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7

蝴蝶是花儿和花儿的邮递员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3/4/daiaimei,200703137125.jpg[/img] 为什么鸡会下蛋? 因为蛋都变成小鸡 为什么情侣们要亲吻? 因为鸽子们咕咕叫 为什么漂亮的花会凋谢? 因为那是游戏的一部分 为什么会有魔鬼又会有上帝? 是为了让好奇的人有话可说 如果你喜欢大自然同时又喜欢孩子,那就去看看《蝴蝶》; 如果你喜欢在开满野花的草地上牵着孩子的手奔跑,那就去看看《蝴蝶》; 如果你在小心翼翼地追逐蝴蝶的时候,又喜欢享受孩子的童言稚语,那就去看看《蝴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3/4/daiaimei,2007031371013.jpg[/img] 为什么木头会在火里燃烧? 是为了我们像毛毯一样的暖 为什么大海会有低潮? 是为了让人们说: 再来点 为什么太阳会消失? 为了地球另一边的装饰 为什么会有魔鬼又会有上帝? 是为了让好奇的人有话可说 这是一个寻找蝴蝶伊莎贝拉的故事,这也是一个小女孩寻找母爱,一个老人寻找已逝去儿子的梦想的故事,我们跟着爷孙俩,一路上体尝孤独而又品尝温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3/4/daiaimei,2007031371449.jpg[/img] 为什么狼要吃小羊? 因为牠们也要吃东西 为什么是乌龟和兔子跑? 因为光跑没什么用 为什么天使会有翅膀? 为了让我们相信有圣诞老人 为什么会有魔鬼又会有上帝? 是为了让好奇的人有话可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3/4/daiaimei,200703137228.jpg[/img] 孩子和大自然是绝妙的搭配,童言稚语是最澄澈的音乐。 在大自然中,在孩子面前,也许我们的语言也会变得天真和有诗意。 就象老人朱利安告诉小丽莎: 蝴蝶是花儿和花儿传达爱的邮递员。 流星是上帝掉下的头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3/4/daiaimei,2007031371655.jpg[/img] 为什么我们的心会“滴答”?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5 Comments

描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12/4/daiaimei,2007031272322.jpg[/img] 周六下午陪韵韵学习时,找出工笔画线描画谱,取出国画颜料和笔,照着书上的指导,瞎描了一幅兰草的颜色。 觉得很有意思,很舒服,就象洁尘说的,画画是做精神的瑜珈。 上次在北京听CHENJUN说过,工笔画里勾线是最难的,那得需要很多年的基础磨练,勾的手法和轻重非常重要,要勾得飘逸灵动不呆板,不然就会影响整幅画。 那我就不管勾线,直接在画谱上描色吧。但描色也非常难,比如我对最基本的调色就很茫然。比如,用草绿平涂反叶,花茎,苞片,我就不知道草绿怎么得来的,因为颜料里没有草绿这个单色,于是我瞎调一气,描完后就是觉得不对。问韵韵,她说她们美术课教过,草绿是由藤黄和赭石各一半调成的。 我还发现我的颜色可能涂得太浓了,连兰叶的经络全部遮住,看人家书上的,经络非常清晰和飘逸,哈哈,简直是画盲一个。 不过这种瞎涂很让人兴奋和快乐,让人屏息凝神,非常专注,一口气做完,而且还有成就感。不管怎么瞎弄,颜色本身就是让人感到美,我们热衷于大自然,实际上是喜欢和迷恋被大自然的颜色所包围,而画画中的颜色,也会经你的手,经你的眼,让你神清气爽。 而且你第一次注意到,一朵小小的兰花花头竟然如此复杂,包括内轮花被片,外轮花被片,合蕊柱,唇瓣,下位子房,花茎,苞片,真是长知识啊,以后我看花的时候,说不定就能很专业地说出它的构造了。 哈哈,被这种激情感染,我到网上去查了一些调色知识,以后描的时候,就有基础了。 淡青色:以花青色为主,稍加墨色。 米黄色:以赭石色为主,少许藤黄色;或以朱磦为主,少许藤黄和墨色。 炒米色:以赭石为主,少许墨色。 咖啡色:赭石色、曙红色和藤黄色相兑,再加少许墨色。 娃娃脸色:以朱磦色为主,少许藤黄色。 竹杆绿:花青色、藤黄色为主,少许墨色。 湖色:以酞菁色为主,少许墨色。 灰色:以花青为主,兑以墨色。 花青 藤黄 赭石 胭脂 洋红 朱磦 朱砂 石青 石绿 墨 粉 芽绿 3 7 草绿 5 5 新绿 5 墨绿 3 4 3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 Comment

