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7

经典补课之《幽梦影》(三)

林语堂在《生活的艺术》中写道:“这一类(生活艺术)的集子在中国很多,可是没有一部可和张潮自己所写的比拟”。   美人之胜于花者,解语也;花之胜于美人者,生香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香而取解语者也。 (女人可爱的关键不是美貌而是解语,善解人意)   窗内人于纸窗上作字,吾于窗外观之,极佳。 (可见古人比今人浪漫)   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我现在应该是庭中望月了吧)   吾欲致书雨师:春雨,宜始于上元节后,至清明十日前之内,及谷雨节中;夏雨,宜于每月上弦之前,及下弦之后;秋雨,宜于孟秋之上下二旬;至若三冬,正可不必雨也。 (想起一则短信,可以写得更诗意:吾欲致书雨师:春雨携人民币,夏雨夹美圆,秋雨转欧元,冬雨有支票。。。。)   为浊富不若为清贫,以忧生不若以乐死。 (可见快乐精神自古有之)   天下唯鬼最富,生前囊无一文,死后每饶楮镪;天下唯鬼最尊,生前或受欺凌,死后必多跪拜。   蝶为才子之化身,花乃美人之别号。 (以后看见蝴蝶,就想起才子;看见蛹,就想起财子)   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因酒想侠客;因月想好友;因山水想得意诗文。 (我乃月,好友之意)   闻鹅声如在白门;闻橹声如在三吴;闻滩声如在浙江;闻羸马项下铃铎声,如在长安道上。 (闻麻将声如在四川,闻火锅味如在成都)   雨之为物,能令昼短;能令夜长。 (所以长长的雨夜适合发呆,想事儿)   诗僧时复有之,若道士之能诗者,不啻空谷足音,何也?   当为花中之萱草;毋为鸟中之杜鹃。 (怪不得有些女孩子起名萱,的确比那些起名玫瑰,杜鹃,莲、梅之类的有文化,有品位)   女子自十四五岁至二十四五岁,此十年中,无论燕、秦、吴、越,其音大都娇媚动人。一睹其貌,则美恶判然矣。耳闻不如目见,于此益信。 (没看懂张潮的这句是什么意思)   寻乐境乃学仙,避苦趣乃学佛。佛家所谓极乐世界者,盖谓众苦之所不到也。   富贵而劳悴,不若安闲之贫贱;贫贱而骄傲,不若谦恭之富贵。 (所以要安闲,更要谦恭低调)   目不能自见;鼻不能自嗅;舌不能自舐;手不能自握,惟耳能自闻其声。   目不能识字,其闷尤过于盲;手不能执管,其苦更甚于哑。 (天哪,我是否为不哑而再度拿起箫?)   并头联句,交颈论文,宫中应制,历使属国,皆极人间乐事。   《水浒传》武松诘蒋门神云:"为何不姓李。"此语殊妙。盖姓实有佳有劣——如华、如柳、如云、如苏、如乔,皆极风韵;若夫毛也、赖也、焦也、牛也,则皆尘于目而棘于耳也。 (反思自己的姓,平淡偏靠诗意,还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

七藏沟的卓玛

妹妹和妹夫去七藏沟穿越,很冷,在下雪,回来总体评价说景色一般。 不过我看了照片后觉得,景色不算炫彩,但还是具有典型的四川藏区的味道。广袤宁静,大气与秀气辉映。 最近特别喜欢听藏族歌,昨天和韵韵去上唱歌课的路上,一直在听米线唱的《唐古拉风》,特别喜欢《卓玛拉》、《花恋》,真的好听,虽然歌声里还有些不成熟,那样大气柔情的歌声是属于七藏沟这样的地方的。 韵韵在变声期,曹老师说,韵韵的声音很亮,可以朝民歌方面发展,要练习唱很多民歌小调,这几次课就唱的是《小白菜》、《小放牛》、《燕燕做媒》等,很好听。我昨天对韵韵说,你什么时候唱《卓玛拉》给我听呢?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曹老师那里,一个从四川藏区来的十七、八岁的女孩,先唱的是声乐教材里的那些歌,唱得憋屈压抑让我们听得也难受,后来曹老师让她放开唱,她立马用藏语唱了一首高亢入云的藏歌,真是天籁啊!我们全部都听呆了,连曹老师家在厨房做饭的保姆都跑出来听了。 那样的歌声绝对是属于七藏沟那样的景色的,是城市里的人唱不出来的,也绝不是哪个声乐教程可以去培育训练的!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

