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6

母亲粽

周日一早,看见妈妈在捋粽叶,泡糯米,我连忙说,我去电脑里给你打一个秘方来。 我的秘方是储存在电脑里的台湾林文月的《饮膳札记》,一本用散文写就的菜谱,里面是林文月用记忆写成的十九个菜的做法,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台湾肉粽。 很多年前在上海,南京路,我第一次吃到嘉兴肉粽,觉得非常好吃,糯米的滑软,酱油的清香、肉块、花生与糯米交相融合的美妙,让我不能忘怀。在四川从小到大,一直吃的是甜味粽,绿豆、豆沙、花生,不加任何作料地和糯米包在一起,蘸着白砂糖,或者加糖的黄豆粉,纯净朴实地吃了好多年,突然被这肉粽的魅力击倒。 糯米与竹叶,应该是很有缘分吧,除开这著名的粽子,还有我喜爱的黄粑。动人的,有这两样东西来自山野的清香,还有那精心制馅、仔细包、慢慢煮的过程,以及众人围观的欢喜灵动的心境。我想我比很多人有福气,在什么东西都可以很方便买到的现在,我还能经常品尝到妈妈的手艺,妈妈亲手做的:春天的香肠、酱肉、初夏的盐蛋、粽子、冰粉,秋天的豆芽、中国披萨、冬天的孜然土豆。。。。。。 昨晚妈妈说,今早餐吃盐蛋、粽子、薛笔菜(一种做出来有红颜色汤汁的菜),晚上要洗一个陈艾澡,去火清热。 我想,在我们小时候,这样一天,还有更多的内容,脸上要涂上用雄黄润渍的酒在脸上、手上,家家门上要挂辟邪的陈艾、菖蒲。。。。。。 今天是端午节,祝大家快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4/daiaimei,20060531721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4/daiaimei,20060531724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4/daiaimei,20060531731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4/daiaimei,20060531734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1/4/daiaimei,200605317428.jpg[/img] 上面是妈妈包粽子的全过程,下面是林文月关于台湾肉粽的做法. 切块後的猪肉,置於略深的大碗或锅中,加入深色酱油、料酒、砂糖少许,亦可滴入香油数滴,最後撒一些胡椒末,即将诸种作料与肉搅拌均匀。 香菇宜取朵大而较为厚实者,冲洗去灰除砂後浸入温水略泡,待微微变软,即将其蒂切除;切下之菇蒂仍置回原先发泡用之水中,以令充分吐露出鲜味,留供调味用。香菇要斜刀切为三、四片,若朵粒小,或免切开,或对半切,以与肉块大小相配称为依准。浸泡後的香菇,以其饱含水分,先须挤乾,再拌和调味料。调味较腌渍猪肉为简单,仅取酱油,及砂糖少许或略滴些微香油,以提味增加效果而已。 虾米亦用中等以上大小较佳;太小者细琐不足取。同样洗净,以淹过碗中虾米之水,浸泡大约二十分钟,便将水与虾米分开。 最後,将花生米冲洗乾净,浸入水中发泡使不至於太脆硬。 以上,为包粽子前一夜的准备工夫。其所以要提前准备,一者使主要馅食调拌作料隔夜,能够充分入味,不致煮久即味道外溢;二者此类费事的烹调,分开两次处理,既省力且较为轻松有余裕的精神与兴味, 次晨,竹叶都已乾净,馅料亦自冰箱取出备用。首先要将糯米洗涤,稍稍浸水,时间约需一小时。 取一大而深的炒菜锅,最好是选用铁锅,传热较慢,但也较易控制火候,锅热後,加入先前熬炼好的猪油、复添加素油若干。待油热,即倒入红葱头 切碎粒者大约一饭碗。爆香之後,依序放入稍稍沥乾的虾米、香菇片,及猪肉块。再需要撒入精盐小半匙,以及胡椒粉约满一茶匙。 视锅中的作料水分被翻炒渐收乾,即停火,盛出馅料。锅中稍留作料亦无妨,更起火,再添素油约二大勺。油热即倾入沥乾浸泡好的花生米,用铲翻弄数度,再倾入沥乾浸泡过的糯米。此时,火宜由武趋文,以免米粒炒糊甚至焦乾;同时抓些盐巴均匀地撒入锅内米中。胡椒 可以添增香辣的效果,所以亦不可缺。若恐怕鲜味不足,酌量加入些许味精,也无可厚非。米与花生在锅中翻炒,因油与作料而呈现微微光亮且传出淡淡香气後,即熄火;但不必盛出。连锅子端出,放在低处 ,以备取用。 馅料与糯米分别已炒好,即可开始包里粽子了。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3 Comments

