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6

易道的书房

在博客上认识易道,最初是在丰言的博客上,当时丰言写了一篇赞颂母亲的诗歌,在评论的第一条有个人也用诗歌写了一篇感触性的评论,我呢,读了丰言的诗歌很受感动,然后就在评论的第二条写上“写得太好了!感人至深!”。 第二天翻看评论,笑得我乐不可支,为了我那句赞语,他们俩都在争论我的赞语是给谁的,各自都认为是给自己的,最后评论的那个人承认失败,说这样的感觉让他想起了,有次他在一个公共场合见到丰言,看见丰言笑容可掬地看着他,等到他也同样笑容可掬地迎上去的时候,才恍然丰言的真实笑意是给他身后的那位漂亮美眉的。 这个人就是易道,从此与易道成为博友。经常互相逛博互相评论,月亮吧的评论上因此多了一个豪爽热情、真实自然的湖南人。说实话,写博贵在坚持,写博的人很在意评论,评论是坚持下去的一个力量,你知道有这么些人每天都会认真看你的每一句话,那就象演员有了观众。 易道最为了得的是以诗作评,而且诗来得快,也很工整,寓意深刻,实在佩服至极。评他博为己博也是他的特色,因此他的博博采众家所长,人气超旺,完全可以和去年的超女李宇春比美,哈哈。我就知道象木瓜了、小沙女了,还有圈圈了,都是易道的狂热粉丝。 让易道和LIULANG,一个在大连、一个在成都的湖南人在我的博上成为朋友是我比较得意的事情,他们两个在评论上各自抒发的思乡之情真的令人感动。这所有的过程,也让我深刻理解了博客的魅力: 让投缘的人走到一起。 感谢易道,希望易道的书房越开越好! 另:因为工作和韵韵学校的事情,这篇文章写迟了,请易道原谅。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2 Comments

去年夏天的旗袍

贴几张去年夏天在楼下花园穿旗袍拍的几张臭美照片,发给HANGFANG看过,她说素色一些的旗袍可能效果更好,我也觉得是。 穿旗袍,有一种走在古典戏剧里的感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7/4/daiaimei,200606276295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7/4/daiaimei,200606276303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27/4/daiaimei,2006062763054.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4 Comments

韵韵毕业了

昨天去参加了韵韵学校的毕业联欢会,这个学校的年龄和韵韵他们的学龄一样,刚好六年。想当初选这所学校,也真够胆大和冒险的。 能干睿智的女校长,年轻美丽帅气的老师、漂亮整齐的校舍,就是这座学校给我留下的印象。我想,这样的印象留给孩子也是非常好的,她会从这个角度领会世界,也是这样的美丽和帅气、活泼与健康,而不是老气横秋,愁容满面。 韵韵和全班同学一起唱了那首经典的《送别》,当合唱声渐远,韵韵手拿话筒慢慢走出来,悠扬清亮的声音响起来: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那一刻,我和所有的家长一样,都被韵韵的歌声打动了,她唱得多好啊!神情淡定,自信大方,也许,小小年纪的他们并不能完全懂得这首歌的含义,但在这快乐多于伤感的毕业会上,让经历了人世的家长们格外受到触动。 作为母亲来讲,在骄傲的同时,我还有很大的歉疚,因为这段时间为择校的事情搞得心情烦躁,并且向韵韵挥洒这不良情绪,让本来快乐的她也开始承担目前这种教育机制不公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韵韵的歌声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不管怎样,快乐是教育的第一要义,让孩子学会发现快乐和享受快乐,同时让孩子在快乐中养成良好的学习生活行为习惯,才是让她长长一生幸福生活的根基,这比考一个高分上一个名校重要得多。 感谢韵韵的歌声,真诚祝贺韵韵小学毕业了!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人生是个充满意外圈套的装置

最近一段时间,头发又开始脱落,洗头梳头后,那散落卷曲在手里的一抹,总是让心淡淡地一沉。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脱发厉害。虽然很明白,夏天的脱发可能会是一种季节性的,这样的脱落对头发一直浓密乌黑的我来说影响不大,但身体里这样的信号反复出现,总是有一种进入老境的凄凉,想起那句:秋风扫落叶。 最近的体检,行里我喜欢的两个女友都被查出了问题,一个是肝上有肿瘤,一个是胸部有包块,虽然都还没有最后确诊,但在她们心里还有我们心里,总是投下暗影。现在,一个去了北京,一个留在成都继续检查。 这样的消息再一次把心拖回地面,重新审视我们赖以存活的身体,深深地感叹:健康有多么好! 读村上村树的随笔,里面有一篇关于脱发的文章,他说: 也可能处在三十、四十这种节骨眼年龄上,有什么事也好,没什么事也好,精神都要遭遇挫折,因为年龄增大和变老不是一件马马虎虎的事情。 人生是个充满意外圈套的装置,其基本目的似乎在于总体性平衡。简单说来,人生中若有一件美妙事,往下必有一件糟糕事等在那里,人生途中头发的时增时减大概就是让我领教如此装置之痛切的一种隐喻。 因此之故,每次面对镜子梳头时,我都放松一下双肩,暗想必须轻松些活着才是。虽然放松过头可就成傻瓜蛋了。 祝愿她们都是虚惊一场,只不过是为了领略人生这个意外的装置。 也祝愿我们都健康快乐!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

