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2月 2007

转载:爱一个人就是为她而活,背叛世界也无所谓

在西门媚那里看到她转载的专栏作家连岳的这篇文章,看得眼睛发酸.被称为"连大侠"的他的侠骨柔肠在这篇文章中充分体现出来.    在情感这个问题上,沉默而深沉是男人的力量,足以打动女人,足以打动所有人.     连岳的文字:  我很少在专栏中说自己的事情,一则是因为害羞;再来我认为我只是一个观点提供者,自己个人的资讯出现在文章当中,相当不专业。今天,在经历了新年前后从地狱到天堂的心境旅程后,请允许我破个例,说一件我自己的故事。  你说到的那次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发生之时,我和我老婆正在一购物中心吃饭,第一次震感我感觉到了,她没有感觉,我没说出来;第二次餐厅的吊灯开始摇晃,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邻桌的两位姑娘有这样一段对话:“可能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了!”“不要太害怕,说不定只是因为有人乱跺脚,楼才动的!”我们照例悄悄窃笑一通。可是我的心情相当灰暗。  她由于持续低烧住院,各项检测的结果逐渐出来,都不太乐观。而医生最终的“恶性肿瘤”(也就是癌症)的诊断,她比我更早知道。我到医院,刚进她病房时,还见她神情自若地在病床上开着笔记本改文件。一看到我,瞬間就情绪崩溃,哭到不行,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你以后一个人怎么办?”  在联系了异地最好的医院和专家之后,在出发之前,她想回我们鼓浪屿上面的家里住一晚。经过菜市场时,她问我:“家里的煤气还有吗?”我说:“有,我昨天还用过。”于是买了一些菜。她像往常一样将菜洗净切段,打火后,煤气只烧了一两分钟就没了,而时间又过了晚上7点,岛上不再送煤气罐了。  只好用微波炉蒸了饭,从冰箱里搜刮一些干菜将就着。我们觉得白饭也挺美的,一边吃一边聊天,她先吃完后起身去收拾出行的衣物,她刚走了几步,我坐着体验到了所谓的悲伤。 这个我从15岁就开始爱的女人,宽容我的鲁莽与冲动,接受我的一切缺陷,支持我两次三番赌博式的决定,她离开我,可能痛苦不仅仅等同于抽离一根肋骨,它是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完全没了依托。而我们吃的可能是最后一顿饭,却没有煤气……  于是莫名其妙就逬出了眼泪,喉咙里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这岛屿在晚上过分安静了,而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一辈子也不会掉一滴泪的坚硬之人。  我现在在病房里继续写这个专栏,说明情况已经好转了,只是需要精心治疗的病,原是一次可怕的误诊。我原来产生的厌恶态度已经消失了——既然自己的所有能量,都不能给爱的人多一分钟,那么世界变得如何,爱情会如何演变,又有什么意义呢?  但愿说自己的事情不让你烦,我已尽量克制。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就算和一个人相爱了二十多年,这也不会让人觉得足够,与相爱一个小时的长度相若——当然这只有在你觉得要真正离开的时候才感觉得到。也许活到一百岁,真正要离开时,还是会像这样觉得孤单。我现在很庆幸在二十来年当中,我强横、霸道地不理会别人的看法,只过着我们想过的生活,爱一个人就是为她而活,背叛世界也无所谓的,因为到了今天,我才知道,就算这样也会觉得时间不够,死别的日子就在前头。     祝开心。            连岳      2007年1月10日... 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和老家有关的名词(四)

