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7

鱼儿的世界有多快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2/4/daiaimei,2007061265728.jpg[/img] 买得一坦口冰梅青花鱼缸,把鱼儿放进去,顿时就觉得有一股清新的凉爽气。 它们原来是呆在一个大的玻璃鱼杯里的,从外面看去,鱼的形状被扭曲放大,显得怪怪的,并且,夏天的太阳照射,让鱼儿们疲惫、憔悴、惊慌,妈妈他们就小心地用深色布把鱼杯围了一圈,鱼儿可不是阳光下的花朵。 发现,鱼最适合呆在这种内里纯白的瓷器缸里,避免了阳光照射,并且,鱼儿与水在里面,是天然融合的自然之美。 瓷器缸的外表也以青花为最好,淡雅,悠远,宁静。 两红两花,红色的那一条特别调皮,在青花鱼缸里快乐地摇头摆尾,一刻不停地在游动,简直没有停歇的时候;红花的那条是最漂亮的,但很沉稳,慢慢地,颇有大将风度。 家里有鱼儿,你会觉得有一种灵动与欢跃,一种生命被水滋润的恬静和幸福。 家里还有另外一条小鱼儿,那是我的韵韵,因为姓氏的原因,从小她也被称作“小鱼儿”的。 凝神看鱼的时候,就在想,鱼儿的世界有多快乐?它们是否也会有梦想,有思念,或许还有爱情? 也许,我虽非鱼,但知一点点的鱼之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2/4/daiaimei,20070612659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2/4/daiaimei,200706126593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2/4/daiaimei,2007061265943.jpg[/img]

Posted in 身心的养 | Tagged | 6 Comments

栽松邀风,筑台邀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4/daiaimei,200706117849.jpg[/img] 手抄张潮《幽梦影》的几段,家人都说,就是用毛笔在写钢笔字。 不过看着还算整齐,也就斗胆挂在博上。 发现,毛笔写字真的有让心绪宁静的作用,和画画一样。而且因为没有书法基础,所以也就不用管运笔起笔停顿之类的框框,大胆地写就是了。 抄的是林语堂《生活的艺术》里摘录的张潮《幽梦影》,林大师对之评价极高,称古代文人志士的生活艺术标准,边抄边读,真觉得唇齿留香,韵味深厚。 也许,我可以用这种手抄来读国学著作,哈,先吹下一个大牛吧。 最喜欢的几句: 人须求可入诗;物须求可入画。 昔人云:若无花、月、美人,不愿生此世界。予益一语云:若无翰、墨、棋、酒,不必定作人身。 梅边之石宜古;松下之石宜拙; 竹傍之石宜瘦; 盆内之石宜巧。 松下听琴;月下听箫;涧边听瀑布;山中听梵呗,觉耳中别有不同。 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淡,春海棠令人艳,牡丹令人豪,蕉与竹令人韵,秋海棠令人媚,松令人逸,桐令人清,柳令人感。 镜中之影,着色人物也;月下之影,写意人物也。镜中之影,钩边画也;月下之影,没骨画也。月中山河之影,天文中地理也;水中星月之象,地理中天文也。 花不可以无蝶;山不可以无泉;石不可以无苔;水不可以无藻;乔木不可以无藤萝;人不可以无癖。 艺花可以邀蝶;垒石可以邀云;栽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筑台可以邀月;种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1/4/daiaimei,200706117117.jpg[/img]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Tagged | 6 Comments

在自己的内心走过漫山遍野

这是一种宁静的状态,在这样的状态里,你的内心不会起狂躁的波澜,你坦然面对世间的变迁,面对人事的起伏。 这是一种丰富的状态,你的内心为你呈现出你愿意看到的美丽景象,要多美,它就有多美,你徜徉其中,沉醉迷恋。 这是一种拥有的状态,在这一生中,你可能到不了多少地方,认识不了多少人,领略不了多少物,但你可以在自己的内心走过千山万水,走过漫山遍野,去摘取你最喜欢的小花。 这是一种开花的状态,你可以在内心开出最美丽的花,你听得到花朵初绽的声音,你看得到花朵盛开的姿态,在你丰富沉静的内心土壤里,花儿永远不败。 这是一种美丽的状态,内心的花也会开出来,它明亮你的眼睛,滋润你的嘴唇,飘逸你的秀发,薰香你的肢体,优雅你的身姿,你发自内心的微笑,温暖所有身边的人。 让我们都在自己的内心走过漫山遍野。 注: 在浓玛的文字里,我总能轻易找到可以用作文字题目的句子,比如这句:在自己的内心走过漫山遍野。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 Comment

场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7/4/daiaimei,200706077638.jpg[/img] 这是我想象过无数次相遇的场景,朦胧的夜,班驳的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7/4/daiaimei,200706077717.jpg[/img] 屋里有储藏了很多年的酒,还有一张一直放着的碟,一烛熄了又点的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7/4/daiaimei,200706077739.jpg[/img] 还有每日凝神屋外的观望,忐忑的,不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7/4/daiaimei,200706077848.jpg[/img] 我们可以在这里走走,风吹着有些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7/4/daiaimei,20070607789.jpg[/img] 我们可以在这里小坐,言语青涩,有些紧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7/4/daiaimei,200706077926.jpg[/img] 我们也许还可以在这里站着听歌,回忆一下本不存在的过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7/4/daiaimei,200706077954.jpg[/img] 但转身时,你已经不在了。 我知道这本来就是自说自话的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7/4/daiaimei,2007060771013.jpg[/img] 嗨—— 想念了很久的呼唤,原来你在这里, 手举着一盏灯,笑容里,有让我流泪的温暖。 注:在北京后海,我拍到了一组很喜欢的照片,用自说自话的方式串联起来。 我越来越喜欢北京了,越来越迷恋北京!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5 Comments

