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6

身边的笑话

同事的一个朋友有一天安排保姆,去市场买荷叶,煮荷叶稀饭。 下班回家问稀饭煮好了吗,回答说好了,问荷叶加了吗,回答没有,洗是洗干净了,但没加,保姆嘟嘟囔囔地说:真想不通,你们成都人喜欢稀饭里面加那个东西。 朋友一看,盘子里放着两片洗得锃光瓦亮的不锈钢合页。 客户经理小石将一个规范的授信资料清单抄写给一个客户的老总,不久便收到财务人员气愤的电话:我明明九月份报了报表的,你什么要说我没报表呢? 小石立刻明白了,他在资料上写的是:“九月末报表”,但写得潦草,被认成“九月未报表”,害得财务人员挨批。 我按照一个同事的口述,记下了一个客户的手机,在记完十一位数字后,又加了两个“0”。 同事看了爆笑,说客户的名字叫林玲。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 Comment

北京的蓝天

周日晚到北京,昨晚10点钟返成都,匆匆参加了总行的两天会议。 见识了北京的蓝天,高远的天,沁心的蓝,让人在欢跃的心境中生出一种敬意。 我和同去的小玫在培训地拍下几张蓝天,被同去的毛总批评为“见不得”蓝天的“盆地意识”。 本来还有一张绝佳的照片,是一棵巨大的法莫道不消魂国梧桐,撑着金黄的华盖伸向天空,黄的叶,蓝的幕,那是多好的搭配!但在全国三十多家分行的同事面前,想想还是不要太暴露我们成都的盆地意识,哈,拍片未遂。 自然地也见识了北京深秋的冷,仅仅一两百米的步行距离,那冷风吹到身上都是刺骨的,麻木的;还有北京的干,真是受不了啊,不禁怜香惜玉地想到北京女孩,天天都应该用补水面膜啊。 时间太短,没有见到英玉和CHENJU N,不过在会上见到了大学同学CAIXUEFENG,倒是一个惊喜。 虽然我们是那么不喜欢成都阴翳的冬天,不过一下飞机,闻到成都的空气都觉得是甜的,那风也柔和得到心里去了。 还是盆地意识。 摘一段郁达夫的《故都的秋》: 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象喇叭似的牵牛花(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够感觉到十分的秋意 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象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9/4/daiaimei,200611297114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9/4/daiaimei,20061129712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9/4/daiaimei,2006112971226.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8/daiaimei,20061126152037.jpg[/img] 她是《浮生六记》作者沈复的妻子,也是书中的女主角,是沈复以爱的笔触在第一章《闺房记乐》中着重记述的一个女人,是被林语堂大师誉为“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 林语堂在后序中这样写道: “她并非最美丽,但是谁能否认她是最可爱的女人?她只是我们在朋友家中遇见的有风韵的丽人,因与其夫伉俪情笃令人尽绝倾慕之念,我们只觉得世上有这样的女人是一件可喜的事,只顾认她是朋友之妻,可以出入其家,可以不邀自来和她夫妇吃饭,或者当她与她丈夫促膝畅谈书画文学腐卤瓜之时, 你们打瞌睡,她可以来放一条毛毡把你的脚腿盖上. 也许古今各代都有这种女人,不过在芸身上,我们似乎看见这样贤达的美德特别齐全,一生中不可多得.你想谁不愿意和她夫妇,背着翁姑,偷往太湖,看她观玩洋洋万顷的湖水,而叹天地宽,或者同到万年桥去赏月?而且假使她生在英国,谁不愿意陪她参观伦敦博物馆,看她狂喜坠泪玩摩中世纪的彩金抄本?...... 他们两位平常的雅人,在世上并没有特殊的建树,只是欣赏宇宙间的良辰美景,山林泉石,同几位知心友过他们恬淡自适的生活-----蹭蹬不遂,而仍不改其乐.他们太驯良了,所以不会成功,因为他们两位胸怀旷达,淡泊名利,与世无争. 我相信淳朴恬适自甘的生活(如芸所说”布衣菜饭,可乐终身”)是宇宙间最美丽的东西.” ……… 大段抄录林语堂的这段话,是觉得他作为一个男子,把一个清代女子总结得非常精彩.很多年前,我是先看了林语堂的序才去认真看这本书的,这么多年了,也只认真读完过写芸的第一章.这样恬淡的书,也真只有心绪宁静的时候,才能读下去. 一个女人,怎样才能叫做可爱?在芸身上,有清丽,有知识,有美德,有恬淡之心,有爱美之意,这些都是基石,但我认为,让众人觉得一个女人可爱的关键,应该是她的情趣. 有情趣的女人会以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一个家庭鲜活生动,让本已爱慕她的丈夫,更能从她灵动盎然的心智变幻中感受生活的无限快乐,让家庭中的人因为围绕着她,而感到美好幸福. 我想起冯亦代给黄宗英的情书中,将黄宗英评价为”心智与身体的尤物”,我想,这也应该是沈复对芸的评价. 他们夫妻二十三年的情意,被沈复以动人的笔触记录下来,也让后世之人,也知道了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人. 她的名字叫芸.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6/8/daiaimei,20061126152229.jpg[/img]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