蜀九香

昨天上班的时候,就有一个男同事在桌旁喋喋不休地说蜀九香: 我们支行80%的聚会是在蜀九香,蜀九香的汤锅真的香,你如果嫌辣可以把辣椒花椒等捞起来,然后就会感觉很清爽。那里的毛肚才是成都一绝啊,反正我在别的地方没有吃到那么脆、那么爽的毛肚,还有那里的蚝油也是成都一绝,好吃地不摆了! 蚝油也不一样?那不都是厂家生产的吗? 就是不一样,你吃了就忘不了,吃了还想吃。 这时另一个女同事也连连赞同,恩,蜀九香,就是好吃,但是经常没位置,排号的人多得很。 对了,男同事接着说,玉林店的味道是最好的 ,但有一点不好,就是老有排号等吃的人拿着张号牌在你的桌前走来走去,关注你们吃的进展,还大声地跟同伴说:这些人都结帐了怎么还不走啊! 说得我心痒痒的,一整天都在想着,蜀九香,蜀九香。 然后拨通电话,说两天前已经订满了,因为三八节。 但撩拨起来的火锅欲望是无法平息的,下班后还是在武侯祠旁把车停下慢慢找火锅,下面是当时各火锅店的排号情况: 麻辣空间:八十多个人已经排到三十多号。 无名火锅:已排二十号。 曾毛肚:已排二十八号。 江北老灶:十九号。 粥底火锅:十八号。 未取名蟮鱼火锅:十五号。 最后,我们选取了排号最近的靓家火锅,排号十二号,等了半小时,终于吃成了。 蜀九香,留待下次。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6 Comments

家有一女

说实话,自韵韵进入初中以后,她的成绩和教育就成了横亘在我心头的巨石,虽然仅仅是初一,虽然韵韵还象小学生那样无忧无虑,什么都无所谓,但我分明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于周围的无形的、巨大的压力。 这样的忧心会让我背六年,背十年,背十二年?拟或更长? 博友易道自办康道书院,在博上开起了孩子教育和学校选择的论坛,我则斗胆把自己的担忧呈上,请经验丰富的易道解惑。 我的问题: 家有一女,天资及刻苦精神一般,成绩平平,性格倒乐观,什么事情都紧张不起来,正读初一下期,我真担心她的未来,读个什么高中,读个什么大学,比较适合她? 不知表达清楚否?请不吝赐教! 易道的指点: 你的宝贝女儿韵韵,深得你的真传,思想独立,锐意创新,不随波逐流,不惧权威。除了注重主业(学习),还很注重生活的情趣,在人文、民俗、历史、自然中,自我陶冶,怡然自乐。 所以,建议在文史哲方面发展,未来在复旦,厦大,北大,武大、南大等学校中,选择一所她喜欢的大学,读完本科,然后到巴黎,德国,奥地利,去读硕士,走类似姜丰的路子。 目前,建议在初中的假期,让她独立参加一些旅游团,出外游历,深入了解并喜欢上述这些城市和学校,从而树立考名校名专业的远大目标。到了高中阶段,则收敛些,冲击高半夜凉初透考。 与其忧心仲仲耳提面命,不如挖空心思鼓励孩子自树目标。 我的再提问: 谢谢易道。 你指的这条路,应该是一条非常理想的路,国内和国外的名校,应该是所有孩子的想望。 但我觉得这也是条狭窄的路,不是每个孩子都能轻易走上的。我知道考名校的艰难,以现在我对韵韵的观察,她在刻苦精神上面简直无法和我们读书时候相比。但正因为知道这里的艰辛,为了她快乐的心境,所以我一直没有在学习上严厉要求过她。 这也是我现在所处的两难境地,我一方面希望她今后考上一个好大学,找到一份好工作,另一方面也更想让她有一个快乐健康的心态。我有些赞同我们行里一些有女儿的同事的观点,养女儿就是养她的心境,学习上过得去就行了,在琴棋书画生活情趣方面下点功夫,以后嘛,找个好小伙子就行了。当然,也有反驳的观点,说,你不把自己拼进优秀的群里,如何结识得了优秀的小伙子呢?况且为了自己持续健康的心境,那也应该努力做到优秀啊。 都有道理,也都不是完美无暇的,最终还得看孩子的自然发展,所谓强种的花开不好。做父母的,还是只能观察加引导,注意删剪她成长过程中的枝杈,至于它能够长多高,长多好,真的主要在于她自己。 谢谢你对韵韵的高度评价,我在博里写了她很多可爱有意思的事情,所谓“孩子都是自己家的好”,的确,养孩子虽然辛苦,但这些细节的快乐就足够抵偿一切了。通过这样的记述,我希望留下她带给我们的欢乐的成长印记,以后好好回忆。但客观地说,韵韵身上还有很多独身子女的缺点,有些都是老莫道不消魂毛病了。作为我来说,能做的就是反复说,反复说,她总有理解和行动的一天。 所以,考不考得上名校不是重要的,对于一个女孩子,在乐观健康的心态下有一定的知识功底,也不乏生活情趣,那就行了。学校读个一般的,职业嘛,实用的,喜欢的就好,比如咖啡师、营养师、幼儿园老师等等,我就觉得挺好。 现在更为迫切的事情,是有效地建立她良好的行为习惯,和对学习主动积极的兴趣,再次请教易道。 谢谢。 易道的再答: 我非常认同您教育孩子的战略眼光和思路,但在战术上,我再提点拙见: 1,退而求其次的模式。一般大学的人文专业-----〉名牌大学的人文硕士。孩子懂事晚,到大学后,往往有个跳跃式变换,引导孩子考硕士。硕士毕业后,工作或者出国,看当时的局势; 2,成功引擎。在孩子的内心深处,一劳永逸地装一个自发学习的引擎。太重要了,即使花1年两年,也值得。要仔细规划,策划一个系统工程。要家庭内内外外的人,一起参与。 我儿子所在幼儿园园长的孩子,男孩,初二才醒悟,成绩提升,目标也清晰了。现在相当不错,成了自信奋进的孩子。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7 Comments

