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7

每年的生日,是我惟一可以,勇敢想你的日子

“每年的生日,是我惟一可以,勇敢想你的日子。”   这句是在老林那里看到的,是张艾嘉的电影《生日快乐》里的一句。 我还没看过,但是因为张的另一部《心动》,我相信一定好看,张向来是讲这类恬淡、青涩、辗转的情感故事的高手,总是能够勾起珍藏在内心的已经久远的感觉。 爱情故事,如果退去那些烦琐的枝杈藤蔓,留在心里的永远是最纯净美好的影象。那样一个人,曾经带给你的生命,那么美好的一段锦。 但想念她(他),不一定要在每年的生日,才可以勇敢吧,内心的波澜是不依日子时刻的安排,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瞬间,微风吹过,会心一笑: 她(他)刚刚来过。。。。。。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 | 4 Comments

距离

也算是有了一些人生经验了,总觉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挺难把握的。 曾经以为,投缘的就越近越好,三天两头黏在一起,无话不说,彼此知根知底,甚至超越家人的亲近。这种近是一种人情味的体现,彼此感到温暖,但久了会发现,太过亲近实际上是对友情的一种伤害,彼此的依赖会渐渐演变成一种负担,一种说不出来的心累,也最终会疏远,但那决不是友情的目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是真理,彼此之间保持一定心理距离,才是友情长久的艺术。 很久没有联系的一个女友,一个我一直很钦佩也很谈得来的姐姐式的人物,最近给我发来短信,告知她女儿的博客,告知她女儿的高半夜凉初透考,虽然只是片言只语,但感觉其实很近,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彼此都在各自的地方好好地生活,想起了问候一句,告知一下近况,就行了,真的不需要所谓好朋友的那种看得见的形式。 远远地相望,彼此欣赏,想起了问候一句,这就是朋友的最佳距离。   那么,和父母之间的距离呢,好象是日本的一种说法,说和父母的住地(物的距离)要保持在一碗汤端过去还未冷掉的距离,这里面其实也包含了心的距离,要时常牵挂,要经常让父母看到你。 和孩子的距离真是一门高深的艺术呢,你得红脸白脸都会唱,让他(她)又喜欢又有点怕,又信任、又钦佩,但还是可以随意开玩笑,象朋友一样地讲心事。有一天,当他(她)很自然地告诉你,“班上哪个哪个异性同学老是喜欢借笔给她(他)”时,你就已经抵达了这个最佳距离。 和恋人的距离呢,不是有句著名的话吗?那就变一下,世界上最近的距离,就是相隔海角天涯,而彼此却知道那三个字—— 多——吃——点! 酸,哈哈。    

Posted in 杂感的谈 | Tagged | 7 Comments

小马的喀那斯穿越

早就知道小马的新疆喀那斯穿越,周末聚会时兴致勃勃地想听他讲见闻。 但一顿饭下来,小马关于这次旅行只说了不到两三句话,虽然我艰难地引领主题,小马也努力地想回到主题,但最终都拗不过十多个人的七嘴八舌,他的每一句话都被截走,并且越走越远,找不到回来的路。 “我们在喀那斯,骑马,苍茫的感觉,就有点象断臂山。。。。。。”,好了,话题从此,从《断臂山》、《蓝宇》,再到最近的大片,影碟,再到互相交换读书看报心得,一大圈下来,时间过半。 “后来呢?”我好不容易引他回主题。 “后来,我们在山脚下买了点虫草。。。。。。”,哎呀,不得了,从虫草的质量,到虫草的价格,再到各地区价格的比较,然后虫草的好坏辨别,虫草的使用方法,是炖鸭子好,还是泡水喝好,一只鸭子加几根虫草好。。。。。。 “后来呢?”我真佩服自己的耐心和坚持。 “后来,我们骑上了半血宝马。。。。。。”,更不得了,从汗血宝马的发源,历史,卓越战功,到为什么这种马的汗是红色的,流红色的汗对这种马有什么好处,土库曼斯坦向我们国家赠送了两匹,我们国家现在有几皮,现在一匹马的价格是多少,养一匹马需要多少钱,然后由此及彼,由近及远,讲到稀有物品的价值,讲到五几年产的茅台酒的品质和醇香,讲到茅台酒的人工制造工艺,讲到了聂卫平珍藏的那瓶国宝级茅台酒被茅台酒厂的厂长叹为仙味的情景。。。。。。 “后来呢?穿越有什么感受?”趁话题还没有从聂卫平转到围棋,我赶紧紧急刹车。 “真是太好了,太美了,在喀那斯骑马穿越,真的感觉自己就是这块土地的主宰!” 这就是故事的草草结尾,因为我们的财务部长阿袁已经在买单了,大家又要去茶楼继续战斗去了。   不过,小马给了我关于他们这次喀那斯穿越的网页,我去截了几张照片过来。 http://www.horse.org.cn/Article/news/tbbd/200706/1297.html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8 Comments