推荐霞姐的博客

霞姐终于在新浪开博客了! 其实我一直都在劝霞姐开博,见面劝,电话劝,邮件劝,说她那么好的文笔真是浪费了! 我也曾劝过YANGYI,LIULANG,还有HANGFANG,WANNAN,不过,未遂。 连续看霞姐的博客,越看越惭愧,高人一露面,功力令人羡!霞姐在复旦的时候就已经是“文青”了, 在校报上发表了好多文章,如果她坚持写下去,那真的就没池莉她们什么事儿了!(哈) 她写《和子》那篇文章,真的把我打动了,简洁的文字,淡淡的思念,一下子击中了我,我相信也会击中很多复旦同学。 霞姐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19000593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为妈妈撕甘蔗》

同学李佳的老公和儿子都开了博客,十岁的儿子通过写博客迅速提高作文能力,每每得到老师表扬;老公的一篇博文《为妈妈撕甘蔗》赢得了颇高的点击率,文章的大意是这样的: “小时候,喜欢吃甘蔗但咬不动,妈妈总是帮我撕甘蔗(四川话,就是咬去甘蔗皮的意思),让我美美地吃到清甜多汁的甘蔗心。现在妈妈老了,牙齿掉了许多,咬不动甘蔗了,我买来甘蔗,坐在妈妈身边,为妈妈撕甘蔗,让妈妈吃甘蔗心,妈妈有多高兴啊,我则很惭愧,我为妈妈做得太少了。。。。。。” 我听后,发现牙床发酸,立马问李佳: “你老公当初为你撕了几吨甘蔗皮,写了多少酸酸的情书才把你追到手的?我估计你现在见了甘蔗肯定都要发吐!” 李佳笑着揭发,他老公实际上是为了写博客才去买甘蔗的,为妈妈撕了甘蔗之后马上就写成文章了,我说,这有什么,这就说明,博客和生活已经在互相影响了! 是啊,我觉得这不是什么矫情或者做作,我的很多出行记录、看书看碟感受,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要贴出来和大家分享,这让我更加注意细节,注意感受,这是良性循环。 就是为了写博为妈妈撕甘蔗,那也总比什么也没做好吧,带来的好处可能要比博客点击率本身要大得多。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书事

近来买书和买花一样是有些痴狂的,买这两样东西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浪费钱。 上班斜对面,就是四川省外文书店,午饭后散步,必得要进去淘几本书,加上有刷卡任务,于是喜刷刷喜刷刷,刷得好多书回来。想起在新南门上班的时候,午饭后散步必抱几盘影碟回来,这应该叫“午饭后消费效应”吧。加上当当网上买书也很方便,所以就更疯狂了。 我买书受别人影响较多,我欣赏和崇拜的人推荐的书,我一定要买来。洁尘一直在连续写她的“女人书系列”,她在博上叫好的书,我立马到当当网上查,有就买,没有就记在心里,以后到书店去碰。还有看池莉的随笔,她用了很长的篇幅写纳博科夫作品的魅力,于是我上当当网上去买了十多本他的书。还有卡尔维诺,也是买下了当当网上有的书。那套我最喜欢的村上春树的随笔系列,装祯小巧可爱,也是从当当网上买来的。 那天在宽窄巷子一个很僻静的角落的一个小书店,我看到了寻了很久的张中行的《负暄琐话》、《负暄续话》、《负暄三话》,还有妹尾河童的素描系列,因为时间紧,还没来得及看完书店的书,所以我相信这家店肯定还有很多我想买的书,真是“书好不怕巷子深”啊。 其实买书真是一种喜悦,但说实话,拿回家翻阅的时候,发现听推荐买来的很多书,是不对现在的阅读胃口的,所以可能只是翻了一下,就放在一边了。不过我还是不会后悔,有一天,我会有胃口的,当我老的时候,就坐拥书城,在书香中度过美妙时光。 怪不得韵韵担心我会把她未来的孩子带成一个书呆子,不过我想不会,至少韵韵自己就没被我培养成一个书呆子,哈哈。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4 Comments

