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7

据说是大家闺秀的美容偏方

在杂志上看到这则,据说是旧时候大户人家的闺女每日要服的一剂方子,赶紧拿笔记下来,并且实行了一个星期,哈哈,还可以。 挺简单的,就是用黑芝麻、薏仁、核桃、红枣、枸杞五样东西,用少量的油炒过之后(用油的道理应该是防止受潮吧),研磨成粉,放置在干燥的瓶里,每日早餐时配合牛奶燕麦片,吃一两勺子就可以了。 这些东西都是女人养颜调理的好东西,我们都知道,个人认为这则方子好就好在,把这些东西混在一起,每日服用,形成定式,比“想起来才吃一点”效果自然要好得多。比如黑芝麻吧,含有非常丰富的营养元素,但单吃的话,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吃,而且要天天吃,这个方子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大家不妨一试。 这个假期,暂时定的路线,是再向雅安行。那天看一篇画家写的文章,说画好蜀山是国画的很高的境界,而蜀山的代表就是在雅安天泉附近,我们准备去天泉的喇叭河,还会慢悠悠地逛雅安的两个古镇,一个是西来,一个是柳江。 也并祝各位五一快乐! 祝大家拥有五个一(谢谢WANNAN发来的短信): 一个好身体 一份好事业 一世好心情 一圈好朋友 一生好运气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

风撩起头发的瞬间

这是我的一个女同事关于照相的一件逸事,用拙劣的漫画来表现,哈哈。 这是偶的第一幅漫画哟!别见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7/4/daiaimei,2007042771233.bmp[/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4 Comments

照相

女人什么时候不爱照相了? 对于照相的态度,其实很能看出女人的心理。 人生总有那么一段时间,喜欢,酷爱照相,走到哪里,必定以照相为第一要义,会为此带很多衣服,可以换来唤去。喜欢独自照,一个人在青山绿水间摆大量妖冶的POSS。 照了之后,会象科学家一样仔细端详每一张,总是会有百分之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十的满意率,个别照得不好的,那是摄影师的手艺问题。年轻啊,光洁圆润的身体肌肤,任何角度都是好看的。 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满意度逐步降低了,或者是某一张照片里自己的样子着实吓了自己一跳,天哪,这是自己吗?这个时候的女人的心情,真的会涌起类似于“悲壮”的东西,如果有背景音乐的话,那肯定就是贝多芬的《悲怆》、林黛玉的《葬花》、以及二胡《二泉映月》了。 于是曾经那么喜欢的相机,突然陌生起来,并逐渐远离。 这个时候开始,不会主动地要求照相了,非要照而推脱不开的,那就照照群相吧,把自己隐藏在众人之中,在笑成向日葵的众人中再当一朵不起眼的向日葵,也不是很难的事情。这样至少会掩藏自己个体上的不足,或者是表情的尴尬,并且不被人注意。 这时一大堆照片里,依然只有百分之一、二十的满意率,于是,就象圈圈描述的那样,当你举着某张照片高呼“这张很好”的时候,其实潜台词是“这张我很好!”但在另一个女人举着的“这张很好”的照片里,你却在她光艳的笑容旁边如一株枯萎的草。 于是都保存着自己的光鲜,也保留着别人的萎顿,这个事情上,女人怎么都不会大公无私的。 这个时候要挑一张满意的有多难啊,表情,角度,光线,姿势,衣服,头发、精神,神态等等等等决定照片的种种因素必须都达到要求的时候,才会是一张自己满意的照片。但往往是,这样的完美完美几乎没有,大多数过得去就算好了,“这张就是脸圆了点!”,“这张就是胖了点”,“这张就是笑过了点”,“这张就是腿粗了点”。。。。。这已经是对待自己满意的照片的一种谦和的态度了。 完美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接受总比拒绝好吧。 这个时候特别不能和光鲜的年轻女孩子站在一起照,你会成为她的陪衬,更加烘托出她皮肤的光泽和五官的娇艳。不能做花,也可以选择不做绿叶呀,哈哈。 只有当你遇到老女人时,你会感到,自己的现在样子,也许是她们眼里的至美呢。想起张晓风也应该是这个时候写的一篇文章,她说自己去买花,卖花的老女人一直盯着她看,然后感叹了一声“多好啊!”,就这三个字让张晓风激动得写了长长的一篇感慨的文章。 或许应该去认真地,把自己现在的样子留下,留给以后自己老了来赞叹。 有一个秘诀可以应对任何年龄时照相,这是我看很多老了依然给人美感的老女人的照片,那就是腰背一定要挺直,还有发髻一定要光洁,眼神一定要沉静。 模样没有了,精神总可以好吧!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川剧版《列宁在1918》