高石梯的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5/4/daiaimei,200702256392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5/4/daiaimei,200702256401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5/4/daiaimei,2007022564053.jpg[/img] 这是一片树林,离荣县十多公里,主要是松树,但蕨类植物在这里生长得非常茂密,大有盖过松树之势,可能是土壤比较潮湿吧。 很久以前英国传教士在这里修过教堂和别墅,现在只剩残垣了,不过我们没有走到那里。 象油画的房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5/4/daiaimei,2007022564152.jpg[/img] 太喜欢这样的房子、树、堆放的木头,还有房顶上的落叶,真的象一幅油画。 在认真拍摄的时候,韵韵提醒我,妈妈,那是厕所。 晾晒的萝卜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5/4/daiaimei,2007022564219.jpg[/img] 白萝卜切成小条,在阳光下晾晒,干了就可以做咸、酸萝卜干了。 还可以蒸烧白(川味九大碗里的必上菜之一),做底,很好吃。还可以炖汤,营养味道都够。 二佛寺的香火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5/4/daiaimei,2007022564255.jpg[/img] 荣县大佛是仅次于乐山大佛的一座巨佛,传说中是一个建佛师傅要徒弟们去山上造千佛,结果很多年后,一个土地回来说建好了,师傅问数量,徒弟说一个,师傅非常生气,就一榔头把徒弟敲了。 当然,当他看到的是一尊巨佛时,自然懊悔不已。 我们去的是二佛,初一烧香的人特别多,看到老婆婆自己搓灯线,自己点油灯,觉得特别有气氛。 和“野蛮女友”在一起的文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5/4/daiaimei,2007022564332.jpg[/img] 文文这次在老家迅速结识一个三岁“野蛮女友”,比韩剧版的女友更厉害。“女友”很喜欢文文,但喜欢的方式很野蛮,开始两人手牵手去跳蹦床,结果文文和另一小朋友发生争执,“女友”立即拔拳相助,打赢了这一仗,但被对方把自己的美丽小辫子抓得散乱了。 不过在六叔家玩的时候,两人却不和谐,“女友”经常是一把就把文文提拎起来,放在她要求文文坐定的地方,或者是要文文把玩具让给她玩,不然就拳脚相向。 平时耀武扬威的文文这下遇见了高人,象老鼠遇见猫,迅速变得低调。 装满后备箱的礼物 六只活鸡、六十斤红薯、二十斤山药、三箱新鲜鸡蛋、五斤新鲜豌豆尖,三娘灌的香肠,另有茶叶、面条若干...... 还有叔叔姑姑们含笑送别的不舍眼神。 六叔说,我们也不要求你们年年回来,隔个两三年回来一下,我们呢,趁着身体还好,也会到成都来看你们。要是再过几年,我们身体不行了,想走都走不了了。 老家,是那样一种地方,隔一定时间,一定要回去。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和老家有关的名词(二)

田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9052.jpg[/img] 回老家让我们兴奋的一件事,就是走田坎。 从三娘家的茶馆走上两三百米,就是田坎路了。洁净的空气,蜿蜒的田坎路,藏于竹林间的农舍,还有 从农舍里冒出的缕缕炊烟,三两株梨花桃花,一切清美如画。 成都附近其实有很多田野美景,但风景只是风景,不与心灵有关。 这里的不同在于,它是父亲走过的田坎路,是离我们祖屋不远的田坎路,某种意义上,是我们家的田坎路。 浩浩荡荡扫墓的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85916.jpg[/img] 初二早晨去给祖母、祖父、爷爷、奶奶、父亲扫墓,和姑婆那一大家的人一起,老老小小一共30多人。 父亲安眠的竹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915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9216.jpg[/img] 樱桃花恬静地开着,陪伴着安眠于此的父亲。 竹林幽幽地绿着,为父亲遮挡风尘。 田野日日变换着色彩,为父亲变换着最美的风景。 摘荠菜的妈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935.jpg[/img] 妈妈见不得这样青葱的田野,见不得随处可见的鲜嫩荠菜、野油菜和艾蒿,看见了就有采摘的冲动。 妹妹和韵韵也加入了摘菜的行列. 妈妈摘的野油菜,在当天中午午餐桌上成为最抢手的炒青菜。 樱桃花下的文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9341.jpg[/img] 这样的欢笑,比花还要美! 竹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9439.jpg[/img] 妈妈也许觉得这是用最柔软的竹叶地毯铺成的路。 田野堆放的干草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9516.jpg[/img] 尽管颜色有些单调,但你不能否认,就是好看。 没有耕种的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3/5/daiaimei,200702239538.jpg[/img] 年轻人都进城打工了,没有人耕种,很多地都荒了。 这样一片地,可以种多少花,种多少树,种多少菜呢?突发奇想,等我们老了,就来种这片地。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和老家有关的名词(一)