新杯与新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5/4/daiaimei,2007030565950.jpg[/img] 周六晚饭后,韵韵说,我们去逛玉林吧,就是从印象大书房到圣天露茶楼那一段,有很多的小店店,好久没去逛了。 韵韵上初中之后,那一带就基本不去了,经韵韵提起,竟都痒痒的想去了。 还是那么热闹,吃穿用雅的俗的,些许拥挤,些许杂乱,全在这前后左右贯通的几条街上,闪着诱人的灯光。饰品店里有一股浓香的酸辣粉的味道,售货员边招呼顾客边扒拉碗里的粉,那个香哦;书店的老板边收钱,边给买书人讲哪个地方的什么讲座九点钟以后就没位置了,要抓紧;几家冒菜店坐满了人,热气腾腾,香得不得了。。。。。。 其实,双楠的商业街现在已成规模,街面和店面都很整洁宽敞,但和玉林比,还是差些人气,毕竟玉林的活色生香,是十多年养起来的。现在,很多杂志一提到成都的好玩场所,玉林是必写的地方。 逛了一圈,觉得周身舒坦。 买得一咖啡杯,作为新年礼物。一直喜欢淡雅一点的,但一眼看中这个杯子,是它的黄很引诱,家常的,生活的,暖意的,舒服的。 喜欢,就买下它,喝一口在嘴里,香一片在心里,女人,就是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看《武林外传》看的,习惯性地用佟掌柜的酸酸口气打广告了,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5/4/daiaimei,200703057051.jpg[/img] 去年夏天买的银杏蕨, 在我们精心养护(主要是妈妈他们)下,经历了秋冬几生几死的洗礼, 粉碎了活不过两个月的预半夜凉初透言, 在这个明媚的春天, 发出了嫩气, 喜气的新叶. 米兰,小叶榕,三角梅,绿萝,红枕(死去折断的茎的根部)……都发出了新芽,长出了新叶,文竹的绿脉更是以雨后春笋的速度向上窜……哈,我们家花园的春天来了.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 Comment

