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9月 2007

甜博与苦博

      看别人的博客多了,发现博客里有甜博和苦博,当然也有很多不甜不苦的流水博。 西门媚称为糖果博和中药博。 苦博自然是写阴暗面,看了让人难受的博,需要很强的承受力。 流水博就是不温不火记流水帐的博,有思想的流水帐,也有琐事的流水帐。 记得在我没有接触博客以前,看了很久博客的同学建华说,博客看久了,觉得生活挺没意思的。我现在大胆猜想,建华应该是看苦博和流水博后得出的结论。 说实话这两类博我也不很喜欢,苦博基本不看,流水博只看对胃口的读书类的,看得最多的是甜博。 就是记录生活情趣,什么花草了,旅行了,厨艺了,情爱了,家居小事了,都是甜甜蜜蜜的,看了让人高兴的,就是甜博。 甜博里也有雅俗之分,越来越喜欢与琴棋书画有关的博,看了如行云流水般的淡远,我称为水墨博。 我自己的博基本上是甜博,但现在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让这甜味再淡一些? 因为甜久了就腻人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5 Comments

隔千里兮共明月

锦里门口布置了一个大大的圆月灯箱,一个长袖女子在弹古筝,下面有一只玉兔在砍桂树,很妙的创意,画面也美。 今天是中秋,一个非常诗意的节日。 祝大家中秋快乐!   以下是摘自曹植时的一首赋:             美人远离兮绝音尘   隔千里兮共明月   临风叹兮怎能止   水路长兮不可越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

乖乖,你觉得妈妈漂不漂亮

     “乖乖,你觉得妈妈漂不漂亮?” 这句话,每天都会出现在我和韵韵的对话当中,且不止一两次。 我问的时候,一定是头发甩了一甩,腰背直了一直,脖颈扭了一扭,脸笑得象向日葵,眼睛弯得真的象月牙,手还会做个兰花指,而且声音也轻柔得让人起鸡皮疙瘩。 与其说要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如说我是要看韵韵和家人的反应。 他们竟然也都习惯了这句话,且不再明究问题的本身含义,而仅仅把它当作一个感叹词。 的确,这句话是我喜悦心情的最好的表达,和韵韵在一起有多高兴,我就会无数次想说这句话。轻松、愉快、没有拘束,没有距离,无言的喜爱,一点自恋,一点臭美,都在这句话里了。 世界上这样来表达高兴的妈妈,有几个? 韵韵他们通常的反应是,“哧——”,“啐——”,头一偏,眼珠一转,看着天! 他们真拿我没有办法。 不过,有时候,我会也很烦人地缠住韵韵,要她给个答案。 “韵韵,你说嘛!客观地、公正地评价一下你的妈妈!” 韵韵也抬起脸来看我。 “韵韵,我不要你吹捧,也不要你打击,我只要公正的评价!” 韵韵看我是认真的,也认真地想了一想: “恩,恩,你,还算是个——女的!” 这下轮到我“哧——”,“啐——”,头一偏,眼珠一转,看着天! 韵韵马上补充:“哦,哦,如果用分数来说的话,你可以打60分!“ 我沮丧地再次看着天! 韵韵赶紧又补充:“我是把天下所有的美女都集中起来。。。。。如果仅仅比较我们同学的妈妈,分数肯定不一样!“ “多少?”我紧张地问,自以为这下应该占起首。 “八十分吧!” 我再次沮丧,这下是看着地。 “哎呀,八十分是最高分!” 我立即眉开眼笑,心情如刚开始一样高兴。 韵韵终于摆脱了我的“折磨”,轻松地做她自己的事情去了!   哈,不过,我永远都会用这个问题去“折磨”她!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14 Comments

联系

      某种意义上,我们是通过一个人来认识、了解世界,并建立起与世界的联系。 他(她)就是你的宇宙,是你爱世界和世界爱你的渠道和纽带。你对他(她)的感知也就是你对世界的感知,他(她)把你的空间延展至很远。 这样的人或许不止一个,那么,你联系世界的方式就更丰富,你的世界也就更加多样化和复杂化,你的情感会出现很多层次。 如果只有一个人,那也好,你的世界因专注而纯粹。 不幸的是,这样的人一个也没有,只有自己独行。 这样的人,或许是爱人、孩子、父母,朋友,也可能是其他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6 Comments