关于老家荣县,是由一连串的名词组成的画面、印象、文字。 确切地说,那是父亲的老家,有着那一族的血脉起源,现在,还有父亲的弟弟妹妹们在那里,他们是我的三叔、五叔、六叔、九叔和幺姑。 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地方,每一次回去,都能把相同的东西再体会一遍,并且每次体味出的味道都不同,这,和时间有关。 叔叔姑姑们慢慢地老了,我也步入中年。对于老家的感觉,淡然中夹杂着些许感伤,但根一样的感觉一直牢固不破。韵韵和文文对于这里的记忆也会不同,在他们的记忆词典里,肯定有热闹、好玩、搞不清楚常常叫混的众多长辈、一顿还没消化又接着一顿的香辣饭菜,但肯定没有我和弟弟妹妹们那么刻骨铭心的关于父亲的记忆。 越是亲近的东西,越难以用语言描述清楚,只能在一种复杂温暖的氛围中,把我涌现脑海的名词一一道来,让我再把这人世间最珍贵的滋味再咀嚼一遍。 六叔的新家 六叔在去年10月搬了新家,180多个平方,外加60平米的大花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2/5/daiaimei,200702228473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2/5/daiaimei,2007022284655.jpg[/img] 六树家的卧室可以看得见油菜花,六叔厨房边炒菜的时候,还可以欣赏窗外的风景。 我们清早起来在六叔家的花园里摘豌豆尖和葱,然后下面条吃,味道不说了。 三娘的叶儿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2/5/daiaimei,200702228487.jpg[/img] 勤快的三娘每年都会灌很多很多香肠,她说手灌的就是要比机器灌的香。她还要包很多很多的叶儿粑,那是他们在重庆的儿子最喜欢吃的。 三娘的叶儿粑很香,但很油,对我来说,一次只能吃一个。 九娘的酸菜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2/5/daiaimei,200702228485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2/5/daiaimei,2007022285015.jpg[/img] 如果我们家也有名菜的话,那九娘的酸菜鱼绝对排列第一,第二位就是六叔做的香辣兔了。 记不清楚是哪一年了,应该是我刚工作吧,很冷的冬天,我们一家人坐了很久很颠簸的车,回到荣县时已是又累又饿。在九叔家刚坐定,九娘的酸菜鱼就端上来了,辣极酸极麻极香极,吃得大家呼尔嗨哟,热气腾腾,泡在鱼汤里的红苕粉劲道绵软,饱含鲜辣味道,让我们大快朵颐,吃了一碗又一碗,从此留下经久的印象。所以,每次回去,大家都要再次回忆那次的酸菜鱼,也会再次品尝九娘的酸菜鱼。 九娘说,要用青油在油锅里炒很久,炒干炒香,然后加新鲜辣椒再炒,加豆瓣酱再炒,炒好后再加高汤煮炖,然后再加鱼片,加苕粉。 初一早晨的肉汤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2/5/daiaimei,2007022285231.jpg[/img] 这种汤圆里面包的是肉,咸味,汤里还要放点酱油味精等作料. 每次必吃的豆花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2/5/daiaimei,2007022285340.jpg[/img] 这次吃了两个早晨的豆花饭,初二、初三开业的豆花饭餐馆很少,吃的人多,所以生意爆好。吃的时候味道不摆了,六叔、五叔自己动手在豆花锅里舀豆花,然后加进我们的碗里。 九叔找到的老户口本 九叔在办退休手续时,去户籍部门查到了以前的户口本。那是用很清秀的楷体手写的户口本,记载着1954年的爷爷奶奶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22/5/daiaimei,2007022285415.jpg[/img] 第一次知道我的奶奶姓翁,我的祖母姓刘,爷爷奶奶的长子,我的父亲那时十六岁,考上了成都铁路中专,在外读书。那时的九叔还不到一岁,幺姑还没有出生。奶奶一共生了八个孩子,夭折了两个,据说那时孩子多,生活困难,粗放式的管理,吃饭时点一下人数对的,就行了。 真是很珍贵的一张复印件。 光娃儿 这是父亲的小名,在荣县,在过水,我经常被爷爷奶奶辈的亲戚指着说,这是“光娃儿”的老大,荣县话是把光读成观的。 据说父亲小时候很调皮,过年时放鞭炮把裤子都爆烂了。父亲十六岁就离开家,在外闯荡了。 韵韵在三叔家看到了一张父亲很大的黑白照片,说,爷爷好帅啊! 三叔和六叔的眼神 三叔的面容、六叔的走路姿势、神态都象极了父亲,更为神似的还有他们的眼神。日子久了,对于父亲的回忆也淡了,但只有一回到那个情境里,被那个远去的,我非常熟悉的眼神一包裹,所有的一切就又回来了。 就是什么都不说,我也能感到那种父亲般的凝视,在皱纹布满的浑黄眼睛里,那种宠爱的、赞叹的、慈祥的、安静的、温暖的、宽厚的,安全的目光就一刻不停地射向我,包围我。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这种目光,习惯了他们给我的碗里夹菜,习惯了他们用他们的烟锅巴嗓子不断地叮嘱。。。。。。 或许,他们就在代他们的哥哥在看我,或许我的父亲就化在他们的眼神里在看我,把缺失二十三年的目光,在这难得一见的瞬间里向我全部倾注,让我觉得,离开父亲这么久,和父亲还这么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我的春节这样过

