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6

番茄鸡蛋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1/4/daiaimei,200608117019.jpg[/img] 食物里面也有原配爱侣吧,前世与今生,永远在一起,比如番茄与鸡蛋。 我们经常在早晨吃妈妈做的番茄鸡蛋面,当然,最常吃的还有,番茄炒鸡蛋,番茄鸡蛋汤。 同样的搭配还有黄瓜与皮蛋,但无论从色彩、味道上都无法与番茄鸡蛋媲美。 番茄的红与鸡蛋的黄,都是很柔和的鲜色,共同营造了一种温馨和暖的气氛;单是番茄的酸味不足以让一碗面生动起来,因单调太素缺少油荤,但鸡蛋很好地弥补了这一点,它恰到好处的似荤似素把番茄清甜的酸味中和了,溶解了,那一碗园润相浓的汁水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被纤细而劲道的面条贪婪而幸福地吸饱喝足,然后蜂拥着,向你早已敞开的唇与胃进发。 别忘了再撒上几点绿盈盈的葱花,一碗面,绝世而独立,倾国又倾城。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1 Comment

槐花几时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8/10/4/daiaimei,200608107111.jpg[/img] 现在,槐花已开过了,槐花开在五月。 槐树高大,树冠随意,小而椭圆的叶子中间,托出的是白色的花串。如葡萄一样垂下,散发出恬静的香味。这种树,这种花,一点都不华美和尊贵,它是家常的,身边的。 那花可以做蜜,和桂花一样,但比桂花的香味更清。清者,纯也。 五月的一天,我暴走浣花溪,看到河边有一处槐树园,已是槐花丰缀和飘香的时候。一对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年夫妇,在槐树下散步,他们的背影在槐树的绿意里显得悠闲和沉静。突然,女人停了下来,要去摘槐树最下垂的一串槐花,但槐树太高了,瘦小的她显然够不着,于是,她开始试着小跳,但几次下来还是够不着,立马有了些许的恼意。后面的男人一直背着手,含笑着看着她,这才慢慢走上前去,也是微跳着,用一只手擒住了最下端的开着槐花的枝条,然后用另一只手揽过女人的肩,让女人就紧倚着他的肩采摘槐花。 突然就想起了一句话,时间的奖励。意思是,当男女在激情消退后的漫漫一生中,如果都能不离不弃地相伴,那么在老年的某个时段,他们会得到时间的奖励,他们会发现爱情又回来了,不逊色于年轻时的甜蜜,而且更加深沉和浓郁。 此刻,这对老夫妇就在享受着时间的奖励,那女人分明忘了自己的年龄,在男人身边依然象个撒娇天真任性的女孩,而男人也还是那么宠着爱着她,如手心里的宝。 四川有一首民歌,是这样唱的: 高高山上一树槐, 手扶栏杆望郎来, 娘问女儿:望啥子么? 我望槐花几时开”。 这是讲怀春的青年女子望郎的爱情,那么槐花树下也同样见证老年人的爱情,所以—— 槐花几时开? 槐花时时开。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 Comment

当心长成一棵树

有些东西必得要有时间的堆积才能理解,才能欣赏,比如古诗词,比如国画,比如景色。 整个上学期间,对古文、国画都不喜欢,不理解,甚至有些厌烦,对于旅行更是没有过发自内心的欣喜,再美的景色都会味同嚼蜡地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的呀?!”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童年、少年、青年、甚至在韵韵也在背唐诗的时候,都是如此。 说不清楚是哪个临界点,突然开悟了,世界上竟有如此美好的东西!对这几样东西开始主动地去看,去理解,去欣赏,并从中得到快乐。 在三亚蜈支州岛,那个有雨的夜晚和早晨,我捧着《朱光潜谈人生》,被里面一篇《无言之美》而打动,反复咀嚼文章引用的古诗词。这些简洁成韵,蕴涵无限情趣和意境的字,和木楼外被雨浸润的椰树、牵牛花一起,让我由衷地感到文字所散发的无言之美,以及带来的无以伦比的幸福。 风行水上,自然成文。 有风自南,翼彼新苗。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风清。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娥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东篱把酒黄昏后九间。榆柳阴后檐,桃李罗堂前。嗳嗳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 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口开则灵魂之门闭,口闭则灵魂之门开/ 。。。。。。 我是在西门媚的博客里看到她母亲画的国画后,才意识到那简笔的写意山水带来的无尽的美,这一点和古诗词一样。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和一群同样爱好的人,在四川广袤的山野间画画写生,这本身就是非常诗意的生活,也是我为自己设计的老年生活的一幕。理解与欣赏是门,开启的是一个广阔丰满的精神世界。 也是在某一次的旅行中,我突然发现山脚下,石头旁那些无名小花,是那么自在幸福快乐地开着,我细心地把它们装进我的相机里,在电脑里我看到的是一大朵朴素而鲜嫩的美丽。从此,每次出门我都能找到这些细小的美,并把它们放大,与其他朋友分享,这个过程本身也给我带来了快乐。这种快乐,让我对于每一次的出行都充满了期待,就是我每天都能见到的楼下花园,也能感受到那些植物,那些花的变化,从每个角度,每道光影中它们呈现出的美丽姿态。 我知道,内心里那株漂浮、无着、浮躁、清浅的小苗,已经长成了一棵宽厚、稳固、平静、深沉的树,它已经能够承载生活带来的一切风雨,在慢慢长大长高的过程中,它的枝叶在伸展、它的眼光更广远,并且更加柔和,更加细致,它知道自己是什么,想要什么,知道怎样从每天的生活去感知所有的一切带来的美好。 当心长成了一棵树,女人就可以尽情地体验和享受生活的无言之美。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