生活,就是热乎的咖喱饭

这是我吃过的世界上最好吃的咖喱海鲜饭了。 这是我自己做的。 听同事瑶介绍的,她说秋天、冬天时做一锅热热乎乎的咖喱饭,非常简单,而且全家人坐在一起,热热地吃,那感觉非常好。 那天,妈妈他们从公园回来,韵韵和她爸复习完功课,就吃到了我做的热乎的咖喱饭,都说好吃,韵韵吃完还意犹未尽地说: 妈妈,还有吗? 每个人回报我的,都是白白净净的空盘。 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厨师高兴的呢?   这道菜总的做法很简单,但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1、虾仁解冻,剑鱿鱼切成细方条,土豆、洋葱、红萝卜切成小方块,咖喱我用的是原味的咖喱块,另用电锅煮一锅热腾腾的米饭。 2、油烧热,下剑鱿鱼、虾仁翻炒,再加入土豆、洋葱、红萝卜丁翻炒。 3、加入适量水煮,水要盖住所有的原料,边煮并捞去浮沫,中火煮大约十多分钟,这个时候锅里的颜色非常漂亮。              4、关火,加入咖喱块,搅拌让咖喱全部溶解。 5,再开火,微火煮五分钟左右,淋在已盛好米饭的盘子上,热乎的咖喱海鲜饭就成了。        对了,不用加盐,因为虾仁和咖喱块里面已经有充足的盐份了,再说,盐吃多了也不好。 我把图片发给同事看,都说好,当然也除了个别极没情调的同事往歪处联想,呵呵。 今天是周末,让我的这锅热气腾腾的咖喱饭馋馋有情调的你们!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7 Comments

兰亭暮年

这两天从博上的讨论知道了这样一个美丽的词:   兰亭暮年。   兰亭,我以为,比其他形容暮年的词都好,更知性,更幽雅,更从容、更令人向往。 李银河的那篇《盼望六十岁的生活》,提到了暮年所得到的最大的快乐是自由,是发现自己最喜欢的事。 想想,我现在是否发现了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呢?   盼望六十岁的生活                      李银河       克大师说:弄清楚我们想做什么是世上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不但在青少年时代如此,在我们一生中,这个问题都存在着。除非你亲自弄清楚什么是你真正想做的事,否则你会做一些对你没有太大意义的事,你的生命就会变得十分悲惨,正因为你过得很悲惨,你就必须从戏院、酗酒、阅读数不尽的书籍、做社会改革的工作以及其他事情来让自己分心。……你一旦发现真正爱做的事,你就是一个自由的人了,然后你就会有能力、信心和主动创造的力量。但是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真正爱做的是什么,你只好去做人人羡慕的律师、政客或这个那个,于是你就不会有快乐,因为那份职业会变成毁灭你自己及其他人的工具。   说来真是惭愧,我现在的问题仍然是没有弄清楚我想做什么。幸亏他说:在我们的一生中这个问题都存在,要不然我真要无地自容了。因为我一直以为这个问题应当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解决了。有些幸运的人早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解决了这个问题。王小波属于比较早解决了这个问题的人,所以他是快乐的,幸福的。   我现在的情况是:对社会学还比较喜欢,做起来有一些快乐;对文学无限向往,但是缺乏才能;也许最终发现,我真正喜欢做的事情是观察四季轮回。我现在急不可耐地等待着2012年。那时我60岁,退休。我现在的感觉有点像我的一位80岁的调查对象,他对我说:   我真正的生活从60岁才刚刚开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

