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7

绿水人家绕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最近,韵韵最喜欢读苏轼的这首《蝶恋花》,用她清亮的嗓音、标准的普通话娓娓读来,真是好听极了。她说,现在最喜欢苏东坡的词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苏轼的词很优美。那我问,和李清照(小学时韵韵最喜欢她的词)的比呢?韵韵说,苏轼的词更好。 一个女孩子对于词也许说不上更多的了,但她觉得优美,能够从那不多的文字里感受到好,这就够了。    记得看过张五常的书,他在很多篇文章里把苏轼和莫扎特列为他眼中的世界最伟大的艺术家,高度赞美这位一千年前的古人。对于苏轼,我更喜欢浓玛在一篇博客里写的: 他,就是我喜爱的一个男人,他是苏轼。在我看来,无论是在一种小爱里,还是在一种大爱里;不论是为官,为文,还是为人,他都是一个几近完美的男人。   我从网上搜了很多苏轼的词,打印给韵韵,并且很得意地说: 他是我们四川人哦!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爱情的理性和感性说法

连岳的新书《我爱问连岳》,是这位伶俐的专栏作家在《上海壹周》的情感专栏的合集,说实话,写得不错,我觉得也可以叫作《爱情实用手册》。连岳面对那么多纷繁复杂的情感故事(那些化名或者匿名的情感故事反映了其真实性),用比较理性和智慧的眼光去看待、去安慰,理清思路,让当事者自己去做决定,是很聪明的专栏写法。 在一篇文章中,连岳的一段话,我认为是爱情理性说法的一个代表: “爱情是可以学习的,它有基本原理,它有游戏规则,它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量化,可以试错,可以从科学中借用不少方法,如此这般操作,可以让爱情中的快乐达到最大值,痛苦减到最小值。” 在浓玛那里,我又看到了一句很喜欢的话,我认为是关于爱情感性的最佳说法: “爱,是活着的最好证据。想起,是对这些证据的最好获得。 也没有什么,能够与这种想起媲美。惟有它,能与爱和时间一起,共赴一种个人生活的不朽与永恒。因为这种想起,它当然地依附于一事一物甚至一人,却又永远不会囿落于这些。它是一条奔流着的河。它浸润着两岸的土地和景色,它从不停止它的奔流。岸,是它最好的记忆而最好不会成为它的归宿。因为丰沛是它的生命。因为奔流,是它存在的惟一证据。”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丽江柔语(五)

      古城   哈,我觉得我似乎冷落古城本身了。 之所以把她排最后,是因为她的样子已经不能让我惊艳了,而且现在主街道的人太多,全是卖那些大一同的东西,几乎可以和成都的春熙路媲美了。不过,古城的魅力和味道还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两个办法可以避免人多,一是清晨早点起来,沿着河岸走,凉悠悠的风吹着,很舒服,二是避开人多的主街道,在它的支叉小巷里找一间清净的咖啡吧,泡上一整天,也能提会到丽江的原味。 在古城,涌起的最大愿望是开一家小店,客栈、咖啡馆、饰品店,该有多美好啊! 这次听了宣科的纳西古乐,觉得真好,完美的唐宋味道让人叹为观止,宣科的解说也非常有趣。一个可爱的老头儿。 清晨的阳光。 三角梅开得多好。 古城里看得见玉龙雪山。       云有多飘逸。 我就坐在这里,吃完了我的早餐。 香脆的丽江粑粑。 想开一个这样的小店。 找个清净的地方看一下午的书。       文文也会发呆。 品尝了油炸水蜻蜓。 我们吃饭的队伍有多壮观。 晚上再去听歌,楼上这位歌手唱齐秦的歌唱得非常好。 在古城的一天,真的很幸福。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丽江柔语(四)

玉山玉水   玉水寨是丽江附近一处小巧的风景,听纳西族司机说,离洛克故居不远,很多人专门去拜访这位世界知名的民族学家,人类学家,他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 很小巧的自然山水,清新灵秀,有一些东巴建筑,很好地与自然融为一体。我在这里过了一把野花拍摄瘾,弥补了在拉市海的遗憾。同事们有去香格里拉的,说那里的花才美极了,不过四个小时单程的路程太辛苦了,下次专门去香格里拉吧。       多清纯的绿色。         正值丽江雨季,天一会又变脸了。         不过还是象水墨画一样有味道。       这是丽江源头,鱼有多幸福啊。 天然的泉水,喝了令人神清气爽。 文文身后的草垫,罗姐说有她故乡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林芝的味道。他们夫妇俩说,走了世界那么多地方,真的就没有见过比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更美的地方。真让人神往。 多漂亮的草,丰润水灵。 不好意思,下面就是我呈上的野花大餐。我发现自己对野花的关注超过任何一个风景,它们是所有的景色中最能打动我的,那小巧的美丽样子,能轻松地抵达我内心最温柔的地方。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丽江柔语(三)

