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7

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我是一个埋头苦读的人,对于高中三年的记忆,我竟然数不出什么。 但是我竟然记不得我曾在讨厌的数理化中取得过全市只有三人的满分成绩;记不得我的一篇作文被老师在课堂上念过之后,现在还清晰地留在同学的记忆之中;记不得每次家长会后,班里同学会因我而被父母责骂;记不得当时身为团支书的我竟然把一个同学的入团申请搁置了好久。。。。。。 当然我更不知道的,是当时班上的青春萌动;不知道每天下课之后,少有的十几个男同学竟然在楼顶上一个个坦白喜欢班上的哪个女同学,不说的话就不耿直;不知道那几个男同学竟然在高半夜凉初透考的紧张间隙还偷偷地站在喜欢的女生家窗外凝望;不知道几个男同学紧急扑救一张要被风吹走的纸条,心情澎湃地打开一看,写的是“请你们下课后打扫卫生!”;不知道一个男同学买了一只新手表,上课时同桌每隔五分钟就准时地问他一下“几点了?”;不知道学习委员拿着一个女生刚交来的书费问另一个暗暗喜欢这个女生的男生“要不要换?是她的钱哦!”;不知道一个男同学喜欢一个女同学,就是因为她开门不用手而用脚,她会在回家的路上跳起来去摘一片梧桐树上的叶子。。。。。。 这些,都是二十二年未见的高中同学小利从广州回来相聚时听到的事情,我和小利当时是班上的一、二名,我和她几乎每次笑得哈哈的,然后问“我怎么不记得了?”、“我怎么不知道呢?”,是啊,我们的高中生活好象缺少了很多东西,包括可以留在现在的记忆。 不过,好在还有老同学,他们记得很多。 已经是很遥远的了,二十二年的相隔,见面,涟漪在心湖里荡开。很清纯的时光,那个时候,我们,、十六、十七岁。   左起,曾、小利、我、刘   今天,要去丽江了,停博几天,下周和大家分享图片文字。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她们

每天我都会去看她们,形成了习惯,就会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和她们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认识,熟悉到了现实中的好友都不一定能够抵达的境地。 虽然,在她们那里,我只是个潜水者,基本上不怎么说话,但我会认真地、陶醉地看她们的每一篇、每一字。 那些文字很自然地就进入了我的心里,进入我的记忆,并不动声色地影响着我的生活,比如,她们看了什么书,我也要买来一看;她们去了什么地方,我也要计划着去。。。。。。 我喜欢并且盼望着被她们影响,因为她们在某种意义上是我理想生活的标杆——丰盈而富足的内心。 有一点,她们都生活在成都,或是曾经生活在成都(扫舍),她们的文字时时刻刻飘出这个城市的味道,让我亲切,那是一种可以触摸的美好。 她们是: 洁尘:似乎不用多说她了,一个在生活和事业上都完美的女人。佩服她极量的阅读,那些读书笔记写得多知性啊,我一直在想,我也要成为象她一样博学知性的女人。 扫舍:喜欢她带着一双儿女在世界各地游走的图片文字,喜欢她大气而不失细腻的讲述,对她,我更象一个虔诚的粉丝。 西门媚:她是我感觉亲近的一个人,喜欢她随意的、恬淡的、诗意般神仙眷侣般的生活,但同时她又是一个环保倡议者,那么执着而坚持。她的语言简洁随意得象在和你聊天,我得承认,我的生活受她的影响最大。 浓玛:浓玛的文字是博客里的酒,她总是在编织内心,浓玛深情、细腻、美好的文字是我最好的精神享受。 圈圈:哈哈,和她当然是认识的了,圈圈的文字是有魔力的,非常准确,到位,一个简单的笑话都被她讲得有声有色,可见文字的功力。那天买到《中篇小说选刊》,看到她登在头篇的小说,我得意地说:这个圈圈,我认识的,我得去找她要个签名。。。。。。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如草木般清宁

