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6

银杏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3/4/daiaimei,2006101371354.jpg[/img] 从青石桥抱回来两小盆银杏蕨,妹妹家的那株已经呜呼了,我这边的却开得正好呢。 这种好是妈妈天天用水保着的,早晚两次透浇水,中间还穿插着无数次的喷玉枕纱厨水,那细如发丝的根是怎样贪婪地在吃水呢?它几乎就是水里的植物了。 妈妈去北京的十天,我也这样做了十天,它在所有的植物里,象家里排行最小的娇气的公主,你会不由自主地第一个给它浇水,最后还会补浇水。上班的时候,它竟然是我最牵挂的小东西。 它有它娇气的底气,叫它蕨的确不太合适,那么小巧,那么纤细,那么柔软,与蕨类植物的刚毅、大气完全不同。它酷似银杏的叶片将银杏的美发挥到及至,那嫩绿的颜色怎么样都会洗去一天的疲惫,嫩绿原来是一种清净之心。 有一两天发现最顶端的叶子在开始略微地枯老了,我的心紧了,就象对一个你怎么精心养着都要生病的孩子一样。但眼光扫处,发现老叶的下面,根部的中间在开始长出小叶子了,挤挤挨挨的一小蓬,嫩绿中带有一些嫩芽黄,更小巧的银杏叶在微微摆动,向我微笑呢。 原来它在这里报答我呢,眼睛一热,真想亲它一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3/4/daiaimei,2006101371444.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4 Comments

自由证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2/4/daiaimei,200610127198.bmp[/img] 在东拉山,有一个下午,我们是坐在凉亭里喝茶,三人斗地主,韵韵吃零食,我呢,看书,看的是《瓦尔登湖》。 妹妹说,等到四五十岁的时候,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然后买一辆性能好的越野车,随时装着帐篷、睡袋、野炊用具,然后就在山水间出没,走到哪里黑,就到哪里歇。类似的想法我也有过,只不过在吃苦方面,我要差一些,看美景自然是人生乐事,但弄得苦巴巴,脏兮兮的我也不赞成。 在山水自然间,人会有一种飞升的感觉,你可以听见每根神经、每个细胞被打开、被洗净、然后如新生婴儿一般,拥有一个纯洁无暇的心灵和饱满红润的面容。回程路上,离自然每远一点,离城市每近一点,你似乎看见无形有形的灰尘渐渐在心上漫布,一种习惯性的焦虑又悄然涌出,于是当还没有踏进家门的时候,你可能已经在渴望着下一次的逃离。 周围的很多人,都在令我眼热地做着与自然亲近的事,远足野营就不说了,周末的出游也不提了,现在不少人把周末的家安在山间。很多年前,就听说一些老人在青城山脚下挨着农屋修房子,一年有大半时间呆在那里,自己种菜,每天爬山,看书画画,过着陶渊明的日子。同事有在青城山山门买商品房的,每周五下班后就回青城山的家,第二天醒来爬山,下午打打小麻将,弄吃的,周日晚回成都的家。瑶的表妹也在青城山脚有一个自己的院子,买了十多棵银杏树种在院子里,深秋黄叶落满,她刚刚一岁的胖儿子就在黄叶铺满的地上快乐地学步。。。。。。 我在《瓦尔登湖》里找到这样一段文字: 我要奉劝他们加倍地辛勤劳动——直到他们能自食其力,得到他们的一纸自由证书为止。我希望世上的人,生活越千姿百态越好,但我更愿每一个人都能慎重地寻找到并坚持他独有的生活方式,而不要去采纳其他人的生活方式。他可以去建筑、去种地,去航海,只是不要妨碍他做乐意去做的事情就行了。 而梭罗自己,说自己在瓦尔登湖旁边靠自己的劳动生活,他说,一年之内仅需工作六周,就足以应对全年的生活支出,整个秋季和大部分夏天,他自由而清静地读书。 拥有一纸经济与时间的自由证书的确是你我都想要实现的愿望,不过,这一生可不可以实现愿望倒不重要,现在的生活就很好,有事做,并且不妨碍时常亲近自然。 记得有人说过,生活的目标,其实就是生活本身。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

