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6

如登天台

本以为天台山不过比盘龙谷等河沟大上一点,走近了才知道低估了它的巨大。 不然怎么会叫天台山。 单是那直直的陡坡,和惊险的错车,就足以让我后悔不迭,并吓出一身冷汗。发誓以后不会再开车上山。 平乐古镇的清凉溪水就是从这里来的,水是真正的好,可以一直溯溪而上;河床是邛崃山系地质变动的断裂谷,可以看出了那或硬朗或柔和的大小纹理;当然还有茂盛的松、竹,竹海之广阔,想必也是熊猫喜欢的地方。 最得意的是拍到了一张水蜻蜓的照片,象水墨画。 注:明日将和部分同事去三亚集体休假,希望在那里也可以继续写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30/11/daiaimei,200607302015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30/11/daiaimei,2006073020144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30/11/daiaimei,200607302025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30/11/daiaimei,20060730204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30/11/daiaimei,2006073020105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30/11/daiaimei,20060730201127.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0 Comments

润肤细无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8/4/daiaimei,200607287231.jpg[/img] 每次妈妈回老家,临走前会把她的几盆小花托付给我,但我总是因为各种原因忘了浇水。几天后妈妈回来,那盆里的土干涩的样子,总是让我内疚万分。 现在,我也常常对我的皮肤感到内疚。按理说,成都的湿润天气从另一个角度说,是一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形面膜,所以酿造了这里的女孩儿光洁粉嫩的肌肤,但上了一定年龄的女人,会发现自己肌肤对于天然面膜的接受能力在下降,会更容易缺水,就象那盆干涩的土。 于是,就只有自己“浇水”了,方法之一便是面膜。 最早做面膜,是在韵韵三岁的时候,韵韵在幼儿园有个男同学丑丑,是一个憨厚可爱、热情似火的小胖墩儿,住在我们楼下。丑丑每次回家后不好玩儿,就会在楼梯口等着“劫持”上楼的人到他们家去,于是我和韵韵就经常被“劫持”到他们家,玩了不说,还必须吃饭。丑丑的妈妈还会热情地邀请我和她一起做面膜,她是个美丽能干的女人,把她种的芦荟,还有蜂蜜,好象还有一些黄芪等中药,麻利地和在面粉里,然后小心地涂在脸上,两个白脸女人就躺在床上享受面膜的滋润,韵韵和丑丑便在我们身边疯闹着跑来跑去,笑声震天。每次要回家时,两个小家伙都不愿意离开,特别是丑丑,咧着嘴大哭:“你们再做会儿面膜嘛!” 那时候皮肤真正好,偶儿做做面膜纯属好玩儿,后来,皮肤干到不能忍受的时候,便去吃吃美容大餐,但总觉得非常费事,倒是自己做面膜更容易坚持。 试了一些面膜,不太喜欢涂在脸上并且还要冲洗的那种,更喜欢做成一张纸贴在脸上,做完撕去即可。用来用去,觉得屈臣氏的绿茶面膜最好。 当绿茶面膜贴在脸上,静静地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时候,你能感觉到那绿茶的精华温柔地进入你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末梢,那微微的凉爽的感觉从面部抵达全身,直至心灵。你的思绪,在绿茶的氤氲中飘荡着,舞蹈着,尽情地感受着这美好的方式带来的美妙体验。。。。。。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3 Comments