买到了陈染的新书《谁掠夺了我们的脸》,读了大半,她的文字依然是我喜欢的那种孤独中的冷静与细腻。 很多年前她的随笔《声声断断》是我的枕边书,被我翻得发黄,页角微卷,喜欢在宁静的夜晚安静地享受那样一种奇妙的阅读感觉,经常是她一两句的独白,就会把你的思绪拖至很远,如饮酒般微醺。 陈染便是这样一个在文字中酿酒的女人。她在一篇文章中专门提到了潘石屹关于文学与博客的区别,小说是酿酒,而博客是榨汁,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思想,是让它每日被博客鲜榨出来,还是放在心灵的窖池里慢慢地酿成酒,这是自己的选择。陈染选择的是酿酒,所以她关闭了博客。 非常好的比喻,对于喜欢文字表达的人来说,去酿酒当然是更高的境界,也要看是否有酿酒的能力。而博客似乎就是一种人人可为的了,而且在这样一个轻松随性的过程中,你的思想被鲜榨出来,实际上起到了一种保存的作用,因为,它很可能就瞬间飞逝了。并且还有挖掘功效,因为有时候你自己都会惊异于自己思想的果汁,竟然如此甘美。 要提到的是外貌。正如她自己所说,有人告诉她看到她在博客里的近照感到很心碎疼痛,而她自己则把这称为一种凋败的凄美,坦然接受并且能从中感知生活的况味。说实话,陈染年轻时的美丽的确是非常独特的、另类的、知性的、安静的,在这个基础上,面对她现在的瘦削、憔悴,真的是惊讶与心疼。对于中年女人来说,会在每日镜中看到凋谢的影子,在每一缕细纹、在每一个逐渐下垂的五官中看到花瓣是如何落下的,这是无奈,但我一直认为,这个年龄的女人是可以由丰润来弥补的,由一种由内而外的身体的、思想的丰润来弥补。 喜欢她对于人际关系的一些感受,很理性和智慧的文字,实际上就是要面对的真实和必备的生活智慧。比如对于家庭,她认为,只有爱是不够的: “人们能够相守结伴在一起,说到底,到最后已不再是喜欢与不喜欢、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个性的磨合融洽等等综合因素。人在这份融合安宁的相守中,感受着安全、体贴与温暖,感受着依然存在的自我空间以及内心的富足。只有爱是不够的,远远不够,它会在现实的平凡中被击得粉碎,也许只因个性、修养、能力甚至财富等等我们以为比爱次要的因素而粉碎!” 喜欢她的一篇短文《如草木般清宁》,道出了生活的原本: “我们一生中的美好时辰日蜉蝣一般短暂,如一个美妙的清晨那样稍纵即逝,何必要用什么理由来侵占吞没这良辰美景呢?何必要用什么意义来打扰这撒满阳光的软床上的一个懒腰呢?如草木般一样没有(刻意的)思想的生活对我来说,也许是一种达观而超然的境界。”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小酒馆

小酒馆就在一片荷花中,和对岸那些拥挤喧闹的农家乐相比,它显得安静独特。 它的总店就是玉林路的那间开了好多年的小酒馆,老板叫唐蕾,一个一直醉心并培育摇滚乐的女人。 喜欢这里的陈设,中式老家具,青砖地面,不均匀的墙面,一些旧画,这样一些简单的东西搭配在一起,是有气场的,让人随意,让人愿意久坐,宁静,特别是看着窗外盛开的荷花发一会儿呆。 妹妹他们立刻开始扯起场子,打起了干瞪眼;妈妈她们就立即把这里当成了自家客厅,走走出出的,从不远处的菏塘边买几张荷叶、莲蓬、藤藤菜、玉米、葡萄、豇豆,都是刚从树上、地里摘下来的,新鲜欲滴。     向日葵旁调皮的文文。     莲池的莲花。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荷花之妖

昨日去了荷塘月色看荷花,正是荷花开的时候,含苞的、初绽的、盛开的、将谢的,简直把荷花的一生全部展现了。 最喜欢的还是花苞,总是有一种意料之外的期待。 发现,荷花其实是很妖的,荷叶、与荷杆的形状与姿态都呈现出一种妖媚之气,不过这种妖恰到好处,是朴素的、自然的、不经意的,如美丽端庄的女子,优雅正坐的同时自然展现的妩媚与妖娆。 在小酒馆拍下的一幅画,就是表现的荷花的妖。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把你的影子加点盐

    在浓玛那里读到这首夏宇的诗,觉得好。 用最精练的文字,表达最入骨髓的东西。 在青城山,到处都挂着风干的老腊肉,黑黑的,谁能把它和至爱联系到一起呢? 哈哈,对了,这就是甜蜜的复仇。   《甜蜜的复仇》                                夏宇             把你的的影子加点盐             腌起来             风乾            老的时候            下酒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蜀盘谷(三)

         一片叶的语言     这是青蒿。      多好看的小花花,如我的韵韵和文文。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蜀盘谷(二)

       一朵花的成长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蜀盘谷(一)

