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7

我在青城有座小屋

我在青城有座小屋,就在前山脚下,参天蓊郁的绿柔软地覆盖,我的小屋就坐落在静谧而小巧的青城山镇。白天,你会觉得自己在绿海里如一尾微笑的鱼,满心都吞吐着清新,而清晨和夜晚总是那么清澈,安详,夜里有安逸的凉意。 我的小屋与这片绿融合在一起,青砖白瓦,檐角飞翘的川西古韵似一首久远的词。这片绿是经过若干年代川蜀凝练的精华,它的色彩呈现出一种祖母般的温暖,仿佛青瓷上的釉彩。树丛都有着疏朗美丽的枝叶,纤细柔软的线条,细密舒畅的拥挤。这里的植物总是一层层地铺开,没有哪一棵多么出众,他们齐齐地用力布置着绿色的舞台。古银杏雕塑般的形状,给这片绿平添了一分英姿勃发的神采。风吹过时沙沙声,好像整座林子在微微颤动。小径旁,绿崖边,广袤的绿地上到处散落着蓬勃的蕨、草,叶片的形状各式各样,草都带着浓重的湿润的香,清洁着在城市里被污浊了的鼻息。绿草间的花朵,还有匍匐的藤蔓植物开出的花,显得格外娇小而淡雅----在春夏的雨季,巨大的树林吸足了雨水,释放着令人迷醉的泥土的香,间或会闻到不知何方飘来的幽兰的香味。在我的小屋的窗,放眼望去,我会看到秋天的山所呈现的起伏的层次与色彩,具有无以伦比的永恒之感。      天空永远淡淡的浅白色,有阳光的时候,淡蓝或浅紫云朵就成了一种奢侈,但还好,在这里生活惯了,也会习惯于这种浅白的安静。云轻盈地从遥远的天际飘过, 不时变换着形状,空气中自有一种绿色的生机,给不远处的连绵的山脉和树林都描上一轮清新的蔚蓝.正午时分的空气愈加生机勃勃,明亮印照着山野绿海,创造出无穷的海市蜃楼。在森林的怀抱里呼吸,每一缕气息都带来心灵的弛放.你在小屋的清晨醒来时会想:我就在这里,在我归属的地方。 我会在花园里种上竹子,银杏,金桂,桃树、樱桃、黄桷兰,我会搭一个花架让三角梅、牵牛、绿萝、金银花铺满,我会和妈妈一起种一个小的菜园,看黄瓜、丝瓜、辣椒五颜六色地结着串串。我会在青瓷缸里养几尾鱼,我会在露台看书写字,我会在早起的鸟鸣声中做一碗清香的鸡蛋面,然后在不远的菜市买新鲜还带着露水的蔬菜,放好,就穿上登山鞋,融入绿海。。。。。。   终于在青城前山脚下定了一套小房子,带了一个小花园。 满脑子都是那句话:我在青城有座小屋。 于是,我模仿《走出非洲》的开头,仿写出了这样一段文字。 让我幸福的,是围绕着它的所有美丽的想象。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9 Comments