这几天,连着请客,连着吃饭,连着喝酒,连着狂欢,连着拜年,连着团年,过年的气氛其实在节前更浓一些,因为有期盼在里面。 明天就是除夕了,明天我会回自贡荣县-----爸爸的老家过年,叔叔们已经打过很多电话了,说一定要从乐山走,避开修路堵车的一段。 在荣县热闹热闹,又吃又喝,装一大堆麻辣汤水初三回来,初四、初五我要在行里值班,初六、初七随便休闲休闲,看看书,看看碟(把昆曲《牡丹亭》看完),做做数独题(很有趣的游戏),可能的话再画一幅画、临摹书法(哈哈,不要笑,春节就是要做想做的事情)。 再此恭祝各位: 新春快乐! 万事如意! 甜甜美美! 温馨幸福! 昨天祝福一个朋友和她的男友时用了一句话,觉得很美,不管恰当不恰当,也送给大家: 柔情似水 佳期如梦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

呼唤

在北京就听到它的呼唤了,没有办法,在北京香山宾馆,贝聿铭亲自设计的著名建筑里,望到那掉得一片叶子不剩的伟岸躯干(以非常崇敬和喜爱的心情),我就听到了它的呼唤,青城山满山的绿叶和隐蔽在呼唤着我。 然后,真的,从北京回来就计划着要去爬山了,全身的细胞蠢蠢欲动。周六,早早地起床,直奔青城,这次直奔我们从未爬过的顶峰-----老君阁(1260米),清净而飘渺,发现在老君阁上喝茶才叫爽啊,在老君阁上吃饭才叫爽啊,在老君阁上看书才叫爽啊,在老君阁上聊天才叫爽啊,太上老君真会选地方啊!五岁的文文竟然也登上了顶峰,而且 还是冠军(当然是大家让着的),得竹制宝剑一把。 上次在青城山买的小叶榕盆景,经妈妈他们修补后,已经在阳台上绿得沁人新脾,让我在家里也能闻到青城山的味道. 还有一点高兴的是,单次90元一张的门票,我们花160元办理的年票爬了两次后既已处于赢利水平,心里觉得不仅赚了氧气,还赚了钞票。 暖春啊,18度的温度,一路上我竟然看到了油菜花开了,还有跃跃欲试的桃花,也在粉粉地朵朵开呢。哈,在登上最艰难的九十九道拐之后,我们来到了这座亭子,拍下了这些照片。 我初步诊断自己:爬山上瘾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3/1/daiaimei,20070213035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3/1/daiaimei,20070213043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13/1/daiaimei,200702130458.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相由历变