从蜀盘谷回来,就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卸掉了,轻松得很。是什么东西呢?其实也没有什么具体的,就是在城市里呆久了,被积压累积起来的东西,身体的,心灵的。 好,真的好,它几乎是青城后山最高处的一个休闲度假之地了,林木蓊郁,小溪潺潺,没有后山繁华处的喧嚣,只有在木屋小亭里听雨的悠闲。气温比成都要低七八度,下午就感觉凉意,把长衣长裤都穿上了。 谷主是一位画家,据说墨竹画得特别好,餐厅里挂着他的作品,还有他拍下的蜀盘谷的美景。帮他打理这里的是他的妈妈,一个非常可爱的慈祥的老太太,精明能干,热情好客。来之前,我给她打了几次电话定房间,结果一到,她迎出来,听了我的第一句话就问:“你是小戴?” 然后吃饭的时候就老听到她在嘱咐厨房:“小戴的菜上没有?” 可以往山里面走很远,顺着河,河水清澈洁净,完全可以当矿泉水喝。婆婆还学着蜀盘谷的大厨在路边采摘了很多青蒿,据说青蒿炖肘子是这里的名菜,很多人慕名而来。 没有特别华丽有特色的景致,安静就是这里的特色,当三两个人走在山里的时候,你会由衷地感到山带给人的幸福感觉。就是山,就是水,就是常年生长繁茂从不停歇的树和草,还有被水滋润得水灵灵的花,够了,这就够了,想念山的时候,就进山吧。 我已经定下,下个月,让几位老人带着韵韵和文文来这里住一段时间,让他们在山里水里,亲近大自然。 对了,蜀盘谷还有博客呢,里面有联系电话,路线,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内容。   http://www.ywsl.com/blog/blogger/97/index.shtml         蜀盘谷             位于成都以西90公里的青城后山。             为都江堰崇州汶川三县交接之处。             周围数里荒无人烟,海拔1270米     蜀盘谷门。   林间小亭。   绿色茶园。   木栏竹椅。   木屋阳台。满眼含绿,是主人种的药材----厚朴。   安静的蜂。   悠闲的鸡。   潺潺流水。   孩童嬉戏。   五彩斑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韵韵的假期

韵韵一放假就去爷爷奶奶家住了几天,让两老看了个够。两个老人家对韵韵的爱才真叫做溺爱,在他们眼里,韵韵什么都好,什么都乖,简直就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优秀,两个人看韵韵的眼神简直就是笑弯了的月牙,两个人的口头谗都是“我们妹儿”,“我们妹儿”的,韵韵上学时,她爷爷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听韵韵的声音,韵韵奶奶在家里更是边做事边高声叫着韵韵叫来玩儿“臭妹妹——”、“臭猪猪——”、天哪,那还是韵韵刚出生的时候她叫的呢称,这么多年竟然就一直没变过。韵韵说,和奶奶一起乘公共汽车,奶奶也会在公共汽车上大声呼唤“臭妹妹——”、“臭猪猪——”,车上所有的人都被引来看韵韵。 韵韵现在已经从小学时的“四大美女”向“四大帅哥”发展了,因为头发剪短的原因,明亮的眼睛,明朗的轮廓,高高的个子,很清秀,很阳光的样子。那天她又去剪头发了,我在电话里问她剪了那些地方,她说,把耳发剪掉,把耳朵留下,我想一想,哎,回答得很妙嘛。 韵韵这个假期会正在上一个十六天的初二衔接瑞脑消金兽班,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是随大流,周围的孩子都在上,慢慢地进入应试的跑道,真是无奈啊。好在韵韵上了两天迅速地和班上的同学熟络了,也高声谈论快乐男声,韩剧什么的,毕竟是孩子嘛,快乐是天性。上完衔接瑞脑消金兽班,月底我们全家,再加个文文,会参加行里组织的“丽江自由人”休假,丽江是韵韵喜欢的地方,这是她第二次去。 丽江回来后,韵韵就在家里清闲地看书、看碟、玩儿、锻炼身体(老师要求每天跑1200米,做200次压腿)。好在喜欢运动的文文可以陪她跑。 文文会在成都度过整个暑假,他参加了绘画班和跆拳道班,画了几次画,我问他,怎么没看到把画的画拿回来,就问他,他说老师不允许(我估计是老师在绘画班结束时装订成册一起发),我继续问,为什么不允许,文文使劲想,竟然还想出了一个很不错的理由: 发下去的话,如果画得好,家长看到之后,就会使劲表扬,使劲表扬,然后就使劲买很多很多零食,孩子吃多了就不好噻;如果画得不好,家长就会使劲批评,使劲帮助,对孩子也不好,所以老师就不发噻! 昨晚,文文为了给韵韵一个惊喜,就把一个布娃娃小坡立在床沿上,他自己则跪在地上用手支住小坡,头还要躲在小坡身后,为的是姐姐进屋会惊喜地发现:小坡能站了,小坡是活的! 文文跪着等了二十多分钟,但姐姐还在外面磨蹭不进来,他有些累了,便躺在地上,但仍然用了一根棍子支住小坡。好不容易等到韵韵进来,但屋里没开灯,韵韵什么都没看见,文文激动地在地上问: 姐姐,你发现没有,小坡活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