茉莉 李 天空

          这一小盆茉莉是去年买的,冬天只剩枯枝了,春天她慢慢发芽,小枝竟然长得老高,现在又开花了。     淡淡的,茉莉清香。     有首古诗:       素靥凝霜月下柔,青衣绰影暗香浮。    清姿曼舞炎风静,越女弦音久不休.       这是小时候最常吃的水果之一,属于价廉而家常的那种。     如果买来有些青涩,那就放上一两天,会看到青涩逐渐变得橙黄,肉质也由硬变软,吃下去是那种清爽的甜。     经常是上学路上,边走边吃,到学校了,李子也就吃完了。     有时候囫囵吞李,把核也吃进去了,大人们就说,哎哟,头上要长出李子树来了!明年我们都不买李子了,都到你头上来摘吧。     小时候,竟然也把这样的玩笑相信了好久,还等着发芽摘李呢。        天气要热起来了,阳光炽烈的时候,成都就会看见少有的蓝天。     澄明的天空,宁静悠远。     想起王菲的《天空》。       我们天空    何时才能成一片    我们天空    何时能相连    等待在世界的各一边    任寂寞嬉笑    一年一年    天空    叠著层层的思念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俺们退休了也学他们那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2/4/daiaimei,200706227259.jpg[/img] 在报纸上看过对他们的报道,然后又买了他们写的《老爸老妈去旅行》。 多可爱的一对上海老夫妻啊,不通语言,竟然快乐自在地弄了个欧洲自助游,看他们在旅途中的趣事经常都想笑出来。 他们看起来多年轻多时尚啊,好的心态和好的性格就是一生的财富。 等俺们退休了,也学他们那样,我想去的地方有多少啊,我想吃的东西有多少啊,我想打望的美女帅哥有多少啊!我想抒发的小资情调有多少啊!我想写出的酸腐文字有多少啊! 但掐指一算,离退休还有十。。。。。。六。。。。。。年哪!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2/4/daiaimei,2007062274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2/4/daiaimei,200706227427.jpg[/img]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我最爱吃的,妈妈做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21/4/daiaimei,2007062171528.jpg[/img] 席慕蓉的《刘家炸酱面》里开头是这样的: 女儿非常羡慕邻居家,那家的王妈妈每天都会做很多香喷喷的点心,女儿说:“以后啊,我做了妈妈,一定会在家里用蒸笼蒸很多什么包子啊、饺子啊、发糕啊的,让我的孩子一放学回家就可以吃到那些胖胖、白白又香香的点心,这样他们就会有很幸福的感觉。” 