花径

每次去北京,都能有惊喜,比如这次的月季。 依然是那条从机场出来的杨林大道,已点缀着黄、橙为主的月季,很高大的藤枝,大朵的花团,恣意优雅的盛开,让见惯了小朵红月季的我,惊艳得无语。 不愧是北方的月季啊! 培训的地方在香山脚下,绿荫荫的树草间,也开满了五颜六色的月季,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想不起名字,说的是,每种花有一位美丽的仙女掌管着,就幻化在每朵花里,每日清晨雾气迷蒙中,那袅娜的仙女便从花蕊中轻舞飞扬,手中的拂尘飘逸着,美妙的仙气升腾着啊。。。。。。 然后,走在这花径,你会不断地想见,也许真会从哪朵花里看见月季仙子呢。。。。。。 月季属蔷薇科,《群芳譜》說月季"逐月一開,四時不絕"。楊萬裡的《月季花》詩有:"只道花無十日紅,此花無日不春風"。苏东坡有诗赞曰:“花落花开无间断,春去春来不 相关。牡丹最贵惟春晓,芍药虽繁只夏初。惟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时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0/4/daiaimei,2006053063541.jpg[/img] 雨后的花径,如此清新自然,爽心爽目.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0/4/daiaimei,2006053063956.jpg[/img] 绿与红的搭配是最自然,最美的搭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0/4/daiaimei,2006053064136.jpg[/img] 浓重的心事,在层叠的花瓣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0/4/daiaimei,2006053064352.jpg[/img] 无缘的你啊,不是来得太早,就是来得太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0/4/daiaimei,200605306468.jpg[/img] 涔涔欲泪时,有谁知道我,月季的心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30/4/daiaimei,2006053065146.jpg[/img] 你不得不相信,月季仙子就住在这朵花的花心里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5 Comments

英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8/11/daiaimei,2006052820357.jpg[/img] 越来越感觉,细节胜过文字,比如我的手机上有这样三条信息: 5月24日12:22,我们三个聚吧,我订了后海的孔乙己酒楼,你们觉得怎样?地址:西城德内大街什刹海后海南岸,电话66184917/15,六点半,用我的名字定的。CHENJUN 5月24日23:16,我们都坐上车了,你乘坐的车车号是京BG2242,到了酒店回复短信,告诉我一下。CHENJUN 5月24日23:38,我刚到家,你到了没?英玉 第一个短信的时间地点,是英玉、CHENJUN和我聚会的时间地点,包括以下细节:见面拥抱、江浙菜(茴香豆、烤麸、西湖莼菜、香笋牛肉,现在一样样写来,都能想得起那色、香、味),花雕酒,一个个向WANNAN汇报,讲了彼此的经历,还有很多笑话,回想了很多同学,转述了去年9月的聚会,向往着今天8月的聚会。。。。。。 第二和第三个短信,是我上出租车后她们两人的担心、记挂,我培训的地点在五环以外的香山脚下,她们总是惦念我的安全吧,温馨和暖,其实一直是家中大姐的我,很渴望这种被呵护疼爱的小妹妹的感觉。 英玉,我的大学一年级的室友,从二年级起她转到日文系。 关于她,能想起来的细节有:鲜族,五常,大米,在延边文学上发表过小说,有个鲜族男朋友在上海交大,比元斌还帅,我曾跟着她去交大,快乐地当了一回电灯泡,有800瓦。 依然面若银盆,依然温柔可亲,纯善率真,喝花雕的时候依然是身子微侧,用手盖住喝下(鲜族喝酒习惯),最让人感动的是她的声音,那磁性、那语调、配合那发自内心的喜悦,和关爱的眼神: AIMEI,你看你大老远的来了,我都没怎么陪你。。。。。。 五月,是会老友的季节。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