凉爽夏日读董桥

这段时间,成都总的来说真的凉爽,发现在凉悠悠的天读董桥的书,特别有味道。 手中的这本《故事》是董桥的新书,确切地说,是一本关于艺术品收藏和鉴赏的书,读完感觉,如果艺术类的书都象这样就好了,专业的论述和品鉴在其次,更多的作者自己丰厚的文化修养和人生经验,更动人的是董桥文字里一惯的寄于人,寄于物的浓重的情感色彩。 要提的是董桥的语言,我一直觉得他的语言饱含了中国古蕴的东西,从一个角度说丰润,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是刻意,照理说文章写到后来,应该是越随意越好,但董桥却一直保持着这种郑重的刻意,我想,这应该是董桥式的贵族气吧。 但这样刻意的文字,也象一杯老酒,充满了魅惑,令人迷醉。 比如,在《读梅》那篇文章里,他描写住旅馆的感觉,就用了这种语言,我非常喜欢。 “我也爱住旅馆,从小爱到老:纷繁的红尘一扇隔心的门扉,如寄的人生一框息肩的窗棂;风雨浊酒的激扬过后,露桥闻笛的微茫歇尽,那个宁静的四围空间恰是疏烟淡日的孤馆,没有无垠的牵挂,没有徒然的缰索,没有飘渺的顾盼。蓬莱旧事的干格,绿杨芳草的萦系,那个又陌生又熟悉的细雨院落竟是涤荡肝肠的净地,日夜绕梁的随缘随尽的叮咛,叮咛背负满筐世味的过客拎起来跟放下去一样自在。”   在那篇《梅宝的假期》里,董桥复述了大作家毛姆的小说《MABEL》,真是太有意思了,我一直在笑,而且准备去好好读一读毛姆的小说。故事竟然是在成都结束的,那就更有意思了。   乔治是派驻缅甸的英国公务员,有一年回英国跟一位MABEL小姐订婚,说好他放完假回缅甸安顿停当六个月之后接她到缅甸跟他结婚。 但因为MABEL的父亲病逝,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乔治被远调,蹉跎七年后她才动身到缅甸去跟未婚夫会合。在码头上等待的乔治越等忽然越胆怯:阔别其年连她的相貌都记不起了,怎么可能结为夫妻? 于是他匆匆写了一封信,说他临时奉调远行,归期难料,行止无定,劝她趁早这回英国为宜。 可是,他一到新加坡,MABEL的电报就在等他了,她已经在往这边赶了。从此两人开始逃婚与追婚的长征。乔治坐火车在曼谷,从曼谷坐车到西贡,一住进旅馆MABEL的电报又在柜台上欢迎他光临“LOVE,MABEL“。 情况危急,乔治赶紧搭船到香港,到马尼拉、到上海,到横滨,“SO SORRY TO HAVE MISSED YOU AT MANILA。LOVE,MABEL”的电报在等着他。他于是逃回上海,没想到她的电报又捷足先登“ARRIVING SHORTLY ,LOVE,MABEL”,他只好先奔重庆再转汉口绕到宜昌再回重庆直上成都。英国驻成都的领事是他的朋友,他住进领事官邸享受了好几个星期的平静和悠闲,有一天官邸门外一阵骚闹,门房打开,MABEL端坐在一张木头扶手椅子上由四个脚夫扛进门来了。他问官邸主人说,“你是这里的领事吗?”他说是,“好极了,”MABEL说。 “等我进去洗个澡出来嫁给他!”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快乐的跳跳

文文来了,这次活象个猴子,笑兮兮地跟你说着话呢,会猛然跳到你的身上,双手抱住你的脖颈,然后双脚开始在你的身上快速地攀爬,把你当成一棵树。 那天他淅沥呼噜地吃西瓜,说,他吞了一颗西瓜籽在肚子里,我们连忙说,要发芽了,要发芽了!明天就可以在你的头上摘西瓜了! 他眼睛一转,告知我们:但是我把它嚼碎了! 第二天又吃西瓜,他又吞了一颗西瓜籽在肚子里,这次我们赶紧问,嚼碎了吗?没有,他回答,我们说,这下真的要发芽了,要发芽了!明天就可以在你的头上摘西瓜了! 他眼睛一转,赶紧喝了一杯水,说:我要给它浇水了,它就长得快一些! 第二天晚上问他,文文 ,我们要等着吃西瓜硌,西瓜呢? 他好象猛然想起了什么,做了一个抱歉的姿势,说:我今天搞忘浇水了,所以,它就蔫了!   话题围绕着妹妹明年出生的孩子,问文文,你希望小姑妈生个弟弟还是妹妹? 妹妹噻! 为什么? 弟弟太调皮罗,很麻烦! 那你调皮吗?麻烦吗? 。。。。。。所以,麻烦一次就行了噻!你们就不要再麻烦了噻! 那生个妹妹你会怎么对她? 我要保护她! 那如果生个弟弟呢? 喊他自己练武功,我是不管的! 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个刚出生的男孩儿,一边吃奶,一边刻苦练习武功的情景。。。。。 那你给她(他)起个什么名字呢? 弟弟就叫快乐跳跳,妹妹就叫快乐飞飞!(好象是某个动画片里的人物)。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请跟我来