因为这句话,席慕蓉发愤做点心,但面对每次烤得焦糊的点心,她知道世上有些事情是不能的,于是又重新开始用超市的成品来喂养孩子们。反而是孩子们的父亲,用了很长的时间和很好的耐心,用他的炸酱面给孩子们留下了经久不忘的世间最美味的幸福感觉。 我想每个人心目中都有最爱吃的妈妈做的,或者是爸爸做的饭食吧,那种香气氤氲、热气腾腾、热热闹闹的感觉,在孩子的心灵里,真的就是幸福的另外一种语言。 我是属于那些非常幸福的一类,我能数得出的最爱吃的,妈妈做的饭菜太多了,让我一一数来: 粉蒸系列(猪肉、牛肉、排骨、泥鳅、鱼等),粉子是妈妈自己磨的,加海椒、花椒、盐、五香粉、豆瓣酱等等和的,妈妈一般会在粉底铺很多红薯啊、土豆啊,南瓜、连四季豆也可以做底子呢。 焖饭系列,南瓜、红萝卜、四季豆等都可以焖在饭里,颜色和味道都被焖得神仙都吃不到呢。 菜系列,妈妈喜欢把茄子、土豆蒸熟然后剁成泥来炒,加点儿苦堇和葱蒜,味道不摆了。 点心系列,以前提到过的,妈妈做的凉糕、凉粉和冰粉,几乎就是这类小吃的绝人比黄花瘦版了,再也没吃过比那时更好吃的东西了。 跟妈妈在一起生活,真是福气,弥补了我这个不称职的妈妈不怎么会做菜(吹牛还可以)的遗憾,让韵韵也领略到一些我小时候领略过的美食。比如,妈妈的焖饭可以让不爱吃饭的韵韵吃几大碗呢。 跟爸爸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他做的宫保肉丁的甜酸味道和鲜亮颜色已经永远嵌进我的记忆里了。 继父的冬尖烧白(扣肉)也是我们最爱吃的,我现在几乎不吃肥肉,但继父的冬尖烧白我每次都会吃上一片,厚而不腻,浓郁醇厚,韵韵和韵韵爸每次都要吃很多片,真是太好吃了。 我呢,少有的几次烹调不敢说在韵韵的心目中会不会留下什么印象,但我知道,韵韵喜欢我在厨房忙碌欢笑,连吹牛带作秀再加上不算太差的味道,一定会让她感觉到我对她的爱,而那不就是幸福的感觉吗? 上次见到HANGFANG,聊起做饭,她说,她的手艺也是JUST SO SO,但两个儿子可爱吃了,她笑了,说,两个傻瓜蛋,就是觉得妈妈做的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呢。 妈妈做的菜,难道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吗? 这道菜已经超越了美食的单独含义,蕴涵了太多的情感、爱、细心和持久的耐心。 关于爱的记忆有很多,而美食就是这记忆里是最柔软的,最细致、最击中人心,最永久不忘的东西。 我们这些做父母的,有没有一道孩子最爱吃的菜呢? 也许,我们的孩子长大之后,也会在饭桌上骄傲地对他(她)的孩子们说,这是。。。。。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是妈妈(爸爸)做的。。。。。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7 Comments