这是圈圈在易道来成都的欢迎晚宴上讲的一件事,由我用文字复述真是损伤了大半味道,圈圈用好听的声音和手势讲来,那才叫好呢。 应该是八几年的时候,川大中文系排练了《列宁在1918》,而且是川剧版的。川剧是要有锣鼓来伴奏的,他们没有锣鼓玩意儿,即使有也没人会打,于是他们就把全班同学聚集在舞台的后方,站得整整齐齐的,用四川话加和声来代替锣鼓: (先低沉后加重,由远而近)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渐快)加汤、加菜,加汤、加菜、加汤、加菜,(再快)汤汤、菜菜、汤汤、菜菜、汤汤、菜菜、(开始快而急,后来渐慢,最后在菜那里顿住)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菜、汤、汤、汤、汤、汤、汤——汤——汤——汤——菜! 随着“菜”字尾音刚落,一位扮演仰慕列宁的革莫道不消魂命女群众的花枪女高音走上台,用非常响亮的,非常拖腔的,非常正宗的、非常地道的四川话,一字一白地,深情地念白: 列——宁——,弗——拉——基——米——尔! 据说,全场观众全部笑到椅子背后去了,川话真是幽默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4/11/daiaimei,20070424212432.jpg[/img] 周四晚上聚会照片,左起易道、圈圈、我,丰言丰语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9 Comments