母亲之弓射出的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7/4/daiaimei,2006072771953.jpg[/img] 这段时间总是对孩子的教育问题感兴趣,但对于繁复的教育书籍又不知从何看起,在当当网上看到一本书《好孩子的成长99%靠妈妈》,立刻感觉新颖,并倍感肩上担子沉重,于是买下来。 书的作者是韩国学者张炳慧博士,她将三个中国继子送进哈佛、耶鲁,而那三个孩子在她到来之前是缺失母爱,有着很多不良习惯的孩子,她以一个后母的身份,首先盘活一个家,再次把孩子培养成材,这就足以让我们佩服到及至了。 整本书非常平和,没有一个成功家长的居高临下,更多是一个邻居大姐和和你聊孩子,柔和沉静,不动声色地显露出生活的智慧。 “教育、培养孩子的方法并不来自于所谓的教育理论,而是来自于父母本身”; “把厨房作为最好的教育课堂”; “不要忽略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提问”; “要让孩子适应社会,必须让他自己去经历和领悟”; “你不必成为教育专家,你是母亲,没有一个教育专家比母亲更了解自己的孩子!”; “不要热衷于各种培训,让妈妈自己来教育孩子。” “给孩子一个空间”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对孩子来讲是人生一个宝贵的财富”, “妈妈的信任是灵丹妙药”, “和孩子一起制定五个法则:制定规矩,不要轻易改变规矩,必须遵守约定,学会关怀别人,养成好的语言习惯。” 。。。。。。 这本书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妈妈在孩子的成长中确实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细微地观察孩子、辅助孩子,是妈妈的天职,同时自己必须先做一个好的表率。很多事情放手让孩子去做,才可以发现孩子的兴趣所在。一些为人处事的基本原则,一定要从小训练,耐心坚持,成为孩子的习惯,这一点在他日后的生活中将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还有一个感受是,我不再那么反感现在的应试基础教育了,在孩子小的时候严格的基础训练,一方面开启智力,一方面让他感知人生,学习以严谨的态度做人做事。在他长长的一生中,要遇到更多的测试和考验,让他先做准备吧。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箭矢。 ——纪伯伦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

绵长而忧伤的思念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5/4/daiaimei,200607257358.jpg[/img] 看完我喜爱的成都女作家洁尘写的第一部长篇《酒红冰蓝》,进一步证实了我的观点: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思念,美丽而纯净,绵长而忧伤,贯穿一生,也会决定一生。在保护这种恋情的所有方法里,可以肯定的是,相聚不是最好的一种。 她称他“南南”,他叫她“姐”,高三女生和高二男生就这样早恋了,如栀子花一般的清香。不过是晨跑时一个拍肩的动作,不过是公共汽车站那相互找寻的目光,不过是晚自习后回家路上的匆忙拥抱,十几岁孩子能想出来的爱情方式,那么细微紧张,但却美好,无数次出现在他们成佳节又重阳人后各自生活的回忆里。 也是一句赌气的话,他们就此分手,各自经历男人女人,各自成为男人女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没有想到,内心深处对对方却是无尽的愧疚和思念。但是,他们谁都无法放下自尊找寻对方,以后的每次邂逅和短暂的相聚,除开见面初期那疯狂的爱恋之外,其余时间全是争夺自尊至高点的战斗,两个彼此深爱的人,互相猜忌、互相伤害,发誓离开,但又忍不住在一起,然后循环往复。 最后的色彩是明丽的,洁尘还是让他们在一起了,一封来自北京的信,点燃了他们相聚的火把。洁尘后来在一个访谈中说,因为这部小说最早是应“禾林丛书”之邀而写的,而禾林的宗旨就是温暖向上的爱情,但是这个结尾肯定不是洁尘的真实意图,谁都知道,他们在一起的结果,是一样的。 这是人性的弱点,也是男人和女人的弱点。 我喜爱的张艾嘉的《心动》也是这样的,他们可以相爱,可以彼此思念,但最好不要长久地在一起,不然,爱会消散,也会消失了—— 那绵长而忧伤的思念。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2 Comments

