好在哪里。后来一想,应该是一种细碎生活中荡漾出的味道和美感吧。     太细碎了,如流水一样,基本上就是真实生活的重演,叫不上情节,更说不上曲折生动,更没有什么大的冲突,就是围绕着雪子一次次的相亲,一个日本传统大家庭全家人的表现串成的,主要是人物对话,中间夹杂着日本风俗、礼仪、服饰、风景等等,当然最后以大姐鹤子一家的远走东京而掀起情感的高潮。     记得书里的前言曾经把谷崎润一郎的这部小说捧为日本的《红楼梦》,在我看来,真不是一个档次的,《红楼梦》岂是谁可以比的?不过,细碎地描写生活场景,日本、韩国都是高手,记得断续看过韩剧《人鱼小姐》,其中做泡菜就唠叨了一集,基本上就是一堂烹饪课了,真是罗嗦啊,不过真是好看啊。     这样的细碎描写,是设置一个真实的场景,让场景自己去表达作者想表达的。看这样的影片,必得要有耐心,不怕闷,不要期待有什么跌宕的东西在等着你,没有,一直到最后,都不会有。有这样心境的人,一般是有一定阅历的了,他(她)必定不再需要情节的刺激,而是需要细碎的抚慰。     最近,年轻同事给我推荐了几部最近正火的电视剧和电影,说情节如何如何地曲折好看,说实话,我实在没有一点兴趣,反而把《细雪》看完,我想我应该也获得了接受细碎并喜欢细碎的能力。     因为生活本来就是细碎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当博客成为一种习惯

    博客已三年,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种习惯。     行里有同事评价我和另一个喜欢厨艺有情调的瑶小资的特点时,说她是“隐蔽型”,而我,是“暴露型”,很公正,就冲我“总共只做了几次菜,就闹闹呼呼地要让全世界都知道”的做派,那不是“暴露”是什么?     而这正是我要说的,这种暴露是我快乐的源泉,而博客就是我暴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博客对于我的作用,只有我自己体会得最深,不知不觉的三年,我那漫天飞舞的狂躁思绪被博客慢慢地抓住、打捆、安放、保存,我物质的和精神的生活被梳理安排得井然有序,我触摸到了那个自然的本真的我,顺着天性去感知和体验生活,真的就离快乐很近很近。那个自卑内向、患得患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那个我,已经消失了,代之以快乐、自信、有趣、知性的我(斗胆自己评价一下,呵呵)。当不断有人把我归为“外向性格”的人时,我觉得这种变化真是太神奇了!     我想,这种暴露就是倾吐,在心理学上,倾吐是非常重要的治疗方法,不管有没有人看,你说出来了,就达到了一定的目的。而博客,就是这样的一种倾吐,在日积月累的倾吐中,心理就不会有痼疾了。当然,博客最美好的,是能结识一些投缘的朋友,我坚信这是对自己勤奋和坚持的奖赏。     以前有句话,叫“好朋友胜过一打心理医生”,而我想加一句,“一个你真心喜欢并维护的博客也胜过一打心理医生”。     博客,真是个好东西!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人生如烹调