相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21/11/daiaimei,200605212160.jpg[/img] 依然是王小卒的电话打头,然后是游小欣,杨小一,都为周日在华西医科大学复旦校友聚会的事,问清了他们都去,还有张小梅、吴小科等都去,我才摆谱说:盛邀之下,当然前往。 其实,这样的聚会也就冲着这么几个人去的。虽然不过是打趣笑闹不是喝就是吃,但那说话的姿势,看人的眼神,玩笑的方式,静静品来,竟有一种重回菁菁校园的滋味,闪烁着青春的光亮,乡情与亲情,执着而隽永,不及厌倦,已掉入感动的怀抱。岁月里和我一起慢慢长大的他们(她们),每次相见,眼神里满含体贴与敏感,幽默与智慧、宽容与关爱。二十一年的相识,依然柔软的心底,还保持着轻微而敏感的触觉,等着捕获那无数细致入微的情节。。。。。。 火车上的扑克,一号楼的座谈,电工系的美女,公车站旁的送行,持久执着的单恋,某某家的油条豆浆。。。。。。85年到89年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他们帮我记着呢。记忆的堆积,情感的散发,慢慢听见内心的声音如风吹过。。。。。。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6 Comments

当新房住成老房

当一所房子住上了五年,就应该算是老房了吧。 当初装修时,可是用了心思的,每个细节都用尽了我能具有的小资情调,包括门帘、客厅大窗的修饰都很精心,但又不失简洁,装修好之后成了那家装修公司的门面房,在入住之前接待了一批又一批参观客。 当时留了一个尾巴是主卧的阳台,想的是慢慢把它弄成一个小型咖啡厅,旁边一个小摇椅,几盆植物,韵韵在摇椅上摇,我们在咖啡桌旁看书。。。。。。 但现在这个阳台堆了一半家里的杂物,上面还盖了一块大包装布,上面还晾晒着春天换下的棉拖鞋,另外还有横挂的拖布,衣架,韵韵的一辆小自行车,鸡毛掸子,包装盒子,烫衣架,唯一有点情调的是两盆汤碗大小的花。 阳台反映了整个家的状况,主卧室已成了书与杂志的海洋、影碟的世界,五年来堆积的杂物已占满了书柜和衣柜与墙顶之间的空间,客厅里的墙上贴满了韵韵的奖状,还有她的那张淑女照片,我的那个艺术性很强的装饰客厅的书柜,不仅装满了书,而且摆满了韵韵的头花,针线包、户口本、电费收据等等家庭常用好拿的东西。 每当要找一件东西时,我必得要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先收买对家里情况了解得仅次于妈妈的韵韵,如果韵韵还找不到,我就硬着头皮冒着妈妈大嗓门的枪林弹雨冲出去,轻柔地问妈妈:“我的那个白色的包。。。。。。。” 当然经过妈妈无数次的教育之后,我依然找不到很多东西,但我喜欢被妈妈笑骂之后,她还是帮我找到了包,这时候的心情真是太愉快了! 聒噪了这么多家里的凌乱,我想表达的是,我喜欢这个凌乱的家,每一样东西都是我们五年来生活的积累,不仅仅可以吃饭睡觉,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成都生活的长度是由它计算的,记忆与味道都已经牢牢地嵌进了我们的生命,不可分割。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 Comment