凉悠悠的天

一大早就被鸟叫声自然唤醒,起床就到阳台上看我的三角梅,她一天比一天饱满而繁茂,向阳的那边已经挂满了紫红,一下子把心点得亮亮的。一盆绿萝被妈妈分装成几盆,正在三角梅旁边快乐地牵着藤蔓;我的茉莉也发芽了,米兰在打小骨朵,从龙泉抱回来的趋蚊草也在忙着开粉紫的花,文竹发得长长的,已经围着发财树绕了好几圈了,海棠盆景的叶绿得油油的,几盆在冬天看似枯死的植物也在悄悄地发着绿芽。 妈妈和继父在楼下花园的黄桷树旁看到一根丢弃的枯枝,不知凭什么判断它没有死,捡回来种在他们用海石花和珊瑚,贝壳做成的盆景里,然后当我下班一进家门,他们就笑眯眯地告诉我,我们种了一棵黄桷树,请看!我观赏后也笑眯眯地问他们,那今年夏天的黄桷兰就可以不用买了?他们笑答:是滴,是滴! 但是几天后,妈妈欣喜地告诉我,不是黄桷树而是银杏!那发出来的小叶子就是银杏呀,于是他们当宝贝一样地立马从盆景里移栽到有土的盆里,每天看着银杏叶一点一点长大。我说,那今年我们就可以在家里观赏银杏落叶了?他们笑答:是滴,是滴! 把饭桌端到客厅那面落地窗前,这样可以时时看到摆满的一排绿色植物和盆景,吃饭、看报纸、喝茶,全家人都喜欢坐在桌前,韵韵在绿色中做作业,对眼睛有好处。有一个周末,韵韵爸在睡懒觉,我,韵韵,妈妈,继父就坐在桌子的四角,我和妈妈画画,韵韵做作业,继父练书法,哇,真是书香之家呢。说起画画,真是不好意思,也应了B型血的特点,自己还没学成就急着当老师了,我就看了一张工笔画的碟子,胡画了几张,就跃跃欲试地要教妈妈画画了,让妈妈看碟子,然后布置家庭作业,边穿鞋边叮嘱妈妈,我下班要检查的哈!妈妈用她的大嗓门说,好,我画,我画——!但当我掩上门要下楼时,听见妈妈在后面加了两个字——才怪! 妈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画了几张,每次没画时我问为什么,她扬起头说,我——要——耍!哈哈,神态怎么跟文文一样呢? 早餐时,妈妈已经是第N次说到一楼有一家人的花园的樱桃了,好大哦,好红哦!我说,自家种的樱桃肯定不甜!妈妈说,那不一定,真的,太好了,主人家为了防止鸟啄,还在树上挂满了玩具娃娃。对面那家花园里,种的是枇杷,用报纸每个每个地包好,看起来肯定很甜。哎哟,我看妈妈已经被樱桃树迷得魂不守舍了! 晚上真的和韵韵专门去看了那家人的樱桃,那家人正坐在樱桃树下看报纸呢,真的好,还有很多人家的各种颜色的蔷薇,开得太漂亮了,我最喜欢的是粉色的七姊妹,爬满了主人家的篱笆,远远看去,浪漫得不得了!还有好几家人的金银花也开花了,似浓又淡的清香让我和韵韵简直挪不开步子。我说,我们要是有个院子,也要种好多好多这样的金银花,韵韵马上接着说,还有樱桃树! 想起报纸上说的,诗人陆游在成都做官的时候,有一次骑马从青羊宫至浣花溪路过,连绵不绝的梅花香气使他深深地沉醉了,他写道:“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至浣花溪。”哈哈,不用到青羊宫和浣花溪了,就在我们这个小区花园里,也是香不断呢,人间四月天。 糟糕,我本来是要写天气的,结果偏题了。 周六的天是那种凉悠悠的天,风轻轻地有些丝丝的凉意,短衣薄衫走起来特别轻快。去超市买菜回来,坐了一辆三轮车,慢悠悠地在小巷子里穿梭,这个时候觉得很幸福,凉悠悠的幸福。 对了,我做了一道菜,是我的拿手好菜哟,微波炉白菜! 说起做菜,易道上周来成都,我,圈圈,还有丰言,一起迎接这位从沈阳来的贵客,席间互相介绍时,丰言竟然在介绍我的一大堆头晕目眩的头衔之后,加了一个“著名厨师”,笑得我立马喷饭! 哈哈,这个微波炉白菜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先在微波路里面热油,然后加入姜末,蒜末再加热,最后一层一层铺白菜,每一层加少许盐,以便入味,最后淋入适量生抽,用薄膜包好入微波炉加热既可。 用微波炉做很好地保护了颜色,同时生抽的清香和白菜的回甜结合在一起,很清爽的一道素菜。不过提醒的是,白菜很重要,最好是白菜大量面市的时候,那时候白菜的自然的甜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3/4/daiaimei,2007042365927.jpg[/img] 这个凉悠悠的天,我还描了一幅扇面,也是凉悠悠的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3/4/daiaimei,200704237019.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