老妇聊发编织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10/4/daiaimei,2006101071123.jpg[/img] 这个假期,除了去东拉山,我还在家里贤惠(哈哈)了一把,编织了一条白色的围巾,有图为证。 怎么就想起苏轼的那首《江城子》了,哈哈,也学一把YANGYI和易道的酸腐,改为我用: 老妇聊发编织狂,左牵线,右擎棒,柔编密织,等待暖绒围颈项。 一直喜欢看毛线,摸毛线,那暖暖的、软软的、绒绒的一团,在我心里,我也相信在很多女人心里,有一种类似于幸福的东西在里面。 家里因为妈妈一直都没停过编织,所以总能感受到这种幸福安详的气氛,沙发上摆着毛线和针,能让心迅速安静。不过,现在妈妈织东西,更多是一种多年来的习惯,拆了织,织了拆,手里必得要织东西,才能好好地看电视。 我呢,很早就会,可就是缺耐心,虎半夜凉初透头没尾。所以,这次我仅仅织一条围巾,目标不大,容易达到,哈哈,一条围巾的耐心还是有的。织的时候,妈妈和韵韵一会儿来看一看,问一句“什么时候织好啊?!”,“要围上围巾了!?”,“哦,要出产品了!?”,那一脸的惊异和狐疑,一点没有隐瞒。 不过,年岁让人学会低调,我边织边微笑着回答她们: 你们这是嫉妒! 织别人的毛线,让自己说去吧!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6 Comments

东拉山(三)

大自然是最浪漫的场景。 妹妹在美景面前居然诗兴大发,问我们每一个人,如果可以变成东拉山里的一种植物,我们会怎么选择? 我选的是变成一株红豆,妹妹选择变成青苔,韵韵选择变成银杏,韵韵爸选择变成松树,妹夫选择变成桂花树。。。。。。 天哪,太牙酸,不过很浪漫! 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855.jpg[/img] 嫩红的柔情,打动了坚硬的岩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955.jpg[/img] 倒下的躯体,还覆盖着点点红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035.jpg[/img] 苍劲的枯枝,高擎着最后的梦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13.jpg[/img] 柔和的青苔,抚慰他未了的雄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239.jpg[/img] 同根的情谊,延续着生生死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38.jpg[/img] 独臂的清雅,在等待何人的迟归?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337.jpg[/img] 孤绝的挺立,是谁丢弃的画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417.jpg[/img] 厥叶的欢歌,唱给那宽厚的穹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439.jpg[/img] 倒下的依恋,从守护到相拥的幸福。 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537.jpg[/img] 秋之斑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639.jpg[/img] 点点含泪。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718.jpg[/img] 晓之红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817.jpg[/img] 星星闪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848.jpg[/img] 青苔在布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1958.jpg[/img] 黄叶在拉幕。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2020.jpg[/img] 红叶做道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2439.jpg[/img] 叶脉在歌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7 Comments

东拉山(二)