美人老矣犹可忆

         在《暗恋桃花源》里,江滨柳在离世前,想见见自己想念了一辈子的初恋——云之凡。         在江滨柳心里,那是一个永远清纯、穿着白衣素裙,扎着两根麻花辫子在肩前、说话轻柔、羞涩腼腆的女孩儿,配合想念的,永远是三十年代的那首老歌。         见,是为了了一生的愿望,表达思念并摸清那离散他们的原因;不见,是害怕彼此累积了一生的美好形象,在那一刻轰然倒塌。         导演赖声川还是安排他们见面了,对于观众和剧中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冒险。         冒险是成功的。姗姗来迟的云之凡依然清瘦优雅,素洁端庄,说话轻柔,没有观众担心的大腹便便,邋遢委琐,凄苦唠叨。但是她老了,不可逆转的时间让完美的她,变老了,那满眼的皱纹和苍老的声音,让观众在江滨柳感伤的眼神里一起唏嘘。         云之凡走了,这应该就是他们的最后相见。在门口,她和江滨柳的妻子擦肩而过。这个长相普通、穿着随便、说话急噪、忙着为江滨柳的治疗跑上跑下的女人,陪伴了江滨柳的一生。         江滨柳在病房里痛哭,无可抑制地,哀婉忧伤地痛哭,我们知道他心里哭的是什么。妻子过去扶住他,安慰地拍着他的肩,江滨柳抓住妻子的手,象个孩子一样地,痛哭。         这是赖声川安排的最后的落幕,颇有深意。         云之凡象征的是男人的精神世界,仅仅由第一面和最后一面构成,但却用一辈子的时间以想象支撑,以思念充实,唯美而洁净。 而妻子是他的世俗生活,那是由几十年的柴米油盐,孩子老人,辛苦劳作而组成的日常世界,琐细而真实。         对于江滨柳来说,实际上,他两者都握住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4 Comments

文竹花开

家里的文竹开了,悄悄地开了。 先是小白点,然后再大,不知不觉地,竟然开花了,小小的,象星星,要很近很近才看得清楚呢。 有花瓣,五瓣,六瓣,还有头发丝细的花蕊,每根花蕊上顶着一个小黄点,调皮得很。 文竹本来就很细小,但它在它的小花面前,是宇宙,是银河,慈爱地怀抱着这些小星星。 想起那首儿歌了: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Up above the world so high, Like a diamond in the sky,   感觉文竹在所有的植物里,特别地安静,特别地恬淡,只要一点点水,就蓬勃地开,默默地伸展,默默地开花,用绿荫环绕你,不求回报,只讲奉献。。。。。。。 越说,越发现,文竹怎么有点象我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装柜

             买了几个书柜,把原来散落在各个房间、各个角落的书全部一网打尽,立马觉得有序清爽了。         近来一些事情,发现用塞口袋、装柜子的方式一归拢、一合并,一处理,立马就井井有条了,没有了那种惶惑不安,丢东拉西的感觉。         但这必须是需要坚持的、定期做的事情,因为生活就是不断地积累零散东西、零散感觉的过程,定期记录分类归拢是最好的辞旧迎新的方式,任其不管的话,日积月累就会把生活、把心弄得沉重、疲乱不堪。         定期装柜,还会产生一种富有的感觉,你会觉得,原来你经历的、感受的、拥有的是这么多。这样装了一辈子的柜子,会让你在人生最后的时光,有东西紧握在手里的塌实感觉。         那么心灵的东西装在什么柜子里呢?         日记。琐事流水的记载。         博客。可以拿出来给大家的分享的东西。         暗柜。只有自己有钥匙打开,自己慢慢品味的东西。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