      英玉来成都,我,YANGYI和她在老房子吃了一顿饭,然后到锦里的莲花府邸听歌,话题也不知怎么就转到了大学时听的老歌,你一句我一句,竟数出了很多歌。 YANGYI说,一次卡拉OK中他唱了一首歌,把他的同事,复旦数学85的老吴都要唱哭了,这首歌是刘文正的《春夏秋冬》:   你似微风吹醒我心灵羞怯还带着惊喜默默递给我一朵小野花带给我喜悦的春 你伴着我带着老吉他吟唱在山颠水涯深情注视我笑在艳阳下漫溢我欢畅的夏 你难忘记流浪的岁月挥挥手只留下背影弹着老吉他我依然吟唱潇洒我清愁的秋 你已远去无处觅游踪寄语浮云传珍重多情应似我此情与谁共凋零我孤寂的冬   非常清新的一首歌,现在看歌词仍然觉得很有韵味,多么符合那时候年轻而善感的心境。刘文正的歌好象还有《乡间小路》,《三月里的小雨》,《雨中即景》等。那时候流行的歌手还有高明骏,他唱的《年轻的喝彩》、《那种心跳的感觉》,《我独自在雨中》等,应该是男生更喜欢吧,我说想不起歌曲的旋律了,YANGYI还轻轻地哼给我和英玉听,哼着哼着,真的就想起来了。 那时候也非常喜欢周峰的歌,那首现在还记忆忧新的《梨花又开放》,还有《季候风》,《与我同行》,《我祈祷》等,不过那天在百度搜来听了听,真的有些听不下去,以现在的耳朵听来,一个男歌手竟然可以唱出这么一调三折的嗲,真是不简单,不过那时候为什么那么喜欢呢?我想,周峰的歌现在要听的话,应该是我们自己唱才最好听。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白了山冈我的小村庄妈妈坐在梨树下纺车嗡翁响我爬上梨树枝闻那里花香 摇摇洁白的树枝花也漫天飞扬落在妈妈头上飘在纺车上给我幸福的故乡永生难忘永生永世我不能忘   那时候香港的粤语歌也很流行,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首谭咏麟的《爱在深秋》,深沉的,关于爱情。 那个时候的爱情,总是青涩动人的,伴随着歌声,也许能闻到校园里树影婆娑中落红的深秋味道。    如果命里早注定分手      无需为我假意挽留      如果情是永恒不朽      怎会分手      以后让我倚在深秋      回忆逝去的爱在心头      回忆记忆中的我      今天曾泪流      请抬头 抹去旧事      不必有我 不必有你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小蕖蕖的《晒花生》

小蕖蕖是我的一个好朋友的女儿,一个可爱的乖乖女。 时间真是快啊,她转眼就高半夜凉初透考了,高半夜凉初透考完以后就开了博客,到里面去一看,哎哟,真令人惊讶,非常美好的文字。 那天看了她写的《太阳下面晒花生》,觉得非常好,恬淡而纯净,不知道一个中学生把这种味道拿捏得如此到位。 更感到高兴的是她的心境,安宁而纯净,一个女孩儿,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快乐生活秘诀,就是能感受生活中细小的美,而我们的小蕖蕖,显然已经掌握了。   太阳下面晒花生          蕖蕖            前几天和妈在街上买了几斤花生,刚挖的,还带着泥土,很清香。我们把它摊在簸箕里,放在窗台上晒。       一场雷雨过后,太阳又热辣辣地出来了,花生很快就变干。剥开看,有些原来饱满的颗粒已皱缩得很小。放在嘴里,香味四溢。       窗台上的花木越长越好了。玫瑰,月季都恣意地开着。今天收花生的时候,才看到簸箕里有几片粉红的花瓣,被烤干了,和泥土夹杂着。      我和妈剥花生,打浆,煮又白又香的花生浆稀饭。      剩下的剥了,继续放在太阳下晒。“五月榴花照眼明”一片叶绿花红中,白白的花生仁很羞怯。     突然想起林清玄说过,晒过的稻子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香气,是阳光的味道。     每年的二三月,都是挥霍阳光的时节。中午我懒得睡,搬了椅子晒太阳,看书。在绿色陪伴的窗边,我可以把平时让我头痛的旧时习题一页页翻过,合上书时,满心欢喜。偶尔站起来,看玫瑰枝叶上青虫的蠕动。     曾经说过,这样的日子“美好得近乎奢侈”,太阳带来了太多灿烂的意象和词汇。穿在阳光下晒过的衣服,看院里晒的棉被,辣椒,玉米,红枣,总有一种说不出舒心。就连坐在阳光盈盈的小教室里考数学都是让我怀念的。那是春日里一件多么悠闲的事!     妈妈的枕头里装着野菊花,因为在太阳下晒过,香味特别温暖和持久,伴人幽幽入梦。而且头发都会沾上太阳的气味。想起了那个秋天我对山野的阳光是那样痴迷,因为有一天在教室里闻到书包里发出的菊香(之前我和妈妈在野外采了野菊插在包上)。     冬天的早上,10点左右,就会有阳光透过雾射入窗棂。而太阳的味道在雾中是最香的,正如泥土在雨中散发的那种令人兴奋的气息。     又想到我们太阳下的泥土花生,我们锅里的花生浆稀饭。而在这个长长的夏日,我最好乘着这份慵懒,倒在席子上看一看喜欢的书。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