生活—— 美景是最好的调味剂。 我们在山中不停地吃啊吃啊,胃口好得不得了。 请看我们出发前的采购单子:鸡蛋、黄瓜、玉米、火腿肠、酸辣粉丝、香菇、榨菜、色拉油、盐、鸡精、排骨、鸡腿、土豆、茄子、青椒、妹妹列的一日三餐的菜单足以令人眼睛发亮,神经阻滞.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431.jpg[/img] 第一天晚上,我们在这座山前扎营。那山中霭霭的雾气,好象是熊猫们在做早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521.jpg[/img] 我们的蘑菇汤,鲜美得一塌糊涂。对了,我们用的是桂花泉的泉水,甘甜清凉,一路上,我们就喝青衣源的水,比矿泉水好喝一百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629.jpg[/img] 我们的烧烤,专业得惨不忍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656.jpg[/img] 我们的白菜酸辣粉,腐佳节又重阳败得激起公愤。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728.jpg[/img] 煮白菜粉丝的时候,跟着韵韵做早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752.jpg[/img] 背起行囊,穿起那条发白的牛仔裤,行走天涯。 人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822.jpg[/img] 仙人树下一仙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847.jpg[/img] 慈眉善目扮观音。(已成了我们的经典动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926.jpg[/img] 独木桥上一飞人(妹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4/daiaimei,2006100775946.jpg[/img] 曲径通幽来作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5/daiaimei,200610078014.jpg[/img] 东拉山上三壮士。(他们三人就有这么乖,积极配合我和妹妹的创意,演技日臻成熟,已被我们培训到了相当高的水准,韵韵做得尤其到位。当时是背光,不过正好契合了一种特殊的氛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5/daiaimei,200610078057.jpg[/img] 青水溪边四仙人。(这就是我们选定的火锅地点)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6 Comments

东拉山(四)

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3440.jpg[/img] 让我的手捧起我的泪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3518.jpg[/img] 星点是我等待的时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941.jpg[/img] 蚂蚁它拨动着我的心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3626.jpg[/img] 我为你绽放漫天的礼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3748.jpg[/img] 还为你呈上丰盛的果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3848.jpg[/img] 再为你摆满迎接的花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3913.jpg[/img] 手擎着尊贵的花灯一盏 果—— 熊猫宝宝的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029.jpg[/img] 迎客厅的艺术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10.jpg[/img] 花园里的红樱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121.jpg[/img] 厨房里的调味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26.jpg[/img] 手工折的小五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234.jpg[/img] 出行点亮的黄灯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257.jpg[/img] 约会爱人的暗号灯。 蘑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326.jpg[/img] 我们喜欢挤在一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43.jpg[/img] 靠着妈妈温暖的羽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436.jpg[/img] 相爱的时候开成了一朵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456.jpg[/img] 孤单的时候自己唱歌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7/6/daiaimei,20061007104516.jpg[/img] 他们说黄色是幸运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8 Comments

东拉山(一)