不堪其凡 凡又如何

朱丽叶 比诺什主演的《烈火情人》是我最早看过的一部爱情文艺片,把一个颇有名位的参议员和自己未来儿媳之间的不伦之恋描述得惊心动魄,当然这段如火如荼的恋情最后以悲剧收场:儿子坠楼而亡,自己没有了一切:官职、家庭。。。。。女人从此消失。 最妙的在结尾,很多年过去,落魄流离的参议员在街上远远看到了那个女人,这时话外音响起:她抱着孩子走在一个男人身后,和其他女人没有任何不同。 这就是了。这是一切疯狂爱情的结果:你曾经爱的这个女人(男人)其实非常平凡,只是爱情本身这种奇妙的化学反应会把这种平凡制作成不平凡,制作成完美绝伦,制作成豪华幕景映衬的舞台。当激情的潮水过去,一切回复平静,那真实的一面便显露出来。 当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时间已过去。多少有些怅惘,有些叹息,是啊,那个人怎么会是这个人呢? 但你不能否认:你和他(她)共同领略了那世间最美妙的恋情!看着这个在你身边或已离开你的人,你会恍然造物的奇妙,世间万千人,你只和她疯狂地爱过一次,虽然现在在你眼里他(她)已是平凡之人,但曾经的恋情就会让他(她)始终不平凡。 所以,不堪其凡,凡又如何?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2 Comments

那一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19/4/daiaimei,200606197257.jpg[/img] 记得以前看过他人对林徽因诗歌的评价是太“文艺腔”,但我一直喜欢。她的诗很明显的女性诗人的特点,柔情细腻,清新明白、朗朗上口,最妙的是节奏,展转千回,轻述低叹间,展现林徽因诗歌的最大魅力。 也许这就是评论者所谓的文艺腔吧,我以为这样的文艺腔比那些看不懂的诗歌要好得多。 WANNAN的邮件里提到这首诗,我也喜欢。 那一晚 那一晚我的船推出了河心, 澄蓝的天上托着密密的星。 那一晚你的手牵着我的手, 迷惘的星夜封莫道不消魂锁起重愁。 那一晚你和我分定了方向, 两人各认取个生活的模样。 到如今我的船仍然在海面飘, 细弱的桅杆常在风涛里摇。 到如今大阳只在我背后徘徊, 层层的阴影留守在我周围。 到如今我还记着那一晚的天, 星光、眼泪、白茫茫的江边! 到如今我还想念你岸上的耕种: 红花儿黄花儿朵朵的生动。 那一天我希望要走到了顶层, 蜜一般酿出那记忆的滋润。 那一天我要挎上带羽翼的箭, 望着你花园里射一个满弦。 那一天你要听到鸟般的歌唱, 那便是我静候着你的赞赏。 那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花影, 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1 Comment

巴西之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16/4/daiaimei,2006061671444.jpg[/img] 个人认为,世界杯最美的是色彩。 单是那球场座位上的橙色、黄色、红色、白色、蓝色。。。。。。的海洋就足以烘托出一种庄重而快乐的气氛。 在这样的海洋里,我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1998年世界杯里罗纳尔多的前女友-----苏珊娜,那黄绿色彩包裹下的美丽精灵,在座位上为男友加油时向世人展示的那无与伦比的运动之美、健康之美、巴西之美! 而这种巴西之美在我很小的时候看过的一部电视连续剧《女奴》里,被女主角伊佐拉牢牢地留下了印象。总是在想,那是怎样一块神奇的地方,可以孕育这么美丽的女人? 已经过去八年了,美丽的苏珊娜依然是我眼中的世界杯的代表人物。只可惜物是人非,罗纳尔多这个闷墩儿(四川话,傻蛋)加花人比黄花瘦花公半夜凉初透子无福消受这样的美丽(说实话这个兔牙实在配不上苏珊娜),在苏珊娜之后更换女友和妻子的速度可以弥补他作为球员的低潮时的进球不足。 但卡卡出现了,用黄健翔的话来说,巴西队终于有了一个帅哥球星,那黄色包裹下的帅气很自然地让我想起了柔媚的苏珊娜,他们共同酿造出一种让人心醉神迷的巴西之美。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16/4/daiaimei,2006061671618.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3 Comments

