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6

楼下小亭外的叶在繁茂中已经开始点缀红色了.那天经过,发现阳光下的一抹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9/4/daiaimei,2006050964137.jpg[/img] 在光与影的交织中闪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9/4/daiaimei,2006050964552.jpg[/img] 近看,那红是如此清新柔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9/4/daiaimei,2006050964811.jpg[/img] 从这个角度,那叶如此高洁,谁说它比花逊色?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一种心情

4月30号晚去汽车站接叔叔和姑姑们,看到好多大学生模样的小年轻跳下公车,向车站奔跑,眼睛急切地在显示牌前的地名寻找。哪一个亮着的灯是他们要回去的地方,或者说是,有人在望着他们回去的地方。他们头发有些乱,满脸是汗,背着包,手里提着两盒点心,上面写着:成都特产,丁丁糖。 眼睛突然有些酸了,想象着很多年前的我,也是这样,头发纷乱地在火车站里挤着,手里提着:上海特产,大白兔。 我还记得数学系的WANGZHU在火车上笑盈盈地对我说,在南京路上排了好长的队,买了七八斤,回家给妈妈要送好多亲戚。 就是这样的一包或许一盒,承载的是回家人的心情,承载的是回家路上的无数次想象,想象着家人接过时的笑脸,想象着再晚都会等着自己的那一桌饭菜,如果没有,会觉得心理失落一大块。这一小点东西所蕴涵的内容,再多的钱都无法买来。 为了见面的这一刻,回家的人和盼回的人都做了怎样的心情准备?节假日的好,就是给了人们回家和盼回的时间,慢慢体味其中的真味。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3 Comments

导游

叔叔姑姑一行十二人四月三十日到成都,我当了三天的导游,安排如下: 5月1日:上午游浣花溪公园,中午吃皇城坝小吃,下午在浓荫下的露天茶座喝茶打牌,晚上喝老鸭汤,到妹妹在罗马假日广场的酒吧里玩“杀人游戏”。 5月2日:四车前往青城山,花了四个小时登山,坐缆车下,中午吃山脚下农家菜,点了很多野菜,什么竹叶菜、野芹菜等,然后直奔都江堰,游完已是晚上七点多,回到成都在老房子设宴款待。 5月3日:妈妈一大早带他们前往春熙路逛了一上午,中午在家吃午饭,下午轻松打牌,晚上吃孔亮火锅,游锦里。 5月4日,他们一行离开成都前往简阳考察羊肉汤,由姑婆的女儿接过导游棒。 这三天的天气似乎配合着我们的热情,火辣辣的,铁打金刚的我竟然也略发低烧,出虚汗,不过很快痊愈。 叔叔姑姑们都是内向之人,没什么话,不过还是感觉得到对我们的安排比较满意。 贴几张在青城山、都江堰拍的照片。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6/5/daiaimei,200605068931.jpg[/img] 阳光下的青城山寺庙杜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6/5/daiaimei,200605068104.jpg[/img] 天然氧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6/5/daiaimei,2006050681043.jpg[/img] 上清宫旁的千年银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6/5/daiaimei,2006050681131.jpg[/img] 都江堰的落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6/5/daiaimei,2006050681210.jpg[/img] 堰工道上的花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4 Comments

献给所有的母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4/11/daiaimei,2006050420925.jpg[/img] 看了《茉人比黄花瘦莉花开》,感觉很好,一个讲得不错的关于女人的故事。 我在章子怡的眼神里重新找到了《我的父亲母亲》里母亲的那种纯净,那是我最喜欢的章子怡的影片,每次看都会流泪。 一个女人的命运究竟由谁来决定?是命运的无常,还是人为的倔强?总之会有很多不可琢磨的东西。但命运就是命运,它是真实的生活。 祖孙三代茉、莉、花的命运都和男人、孩子连在一起,茉、花都默默地生下了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的男人的孩子,并承接着与此带来的所有的欢喜悲伤;而莉,正因为不能和心爱的男人生育孩子,进而神经趋近于疯狂,最后追随在那个年代被冤死的男人而去,留下他们领养的女儿花。 让我心动的场面,是衰老的茉牵着幼小的花,在母亲卧轨的地方,给她讲述父亲母亲的故事,那真是人生传续的经典场面。茉的一生不断地给女儿莉、孙女花讲女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讲她自己如何走错路,而断送了韶华时光。但命运就是命运,听她讲了一辈子的莉和花,在面对女人最重要的婚恋的选择时,都倔强地走自己的路。所以人生的道理都是人自己去开悟的,所谓的过来人的经验不可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人必须要自己承受自己的选择。 特别是影片的最后,花在知道了男人已经移情别恋时,还是执意要生下孩子,在她与外婆的争执中,她说了一句话: “我知道可能是错的,但如果不去做,结局可能更糟!” 我知道这个时候,她听从的是自己内心的召唤,最自然最淳朴的召唤,虽然这可能被世俗道德不容,但这个时候女人就是女人,母亲就是母亲! 这一点,在花一个人在大雨中坚强地生下孩子的令人震惊的行为中得到充分体现,你不得不由衷地佩服一个弱女子身上蕴积的巨大的力量。在这个时候,我流着泪理解了影片的开篇语—— 献给所有的母亲。 整部影片茉是塑造得很丰满的形象,年轻的纯净天真虚荣由章子怡表演得恰到好处,而中年的成熟与风骚、老年的慈祥与坚强都由陈冲拿捏得炉火纯青。说到陈冲,我不禁想起很多年前,洁尘在评陈冲导演的好莱坞影片《纽约的秋天》时说的一句话,“陈冲不容易!”当时我也刚看过这部影片,真的是水平有限,把一个悲情故事塑造得象喜剧一样让人发笑。但《茉人比黄花瘦莉花开》里陈冲的表演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姜还是老的辣。 有两个东西陪伴了茉的一生,一个是她在《良友》封面上的倩影,一个是初恋情人孟先生送她的香水瓶,最后离世时,手里竟然还紧紧握着那个香水瓶。你可以说女人虚荣、你可以说女人贪图享受、你甚至可以用更恶毒的语言来评价女人,但你不得不佩服女人的执着,在追求自己认为美好的东西时,那种飞蛾扑火的献身精神。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