一棵树、一块岩石、一朵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9/4/daiaimei,2007061971456.gif[/img] 《树、石、云》是三联新出的《伤心咖啡馆之歌----麦卡勒斯中短篇小说集》里最后的一个短篇,也是翻译家李文俊自己最喜欢的一篇。看完不需要多长时间,但回味却需要很久,评论说,尽管麦卡勒斯个人并没有得到命运太多的青睐(29岁以后瘫痪),但她在写这些小说时被神眷顾得实在是太多了。 的确,在这篇短短的小说里,你不时会看到精彩到灵魂里的句子。忧伤、孤独、绝望是她的文字世界永恒的主题,不过在她缓缓的不经意的叙述中,却焕发出无与伦比的迷人的魅力,在李文俊同样迷人的译笔里。 一个流浪男子在咖啡厅硬拉着一个送报的男孩,给他讲他自己的爱情。 我要讲的是一个爱情故事,对我来说,那是一门科学。 我曾是一个从来没有过爱的人,后来我遇到了这个女人,我们就结婚了。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我真的没法跟你说。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整个人被吸引到这个女人周围。我心中再也不是分崩离析的了而是让她拾掇得服服帖帖的了。 这件事我还是没有解释清楚。所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我以前心中总有些美好的感情和小小的放荡情趣。这个女人对我的心灵来说有点象是一条装配线。我的一个个小部件从她那里通过,结果我就变成了一个整体。 首先,爱是一件奇异的事情。起初我一心想的仅仅是要把她找回来。那是一种狂热。可是时间一点点儿过去,我试着去记起她。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我在一张床上躺下,试着去想起她的时候,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我看不到她。我也曾取出她的照片来看。没有用,什么用处都没有。一片空白。你能想象这样的情况吗? 可是人行道上突然出现的一片玻璃。或是投币唱机里播放的一段通俗音乐。夜晚墙上的一个影子。这些,我倒能够记得。你懂我的意思吗? 任何东西。我会四下乱转,却控制不住自己如何与何时能想起她。你以为你能树立起一道防护罩。可是回忆不是面对面朝一个人走来的——它是从侧边绕过来的。我听从我见到与听到的一起东西的摆布。突然,不再是我在全国上下左右篦梳那样地细细查找她,而是她开始在我的心灵里追逐我了。是她在追逐我,你可听好了!而且是在我的心灵里。 那件事发生在(女人离去)第五个年头,而我的科学就是由此开始的。平静,很难科学地解释清楚,小子,我想合乎逻辑的解释是,长时期以来她和我都想逃离对方,到头来两人都缠结在了一块儿,于是便都停下来不动了。于是便是;平静。一种奇特而美丽的空白。那是在波特兰,春天时分,每天下午都下雨。整个晚上我仅仅是在黑暗中躺在床上。科学就是那样降临到我的身上的。 对于爱我做过思考,也理清了思路。我弄明白了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对头,男人初次坠入爱河,他们爱上的是什么呢?一个女人。男人不懂科学,没有任何思想可以依靠,便按照这块土地上最最危险和神圣的经验行事,他们爱上了一个女人。他们从错误的一头开始爱恋。他们在高潮时开始。你能想象那有多么悲惨吗?你知道男人应该怎样恋爱吗?爱应该怎么开始吗? 一棵树、一块岩石、一朵云。 到现在已经有第六个年头了。我一直是单独旅行,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大师了。我可以爱任何东西了。现在我甚至都想也不用想了。我见到一条街上挤满了人,于是一道美丽的光便进入我的心中。我看见一只鸟飞翔在空中。或者是我在路上遇见一个旅人。一切东西。还有任何一个人他们全都为我所爱。 至于会不会重新爱上一个女人,这是我的科学里最后一个步骤。我往前推进时是非常小心的。再说我也没有完全准备好呢。 我发现我几乎摘抄了小说的一半文字,对这样天才的文字我除了摘抄几乎无法做其他任何事情。 思念是一种奇特而美丽的空白,爱一个人应该从一棵树、一块岩石、一朵云开始,这样的句子也只有麦卡勒斯才写得出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9/4/daiaimei,200706197177.jpg[/img]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4 Comments