黄丝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5/4/daiaimei,2007060565020.gif[/img] 每次出差,自报家门时,总会引来赞叹与艳羡的目光: 成都?!哇,好地方! 但现在,这个好地方在不久之后就会成为污染包围的地方,在上风上水处,一个中石化1000万吨炼油工程和80万吨乙烯工程在四川彭洲仍然无法阻挡的在建设着!!! 从西门那里,从木瓜姐那里,我知道了,厦薄雾浓云愁永昼门,太湖,还有很多很多地方,都在有声没声地,为着某种目的而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包括我们那么挚爱的成都! 我响应木瓜姐的倡议,在今天,6月5日世界环境日,在我的博客上拴一条美丽的黄丝带。 点击:不要让成都成为一座来了就跑不脱的城市 http://www.ep.net.cn/cgi-bin/jbts/doc.cgi?id=937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Tagged | 1 Comment

在孔乙己吃江浙菜

周五晚乘红眼航班去北京,参加了一个把两天内容挤成一天的培训,结束时已饥肠辘辘,赶紧和小同事一起直奔后海。 我好象熟门熟路地就到了孔乙己酒店,去年的这个时候,CHENJUN和英玉就是在这里请我吃的饭,当时印象特别深。 第一个菜就点的是烤麸,这是我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当时在学校里是经常都要吃的。喜欢那包裹着甜酸浓汁的烤麸入口的感觉,象读一本素皮封面但却内蕴深厚的书。 在成都,江浙、上海餐厅极少,很难有机会吃到,所以,在北京吃到,也觉得非常亲切和难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4/daiaimei,2007060464945.jpg[/img] 后海桥头的孔乙己酒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4/daiaimei,2007060465240.jpg[/img] 安静如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4/daiaimei,2007060465332.jpg[/img] 华灯初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4/daiaimei,2007060465238.jpg[/img] 装模作样(唾液也分泌大量仍保持优雅姿势,桌上就是烤麸和茴香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4/daiaimei,2007060465718.jpg[/img] 油焖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4/daiaimei,2007060465637.jpg[/img] 莼菜汤。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4/daiaimei,2007060465859.jpg[/img] 清蒸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4/4/daiaimei,2007060465932.jpg[/img] 还有我最喜欢喝的花雕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3 Comments

六一快乐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也是韵韵的最后一个儿童节。 其实,韵韵在我们眼里早已不是儿童了,只是有这样一个年龄段的标志让她在今天还属于儿童这一档,但明年这样时候,她在形式上就不是了。 儿童时的韵韵带给我们多少纯真无暇、稚嫩可爱的回忆啊,可惜我动笔太晚,能留住韵韵的太少。但就是从照片和回忆里,我还是非常迷恋那个圆圆脸,大眼睛、声音清脆、特别大方、特别会照相的小韵韵。 还有她的小辫子,是我精心制作的作品,多好看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daiaimei,200706017359.jpg[/img] 而我的文文,正在快乐地过他的第六个儿童节呢。 那天我给他打电话,问他长高长胖了吗?他脆声声地回答:大姑妈,我的胸大肌都长出来了。 对了,文文现在前空翻后空翻可厉害了! 翻出一张文文的照片,伊-----是有点胸大肌的影子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daiaimei,200706017250.jpg[/img] 想起两年前的六一我写了一篇关于文文的东东,特别逗,再次转载,博君一笑。 文文有话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4/daiaimei,20070601759.jpg[/img]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大家好! 我叫文文,今年三岁半,是一个小帅哥(这是事实,不承认都没有办法)。 你们一定问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哎,想起来就让人心酸,呜……呜……呜…… 2002年的第一场雨,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想不用歌词都不行,谁叫我和刀郎是同乡呢?) 那一年的春节,不到1岁的我和爸爸妈妈来到大姑妈家过年,大家都很高兴,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还照了很多照片。没曾想,大姑妈一高兴,就给我打扮成照片上的女孩样子,照了很多相。可怜哪,我那时不会走路,不会说话,只得由他们摆布,你们看我的表情,真是有冤无处伸,有恨无处诉啊! 在我的腰间扶住我的手是大姑妈的手,这是她折腾我的证据! 最让人震惊的是,世界上我最最最喜欢的韵韵姐姐,也在这起事件中成了大姑妈的帮手,她起劲地从她的衣橱里找出她的裙子、沙巾、帽子,也如此这般抱着我照了一张,还夸我象个洋娃娃。她们还给我穿上姐姐的小旗袍照了一张,这里,哎,就不再一一展示了!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其实,我最最担心的是…是…哎,我真的不好说出口,你们一定要替我保密哦!我唯一担心的一点是…是…是,我未来的女朋友(有点脸红)千万,千万,不要看到这张照片!如果年龄相当的话,她应该刚出生不久,嘘…… 拜托! 文文疾书于2005年6月1日 在此祝我亲爱的韵韵和文文六一快乐! 也祝各位博友的孩子六一快乐! 当然也要祝你们自己六一快乐,永远拥有一颗童心!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