想表达的意思是,相由心生,相由历变,人的相貌由心而生,由经历而变化。 昨晚行里晚会的那个猜儿时照片的环节,很明显的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五官神情基本没有变化(最多是同比例放大),能一眼认出的那种;另一种就是不管主持人如何提示,到最后公布答案时还将信将疑的那种,儿时的照片里找不到这个我们非常熟悉的人的任何一点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想了想容易猜出的那几位,都是从小到大被父母很好包裹,读书、就业、婚恋顺利得没有一点坎坷,是众人眼中的乖乖女,乖乖儿,岁月的风尘没有在他们脸上留下丁点的变化,变化的只是在长大、长高;而猜不出的那几位,都或多或少有过以下经历:下乡、当兵、文瑞脑消金兽革、居住地迁徙、婚姻不顺、职业变化、颠峰与低谷交错的事业等等,岁月的刻刀逐一把这些刻在他们(她们)的眉眼、鼻翼、面颊、嘴角,在他们(她们)的脸上,你知道岁月的风霜、时间的历练。 两种都无所谓好坏,我们羡慕前者的顺利,也并不排斥后者的丰富,一切听从命运的安排。当然,我相信有另外的情况,那就是无论世事如何变化,无论遭遇如何坎坷,仍然保持清新明洁的心境,那么他(她)的容貌也会如天真纯洁的孩童一样。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桂公府的茄鲞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8/4/daiaimei,2007020871728.jpg[/img] 在北京,英玉和CHENJUN在桂公府请我吃饭。英玉在考虑吃饭地点的时候,问过她们同事,说请一成都小资去哪儿最好,同事说,桂公府呀! 真的不错,太好了!桂公府隐藏在东直门一片灰色的居民楼中,夜色中透出清新朦胧的贵族气。这是慈禧太后之弟副都统桂祥的府宅,这个家族出了慈禧、隆裕两位皇后,因此这座府宅又被称为凤凰窝。 真是喝茶吃饭的好地方,环境不用说了,人特别少,清静雅致。我们吃的两道菜真有文化,一道是陆羽煮茶,牛肉做成炭火状,上面架一小茶壶,旁边坐着茶圣陆羽。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句话,真正的美味存在于煎茶之中。 另一道菜叫茄鲞,那是《红楼梦》里的一道菜。《红楼梦》第四十一回,贾母请刘姥姥吃饭,王熙凤请刘姥姥吃过一道菜后,告诉她做法:把才摘下来的茄子把皮去了,只要净肉,切成碎丁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丁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 。我查了一下,“鲞”,即是剖开晾干的鱼干,如“牛肉鲞”、“笋鲞”等,都是腌醋成干的片状物。“茄鲞”,当是切成片状腌醋的茄子干。 在这宁静的氛围中,我们谈起了退休构想,有想学烹调、绣花的,也有学工笔画、古筝的,更有去世界各地旅行的,想学的太多了,竟都是那么令人神往和激动。我发现,我们这个年龄,对这一点特别感兴趣。这个年龄,对一些特别静的东西感兴趣,比如书、画,比如乐、茶。 要好好谢谢英玉和CHENJUN,让我领略了这么好的地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8/4/daiaimei,20070208719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8/4/daiaimei,200702087193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8/4/daiaimei,200702087195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8/4/daiaimei,200702087202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8/4/daiaimei,2007020872049.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胡同人家

这次去北京,有一天空闲时间,专门到钟鼓楼----后海---什刹海一带的胡同去坐三轮转了转,很悠闲。这些被电线、空调、杂物缠绕得有些乱的老房子,仍然掩饰不了那种皇城味儿的精致。 三轮车把我带到了一个很典型的胡同四合院,因为保存得相对完好,所以以前这里还要接待团队,但据说接待任务太繁重,这家的老头子竟累病了,不久后去世,所以这家拒绝团队参观,但不拒绝三轮车夫带来的零星散客。 这家的祖上是清朝的二品官,院子里还有祖爷爷锻炼身体的自制杠铃和沙坑。过了门厅,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围绕着院子四周的房子里,住着这家六口人,五百多个平方,非常宽敞。据说,当时接待团队时,有游客出价7万元一平米,这家人坚决不卖,说,祖业不能毁在他们手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04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2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230.jpg[/img] 三轮车师傅告诉我,门上的横梁数量和门口的石墩表示官的大小和文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3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328.jpg[/img] 这家的院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351.jpg[/img] 上房门口的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421.jpg[/img] 这家的客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446.jpg[/img] 几代人的照片。父亲是清华毕业,母亲(左中)堪称那个时代的美女,高贵清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550.jpg[/img] 这是家里的吉祥物,钟(忠)、镜(清)、酒(长久)、如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617.jpg[/img] 书柜,上面那个箱子是祖上上朝时拎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7/2/7/4/daiaimei,2007020771643.jpg[/img] 水仙,在北京的冬天,静静地开着。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