我的三角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0/4/daiaimei,200704207111.jpg[/img] 我的三角梅开了,在阳台上,数不清的紫红小花正在撒欢似的报答我。 应该是去年十月买的,在郎家市场,先买了一盆小的,放在车后座上拉回家,但回来之后迅速枯萎,给老板打电话,说可能是在回来的路上把气根抖松了,那就换一盆吧。 第二次,在考虑换哪一盆的时候,一眼就被老板最大的那盆迷住了,简直就是一棵树,盆子巨大得五六个人才能搬动,当时开得枝繁叶茂,脑子里迅速浮现出我们坐在三角梅下喝茶看书的温馨场景,于是就迎着老板笑咪咪的宰刀(价钱也不菲),把这棵要占满我家阳台三分之一的树搬回家。 不过,这三角梅自从进入我们家之后,就一点点地考验着我的耐心。先是一点一点地掉叶子,然后是一大片一大片地掉,配合着日渐寒冷晦暗的天气,满地的落叶把我的心也落到了极点。问了很多人,都很专业地告诉我,三角梅分两种,一种是枝枝的,不掉叶子,一年四季都开花,一种是根根的,要掉叶子,春天才开。我回家仔细端详,确认我的三角梅是根根的,于是有了一些安慰。 也曾端着一大盆水,使劲浇,或者是埋下三角梅的专用肥料,期待能阻止它的掉叶,但最终三角梅还是无情地呈现给我光秃秃的枝条。 现在,她终于开了,从三月起枝条开始绽芽时,我就知道它没有让我伤心,毕竟我每天都看它,以那么深情的眼神,就象韩少功说的,花草也有心性,你看得多,它就长得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0/4/daiaimei,200704207124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20/4/daiaimei,200704207135.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5 Comments

素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9/4/daiaimei,200704197525.jpg[/img] 描这幅的时候,想起两个字:素心。 泥黄色的背景,四枝淡花一枝柳,还有一枝待桌上,茶壶里新鲜的热茶在等着,为画面外一对相知的朋友。 天色有些晦暗,整个画面都淡到了及至,只有白色满天星和桌面上那缕红色,算是画面上相对活泼的元素。 要提的是,描白色满天星那点点花蕊时的心情,就象踩着了音乐的步点,律动而轻快。 生活中有无数的时刻,热闹的、繁杂的、绚烂的,但这样的时刻才是我们的心真正想要的,静谧而安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9/4/daiaimei,200704197728.jpg[/img] 正巧在重看洁尘《提笔就老》里反映合肥张家二小姐张允和的一篇,也用到了这两个字:素心。 有了一定的阅历之后,会觉得女人的美,可贵、动人在于素心。常颜素心都难以做到,更何况娇颜素心? 书中说: “这样淡淡的始,淡淡的终倒是很符合张先生的风格”。 “真正不易还原的是大家闺秀的那颗素心。世间女人的逞强好胜之心、妖媚绚丽之心,都可以复制,且隔世差代也毫不走样,但素心总是独一无二的,学不了的。” “让人惊叹的,是那些自己从不惊叹的女人,比如林徽因,杨绛、还有张允和。宠辱不惊、进退自如、身陷泥沼也洁白无暇,一辈子都保持着尊严和优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9/4/daiaimei,200704197843.jpg[/img] 关于张允和素心的美,书中这样描述: “温婉而滋润是绝对恰当的。绣花鞋、精致合体的滚边中式大襟小袄,独一无二的盘发,精美的脸庞,精致的鼻子,精巧的薄嘴唇,一双精明无比的眼睛,年轻时候她的美,怎么想象也不会过分。” “1935年初为人母的允和先生,面孔和神态依然,是往内收不是向外散的那种美艳,但眼神和嘴角都有了一种母性的痕迹,这种痕迹是一种密码,只有当了母亲的人才能识别。” “37岁的她被岁月琢成了一块玉,外表温润,内质坚实,与其说感叹她的沉静,不如说感叹她的光洁,毕竟我目睹了太多37岁就已经枯萎起皱的女人,有的是外貌,有的是心灵。” 这样素心的美的来源是什么呢?文章最后说: “有家传的修养,有一生的爱情,有书有诗有昆曲,这样的滋养怎么能不动人?” 一花不与凡花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9/4/daiaimei,200704197829.jpg[/img]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4 Comments

