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6

温温柔柔地爱着文字

我还记得,去年和圈圈一起喝了一次暖和的老鸭汤,听她讲她写的东西,还有一些她认识的作家,我当时的眼神一定是万分崇拜加万分羡慕。“她轻声问了很多文学圈的事情,这么多年,她一直温温柔柔地爱着文学”,圈圈后来在她的博上这样描述我。 温温柔柔地爱着文学,我喜欢她的评价,准确地说,文学这个词太崇高和阔大,应该是,温温柔柔地爱着文字。正因为发自内心地喜欢文字的感觉,所以我绝不会嫌它重复,在这件事情上我会有充足的耐心。 温温柔柔的状态,还是一种随意的、闲适的状态,不下狠劲,不让自己陷入过多的精神和体力,随心的时候写下的东西,让自己轻松快乐。 我会继续地温温柔柔地爱下去,也许等我退休或有了大把的时间,我会象圈圈、扫舍那样,再来温温柔柔地编故事,编能打动自己的故事。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5 Comments

西门的画

世上有些事情,不是你喜欢就可以去做的,必得要有天赋,比如画画。 会画画的人,上天多给了他(她)一种享受与表达的方法,画笔接通了心灵,汩汩而出的是美和梦境之地。 看喜欢的画,是在看画画人心中的东西,很多时候,画能抵达文字所不能抵达的地方,在这一点上,只有音乐能与它媲美。 文字写得好的西门,同时也画得一手好画,她和夫君经常出入山水画画,好一对神仙眷侣!还有西门的母亲,画的画真的是进入了一种境界,这种境界让我由衷地、欣喜地等待着时间的到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5/daiaimei,2006120581931.jpg[/img] 西门家花园的牵牛花,飘逸自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5/daiaimei,2006120581754.jpg[/img] 藤蔓悠闲的缠绕,紫色牵牛在轻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5/daiaimei,2006120581839.jpg[/img] 都江堰河边的小房子,静立出一种纯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5/5/daiaimei,2006120581532.jpg[/img] 这就是神仙住的地方,心灵居住的梦境。(西门母亲画)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1 Comment

人生非若如初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3/9/daiaimei,2006120316353.jpg[/img] 又到了成都满大街银杏黄的时候,青城灵岩寺的银杏叶听说也落得差不多了,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追着银杏拍了好多照片,写下的文字似乎就在昨天。 银杏黄的时候,一年就过去了,日子过得有多快啊! 依然是这些银杏,依然黄得这么美丽,这么醇厚,但今年的心情远不如去年那么欣喜、灵动,平和淡然得没有一点波澜。我随身携带的相机最知道我的这种变化,我使用它的时候越来越少,最近常常不带它了。 我知道我必须要面临人生中一个无法逾越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对待重复,无奈的、但却是必须的重复。“人生若只如初见”,是一个理想的境界,我们都希望不断见到或体验新的东西,但是,人生非若如初见,更多的是再见,三见,四见。。。。。。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物,更是那些事,日日重复,天天重复,年年重复。 在重复中,一生就这样过去了,直到我们老去,离开的那一天,我们能够很清晰地计算出,这一生见过多少次银杏变黄? 想到这一层,心里是有一点沮丧的,但更多的是平和、恬淡的接受,这一点让我觉得自己成熟了,能够坦然接受重复,更能接受自己内心激情的消褪,接受自己淡然无波的心态,而不是刻意地“抓住青春不放手”。 人生到了什么时候,就应该有什么时候的心情。 我知道,有一种东西可以应对重复,那就是与之配合的心境。那是可以变化的,可以有新意的,今年的银杏就是与去年的银杏不同,它让我看到了美丽外表里面的东西,看到了无奈,看到了真实,更懂得了可以应对重复的努力。 照片为今天在街头拍到的银杏叶。 另附清 纳兰性德 《木兰词 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西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 比翼连枝当日愿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5 Comments

太湖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1/4/daiaimei,2006120171026.jpg[/img] 在杂志上读到,有一种太湖石的做法是这样的: 石工发现一块质地不错的山石,将之雕琢成形,然后在太湖边选一个地方,将石头深埋湖底。经过2-3代人的时间,他的后人就可以收获玲珑剔透、巧夺天工的太湖石了。 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在这块石头上,大自然与人力彼此交融,日夜汹涌的湖水读懂了石工雕琢在石头上的心意,而石工也知道,湖水会把他的心意雕琢得更美。 人世间很多事情,是可以象太湖石一样深埋的,它本来在你心里就有一个美丽的形状,你把它埋在心中的太湖,让时间,让自然,去打磨。 当然最重要的,是让你的心去打磨,日日夜夜,时时刻刻。 你似乎听得到湖水与石头相碰的声音,那么温柔而真切;你似乎看得到那块石头正在接近甚至超越你心中雕琢的样子,那么清晰而生动。 眼光凝望的时候,你的心与太湖一样宽广而丰盈,你知道,在这世界上,有一块属于你自己的太湖石。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