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6

文殊坊

周六上午,步行一个半小时,到成都北边的文殊坊. 文殊坊是围着文殊院(佛寺)修建的一条古街,国庆刚开街. 总体感觉,比锦里大,但没有锦里精致,也还没有锦里的人气. 毕竟,这样的古,不是说仿就可以仿,得靠时间来打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4/daiaimei,200611147341.jpg[/img] 坊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4/daiaimei,2006111471147.jpg[/img] 小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4/daiaimei,200611147455.jpg[/img] 下面是小吃,上面是茶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4/daiaimei,200611147541.jpg[/img] 古老的织布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4/daiaimei,200611147921.jpg[/img] 小吃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4/daiaimei,200611147103.jpg[/img] 糍糕是这样砸成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4/daiaimei,200611147114.jpg[/img] 写生的小女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4/daiaimei,2006111471228.jpg[/img] 望门的小女孩. 特别喜欢她可爱的背影. 她的一生,会有多少这样的门. 她也会跨过,多少这样的门. 但愿她永远有这样一双好奇的眼睛.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5 Comments

SOGO的评价

哈,从木瓜、易道那里得知了这样一个好玩的sogo文品指数测试,网址:http://www.sogou.com/labs/wenpin/ 先贴了一篇《冰粉》,评价是: 月亮来坐吧,您的总体评价:语言的智慧来源于生活的积累与敏锐的思维;幽默开心之余,也能带来一些思索,此为难得。架构清晰,逻辑性强,情节缜密,可读性强;文章内容丰富,观点翔实可圈可点;在用词范围方面可以着重下功夫改进。情节缜密题材的小说值得尝试,将推理、悬念、历史的因素掺杂其中;同时也可以尝试杂文、评论等文体。行文时留心描写与情节结构的紧密配合,必然会诞生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月亮来坐吧,您的评测结果:通过评测,您的文章与知名作家的相似度比较结果见下: 崔永元30%没有想到吧,你有这位作家那么一点点的味道哟。    骷髅精灵5%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实话说吧,这就是凑数的,呵呵......    安徒生4%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了......实话说吧,这就是凑数的,呵呵...... 再贴了一篇《情不知所以,一往两深》,评价如下: 月亮来坐吧,您的总体评价:文字的平民化韵味浓郁,具有很强的生活气息;相对正统的创作路线,可读性较强。词藻华丽雅致,文风绚烂;文章内容丰富,观点翔实可圈可点;在用词范围方面可以着重下功夫改进。 月亮来坐吧,您的评测结果:通过评测,您的文章与知名作家的相似度比较结果见下: 路遥30%没有想到吧,你有这位作家那么一点点的味道哟。 林语堂16%如果不是我们科学的分析结果,你没有发觉自己还有些许这位作家的风格吧^_^(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林清玄15%如果不是我们科学的分析结果,你没有发觉自己还有些许这位作家的风格吧^_^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3 Comments

花事

这段时间,着了“花”魔,成了“花”痴,一有时间就想着去买花,买植物。 应该是被洁尘、西门媚在博客上描述她们的花园所动吧。 先是一盆很大的非洲茉莉,然后是更大更高的三角梅,今天又买了一盆百合。 小一点的有:银杏蕨、凤尾蕨、绿箩、红枕、茉莉、长青藤、紫箩兰、开心果...... 一点一点地往家里搬,象衔枝筑巢的小鸟。 真难以想象,自己竟可以那么多年忍受假花! 还买了许多肥料:绿叶宝、三角梅专业肥料,磷酸二氰钾、营养液...... 天冷了,看着三角梅的叶在一点一点地掉,心焦。 看着非洲茉莉最下面的叶黄枯了,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然后一遍一遍地问卖花人:几天浇一次水?施一次肥? 几乎会背诵他们的回答:千万别乱浇水,土干了再浇,一次性浇透,然后就不要管它。 但总觉得掌握不了要领,几天不浇水,心想,它们会不会饿着,渴着? 最喜欢绿箩,很好养,颜色也鲜,嫩得可爱,爬得好快。 最担心红枕,娇滴滴的样子,真害怕它哪天会离去。 浇花的时候,我温情默默地注视着每根枝条,每片叶,我还听到了水进入土里的声音,嘶嘶地,很好听! 因为,我看过有篇文章,说花和草都有佛性,你看得多,它就长得好。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4 Comments