臊子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7/4/daiaimei,200704177750.jpg[/img] 周日在家做了一下臊子面,味道还不错。 臊子是四川话,应该就是在面上淋的那层炸酱。我的做法是,把肉剁碎,把青椒、红椒、青竹笋切成小粒,用现成的宜宾碎米芽菜,加适量姜末,用油炒成臊子,加在面上即可。不过我做出的臊子是干的,不象炸酱面那么有汤有水黏黏糊糊的。 肉与芽菜炒出的味道本来就很开胃,青椒、红椒更增添了颜色和清香,青竹笋是亮点,是我顺手从妈妈泡着准备烧肉的盆里取了几根,没想到它让我的臊子增加了别样的味道,鲜、香、脆,哎,韵韵都被香味吸引过来,没等面条下好,便忙不跌地尝了一勺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7/4/daiaimei,200704177824.jpg[/img] 说起臊子,我想起一个男同事讲的恋爱故事。他说,很多年前,对一位女同事很有好感,这时父母又介绍了一个也很不错的女孩,叫他难以取舍。一次,为一个项目加班晚了(加班地点不知为什么定在了女同事家里),两人都有些饿,女同事说下面条吃吧,男同事问,有臊子吗?女同事说没有。于是,他们那天就吃的一碗酱油面。男的在吃完面条的过程中,也就默默地在心里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要决定:没有臊子的面条就如同没有油水的生活,那该怎样令人饥肠辘辘呢? 他说,那时候,如果只有一勺子臊子,我就会立马向她表白!我们问,那你现在的老婆(就是父母介绍的那位)是不是很会做臊子呀?男同事笑:现在,是我很会做臊子! 有意思,那个女同事也许压根没想到,一勺臊子竟然决定了一个男子对她的爱情!不过,她现在也在另一个男子的臊子面条里幸福着做着妈妈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7/4/daiaimei,20070417792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7/4/daiaimei,200704177952.jpg[/img] 有朋友说了,月亮做的菜一般好看不好吃,生平就那么几次做菜就在博客上弄得象一个烹饪大师似的,真正会做菜的人是从不喳喳呼呼的。 这点我承认,对于自己烹调的东西,言辞总归是有些过的,一高兴就把自己吹上天了。 于是,我象木瓜一样很自觉地领取了一张自修博士后忽悠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7/4/daiaimei,2007041771045.jpg[/img] 网上证件办理处 http://www.iephotoshop.com/z.asp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2 Comments

矜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6/4/daiaimei,2007041665317.jpg[/img] 在山里,喜欢走一些偏僻荆棘的小路,每次都能看到素净美丽的小花. 这些不知名的小花,在僻静的角落,静静地开着.她们开在一大丛茂密的蕨叶旁,或小溪边,大树下;或淡紫,淡粉,淡绿,淡黄,或素白;花形是简洁的多瓣,多为单层,最多两层;没有叶子的居多,有叶子的,那叶也是那么羞怯地托着小花. 他们三三两两散落着,很少看到一大片,还有,就只有静静的一朵,孤独地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拿起相机注视她们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是发现她们有些羞怯与紧张,映入相机的颜色也不如看到的那么亮色. 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王菲的那首.也许,我相信,这就是小花的矜持. 小花的一生会有多长?被注意到的概率有多大?能被这样热烈凝视的次数有多少? 或许,她们的一生都只是在为某个不可能到来的人盛开,羞怯地、无人知晓,只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生平第一次放下矜持,任凭自己幻想关于我和你......"一如她们的姿态与神情,安静的,孤独的,执意的...... 点击下载王菲. http://radio.cqumzh.cn/...681920533087122.mp3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 Comment

恰同学少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3/4/daiaimei,2007041365236.jpg[/img] 无意当中翻出了这两张照片,看了很久,也想了很久。 照片上的日期是1999年10月3日,那是全班同学离开复旦后的十周年聚会,聚现在也有七八年了。 这是上海同学寄过来的,照片非常清晰,可惜扫描出来效果就不太好。照片里,那绿色的草坪,古朴白色的相辉堂,曦园(还是燕园?我记不清楚了)里葱茏茂盛的植物,当然,还有每个人发自内心的灿烂微笑,都是那么打动人。 那是多么美好的两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4/13/4/daiaimei,2007041365318.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