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7

危机四伏

我的长发现在依然被很多人评价“好”,说得上乌黑油亮,但那是表象,其实里面早已“危机四伏”,只需悄悄一拨弄,就可以看见巧妙地藏在里面的小白发。好象是发芽不久,短粗白亮,从发质上说绝对是极好的,只不过颜色不对,如果满头都是这样的亮白,那绝对是可以和秦怡和田华的美丽银发媲美,可是现在离她们那样的年龄似乎还早。 头发有多知道我的心思呢!只需梳子轻轻一梳,那所有的危机就不见了,展示出来的依然是乌黑油亮。 我需要这样的假象,需要这样假象的抚慰,需要假象带来的微醺迷醉,但是我知道,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在镜前仔细拨弄那些“危机”,然后盘算着,这个星期等韵韵回来,一定让她给我拔掉。这个时候的心理有多凄楚呢?和苏格兰风笛一样。 这真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年龄,小白发只是一个冲锋号,我已经感觉到的还有很多,身体的,心灵的,那不知道何时会袭来的莫名的焦虑,比小白发还要可怕。 它们现在都还给我留着面子呢,都在把危机妥帖地抚慰着呢,但有一天,或者很快,危机会爆发,这是自然的,挡也挡不住,我期待的,只是,它们来得能够温柔一些,怜爱一些。 多谢玉茗阁,他在此文的评论中写了这首《白发吟》,让我非常感动。   白发吟 莫染亦莫镊,任从伊满头。白虽无耐药,黑也不禁秋。 静枕听蝉卧,闲垂看水流。浮生未达此,多为尔为愁。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7 Comments

最喜欢拉着韵韵的手细看,韵韵的手修长纤秀,恰到好处的手掌支撑着长长的、秀气的手指,指尖自然地垂伸,怎么看都美。 女人之间也常常互评,谁的手白皙肉感是“小姐的手”,谁的手纤细韵致是“淑女的手”,谁的手柔软妖娆是“妖精的手”,谁的手硬朗短粗是“劳动人民的手”,不管怎样,女人的手都比男人的手具有与生俱来的美感,纤秀而柔润。 如果说手的形状是天生的,那手的姿态就是女人自己最完整最自主的表达了。手的姿态是最动人的,几乎是女人的另一张表情,托腮,抚发,书写、整理、说法时做手势,连接动作与动作之间的无可言说的美丽曲线,就是什么也不做,那手自然垂放的姿势也是一个女人一个样,准确地表达出一个女人所拥有的全部,外在与内心。 手对于女人有多重要啊,不仅仅是生存需要,更是女人似水柔情的表达。女人是水做的,那么手就最得水的精妙和灵气。有时候,女人真的不需要说话,手可以表达。 我喜欢用手敲击键盘,我飞快的“一指禅”能迅速地让心情宁静;我喜欢用手翻动书页,双手捧着躺着看书;我喜欢有时下下厨房,切菜、包饺子;也喜欢偶尔给花草浇水、松土...... 我更喜欢把韵韵的手紧紧地攥在手里,用我温暖的手让她感到幸福,并体会一双小手,如何在你的手心里变成一双大手,时间有着多么奇妙的力量啊! 对于手在爱情里的角色,我喜欢女作家迟子建散文《女人的手》里的描述:     “忘了哪一年在一本书上看到,女人在临终前比男人喜欢伸出手来,她们总想抓住什么。她们那时已经丧失了呼唤的能力,她们表达自己最后的心愿时便伸出了手, 也许因为手是她们一生使用了最多的语言,于是她们把最后的激情留给了手来表达。      如果我爱一个人,我会把双手陷在他的头发间,抚弄他的发丝。如果我年事已高很不幸地在临终前像大多数女人一样伸出了手,但愿我苍老的手能哆哆嗦嗦地抓住我深爱的人的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经典补课《幽梦影》(二)