莲叶何田田

一场透雨把连续了好一阵的高温天气驱散了,这个周末凉爽宜人,随处可闻见清新的树香与草香。柔风吹过,真舒服啊。 这个周末不用逃到山里去,这个周末成都本身就令人迷醉,这个周末还有莲花可以看。 同事的丈夫在上周周末,早晨六点就到“荷塘月色”(成都一家农家乐)去拍莲花了,一来那时人少,二来那时的荷花最美。荷花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便是“花开待日”。在清晨日出前,它前一夜长出的的花蕾慢慢膨大,然而,却仍在静静地等待着,即使已经有丝丝按捺不住的暗香溢了出来,但那闭合的花瓣却依然不肯张开,待得那一轮红日一跃而出后,所有的花蕾不约而同的向日而开,刹那间芳香满溢。 昨天上午,我拍到的是华西医科大学早晨十点的荷花。那里是秋天看银杏,夏天看荷花的好去处。 中学时曾学过菡萏一词,指的是荷花的花苞。单位内部网站上,有一个年轻的女同事给自己注册就是菡萏。那首诗是: 镜湖三百里,菡萏发荷花。五月西施采,人看隘若耶。回舟不待月,归去越王家。 从华西回去的路上,我随意说了一句: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韵韵接着说: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4/4/daiaimei,200607246524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4/4/daiaimei,200607246531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4/4/daiaimei,200607246534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4/4/daiaimei,200607246545.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5 Comments

紫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21/4/daiaimei,200607217158.jpg[/img] 这是一部关于黑人,关于女性,关于家庭暴力的电影,是一部想来非常“苦大愁深”的电影,买了近大半年一直没看,原因也在于此。一向不敢去碰苦难、残忍、血腥的东西,怕带来的负面情绪拥堵着,好久不能回过来。 但这部影片一开始的那片紫花,还有在这紫花里欢乐嬉戏的黑人姐妹南蒂和西莉,以及配合着的清缓音乐,都是那样的恬静和纯美。不愧是大师啊,斯皮尔伯格把本来苦难的故事讲得真实、客观、人性化,就是西莉在被丈夫虐佳节又重阳待的生活中,也不乏情趣和可爱的地方,比如丈夫在参加舞会前穿戴的那一幕,就让人忍俊不禁。 人性的善恶本来就是相对的,就象在影片结束时,那曾经残暴的丈夫,牵着马无比留恋地在离开自立后的西莉门口站立,然后走开,给影片赋予了一种人性化的光辉。 一个女人的一生,原来可以可以这样的痛苦也可以这样的丰富。这是影片的主题。 木瓜在这篇博文的评论中写道: 乌比 戈德堡无愧演技派的名家。《紫色》我几年前开始看,看过许多遍。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只是每次看《紫色》旁边再放一张《修女也疯狂》。堵心的时候换上。 在美国,人们普遍认为少女就是紫色。他们说从心理学角度,每一个女孩在童年期都会喜欢紫颜色;而那些喜欢蓝色、绿色的小女孩,多多少少已经被成年人的世界异化。 所以我想这也是《紫色》这部小说、电影名的由来。 真是很精彩的评述,让我了解了紫色的意蕴。看演职人员表时,我还有一个惊喜,那就是索菲亚的扮演者是红透美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奥普拉 温弗里。其实在看片的过程中,一直觉得索菲亚这个角色非常出彩,在总体沉闷的影片里,她是一个喜剧元素,有着和逆来顺受的女主角西莉完全不同的东西:敢作敢当,无所畏惧的男子做派。 1985年《紫色》 制片:斯皮尔伯格,弗朗克 马歇尔,凯瑟琳 肯尼迪和昆西 琼 编剧:曼诺 梅耶斯根据艾莉斯 沃克的小说改编。 主演:乌比 戈德堡(饰西莉),丹尼 格洛威尔(饰阿尔伯特 约翰逊),玛格丽特 艾弗里(饰舒格 阿弗里),威拉德 帕夫(饰哈普),奥普拉 温弗里(饰索菲亚),莱 唐 乔恩(饰斯奎克),阿库苏亚。布西亚(饰内蒂/特),阿道尔 凯萨(饰老先生)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3 Comments

