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7

我已在山野间布下我的网

我已在山野间布下我的网 我会握住你 只要 你是雨             (蜘蛛)   你是何时生出的千手? 我是何时长出的千眼? 我逃不出你的手心 也不想               (雨珠)   哈,很是得意《珠链》里的照片,并且诗情一箩筐,各位别见笑。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

书香饺

      国庆在家里包饺子,做的锅贴,做的是菔瓜肉馅,清香的,好吃。 饭厅里放置了一墙的书柜,在书柜前包饺子,饺子里也包进了书香,哈哈。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

一个花园,一个帮着种树的男子

翻安妮宝贝的新书《素年锦时》,只是想再重温她洁净孤绝的文字,书的内容我不看都想得出,是一个女人的独语,是她以前很多味道的重复。 是从最后一章《月棠记》的中间随手翻开看的,第一句话就吸引住了:   桂兴曾经问她,重光,你要一个怎么样的男子。重光说,要一个 能帮我在院子里种树的男子。与他一起种树种花,生养孩子,晚上庭院里摇着扇子闲话家常,对着月亮喝点酒。这样生活一定会好过一些。   原来真的是有奇迹的。命里有的,就一定会有。自己会冒出来,不需要任何努力。只能等待。    在郊外农场,她看到他自己设计的大房子,美丽的花园和绿色菜地。他会做木工家具。自然,他也会种树,种了银杏、樱桃、合欢,枣、苹果、桃树和梧桐。已经是秋天,池塘里的荷花枯谢,斑斓活泼的锦鲤不时蹿出水面来觅食。老柿子树挂满清澄黄色的硕大柿子。两株矮壮无花果树,可看出曾结过硕果。他从掌形的绿色叶子下面,摘下一枚余下的熟透果实,软而沉坠,紫色外皮上尚沾染着露霜。他把她擦拭之后,剥开果皮递给她。这是她童年时经常在院子里摘到的果实,她接过来吃了它。   她见到他内心深处的花园和王国。他建立起的花花草草,繁荣昌盛。他持守的情深意长,风清月朗,又欢喜愉悦,与世无争。她的男人,十分勤劳,并且朴素。 细致耐心,善待花草树木,默默埋头劳作。他用双手创造一切。这是他身上最珍贵的地方。她敬重和爱慕这双能够劳动有担当的手。他有力气,有能力保护她。她为着这双手,与他结婚,就是如此。   在一年前我看她的《莲花》时曾写到:“喜欢她的恬淡与坚持,但内心里还是希望她不是象她作品里的人物一样,离俗世太远。近一些,再近一些,女人的幸福也在里面。” 在整个《月棠记》里,我看到了安妮的走近,看到她内心的温度变暖,看到她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倚靠的安全的男子,看到她即将做母亲,看到他以为妻为母的方式建立起了与世界的联系,而那是世上最温柔和美丽的方式。 如果把女人的一生比作椅子的话,习惯了长久孤独的女人,会更体味家庭、婚姻这把椅子的暖度与妥帖。 安妮同时也说出了女人共同的梦想,一个花园,一个帮着种树的男子,这是幸福生活的缩影,这不依女人的年龄经历而变化,永远不会变,一直到死。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2 Comments

珠链

雨想用针线 把珠儿一颗一颗串起 做成一条链   雨想的 蜘蛛做到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在山里,我们吃到了刚从竹林里掰下的鲜笋,素炒,清香。 山庄的婆婆说,只要下雨,清晨五点时就会有人去掰鲜笋,然后拿到镇上菜市卖。 果然我们买到了细竹笋,回家自己剥皮,过水,切丝,清炒,好吃极了。 只不过,放不久,不然会干,几下吃完,想吃的时候就去山上买吧。         瞧本大厨的刀工,那是滚刀,很高难的哦,哈哈 怎么样,诱人吧,尝一口。   笋可是好东西,李渔在《闲情偶寄》的蔬食部里将之排位第一:     论蔬食之美者,曰清,曰洁,曰芳馥,曰松脆而已矣。不知其至美所在,能居肉食之上者,只在一字之鲜;《记》曰:“甘受和,白受采。”鲜即甘之所从出也。此种供奉,惟山僧野老躬治园圃者,得以有之,城市之人向卖菜佣求活者,不得与焉。然他种蔬食,不论城市山林,凡宅旁有圃者,旋摘旋烹,亦能时有其乐。至于笋之一物,则断断宜在山林,城市所产者,任尔芳鲜,终是笋之剩义。此蔬食中第一品也,肥羊嫩豕,何足比肩。但将笋肉齐烹,合盛一簋,人止食笋而遗肉,则肉为鱼而笋为熊掌可知矣。购于市者且然,况山中之旋掘者乎?食笋之法多端,不能悉纪,请以两言概之,曰:“素宜白水,荤用肥猪。”茹斋者食笋,若以他物伴之,香油和之,则陈味夺鲜,而笋之真趣没矣。白煮俟熟,略加酱油,从来至美之物,皆利于孤行,此类是也。以之伴荤,则牛羊鸡鸭等物皆非所宜,独宜于豕,又独宜于肥。肥非欲其腻也,肉之肥者能甘,甘味入笋,则不见其甘,但觉其鲜之至也。烹之既熟,肥肉尽当去之,即汁亦不宜多存,存其半而益以清汤。调和之物,惟醋与酒。此制荤笋之大凡也。笋之为物,不止孤行并用各见其美,凡食物中无论荤素,皆当用作调和。菜中之笋与药中之甘草,同是必需之物,有此则诸味皆鲜,但不当用其渣滓,而用其精有暗香盈袖液。庖人之善治具者,凡有焯笋之汤,悉留不去,每作一馔,必以和之,食者但知他物之鲜,而不知有所以鲜之者在也。《本草》中所载诸食物,益人者不尽可口,可口者未必益人,求能两擅其长者,莫过于此。东坡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不知能医俗者,亦能医瘦,但有已成竹未成竹之分耳。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山花

去山里住了几天,听雨,看书,打牌。 一种与平时完全不同的生活节奏,还有山里新鲜空气的包裹。 这个时候山里开了好多花,自然地散落,白、粉、嫩、可爱。 没有一点人工痕迹的花,总是更简洁、天然。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