拉市海的山歌   拉市海是一片湿地,在上期的《三联生活周刊》里专门有关于拉市海的保护问题,上面有一张照片是当地人拍的拉市海的海石花,很漂亮,但由于海石花被用来养猪了,所以已经看不到海石花的美景了,只有长长的冒出水面的水草。 我们骑马到了跑马场,非常漂亮的一片绿草地,孩子们在这里表演节目,没有比这里更天然美丽的舞台了。一路上,牵马的胖金哥(纳西语对男子的称呼)不停地唱着山歌,都是纳西族的情歌,非常好听。而在拉市海上,我们也听到了更动听的纳西情哥,被吸引过去,是一个卖烧烤小鱼的胖金哥唱的,唱得太好听了,当然,他的小鱼也太好吃了。 这里的纳西族很悠闲自得,虽然还是很辛苦,但他们家家户户都有很大很漂亮的院子,种着很多漂亮的花,非常干净整洁,一个爱美和懂得生活的民族。 当时天很暗,随时有可能下雨。拉市海远远望去,有一种苍茫的感觉。 跑马场的绿,令人无语。 小红果红得多好看。   这样的形状也很有意思。 马上的文文英姿勃发。 孩子们开始表演节目了。       来个团圆的合照。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丽江柔语(二)

      最爱是束河   如果你要去丽江,我推荐你不住古城,住束河。 一来那里人要比大研少,二来,那里的味道朴实动人,那里的水、水草,还有鱼,都纯净悠闲得让人流泪。这里的鱼应该是最幸福的鱼了,因为它们是纳西族的神,被虔诚地尊奉着。 在束河,应该住上半个月吧,每天在炊烟里醒来,沿着小河流经的街道,慢慢走一圈。阳光下,你可以坐在客栈门口,看着门口的满目的菜绿,喝一口咖啡,看看闲书,你会觉得,天堂的生活不过如此了。 对了,从大研去束河,骑车去是最佳选择。那一路很平直,天高云淡,特别开阔,风吹着凉幽幽的,我们所有人都连声说“爽啊!爽啊!”连坐在后座上的小文文也说起了他的理想:想变成天上的一只天鹅,和樱桃一起飞啊飞的!樱桃是他的幼儿园女同学,是他心目中最美的女生! 这里的每户人家都用木槽来养花,非常好看。 玉米挂得很有情致。 坐在这里看清水流过。       有向日葵在你身后静静陪伴。 美得让人心生感激的水草。 孩子们把水车玩上大半天。 大、小孩子一起玩扑克。 你有两个王,我有三个二。 窗台上挂着游人画的写生。 来PK一下,文文也画了一幅:他和樱桃手牵手。真是不明白,长着牛角的樱桃有什么美?   在我的“威逼利诱”下,文文也给我画了一张,并且奖励了我几朵云、几朵花,几棵草,还有几只蝴蝶。哈,从画面上看,我肯定比樱桃美。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丽江柔语(一)

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不同的丽江吧,我的丽江,让我想想,最爱的,不是已经在各种杂志册子上混得眼熟的那些老街的样子,而是幽静山里的小花,是朴拙亲切的束河小镇,是古城里相对安静和僻静的小巷。 这次之行,最开心的是孩子们,六个大、小孩子在一起,丽江是什么景色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起玩耍的欢乐,这种不多见的快乐非常感染人,让我在凝视他们的眼神中漾起一种怡然的幸福。孩子们的世界就是天堂的世界,而丽江是离我们最近的天堂,在这样两个天堂的天堂世界里,大人们只需要静静地看,就可以了。 这一点也许也是我对丽江的感觉,或许也是旅行的感觉吧。   画面   我的照相机里有很多画面,如果从个人喜欢的角度来看,下面这组画面是我最喜欢的几张。毫无逻辑顺序地把它们展示一下,掩饰不住我的得意,它们是丽江最让我惊艳的地方。   桥上   我在桥上拍到了自己,而且是背影,在古城阳光的照耀下。 一生中有多少时候可以看到自己的背影呢?       草地上摘花的文文   这个时候正是山里到处开着野花、野果的时候,在玉水寨,同去的罗姐竟然看到她的故乡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林芝的影子。从颜色、形状、姿态来看,这些花草都要比四川的饱满丰润,因为,阳光太厚爱它们了。   小花   只有鸟衔来的种子,才长得出这么美丽自然的样子。 旅途中到处有这样的花,所以,让我们去旅行。   蝶恋   我把这种果,叫蛋糕果。 这只蝴蝶一直是这种姿势,我相机的啪啪声,还有孩子们的欢叫声,丝毫没有吵着它,这是它的世界,为什么要惊走呢? 并且,它对小果的话还没有说完。   蒲公英   这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蒲公英。 孩子们轻轻一吹,漂亮的小白絮,漫开。   拉市海的蓝蜻蜓   拉市海,到处都是这样的蓝蜻蜓。 它是小小的,修长而直的身子,画里面才会有的蓝色,澄静的,蓝。   束河的水草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