红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21/4/daiaimei,2006112165930.jpg[/img] 现在听歌,很少有反复听而不厌倦的了,王菲除外,确切地说,王菲的某些歌除外。 个人意义上的好歌,其实就是让你自然地进入一种情境,然后任由歌声带着你去感伤、去叹息、去绝望、去忧愁,换句话说,它可能正好与你深藏心底的旋律相契合,此刻,它让你忆起,让你怀念,让你沉迷。 歌声停止,你的情绪还远没有回来,于是反复,再回想、再沉醉,你甚至想,就这样,就这样,没有停歇地,一直听下去。。。。。。你愿意进入一个,你不想回来的虚幻世界,它是那么妥帖地慰藉你奔突的灵魂和飘荡的情绪。 歌声总有终了的时候,就象你的回想也有终了的时候,回到现实,你暂且把它抛却,但有一天它还会响起,自然地、不经意地,把你再次带入那种情境。 或者说,你知道有这样一个情境的引领者,你微笑着把它珍藏,在你一个人的时候,独自地、美妙地、忧伤地,享受它。 对我来说,它是王菲的《誓言》、《矜持》、《爱与痛的边缘》、《暧昧》、《如风》。。。。。。 此刻,它是:王菲的《红豆》。 红豆 曲.柳重言 词.林夕 还没好好的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 什么是温柔 还没跟你牵著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後 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还没为你把红豆 熬成缠绵的伤口 然後一起分享 会更明白 相思的哀愁 还没好好的感受 醒著亲吻的温柔 可能在我左右 你才追求 孤独的自由 有时候 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 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 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一切和植物有关

从西门媚那里知道,青石桥花鸟市场已经被拆了,我上周日去买的几盆植物竟然是最后一次了。我还记得卖波斯蕨的那个老板反复叮嘱我不要乱浇水的表情。 青石桥寄托了多少人的美好情愫,但它已经不在了,又被迁到哪个临时地点了,西门媚说:成都市民捧着一盆花上公共汽车的情景可能不会再现了。 我似乎没有西门那么深的伤感,因为我还有一个买花的去处,那就是韵韵学校旁边的郎家山花草市场。那可是成都很大的花草批发市场,比青石桥价格便宜而且品种多得多。更重要的是对我来说,那是每周必去的一个地方,送完韵韵后顺便就逛了,比去一趟青石桥还要方便,我的那盆一人半高的三角梅就是在这里买的。那个老板也是反复叮嘱我,不要乱浇水。 昨天从青城山回来,我看时间还早,就很得意地要带从没去过的妹妹他们去逛逛,但迎接我们的是一片尘土飞扬的沙砾,我万万没有想到,郎家山花草市场也被拆了! 我们失望地掉头,走了一段觉得不甘心,又折回,仔细看了布告上的内容,估计这片地要用来开发房产了,新的市场在沙西线,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一个地方,还有八公里。斗争了一会儿,我们还是往沙西线去了。 沙西线的市场好大,品种也多,立马趋散了我们的阴云。而且跑了八公里,怎么地也得抱盆花走。结果不只一盆,那价格便宜得让我们都不忍心还价了,结果我们每人抱了八盆花回家。还买了好多好看的花瓶。 这次的馋是解了,下次呢? 在青城山,我们本来是想找一座小山爬一爬的,但被路上的一个楼盘吸引,走进去看了一看,一看就被迷住了。 简直就是修在公园里的房子!这座楼盘离青城山的山门很近,房子的样式虽然很普通,但植被真的是长得太好了!什么叫茂密?什么叫天然?什么叫人与自然的和谐?它就是! 只有三层楼,一楼的花园很大,看得我们口水滴答,妹夫的母亲说,这么大的花园可以种多少菜呀?!是啊,这个花园可以种花种菜,还可以修一座木头凉亭,对我们来说,可以烧烤,野餐,还可以露营。在高大的银杏树下,在茂密的植物中间,在清脆的鸟鸣声中,在潺潺的小溪旁,肯定会做个好梦。一个楼盘竟然能找到野营的感觉,你说它好不好? 这样的家太适合孩子了!孩子可以在里面撒欢跑,楼盘后面就是一座小山,爬上去一个小时,然后下来,多好的锻炼方式啊!还可以办一张青城山年卡,天天爬山。吸一口这里的空气都是甜的,清新润肺!旁边就是青城山镇,买菜很方便。 我们遇到一对住在这里的老年人,非常热情地说这里的好处,他们两年前买下这里的房子,他们比较过很多楼盘,这里的植被是最好的,今后也是不可复制的。在这里住久了,都不想回成都了,成都的空气闻起来都有臭味儿!因为这里是度假型的公寓,住的人很少,所以特别幽静。 哈,一切和植物有关,植物好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5 Comments