我喜欢的成都街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15/4/daiaimei,2006061565245.jpg[/img] 每天午饭后散步,喜欢到这条街走走。 靠近春熙路,离分行不远。不宽的街,人也不多,适合悠闲地走过去。两旁的小店现在都已挂满了春装,有很多好看的体恤,现在正当穿。中间那排桌子,平时喝茶喝饮料,现在初夏,串串又开始上桌了。昨天看见两桌美女,都在这里吃串串,好大一锅的串串,被两个纤秀美女呼尔嗨哟地吃着,老板娘还手提着几串豆腐皮给她们加上。 对了,这一带也是打望成都美女的宝地哦。 照片是春节拍的,晚上的灯光下那街更具一种悠闲美。现在,比起春熙路的人山人海,这里依然清净怡然,这些小店老板竟然守着并不火的生意悠闲地吃串串。 昨天折回时,遇见多年不见的一位男同事,他在花旗,散步回家,竟然也走这条路,所以我第一句话就问他: “每天都来打望粉子唆?” 注:粉子是成都人对美女的呢称。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 Comment

乱世里的故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13/4/daiaimei,2006061371938.jpg[/img] 最近看了两部电影,《理发师》、《小城之春》(费穆版),都是关于乱世里的故事,区别在于,前者动,后者静。 我想陈逸飞一定是被小说里的故事感动,乱世中的一把剪刀可以映衬多少人世浮沉,一个弱小的理发师的人生命运更是大世界变换的写照。但就象南方周末里关于这部影片的拍摄过程所说的一句话“电影这塘水有多深?”一样,这深有两个含义,一者是电影之外的东西太多太复杂,可能不是醉心于纸墨的陈导所能应付得了的,另一个含义,是把一组最艺术最美丽的画面拼贴在一起,不一定是一部好影片,因为电影首先在于故事本身,故事没讲好,再大的噱头,再宏伟的场面都没有用。举个例子,比如刚开始日本军队大举进军上海的场面真的可以略去,用其他的电影符号来表示,那样可以省去很多钱,还可以专注讲述影片的主题。 《理发师》的故事没有讲好,里面的人物都很平庸,情节的编排也没有踩准节奏,理发师与嘉仪的爱情也相当突兀,没有一个自然流水的过程,所以,当最后两人历经磨难终于在一起时,那沙漠里两人签手的画面无疑是很美的,但一向泪腺较为发达的我却没有一滴泪意,最后的音乐也没有耐心听完。 但《小城之春》就不同了,这部48年拍摄的黑白影片,从一开始玉纹站在城墙上的远影开始,就始终是一幅清淡的水墨画,故事如清清流水自然展开,除开女演员表演上有那个年代特有的表演痕迹,一切都很好,男演员的表演堪称完美。比如石羽,比如李伟,就是仆人老黄,都具有一种朴拙诚实、厚重的中国男人之美,这类男人特别适合做丈夫。那个李伟在后来的革莫道不消魂命影片里老演坏蛋,所以我在这部影片里看到他扮演的热情、真诚、多情的男主角时,我真的非常吃惊,不知道李伟自己是不是也会常拿出来看看自己的青春和激情。 影片的成本肯定很低廉,就是几个演员在一段旧城墙,炸毁的庄园里的对话,但可能费穆老先生也不知道,他一不小心就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的一部经典。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6/13/4/daiaimei,2006061372016.jpg[/img]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2 Comments

体检

要说什么地方容易引发对生命本质的思考,首选应该是医院吧。 周六行里体检,每人手里拿着一张单,在医院门诊大楼的一、二、三层的各个诊室间穿梭,看着医生一样一样地在单子上签字画押:耳、鼻、喉、眼、颈椎、血液、B超、心电图、X光。。。。。。 见面的问话全是:查了几个地方?还有几个地方没查? 认真想想,人,不也就是这几个地方吗?骨骼、肌肉、器官加上血液的流动,人就可以生存几十年。 排队照X光的时候,可以在电脑上看见前面那位活泼健硕的小伙子的影像,很清晰的骨骼架构。一个个看过来,其实每个人的都差不多,身体以外的区别在X光面前已经不存在。看深了去,人仅仅是这样的一副骨架。 那么,其余的,什么思想啊,美丑啊,尊卑啊,快乐啊,悲伤啊,在哪里呢?在这张透视人体本质的片子前,它们统统不存在。 人的一生,不就是这样一副骨架的活动吗? 这样的思考一点都不浪漫,也不唯美,甚至有些悲观和谶人,但却是真实的,对于过度生活在精神世界里的人来说,重新审视生命的本质,可以让心离地面近一点,而且我也明白了一个很浅显的道理: 一个简单的身体,只需要简单的生活,就可以维系。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