那个座位

仅仅去了两次,我们全家就爱上了那个座位。 准确地说,是都江堰河边,靠着庆安农贸市场,一排临河茶座中最头的那个座位,因为我们每次去,也就剩这个位置了。 不过,这个位置真的太好了,坐在这里,觉得只有“幸福”两个字可以形容了。         河水为什么总是这么丰沛盈绿? 照片里的水质远不如我看到的那么生动,在河边你可以闻到山里流出的气息,梧桐被风吹得不断和河水“亲密接触”,那样子很调皮暧昧。   就听着鸟声,吹着河风坐下来,立刻觉得全身轻松无比。 旁边紧靠着一处居民房,三层楼的旧房子,里面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手里拿着二两肉,一袋馒头,他们一般会被茶座上的牌局吸引,站着看上好久。 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着经过这里,竟然吹着小孩儿吹的泡泡,我赶紧告诉家人,家人全部看着他们笑,他们竟然以为我们是熟人,笑盈盈地站在那里回忆我们是谁,回忆了半天没回忆起,就又继续吹着泡泡走了。   水泥墙面上还刻着画呢,年代久了,有些不清晰了,但看得来是古代的人物故事,可能是“二十四孝”的故事吧。   市场是妈妈和婆婆的最爱,不过天下的妈妈应该都对市场感兴趣。 我对这里的爱是在心里,而她们的爱是在行动上。一会儿走一圈拎一袋东西回来,一会儿又走一圈拎一袋东西回来,摆茶的桌子很快就被她们放满了。 市场里有做面条的,挂着很好看。   婆婆每次都会从青城山镇买一只鸡,她说这是最正宗的土鸡,喝茶时她 心疼着她的鸡呢,拿出来让风吹吹。 妈妈每次都会去买“杨包子”的玉米馍馍,新鲜的玉米味儿,香得很呢。 旁边就是卖水果的,想吃就买来吃。一会入就卖小吃的,豆腐脑,煮花生什么的,还有马来糕,我们第一次吃,特别好吃。 市场里有家火锅店,下午没有生意时,店员就过来搓几圈。 有一点要说,哈哈,茶座老板娘那里有免费如厕票,挺周到的,人性化,哈哈。   回到家给韵韵说了这个位置,她问,旁边有小店吗? 很多小店店,卖什么的都有,吃的,穿的,玩的,韵韵听了怅然若失。 越来越觉得都江堰、青城山有家的感觉了,哦,我们很快就会在青城山有一个家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8 Comments

中国的悲怆永沉在我的心底

今天是九,一八。     林徽因有一首诗《哭三弟恒》,是纪念她在抗战时在成都上空阵亡的三弟恒的:     。。。。。。。。  弟弟,我已用这许多不美丽言语         算是诗来追悼你,         要相信我的心多苦,喉咙多哑,         你永不会回来了,我知道,        青年的热血做了科学的代替;            中国的悲怆永沉在我的心底。                 啊,你别难过,难过了我给不出安慰。            我曾每日那样想过了几回:             你已给了你所有的,同你去的弟兄         也是一样,献出你们的生命;            已有的年轻一切;将来还有的机会,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人与花心各自香

从青城山搬了一株桂花回家,是金桂,满车都在香,连衣襟、袖口都是香的。 青城山回成都的一路,也是香喷喷的,连着一片一片的金桂、银桂,我说,在桂花下吃饭是个什么味道呢? 然后回到家,家里的角角落落全是香的。   桂花香里,想起了一位大学八三级的同系学长,毕业离校时给了我一小瓶桂花蜜,就是把桂花融在蜜糖里,可泡水,可蘸馒头吃的那种。我和学姐一起去码头送过他,好象当时还很慎重地握了握手,他对我说了些励志的话。学姐留在我们寝室等分配消息,隔天我都会收到他转给学姐的关切的来信,而我呢,是那么快乐那么兴奋地当着他们的信使。那时他们俩还没有表白呢,清清的,纯纯的。 直到我大四时,得知学姐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一切象童话一样美好,和桂花蜜一样香甜。 尽管童话终究是童话,但最初的这样一段,真的有多么美好啊! 学姐还曾记得那个桂花蜜溢满的夏天吗? 掐指一算,八七年的夏天,离现在刚好,二十年。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

半夜凉初透服的际遇

     那天在老书虫见到小白和牧歌的时候,我穿的是我们的工作服——白衬衣蓝马甲蓝短裙。   小白说,我让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她在银行存钱时那个始终对她笑盈盈的圆圆脸的胖胖小伙子;   牧歌说,我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他在邮局里见到的那个态度非常好的清爽小姑娘。   他们真是夸奖我的制半夜凉初透服了,就在一会儿前我在书架翻书时,已经有几个人问我“洗手间在哪里了?”   想起有次在锦江宾馆开会,走过咖啡厅时,有几桌客人对我说“小姐,来杯茶。”   不过,我似乎还不算最尴尬的,我们行里的阿敏穿着长袖白衬衣和蓝色长裤在小吃街上逛的时候,听到的是:  “大姐,买半斤馒头!”  “老板娘,来二两牛刀(牛肉刀削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得到的最高境界是不想得到