摄影大赛

周日与同事搞了一个摄影大赛(策划者与主持人当然是我哦!),地点在浣花居休闲中心。 身边的同事一个个都是会生活之人,每家人拿出的照片都很美,很专业,陈述时颇有点超女风范,拉票拉得很煽情很投入,投票时也很认真。我的那张锦里夜色的照片获二等奖。 上午比赛,下午打牌,雅俗共赏,很是愉快。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7/4/daiaimei,2006051765636.jpg[/img] 参赛家庭合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7/4/daiaimei,2006051765718.jpg[/img] 部门同事合影 以下是同事获奖作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7/4/daiaimei,200605177115.jpg[/img] 古城小巷 泛黄的照片讲述着古城雨巷中悠远的记忆…… 拍摄于凤凰古城 2006年5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7/4/daiaimei,200605177241.jpg[/img] 春风裁出条条柳丝,柳丝又将夕阳剪碎。 拍摄于无锡太湖 2006年3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7/4/daiaimei,200605177423.jpg[/img] 御笔穿云刺青天,经霜傲雪多少年; 铮铮铁骨泣鬼神,浩浩正气留人间。 拍摄于张家界 2006年5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7/4/daiaimei,200605177522.jpg[/img] 泛舟水墨丹青,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拍摄于西昌邛海 2005年10月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3 Comments

野渡 白鹭

周日在浣花溪拍得照片两张. 配合很多诗歌的意境,浣花溪设置了很多类似的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6/4/daiaimei,2006051664459.jpg[/img] 野渡无人舟自横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6/4/daiaimei,2006051664555.jpg[/img] 一只白鹭上青天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他从晨露清雾中走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5/4/daiaimei,2006051561758.jpg[/img] 女人总是会被一些程序化的场面所打动,比如《傲慢与偏见》的结尾。 伊丽莎白被达西的姨妈粗暴告知,自己的女儿将与达西订婚,要伊丽莎白不要再纠缠达西,倔强的伊丽莎白果断地回答,现在没有订婚之事,但不能保证以后没有。想起自己因误解而拒绝了达西的求婚,想起姐姐获得幸福而自己仍孑然一身,而现在又受到达西姨妈的无礼对待,她伤感得一夜未眠。 她独自一人走出家门,在田野上徘徊,远远地,看见了一个人影向自己走来,在晨露清雾中那健壮坚定的步伐,告诉伊丽莎白和我们这些观众,有门儿了!雾蔼沉沉中,他由远及近,观众看清楚了,是达西!头发有些纷乱,脸颊有些清瘦,但眼神却是那么期待。 他走近伊丽莎白,告诉她自己一夜未眠,为姨妈的无礼表示歉意,但姨妈的话又激起了他的希望,他想再问一次: “你的心意是否有改变?我的心依然和四月一样。我的心灵与躯体对你无比爱恋,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天都不愿意和你分开!” 还用说什么吗?我们这些观众已经帮伊丽莎白回答了一百个“好的!”了,对女人来说,这是多么让人满意的结局! 这个结局之好,在于伊丽莎白没有说任何话,而让一切问题迎刃而解,巧妙地保护了女人的自尊,而这个自尊,在爱情中的地位不比爱本身更低。 这个结局还有一个好,在于一种诗意。从晨露清雾中走来,肯定要比从牛圈里钻出来,比从春熙路里打折店里挤出来,比从麻将桌上搓下来,比从酒吧里疯出来,比从火锅店里打着饱嗝出来要诗意千倍万倍,这种诗意在爱情中的地位甚至要高于爱本身。 不过那是十八世纪简 奥斯丁笔下的英国田园风光,如果硬要换到现在,换一个中国的乡村,那有些问题。首先是一个女孩敢不敢一个人在田野里走路,还要作出凄清孤艳的背影,真实的情况是边走边看有没有狗和粪,背影的恐慌绝对无法掩盖;其次,如果这时有个人远远地走来,加上女人又是近视眼,如果拿出眼镜瞪圆眼珠都还是看不清楚对面来的是谁时,那结局无论如何都不会诗意了。。。。。。 女人拔腿就跑,后面有狗嗷嗷直叫!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那个我