才女张充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6/11/daiaimei,200611162183.jpg[/img] 如果一个女人,九十二岁了,还能被称为美女,但同时,她又是众人仰慕的才女,诗词、昆曲、书法等技艺精湛,成就卓然,是不是奇迹? 奇迹的主人叫张充和,合肥四姐妹之一,和沈从文夫人是姐妹。她1948年与美国汉学家傅汉思结婚,1949年移居美国,被称为“中国最后的贵族”,“民瑞脑消金兽国最后一个才女”,“古香古色的张充和”。想起了曹佩声,安徽真是多出才女啊! 她具有典型的东方女子的精致面庞,恬淡柔和的气质,使她在傅汉思眼里是一株灵性的梅花,历久弥醇。 这一期的《万象》里,有一篇文章专门写她,一位在耶鲁大学里讲授中国传统女性文学课程的老师,讲述美国学生们如何喜欢张充和的诗词意境。 “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不知何事到天涯,春为装束梦为家” 除了诗词,她的书法更是清雅灵秀,看了令人心静。在美国漫长的时日里,她勤练书法外,种瓜,铲雪、除冰、收信、养鸟、写诗,静观松鼠、乘凉,享受着一颗平常心所能领略到的喜悦。 女人是可以美到这种境界的,人间有这样的美女,真是幸事! 这样绝世的美女与才女,多少年才能修成一个?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6/11/daiaimei,2006111621114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6/11/daiaimei,20061116211233.jpg[/img]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10 Comments

书呆子外婆想得多

连着参加了两场婚礼,今年年生好,结婚的多,生子的也不少。 婚礼上一般有这样的议程,就是请双方父母就座台上,年轻的夫妻跪立敬茶。新老的传承,家庭的融合,这确实是一个仪式。敬完茶,父母要说两句祝福的话,儿女要说两句感谢的话。有时候 ,父母说得动情处,台下的观众都有抹眼泪花儿的。毕竟,那个怀中的小人儿,就要离开了,到另一个人的怀中,从这一刻起,在他(她)的最亲密的人当中,你就退居其二了。看着,看着,我就想到自己了,很多年后,如果婚礼还流行这样的仪式的话,我也会这样坐在上面,看着那个给我敬茶的小伙子,我的心情肯定复杂难言,当然,肯定不是从这个时候才开始复杂的,然后,我会说些什么呢?“小伙子,婚姻之始,也就是责任之始。。。。。。”,太酸,也老套,不过我有很多年足够的时间来想这句要对小伙子说的话。 同事生了一个漂亮女儿,我们去看她的时候,简直要被那肉唧唧的小身体迷死了。睡梦中,她的兰花指,小拳头都在挥舞,时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旁边,同事的父母正在为给孙女戴厚手套还是戴薄手套幸福地争论着。我又想到自己了,很多年后的某天,我肯定也会以一个外婆的身份,抱着一个小娃娃,她(他)身上穿着我织的手套、围巾、袜子,小衣服,然后我会牵着她的手,在花园里散步,教她(他)“这是树!这是花!这是一、这是二!” 我会怎样解馋性地亲昵她(他)的小身体呢?胖胖,团团的小身体,肯定会被我亲晕,抱晕,不过我想,小乖乖肯定喜欢我这个外婆呢。 我还真的,为这个问题玩笑式地问韵韵: “以后妈妈帮你带孩子好不好?” 现在,愿意带孙儿的老人本来就少,以后估计会更少,我以为韵韵肯定会为我的“无私奉献”感激涕零呢,结果她在认真吃完手中的巧克力,咂咂嘴后,慢吞吞地,担心地回答我: “那,那,你会不会把她(他)带成一个书呆子呀?!” 我晕!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