    在蜀盘谷的博客里,有一系列妙趣横生、清雅幽静的《山居小札》,其中一则《飞不出掌心的小鸟》是这样写的:   记不清在哪里看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女孩有特瑞脑消金兽异功莫道不消魂能,她能吸住站在掌心的小鸟。后来,大家惊奇地发现,小鸟并不是被女孩的内力吸住的。小鸟飞不走是因为,女孩可以让自己的手掌柔若无物、毫无力道。小鸟无法借力,也就飞不起来了。 女孩并没有去“吸”小鸟,而是完全彻底地放开了小鸟,小鸟反而飞不走了。   如果,要留住一个想飞的人…… 如果,要抗衡一个比自己强大的人…… 如果,要独自面对来自内心的压力…… 如果,…… 不妨学学这个奇异的女孩。   读完短文,我立马写了一句评论:得到的最高境界,是,根本不想得到。 写完后觉得很有哲理,颇为得意,禁不住对自己由衷佩服,想想,可能某些哲理也是这样把文字排列组合得出来的吧,看来当哲学家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难,哈哈。   这则故事让我想到了以前看过的张欣的一篇小说,记不清是什么名字了,故事大意是这样的: 一个广告公司使出全身解数和另外几家公司争夺一个女大学生模特做广告。小说用了几乎百分之九十的篇幅,来描述这位女大学生模特的几乎无可挑剔的美。最后的结果是,这家公司还是失败了,但是客户限定的最后期限也到了,幕后老板最后请出做广告救场的模特是自己半老徐娘的太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则广告却绝对性地压倒了那位完美的女大学生的广告,而广告的魅力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半年徐娘在几乎所有的姿势、表情里都传达出了这样一个信息:她根本不想做这个广告。   得到的最高境界,是,根本不想得到。 这句话,也许可以作为我们为了挽留什么而出的棋招; 或许,也可以作为我们留不住什么时的自我安慰。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马骤停时

     在我的那篇深情款款(实则牙酸兮兮)的博文《等》里,我引用了洁尘的一段话: “一个认为人生的最明智的态度是等待,而不是寻找的人,是有着一种在人们常识范围之外的震憾力的;人们熟悉这样一个道理:对于马来说,奔跑是应该的,跑得又快又久是值得赞许的,但是,再没有什么比那骤然站住更显马的力量的。如果把这个道理真正地延伸出去,而不仅仅拘泥字面意义的话,是可以用来理解他的。”            我的同学小马,工科出身,现在酷爱养马和骑马,他认真读了这句话,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不好意思,马在狂奔骤停时,因为全部力量骤然压在前腿上,是很容易受伤的,所以爱马的人是绝对忌讳这么干的!供参考。”   仔细想想,洁尘的文字比喻很恰当,但小马从另一个角度也说得很对,我突然就得出一个结论,所谓的文学,实际上是经不起自然科学的推敲的,文人们在发幽情抒酸怀的时候,是要犯一些和自然规律不相契合的错误的,不过,这恰恰是文学的魅力吧。   昨天是教师节,在网上看到一则请假条,觉得爆好,特喜欢,摘录如下:       敬爱的老师:        昨夜雨急风骤,风云异色,天气突变。        因吾尚在梦中,猝不及防,不幸受凉!        鸡鸣之时,吾方发现,不想为时已晚矣!        病毒入肌体,吾痛苦万分!        亦悔昨夜临睡之际,不听室友之劝,多加棉被一条,以至此晨之窘境。        吾痛,吾悔!无他,惟恸哭尔!室友无不为之动容!        本想学业之成就为吾一生之追求!又怎可为逃避病痛而荒辍学业乎!遂释然而往校。但行至半途,冷风迎面吹,痛楚再袭人。吾泪、涕俱下,已到生不如死之境,哪得力气再往之。不得已,而借友人之臂,返之!        由此上述,为吾未到校之缘由。        吾师应懂,吾未到校,乃吾迫不得已之。        非不为也,而不能也。        吾亦懂,吾未到校,吾师失一佳徒之痛苦。        无吾,汝课索然无味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