继续和谐

一回到家,看到大家把我的那首深情款款、诗意缱绻的《我在山野间布下我的网》演变成“母蜘蛛为什么要吃掉公蜘蛛”的生物学讨论完后,又继续就“和谐”这个主旋律问题讨论得可热烈了。 连浪浪也要让他家的老鼠和伐客家的老鼠走亲戚了,好一幅以鼠串连起来的其乐融融的和谐图景啊! 本博,一直以琴棋书画、优雅纯静的小资风格屹立于成都双楠小区碧云天博客之林,但近来也对猫和老鼠之类的话题感了兴趣,哎,月亮也是人嘛!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 下面给出他们昨日讨论成果,抛砖引玉,希望继续。 先介绍一下讨论主角: 文涛:著名工笔画家,蜀盘谷压寨夫人,山东美女,目前对养鼠很有兴趣。 伐客:著名养鼠专家,兼业务撰稿人 浪浪:著名潜水运动员(一般不在博里说话),我的同学,,正在对养鼠有兴趣   易道:著名IT界、教育界人士,擅长以诗评博       蜀盘古:著名国画家,目前画风由专攻墨竹转向墨鼠       木瓜:著名文青,游历世界各地,熟知全球鼠之生存状况   文涛:伐客喂老鼠,用生米还是熟米?   伐客:嘿嘿,文涛幽默,煮熟的米那叫饭饭。 文涛:我们继续交流养耗子的经验——伐客家耗子喝水的问题如何解决? 伐客:看来文涛对养耗子比较有兴趣,我只好含恨讲解下: 关于耗子的饮用水问题,我也一直在考虑。它们每天干哽了那些米米,会不会便秘?后来发现,其实我多虑了,洗菜池里面有余水啊。尽管水不多,人类的几小滴却是鼠类的几大口。(多么经典的名言) 未经月亮姐姐同意,咋把人家的私人空间开辟成聊天室鸟?不好吧! 浪浪:前夜,酣梦中被来自卫生间天花板上剧烈的"吱吱"声及"板"的声音惊醒!翻身下床直奔事发地点——伐客先生,贵夫人不用担心,您家曾经的鼠娃已经有了自己的家了。由于新近入住,没来得及正式谋面,不过从墙角的足迹及“板”声来判断,已经茁壮成鼠,并且家有娇妻。今日阅读大作,自当完善规章制度,添够大米,备足塑料袋,和谐共处了。另外,适当的时候,也让他们走走亲戚? 文涛:伐客多虑了,月亮不会生气的,呵呵。我们没有聊天啊!一直在认真地讨论养耗子的学术问题。我认为耗子随便在洗菜盆里解渴,给尊夫人增加了消毒的工作。要不要给耗子家接上自来水?哈哈。 月亮:大家讨论吧,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对了,伐客,我关心的是,一旦鼠辈小年轻青春萌动,开始恋爱时,你是否考虑出借你家客厅、花园或者是咖啡杯呢?     伐客回答诸位:    浪浪:看来你是明白了治国之道。治人如治水,宜疏不宜堵。孙子曰:凡用兵之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此为上计。另外,你家的耗子若有配种计划,请与我联系,我处有种鼠若干。    文涛:关于消毒问题你又多虑了。家养的耗子比较干净,相比而言,人毒猛于鼠,到底谁怕谁?    月亮:关于年轻鼠的教育问题,我想交给它父母来管教。若有违章行为,拿它父母问事。       易道评价诸位: 河蟹社会鼠香门第     蜀盘谷:为鼠代言:         身躯弱小敢何求 窃食无须骂未休         权势被他人占尽 老子如何不去偷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9 Comments

秋江酒暖鸭先知

周日做了一个啤酒鸭,味道啊,真是不摆了。 突然,就感觉自己B血型里厨师的基因在蠢蠢欲动,诗人、厨师,这两大B血型人最适合做的人,我怎么都占全了? 烧出来的颜色让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怎么这么完美啊?!味道嘛,反正只听得呼哧呼哧的啃鸭声,大家埋头苦干,一会儿鸭子就不见了(飞瓜咯)。 还喝了红酒,后来想想怎么得了,那鸭子是喝了啤酒的,吃了鸭子后又在胃里加了红酒,怪不得个个都脸红红的很弱智的样子。 不过是很幸福的弱智! 想想,做个贤惠的家庭主妇其实挺容易的,就是把东西放在锅里煮,随心情加这加那,不过一定要用心去烧,那味道一定好。 经营某些东西其实也不难,比如情感、比如孩子、比如家庭,爱好、职业等,只要有原料、有作料,只管用心去烹煮就好了,火候到了,那期望的结果也就出来了。千万急不得,也最好按顺序,不能乱加东西,比如这道啤酒鸭就不能加水,加了水自然也能吃,但效果就没有不加的好。       不知各位看出来了没有,我在慢炖细煨的过程中,看的是什么书? 料你们怎么也猜不出来,黄仁宇的《黄河青山》,哈,深刻吧,怪不得怎么叫知性女人呢。        1、鸭剁成小块、姜切片、青椒切块、红椒切小段,葱切段待用;     2、锅内放油烧热,下姜片、桂皮、八角、红椒稍煸后,下入鸭块,翻炒数下后,烹入少许白酒、老抽,继续翻炒5分钟左右,到鸭皮收缩冒油,鸭肉变紧,色泽红亮;     3、调入盐、将啤酒整听倒入,盖上锅盖,大火烧开;     4、转成中、小火、继续盖盖焖制10-15分钟,待汤汁将要收干的时候,倒入青椒,转成大火,反复翻炒到汤汁收干撒葱段即可起锅。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和谐