生长新的美丽

迟莉的散文集《熬至滴水成珠》,看了很喜欢。记得以前看她的小说看得发痴,作为一个女作家,她有着超常的冷静,就是在这种有距离的、冷静与客观的叙述下,她的文字释放的东西仍然可以不动身色地“一剑封喉”。 不动身色,对了,这就是功力所在。 我现在都记得她在一篇小说里的一段爱情描写,应该说在整篇充满市井气的场景里,一小段清雅悠远的古筝,在男主角梦幻般的幸福中戛然而止。女主角叫宜欣,一个清新美好的女大学生。那个清晨,她穿戴整齐坐在他跟前,静静地对他说: “听我说,我要走了,到很远的地方,去国外从事我喜欢的学术研究。他能给我一个安稳的环境,所以我要走了。听我说,整个一天,我和你,象平常夫妻一样生活,非常好,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以后的一切都不过是重复。所以,我会把这个珍藏着,留给我一辈子回忆。所以,你什么都不要说,我走了。。。。。。” 在《熬至滴水成珠》里,有一篇文章《缓缓流过生命之廊》,讲述成年人的成长: 静静地,立在光亮的边缘,那里是并不黑暗的暗处,正好可以清晰地看见事物的纹理。悄悄地,窥视、靠近、体会、琢磨、理解并穿越人们的生命过程,那就是自己的成长。 原来我以为,成长是孩子的事情;后来才逐渐明白,成长原来更是成年人的事情。孩子的成长是庄稼的成长,天然的,无须督促,怎样都会伸展与进步,怎样也都有可爱之处。成年人却不同。成年人容易自以为成熟、自以为有经验、自以为有经历、自以为有地位、自以为有关系、自以为绝对正确、自以为有了三朋四友、自以为条条路子都通达,世界也就握在自己手中了。成年人一旦有了这样的潜意识,表情就很堕落了:一脸无兴趣,一脸不耐烦,一脸愚顸,一脸固执,一脸漠然和一脸的脏。对成年人来说,停顿就是退步;退步就是困守;困守就只能焦虑着,急躁着,无耻地依赖经验混饭吃,即便表面风光,实际还是活得很乱,不安稳,不妥帖,不生长新的美丽。 有一天我深夜的噩梦中惊醒,大汗淋漓。我面对黑暗发誓,我的生命不能这样涂炭。我要安稳,要妥贴,要时时刻刻能够生长新的美丽。 生长新的美丽,一辈子都要生长。 生长是向心灵靠近,生长是向你欣赏和喜欢的人靠近,生长是榕树与橡树的靠近。 愿朋友们健康成长!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1 Comment