梦缱绻时梦已逝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11/daiaimei,20070302203248.jpg[/img]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这个春节,用了一天的时间把白先勇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看了一遍,很过瘾,总算把全貌了解了。总体感觉,上部幽怨,下部圆满,下部把故事讲完了,但不如上部丰满,最后还是觉得上部中的《惊梦》、《寻梦》是最经典的,这也是历来《牡丹亭》里被反复上演的折子片段。 青春版的外形靓丽动人,舞台优美,扮演杜丽娘的沈丰英眉眼与身段都好,她被众花仙围着回生的那一刻,称得上天上人间的仙境。整体从视觉效果来看,确实比那些老态龙钟的艺术家在舞台上扮演妙龄男女要好看得多,但如果从唱腔的角度,新老一对比,差距就出来了,速成的东西毕竟少一些韵味,不过已经非常不错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11/daiaimei,20070302203341.jpg[/img]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最喜欢的一段就是这段《惊梦》里的《皂罗袍》与《好姐姐》。 第一次听,是在台湾电影《游园惊梦》里,恭泽理惠扮演的丽香一出场,就是在一个大家庭晚会上的这段唱腔,她梳着黑发髻,穿着蓝色斗篷,在“原——来——”的轻柔婉转的声音中慢慢转过身来,当然什么感觉都说不出来,只是觉得美,真美。 不知是人美还是乐美,总之在那样一个美之情境里这两者缺一不可,互为烘托,感叹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正巧一个女同事也看了,也连说,舒服,就是舒服. 也许不用去探究“流丽悠远,出乎三腔之上”的昆山腔自元代末年开始的历史了,一个东西让你感到舒服,感到美,那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反复看了几次电影后,我上网上去搜来听。这段名唱段有很多版本,个人最喜欢的是苏州昆剧院的张继青的唱段,她的唱腔不温不火,柔和婉转,特别贴近我心目中的杜丽娘的青春柔媚的韵味。她就是这次青春版《牡丹亭》的艺术指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的唱腔也应该是白先勇认可和喜爱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11/daiaimei,20070302203451.jpg[/img]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有时候,一个上午,就一直听,一直听,听得上瘾,不忍放下耳机。 每一个字都可以婉转地带进内心,带出柔肠,带入凄美与忧怨的情境里不愿意出来。 甚至听熟了,在走路做事的时候,那婉转的音律都会跳进脑海,配合着你的动作,应和着你的心情. 正如<牡丹亭>里的那句,"原来春心无处不飞悬,是谁荼蘼抓住裙钗线,恰便是花似人心向好处牵",是啊,唱词与乐调好象变成了一根柔软准确的线,把处于俗尘琐事的我们的心绪,向美好的情境里牵. 这就是抒情吧。记得一篇文章曾写道:人活着,是要适时抒情的,把日常生活拔高一些,自己也就随之站得远一点,一切琐碎平常都在脚下,逐了流云,云袖那样一甩一抛,什么都可以忘却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11/daiaimei,20070302203525.jpg[/img] 遍青山都啼红了杜鹃,荼蘼外烟丝醉软。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得先? 在青春版<牡丹亭>的花絮里,提到一个细节,就是在台北演出时,这段<皂罗袍>,<好姐姐>唱响时,几乎是全场的人一起唱,确切地说,是全场的银发人一起唱. 这出戏是汤显祖在经历了官半夜凉初透场和个人生活的坎坷挫折后,隐身而退的49岁那年写成的,白先勇也是在人生的黄昏时越发感念昆曲的魅力而为昆曲打了十多年的"义工",还想到,北京的老人在公园了自唱京戏的情景,戏剧的美,真的要上了一定的年纪才能欣赏完满。 是的,年轻的人看这样的剧肯定有繁赘冗拖的感觉,"只因身在此山中".处于世间最美好情境的她与他,不一定能够体会这其中蕴涵的丰富内涵,而这样的美,上了一定年纪的人会更能理解,因此它更贴近经历过世事的人的心与情. 梦缱绻时梦已逝,当我们迷醉梦境的美好时,梦已经不在了;当我们能够欣赏这样的百转千回时,青春已经逝去了。明白了这一点,不用悲伤,该去的要去,该来的要来,比如我们能够领略到昆曲的丰厚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3/2/11/daiaimei,20070302203638.jpg[/img] 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剪,呖呖莺声溜的圆。 <散文>里有一篇专门写昆曲的文章写道,昆曲是暖人的,始终怀抱一颗温厚之心,又似一只手把风吹疼的脸抚摸.昆曲是一种抚摸,文学也是一种抚摸. 喜欢上这段唱腔后,我就欣喜地想,以后老了,就可以好好地听,好好地唱了,这样的想法老是出现。当自己临近人生的某个节点时,老是很自然地,在为今后寻找安度日子的好东西. 发现,越是古老的东西,越能引起共鸣,越能反复玩味和沉迷,比如昆曲,还有古诗文,国画,书法,音乐……,有这么多可以安慰和抚摸的东西,年老而自在的日子就很令人向往. 毕竟,青春不在了,丰盈的内心还在. 点击下载张继青版《皂罗袍》,《好姐姐》: http://xn--1lq90ic7fzpc.cn/.../yyjm02_zjq.mp3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