几个月前,妈妈和继父用粘鼠板逮鼠屡有斩获,我听到他们高兴地宣布:他们再也不敢来了! 不过最近又开始猖獗起来,妈妈他们再次如法炮制,还在粘鼠板周围布下苹果、南瓜米,花生(妈妈经过长时间观察,发现老鼠喜欢这几样),但连续几晚,皆无所获。 我说,都什么年代了,人家老鼠都知道感知风险、控制风险、并且已经制定新的防范措施传达给所有的鼠民了,你们还在这老枪老炮的,也不怕人家老鼠笑话! 妈妈说:哼,我们就是要把阵势拉起!   圈圈那边也战鼠战得欢呢,她转载的伐客的文章有意思着呢,与大家分享一下,祝大家在有鼠陪伴的和谐生活中,烦并快乐着!         家有奇鼠                伐客       自从半年前家对面的农民房拆佳节又重阳迁后,大量老鼠的拆佳节又重阳迁安置成了问题。之后,本小区有老鼠迁入,户均一对,我家分配到两只。第一次在厨房发现它们时,着实把夫人吓了一跳。她下令我三日之内令老鼠搬迁。 聪明的老鼠把窝筑在橱柜后面,而我家的橱柜因建筑构造原因后面留有一掌宽的空间,且不能搬动,手长莫及,鞭长更不能及。我的策略是,紧逼厨房门,断绝粮草,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窗户洞开,令其知难而退。三日后,当老鼠饿得满地抓狂直至咬肥皂时,我发现了家的魅力——这是个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地方。 我是不愿在家里杀生的。过去母亲家出现老鼠时,是老人家念过《地藏经》后送走的,而我却不会念。心善的夫人收回了逐客令,对躲在橱柜背后的老鼠夫妇约法三章:老鼠老鼠要听话,一不准离开厨房乱跑带来脏东西;二不能乱咬东西随地大小便;三不能生一窝崽子。如果做到,每天供应大米。 夫人下班进厨房门前必先敲门:May I come in? 除此麻烦外,老鼠真的很乖,白天不再四处活动,每晚按时取走属于它们的定粮十颗大米。如果哪天忘记放大米,第二天必会在该放米的地方出现老鼠屎,以示不满。只要有大米的时候,它们绝不吃面包,可见老鼠爱大米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我们按10颗大米的定制(鼠均5颗)是有科学道理的:当粮食出现短缺时,动物会自动控制性欲和生育能力。后来的情况是,它们没能控制住性冲动,违法生了崽子,但就一只而不是一窝(这是后来才知道的)。老鼠也搞计划生育?也使用保险套?莫非是偷了我家的塑料袋? 自从有了崽子后,它们向塑料米桶发起攻击,如果成功即意味着打开通往“天下粮仓”的大门,拿到前往西方极乐世界的签证。显然,这违背了我们的计划经济原则。搬走米桶,罚饿饭一天。考虑到有了崽子,也为维持和谐,我们增加了4颗米的供应,从此相安无事。 后来小老鼠长大了,不谙人事的它不听父母劝告出门旅游,擅自窜到卧室,被我穷追,最后从空调洞逃出户外。夫人为此还有些担心,这么小的老鼠出去怎么生活?毕竟是做过妈的人不一样。我说,按理说它也该大学毕业有工作能力了,不该赖在父母家,靠两老的退休金过活,它会有属于它自己的事业、家庭和住房。 我们以后的计划是这样设计的:剩下的两只老鼠,继续享受退休待遇,让它们在充满音乐与欢歌笑语的和谐大家庭,有计划按比例地过上幸福的共人比黄花瘦产主义生活,直至退化成宠物鼠亦未可知。 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