  在网上搜寻了关于《幽梦影》与涨潮: 《幽梦影》是清代张潮的一部文艺格言随感小品集,也是一部人生格言集。本书内容丰富,文笔优雅洒脱,天上地下、行云雨露、花鸟草木、湖光山色,看似信手拈来,娓娓侃谈,实则深蕴理趣,令人遐思。共收录了219条人生的领悟和自然的静赏,用幽静的态度去观察人生与自然,如梦一般的迷离,如影一般的朦胧,让我们享受那种对生活所拥有的感受和体验。 张潮(1650一?),字山来,一字心斋,号三在道人,明末清初安徽省歙县人。他的父亲曾做过学政,他受家庭影响很深,在很小时习四书五经,表现出了聪明的天资,虽仕途坎坷,但在文学上取得突出的成就,除《幽梦影》之外,还著有《花景乡词》、《心斋聊复集》、《奚囊寸锦》、《心斋诗集》、《鹿葱花馆诗钞》等,编辑评定《昭代从书》、《檀几丛书》、《虞初新志》。 这次,我在每句的后面括号里写了片言只语。             《幽梦影》(二)                                               张潮   人须求可入诗;物须求可入画。 (这是对人对物的审美标准,人要有诗意,而诗意需要由心中始,发散在举首投足间)   少年人须有老成之识见;老成佳节又重阳人须有少年之襟怀。 (越老而越小,越老越天真,在人生的头与尾,眼中的世界最纯美,最宁静)   春者天之本怀,秋者天之别调。 (原来天地总是怀春的,那么其余三季就是怀春的间隙)   昔人云:若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予益一语云:若无翰、墨、棋、酒,不必定作人身。 (是不是说,翰、墨、棋、酒是人活在世上必须去领略的?都是能让人面对繁杂而心平气和的好东西,而心气平和是最智慧的心态)   愿作木而为樗;愿在草而为蓍;愿在鸟而为鸥;愿在兽而为鹿;愿在虫而为蝶;愿在鱼而为鲲。 (最喜欢,愿在草而为蓍,在一片绿色中,人生就丰满而宁静了)   古人以冬为三余。予谓当以夏为三余——晨起者,夜之余;夜坐者,昼之余;午睡者,应酬人事之余。古人诗云"我爱夏日长。"洵不诬也。   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 (看来,人终究没有自然之物幸福!)   艺花可以邀蝶;垒石可以邀云;栽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筑台可以邀月;种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蝉。 (一个邀字,是人与自然的美妙和音。心中有诗情,时时都可以邀来你所爱的)   景有言之极幽,而实萧索者,烟雨也;境有言之极雅,而实难堪者,贫病也;声有言之极韵,而实粗鄙者,卖花声也。 (伤怀之美、凄美都是一种与心境密切相关的美,只不过常人很少能够置身其外欣赏其美)   才子而富贵,定从福慧双修得来。   新月恨其易沉,缺月恨其迟上。 (自然的美总是不依人的意愿的,所以总能有些缺憾)   躬耕吾所不能,学灌园而已矣;樵薪吾所不能,学草而已矣。   一恨书囊易蛀;二恨夏夜有蚊;三恨月台易漏;四恨菊叶多焦;五恨松多大蚁;六恨竹多落叶;七恨桂荷易谢;八恨薜萝藏虺;九恨架花生刺;十恨河豚有毒。 (因为相伴相生,所以爱中带点恨,让美更显得脆弱不易)   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花;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景。 (张潮那个时候,山、雪、花、霞等自然景观肯定比现在要美无数倍吧,而现在即使站在同样的地方,也欣赏不到同样的美,想来很怅然)   山之光;水之声;月之色;花之香;文人之韵致;美人之姿态;皆无可名状,无可执着。真足以摄召魂梦,颠倒情思!   假使梦能自主,虽千里无难命驾,可不羡长房之缩地;死者可以晤对,可不需少君之招魂;五岳可以卧游,可不俟婚嫁之尽毕。   以爱花之心爱美人,则领略自饶别趣;以爱美人之心爱花,则护惜倍有深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用一下午的酣眠来留住夏天

蝴蝶,蚊,知了 临座的絮叨 芭蕉的长叶 透过竹林的光线 在长椅上,把四肢摊开, 学盖碗茶旁的书   用一下午的酣眠   来留住夏天       周六的阳光,感觉是夏天最后一次倾情,在建川博物馆里竹影婆娑的茶铺里,睡了一下午的觉。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夏天曾经很盛大

周六全家去了大邑,拍的几张田野的照片。现在的麦田是很美的黄色,怡然地伸展着,那尽头的房屋让心头涌起安静的柔情与温暖。 在六度和音那里看到里尔克的这首诗,觉得正好配我的图片。   夏天曾经很盛大 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易道回诗:     城里不知季节变换     寻 春天的脚印     找 夏天的背影     却     撞 秋天一个满怀     听 冬天大步走来                EDOOR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