其实,我更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赶羊沟。 当然,东拉山是现在对外宣传的一个大名字,赶羊沟、猫子湾沟、扑鸡沟等是它的组成部分,而东拉山大峡谷也属于龙门山邛崃山系,是夹金山国家森林公园的主要景区。本世纪初在国外展出的第一只大熊猫标本就出自这里——雅安宝兴县的赶羊沟。 在去之前,我几乎要对问我行程的每一个人重复它的名字,因为它太不知名了;去了之后,我知道我要对我见到的任何一个人重复它的名字,因为它,实在是,太美了!(尽管红叶还没红) 我想,我们一家人,还有妹妹妹夫,有生之年,很少在一个景区里不断地惊呼和赞叹:看,那座山!看,那棵树!看,那水!看,那花!看,那叶!看,那果!再看,那树桩里冒出的小蘑菇。。。。。。 东拉山,就这样,默默地,安静地,向我们释放着它的魅力,那无与伦比的丰饶和美丽。 此刻,是清晨六点半,我想着昨天的这个时候,我拉开帐篷的门链,把头伸出,闭着眼睛猛吸了一口那被山雨浸润了一夜的林木散发的清新之气,仰着头,让头顶上那参天大树缓缓滴落的水滴洗去我一夜的酣眠,然后看看在台阶下高唱着流过的青衣源的水,奏醒我心中欢乐的乐点。。。。。。 然后,我们一次一次在心里说,一定要再来,来洗肺,来洗心,距成都三个半小时的车程竟有如此的美景,真是成都人的福气。一年还要来三次:春看彩林、野生桂花(据说要把人熏昏),活化石珙桐;秋看红叶和水;冬看雪景。 还有一些悬念留给下次:17公里的赶羊沟,我们只走了一半;赶羊沟过去是东拉山沟,然后是高山草原,据说要走七八个小时;在垅东镇吃饭时,当地的镇民都说尚未开发的扑鸡沟景色更加绝美,比赶羊沟好上多少倍,并且不比九寨沟逊色,但路况和卫生条件都很差,大部分要靠行走,于是我们准备好好锻炼身体,准备着不久后直扑“扑鸡沟”。。。。。。 当然,我们还在我们喜欢的猫子湾沟(这条沟几乎没人去,但风景很小巧,妹妹把它命名为我们家的后花园)选好了一处靠水的河滩,在漂亮的巨大鹅卵石上,用纯净的溪水做一顿美味的白味火锅,煮我们爱吃的蔬菜和鱼。。。。。。韵韵说,那我们不是和神仙一样舒服?妹妹说,其实我们比神仙舒服,只是不会飞罢了。。。。。。 对了,我们还认识了林业站的司老师,留下了他的电话,红叶红的时候,桂花开的时候,大雪铺满的时候,他会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什么时候去,他会把饭做好,还会应我们要求杀一只鸡,如果野外露营太冷,他们林站还有多余的房间,我们就在房间里扎帐篷。 如果我的罗嗦和下面的图片还不能打动你的话,那就请只想一点:大熊猫选择的家园,会差在哪里去呢? 青衣源,是青衣江的源头。 青衣,多么质朴清雅的名字,正好是我心中东拉山的样子。 网摘:东拉山大峡谷风景区位于雅安市宝兴县西部陇东镇境内,总面积348平方公里,距离成都市235公里。集典型的峡谷地貌和雪山草原等自然生态景观于一体。海拔高度多在1800~5300米,为川西峡谷地貌自然生态景观的代表性景观。山中奇峰异景,溪水飞瀑,雨雾红叶,林鸟山兽,目不暇接 路线:成雅高速公路多营出口下,往芦山县(三国时姜维故里,生产猕猴桃、还有很多绝美的根雕),再往宝兴县,垅东镇分路至赶羊沟。路况不错。 图片太多,我把它们分几次贴:山、水、生活、人物、树、叶、花、果、蘑菇,正如东拉山无情地谋杀我的胶卷一样,我也要无情地谋杀你们的菲林! 今天是中秋节,祝亲爱的朋友们花好月圆! 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2742.jpg[/img] 这里的山,原本是一块巨石。茂密的植被覆盖,就成了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2922.jpg[/img] 现在是十月,彩林的轮廓初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2956.jpg[/img] 几万年前地质运动留下的残石上也长出了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3037.jpg[/img] 细细的小瀑,滋润着焦渴的山石。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3123.jpg[/img] 山中的路开满了野花,可以一直走到高山草原,走到夹金山、走到四姑娘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3156.jpg[/img] 这根木头,挡住了我们的道路。木头上有青苔,很滑,我们试了几次,无功而返。我提议爬过去,妹妹提议坐在上面挪过去,其实都过得了,只是差点勇气和耐心。 水—— 东拉山的水,美在蓝色的律动,美在晶莹的水花,美在玲珑剔透的河床。 那蓝,是浅浅的,淡淡的,但她的流动却是活泼的,酣畅的,象一个穿着浅蓝纱裙的女子,精力充沛,一路欢歌。 律动的蓝,给人以真实的美感。 河床,是黄白玉石般的鹅卵石堆成的,形态万千,有的似小龙女的白玉床,有的似一块巨大的肥皂,有的似剥了壳的鸡蛋,有的似可爱的金鱼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4221.jpg[/img] 水从山中流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4327.jpg[/img] 急急地奔赴一个约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0/6/4/daiaimei,2006100674352.jpg[/im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