韵韵,还是韵韵

上周五是韵韵的生日,大家围坐在一起,吃了一吨饭,妈妈褒了一锅水竹鱼汤,清淡的药香氤氲着,在冷天喝真舒服。 谈话的中心自然是韵韵,她笑着听大家讲她小时候的趣事。 奶奶:小时候带她去商场,韵韵会把所有的衣服比在自己身上问:这件好不好看?这件好不好看? 小姨:1岁半的时候带她上成都,穿着件鲜红的小羊毛衫,在火车上走来走去,看见人家手上带的手表,就指着大声地对我们说:这是表——表——!然后就坐在座位上大吃牛肉干,吃完了我们才发现吃的是对座的那包,我们的那包还没开封呢。。。。。。 外公:刚上小学的时候,接她回家,不小心飘了一张纸在地上,韵韵严肃认真地说:外公,我要告你,你把我们的祖国弄脏了! 舅妈:学说话的时候,发音不准,把H音硬要发成G音,S音发成D音,把“蛋黄”发成“单杠”,“冲剂水”发成“冲剂对”。。。。。 爸爸:指着球星斯托依奇科夫的画像问她是谁,她张嘴就说是“搭——个——荡”,实际是想说“沙和尚”,斯托依奇科夫听到了肯定要气晕! 爷爷:哎呀,我最喜欢听我孙儿的声音了,听她喊一声“爷爷”心里就舒服啊,再不高兴的事情也就忘了。。。。。 外婆:哎呀,刚生下来的时候,和我们爱梅一模一样,眼睛还到处看。。。。。。 小姨补充:几个月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接过她,软绵绵的身体立刻送你一个湿热的礼物,你还不能动,等她把礼物酣畅淋漓地送完,才能抱开她,整理自己的湿衣服。大一点的时候,每次活动完毕她要与每个人拥抱亲吻,热情大方地拥抱到她姨父的时候,她姨父反倒羞得红了脸,哈哈。。。。。 姨父笑:嘿嘿嘿。。。。。 大家又开始数落起小时候给她起的乳名:臭猪儿,臭妹妹,猪哼哼,猪头小队长,丑妹儿,韵猪猪。。。。。 发觉,每个人眼里有不同的韵韵,拼帖起来就是一个可爱的调皮的小女孩。她呢,似乎很喜欢听,时不时笑笑,幽幽地说一句“我怎么不知道?”“哼!毁坏我的形象!” 是啊,作为母亲,大家说的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楚了,但我有我记得清楚的事情,它们珍藏在心里,永远不会忘。 和许多大家庭一样,韵韵这个长孙女,在我们这个大家里真是“万千充爱在一身”,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这样被大家围着、暖着、快乐地长大,她真的很幸福,祝愿她永远这样幸福!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2 Comments

冰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3/4/daiaimei,200611037456.jpg[/img] 这是我在皇城坝拍到的冰粉儿,以前提到过很多次的夏季小吃。 但现在明显地不分季节了,冬季照吃,清甜凉幽的感觉是最好的“麻辣伴侣”。 做法很简单。买来冰籽(冰粉树上结冰籽),包在纱布里,在一盆清水里轻搓,慢慢就会感觉到,纱包里有透明果浆溢出,果浆凝结之后就成了冰粉,然后盛在碗里,浇上红糖汁,琥珀色的冰粉儿就可以入口了。 这当中,有一个细节,就是果浆揉搓出来后,稍点一两滴石灰水,就能更快更好地凝固成型,这是因为石灰呈碱性。但石灰总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并且用量、浓稠也非常考究,加少了不能凝固,加多了会有石灰味儿。那么,就有了另外一个替代品:牙膏。 记得大学时,我想让同寝室的同学尝一尝这个我喜欢的东西,就从家里带了冰籽,在寝室里给大家搓,当然最后我加的是牙膏。不知是牙膏本身浓烈的味道,还是我的用量有问题,并且没有红糖水,加的是白糖水,所以这碗被我扭曲到极至的冰粉儿的味道,就可想而知了。 大家为我的辛苦所动,一直给予了赞扬,但我知道她们心里真正想的是:这个,就是,DEARME极力推荐的,四川,名小吃? 哈哈,我现在想弥补这个缺陷呢,什么时候你们来,我请你们吃最最最,正宗的,冰粉儿。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4 Comments

房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4/daiaimei,2006110264217.jpg[/img]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没有比它更纯净的了,海子的《房屋》。 年轻的时候,装着读懂,心里却打着问号:这么简单? 中年的时候,应该能领略大半的滋味,回答:就这么简单! 老年的时候,就能彻悟了,然后,没有语言。 这是一座房屋,心灵的房屋,你自己的房屋,无人知晓的房屋,里面住着你和她。 他,具有一切恋爱者的特征:羞怯、敏感、细腻、隐秘、执着;她,是他心中的神,让他的房屋充满温情。 让正在爱的,去咀嚼; 让爱已平息的,去回味。 这是,爱情的房屋。 房屋 海子(1985) 你在早上 碰落的第一滴露水 肯定和你的爱人有关 你在中午饮马 在一枝青丫下稍立片刻 也和她有关 你在暮色中 坐在屋子里,不动 还是与她有关 你不要不承认 巨日消隐,泥沙相合,狂风奔起 那雨天雨地哭得有情有意 而爱情房屋温情地坐着 遮蔽母亲也遮蔽儿子 遮蔽你也遮蔽我 (海子,原名查海生,1964年3月生于安徽怀宁县高河查湾,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83年毕业后任教于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卒于河北山海关)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