相由心生

从浓玛那里知道了这一句:相由心生。 非常赞同。 人们从某个时候开始,内心就逐渐取代血亲,成为决定外表容貌的因素。 我们总是会觉得有些人好看,有些人美丽,即使是陌生人,那擦肩的一瞬,那回眸的一刻,都会在内心里赞同:多 好看的人啊! 仔细一想,这些人或许本来五官就标准协调,但相貌平平的也不少,那么,让你觉得好看的,肯定是五官之外的东西-----内心铸造容貌。 一个有着和善宁静内心的人,其容貌也是平和温暖,让你不会有一点戒备。 一个在职场官半夜凉初透场拼杀的人,你会看到他(她)的脸上写满了心思,即使那是张非常精致的面庞,也会让你近而远之。 浓玛总结道:我们现在欣赏的容颜,一定是一个人内心赋予的容颜,这时,我们认定的容颜,也是我们认定的一种内心,它一定不是飘忽的,因为它一定是有所承载的。这时,这种容颜的内容是丰富的,界定它的标准,也一定不会是漂亮与否,而一定是美与否。那么这时,即使是天生不甚漂亮的人,因为有一种漂亮的内心作底,也一定会呈现出一种恒定的好看与舒服。” 一个丑人会因为他(她)的内心而变得美,这需要时间,也需要看者自己的内心变化。赋予了感情因素的观看,那一定是让被看者焕发出夺目的光彩。所以“相由心生”的心,应该是两方面的,一个是被看者、一个是看者,两个内心共同着力,便铸造一张美丽的容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9/4/daiaimei,20060719741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9/4/daiaimei,200607197438.jpg[/im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6 Comments

盘龙谷的叶

盘龙谷的叶也许没有小花那么惹眼,但它们在默默衬托花的同时,也在舒展着自己的美丽. 那美丽是忍耐,是静穆,是宽厚,它们与花相生相伴,点缀着盘龙谷,快乐怡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147.jpg[/img] 在这里,蕨叶和花哪个是主角?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243.jpg[/img] 空谷有佳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341.jpg[/img] 蕨的幼年时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448.jpg[/img] 一笑倾人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553.jpg[/img] 爬山虎的柔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637.jpg[/img] 再笑倾人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759.jpg[/img] 溪边圆圆的,柔柔的,暖暖的叶.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855.jpg[/img] 玉米花开得也好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3948.jpg[/img] 四季豆的叶好朴实.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4025.jpg[/img] 玉米缨缨真好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4111.jpg[/img] 玉米花也有这样的姿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8/4/daiaimei,2006071864155.jpg[/img] 这样的叶难道比花逊色?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 Comments

盘龙谷消夏

这几天成都热气逼人,周末两天进山去也。 我们的目标是彭州小鱼洞盘龙谷,一个未被开发但已成为拓展露营基地的地方。溪谷沿着山势盘旋而上,从山上流下的水清凉怡人,早晚还有些刺骨。水可真是灵魂啊,有水的地方,大人小孩欢呼雀跃,而没水的路就走得很枯燥。 露营的山坡可以看到对面的山,和密集的植被。韵韵和文文穿梭着采摘了好些草药和野花,我则一路拍了好多花和叶,等我一一给大家挂上来吧。 晚上我们点起了篝火,烤了玉米和兔,吃了被溪水冰过的西瓜,唱歌讲故事,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6/9/daiaimei,20060716171444.jpg[/img] 我们的帐篷扎得很悠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6/9/daiaimei,2006071617168.jpg[/img] 一路上都是这样的小溪小瀑,也是我们的天然淋浴池.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6/9/daiaimei,2006071617183.jpg[/img] 燃起篝火把那清香甜玉米烤上一烤.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6/9/daiaimei,20060716171927.jpg[/img] 再拿着烤好的玉米和兔腿拍一张合照.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4 Comments

盘龙谷小花(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113.jpg[/img] 也猜猜这是什么花? 哈哈,四季豆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29.jpg[/img] 蕨叶是小花多好看的背景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35.jpg[/img] 一,二,三,四,开了四朵了,还可以往上开好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424.jpg[/img] 这种花有些复杂,饱满的花蕊外,围着几朵开好的花,这是盘龙谷最大的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611.jpg[/img] 尖尖的花瓣,象星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75.jpg[/img] 可爱的小绒球,去摸摸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934.jpg[/img] 是不是仙气在散发?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1045.jpg[/img] 花,就是这样骄傲地开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1127.jpg[/img] 也是如此自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1153.jpg[/img] 并且如此享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7/17/4/daiaimei,2006071771243.jpg[/img] 默默地陪着盘龙谷的溪水,一年又一年.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