果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4/daiaimei,2007061864143.jpg[/img] 这几天成都真是凉爽啊,凉爽得都不相信是在夏天了! 凉爽的日子多适合读书啊,特别是有一两首进入心底的诗。 想描一幅夏天的果园,结果偷懒省掉了很多繁茂枝叶和瓜果,稀拉得可以。 也许这就是我的果园吧,树一两株,桌一张,凳两把,茶正温着,桌上有刚采摘下的瓜果。。。。。。 找到里尔克的《果园》,里面的一节: 让我的红色,我的绿色,我的蓝色 喜悦它的圆眼睛。 若它发觉它们是尘世的,好极了 对于一个前定的天堂。 在纷繁的相逢中 让我们倾其所有成为它的份, 以便秩序出现 在巧合的意图间。 周围的一切都要我们倾听——, 就让我们倾听到尽头; 因为果园和道路 永远属于我们!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8/4/daiaimei,2007061864528.jpg[/img] 当然,最喜欢的是这一句: 就这样你温柔的双手 事先已经梦想过 要成为那悠长的平衡 在我们太充实的时辰。

Posted in 随心的画 | Tagged | 4 Comments

我的黄桷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5/4/daiaimei,200706157547.jpg[/img] 每年这个时候,似乎都不能不说她,但这次不同,这是我们自己家的黄桷兰。 不过是一个月前,在街上撞见的,从卖花人的花车把她搬回了家。 开花吗? 当然开,你看小骨朵都结出来了。的确,好些绿绿的小花苞呢。 回家后,妈妈移栽到盆里时,发现根部是由一枝黄桷树和一枝兰花紧紧地嫁接在一起的,然后家里的专家就判定,要开花,玄! 果然,不管我怎么看她,不管妈妈怎么浇水,她一直岿然不动,叫我有些伤心。 但该开的时候,她开了,该香的时候,她香了,虽然没有外面卖的那么大,但她小巧而玲珑,非常可爱,香气似乎也特别地淳朴,清雅,哈,我得意地对家里的专家说,你们冤枉她了!但她依然顶着压力,奋力开放,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不屈不挠的精神!哈。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没有辜负我的厚爱。 现在,我们家栀子花、米兰、黄桷兰都在齐齐地发着香气呢,夏天,因为这些香花而美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6/15/4/daiaimei,200706157656.jpg[/img] 妈妈说,楼下那棵巨大的黄桷兰已经开满了花,每天晚上几个老婆婆都坐在树下聊天。 还有那棵开了成千上万朵的栀子花树,每天晚上也会有老婆婆摇着扇子摆龙门镇。 看得出,妈妈好喜欢那些树。 我说,妈妈,要不了多久,等我们有了花园,我也给你种一个三层高的黄桷兰和栀子花,把你香晕。 凝神一想,我给妈妈关于这棵树,那棵树的许诺,已经是一座森林了!

Posted in 身心的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情满

他大学毕业工作后不久就结婚了,但不久后就离婚了。工作发生变动,他开始谋划出国,辞去工作到北京专攻英语,还是费了些周折,出国。在国外自然也不是一帆风顺,但最终走出来了,现在非常好。 挺坎坷的经历,但他在整个故事里只是一个受者。故事的背后有一个从大学里一直爱着他的女孩儿,大学毕业后虽然她出国了,但她的爱情并没有离开他,如烈火一般执着的爱情使得他的生活一步步发生着变化。 这是和同学闲聊时听来的一个故事,很随意的,淡淡的,几句话讲过,就又是下一个故事了。 但最终这个故事,或者说最后这个细节一直留在心里。 同学说,不久前他和她回国了一次,他们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从头到尾,她微笑幸福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到底是不是真爱,到底有多爱,看一下眼神就知道了。 一餐饭的时间有多长?而且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是恩爱的夫妻了,但眼神还是把她丰盈以至漫溢的爱情表露无疑。 故事的男主人我是认识的,印象中很清瘦儒雅,文质彬彬,女孩子呢,在同学的描述下,是一个高大健美,有着红扑扑的脸蛋和随意短发的样子,她在学校时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篮球运动员。 生活中经常听到这种情满的故事,“他之喜欢她!”,“她爱他爱得不得了!”,“他简直就把她捧在手了!”这是描述这种故事的常用语言,作为旁观者,这样真性情的人,真的让人喜欢。 从一段感情的宏观来看,情满可能只是其中的一段,情感在这里被挥霍,被倾泻,完全不顾将来,不顾后果。倾泻者与接受者共同把这一段的色彩涂最最浓最艳。 关于这一点,还是浓玛说得好: 在我看来,那些情满的时光,就如生命里的锦缎。即使已经被退下身来远远地挂在了那里,也自然会有一种恒久的体温,附着其上。而那些内心里的锦缎,附着上的,一定是灵魂的温度。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