世间所有爱的源头,就是对自己的爱。 就拿无数人痴痴追求的爱来说吧,爱对方的什么呢?也许,你可以罗列很多优点与魅力,但也许会忽视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喜欢与对方在一起的那个自己。 一句动人的英文是这样说的:I love 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我爱你并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那个我。 不同的人是不同的参照物,折射出不同的自己,如果你特别迷醉于与某人在一起的感觉,那就离爱情不远了。 这就可以说清楚,为什么表面看来不相配的人在一起,而很相配的人不在一起,那是因为其中的主角喜不喜欢和对方在一起的那个自己。 你喜欢那个泼辣能干俏丽的自己,于是你和一个颇能宽容体谅你的人在一起; 你喜欢那个娇滴滴小鸟依人的自己,于是你和一个无比宠爱怜惜你的人在一起。 朋友与事业、爱好似乎都是这个道理,喜欢这些朋友、沉迷这件事,专注某个爱好,就是因为,在他们中间,你找到了你想要的那个自己,或轻松的、或幽默的、或嬉闹的,或柔情的,或细致的,总之,是一个不用带任何假面具,自由自在的自己。 还有博客,象我等喜欢写博客的人,就是喜欢那个内心丰富、喜欢表达、喜欢与人分享、喜欢那一点被人称赞的迷醉,喜欢那一点点自恋的感觉。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7 Comments

托斯卡那的影舞者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5/11/4/daiaimei,20060511798.jpg[/img] 影片讲的是,伦敦的一位有报复的年轻作家JEREMY追随遭受心理阻滞疾病困扰的文学泰斗PERISH的足迹,来到他在意大利托斯卡那田园般的避难处,并从这个暴躁的天才和他的女儿ISABELLA处认知到什么是生活和爱情。 整个故事讲得很平淡,关于人生意义的探讨也没有太多的震撼力,但影片展示的托斯卡那的田园风光和淳朴民风,可以当作旅游片来观赏。以前讲过一本书,是一位美国女作家在托斯卡那种花植草并写作的悠闲生活记录,书名叫《托斯卡那的阳光》,我的一个好朋友被这本书迷惑得全家移民澳大利亚,现在经常去托斯卡那晒太阳。 我一直认为,一个地方好,风光固然重要,但民情却能真正让人留下。这期三联生活周刊上讲意大利的一篇文章,讲述了意大利民风里的浪漫,大胆,温情, 尤其是那种自由散漫的为世界所熟知的气质,正好和影片里的描述吻合。文章写道: 卡尔维诺写过一个短篇小说《糕饼店盗窃案》。讲的是三个小贼夜袭糕饼店,却被美味的糕饼迷惑,水果蜜饯、奶油巧克力蛋糕,油炸煎饼,果馅奶酪卷,松子杏仁饼。。。吃了个天翻地覆,几乎忘记他们是为什么来的;随后赶到现场的巡警,也为蛋糕的美味吸引,吃得迷迷糊糊,没发觉房间里还藏着一个小偷(那小贼眼看警薄雾浓云愁永昼察来了,突然想再偷一些蛋糕给女朋友吃),最后小贼们成功完成了这场盗窃。这篇小说在我眼里, 是卡尔维诺最浓缩了意大利味道的一个作品。 同样可爱的民风也体现在我热爱的成都,有一个段子,说的是,四个外星人同时落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当落在前三个城市的外星人被这三个城市反复质疑是否是间谍、是否来投资,是否可以吃的时候,落在成都的那个外星人已经在锦江河畔的茶座上被“三缺一”的一桌麻将客热邀,幸福地搓起了麻将。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