    《随园食谱》里,提到主料与配料的配搭要“相女配夫” 、“低人必于其伦”,意思是要视女人的条件来选择丈夫,描述一个人,必须以与他相同的一类人做比喻。配搭之要是“清者配清,浓者配浓,柔者配柔,刚者配刚”,食物中有可荤可素(蘑菇、鲜笋、冬瓜),可荤不可素(葱韭、菌香、新蒜),有可素不可荤(芹菜、 百合、刀豆),亦有交互见功者,炒荤菜,用素油,炒素菜,用荤油是也。当然也有主料(鳗,鳖,蟹,鲍鱼,牛羊)“只宜独用,不可搭配”。     世间男女的配搭似乎也是同理。不过常见的是“素菜荤油炒”,以性格的差异配搭互补;感觉“柔者配柔,刚者配刚”的不多,两强相克似乎更容易滋生矛盾;当然那些极强个性的人,就象某些豪华主料一样,不用配料为好(也无配料能配),孤芳自赏去吧。     不过那是下锅前的事情,人生如烹调,什么样的主料、配料放在一起,最终都会成一家,那时清者不清,浓者不浓,柔者不柔,刚者不刚,素者不素,荤者不荤,极强之人也可能被煮成温吞汤,这才是真正的“和合之妙”。几十年“烹调”下来的夫妻,牵手走出家门的时候,相看时一定已分不出彼此,叫着对方的, 分明是自己的名字,又如何分得清谁是主料,谁是配料呢?呵呵。     伐客评论:     味之妙在于聚五味而难分其味;色之趣在于积众彩而不乱。人生聚合,或互补,或比肩,或硬配,不论哪种形式,就看合力之后的结果是否和谐,否则为不合。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蓝贵妃

    月亮:韵韵,我们去买一只鸟送给外公好不好?     韵韵:好。     (青石桥)     韵韵:妈妈,这只好,它头上多好看的蓝色,就买这只吧。     月亮:好。     (回家路上)     月亮:韵韵,给这只鸟起个名字吧!     韵韵:小蓝、蓝蓝、蓝儿、花花,冰蓝,蓝莓。。。。。。对了,就叫蓝贵妃吧!外公最喜欢小鸟啊,小鱼的,肯定也喜欢蓝贵妃!就让它做外公的宠妃吧!     月亮:那外婆呢?     韵韵:外婆就是皇后啊!     月亮:一般来说,皇后都会对贵妃怎么样?     韵韵:......?     (回到家,外公不在,外婆接过鸟笼,就一直笑咪咪、慈祥地端详着鸟儿,还在问,喂啥啊?一天喂多少?天冷了怎么办啊?)     韵韵:妈妈,危险解除!皇后对蓝贵妃好得不得了呢!     月亮:......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世界上第二好吃的披萨

    月亮一贯是思想和行动的双巨人,所以周末在家鼓捣出了披萨饼。     还是在烤箱没有到位的情况下,用铁锅和灶台做的“土法”披萨。     先是用黄油和鸡蛋还有自发粉揉出了面团,盖上湿纱布,放置在温水中,任其发酵(感觉有点象孵小鸡呢)。     然后准备虾仁、鱿鱼、火腿肠、玉米粒、豌豆、洋葱、青椒、蘑菇。多么的专业用心,一丝不苟,我都忍不住夸自己一下!     面团发起来之后,就揉成圆饼状,注意中间薄,边要厚。还要在上面用牙签插出许多小洞洞,让它出气。     油锅烧热,将圆饼,微火,然后,先铺一层番茄酱或披萨酱或意面酱,然后一层一层地加入前面那一大堆东西,中间还可不断加点酱料。我加的时候可高兴呢,还唱歌,加完后我才发现,怎么不平啊?没关系,这是月亮自创的“高山牌”披萨。     盖上锅盖慢慢煨,中间得沿着饼沿加三次水。     最后加入切成碎粒的芝士,五分钟后就可以了。     看,多么美妙的披萨饼啊!     怎么看怎么喜欢!上次文涛学我做咖喱饭,她说是世界上第二好吃的咖喱饭!这次我跟着她做,也是世界上第二好吃的披萨!   不过,诚实的月亮不得不说出实情,这个披萨不仅底糊了,而且中间没熟!令我遭到沉重打击,妈妈为了安慰我,第二天重新做了一次,这次是先把东西弄熟了放上去的,面饼也是慢慢用小火烤的,而且形状也是平的,味道嘛真的好! 这是妈妈做的“平地牌”披萨。     我们边吃妈妈问我们味道怎么样? 我和韵韵异口同声地说:WONDERFUL! 妈妈问:豌豆糊了?没糊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