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6

贤淑厨房(二)之玉米荸荠排骨汤

出得厅堂,坐得书房,下得厨房 写得美文,烧得好菜,褒得靓汤 (世界上有这么完美的人吗?!:em27::em27::em27::em27::em27::em27:) 各位,自打贤淑厨房开业五个月以来,总共只推出了一道菜,那便是11月20日的糖醋排骨。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但五个月捣鼓一道菜,确实有些夸张,影响了贤淑厨房这么大块招牌的含金量,真是汗颜哪!这是我学艺不精、习艺不勤的结果,在此做一检讨。 为了重振贤淑厨房,本厨携家人昨日专程去超市考察了烹饪器具,但看来看去,只瞧上了一套德国“双立人”,那颜色形状特别适合在家里优雅地烹调,但一看价格,三个锅2900元,还是打折以后的,吐吐舌头,算了吧,内容永远重于形式,我们要勤俭持家! 好了,不罗嗦了,我今天要推出的一道菜是:玉米荸荠排骨汤。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6/5/daiaimei,200604169223.jpg[/img] 做法:1、将甜玉米从中轴处剖成四分,在从腰处切成两分。 2、荸荠削皮洗净。 3、排骨斩成寸半长的条节子,漂洗后,用滚水过一下去腥。 4、清水烧开,下入排骨,炖至四成熟,下入玉米、荸荠,至排骨与 ** 分不分,汤色呈白时即可。可根据个人爱好加盐。 这道汤的味道,一是清,二是甜,去火止燥。 月亮评语:一道属于春天的汤,来自山野的玉米和荸荠,柔柔地抚慰你的唇间和胃蕾,让你体尝春天的清新与美丽。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3 Comments

桃花是春天的眼睛

没有桃花的北京春天是不易接近,让人敬畏的,而有了桃花温暖的注视,一下子,从内心深处,迷恋北京的温情. 比成都的桃花晚了一个月,没有成都桃花的娇羞与含蓄,北京的桃花开得如此酣畅淋漓,毫无顾忌,如此大方热辣,如此真实诚挚. 一如北方的女人.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2130.jpg[/img] 外研社到处都是桃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2318.jpg[/img] 桃花最美的是形,这样的形,颇有梅花的傲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269.jpg[/img] 原来石是桃花的最佳背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2729.jpg[/img] 美人之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2839.jpg[/img] 俏皮的大姐姐和小妹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3128.jpg[/img] 粉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3242.jpg[/img] 草黄也是桃花的不错背景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0 Comments

北京

周二去北京,参加了一个封闭培训,封闭地点为五环路上的外研社。 第一天就被刺骨的寒冷打懵,连着几天呆在暖气房里;周五结束的时候,天才开始转暖,早起拍了一些照片。 刚好外研社正在进行全国大学生英语辩论大赛,看到了好多水灵帅气的大学生,听到了他们关于参赛的紧张话题,那种领取了辩题之后的凝重与认真,真是非常可爱。让我们这一群离那个年代已久远的人,在一旁好生羡慕。 北京的春天还是来了。一直喜欢从机场出来那条苍劲古朴的杨林大道,已见绿色,馒头柳蓊郁高大地陪衬着杨林,还有交叉着的松柏,对比四川春天的温婉家常,北京的春天充满一股扑面而来的阳刚气。就连那花,也开得那么大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5/daiaimei,2006041595723.jpg[/img] 白玉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5/daiaimei,2006041595759.jpg[/img] 红玉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5/daiaimei,2006041595845.jpg[/img] 英语辩论大赛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5/daiaimei,2006041595927.jpg[/img] 小紫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04.jpg[/img] 小红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055.jpg[/img] 不知名的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135.jpg[/img] 孑然独立的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229.jpg[/img] 松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3413.jpg[/img] 绽放的绿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312.jpg[/img] 无名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450.jpg[/img] 象不象荷花含苞?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5/6/daiaimei,2006041510537.jpg[/img] 把树顶上的花拉近拍的,有没有荷花开放的那种仙气?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 Comment

卷发

终于把头发弄成十足的卷发,乌黑的、卷卷的、长长的一大蓬,披在身后。 从直发到卷发的变化,实则是心理的变化。 直发伴随了三十多年,黑黑的、油油的,中分,清清爽爽地垂下,是成长中关于青春、纯真、简单的记忆。 然后在某一刻,觉得应该有所变化,这清汤挂面已不适合自己的心境,而且自己的眼睛总是被那些得体的卷发而吸引,发现,卷发原来这么美,于是试探着微卷,大卷,看不出来的那种卷。 也许是发质较硬吧,这样的要卷不卷很快也就回复到直发,看不出是烫过的,于是下决心来个彻底的、舒畅的卷。 镜中的这个卷发女子,就是自己想要的样子。 心境、阅历、女人在此处尽显的美妙,生命在此时日现的丰盈,唯有卷发最相配。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0 Comments

顺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0/4/daiaimei,2006041063834.jpg[/img] 在楼下小书店里买到了张中行的《顺生论》,只有一本,店主说不敢进多了,想起,YANGYI曾在诺大的购书中心遍寻不得。 没有细读完,但仅仅翻了两个小时,就不断因顿悟而点头,真是极品!记得以前在写丰子恺的一篇博中,说“智慧的老头是人间的宝贝”,真的,张中行以他丰厚的国学底蕴和大半生的人生经历,写出的文章篇篇珠玑。 对我们这些涉世但不深的人来说,人生中会有很多问题,如何从顺生的角度来看,找出解决办法,张老的见解客观而实用。 比如《天心》一辑中,关于命运,他认为,到底相信命运天定还是人定胜天,是左右为难,难断是非的事,这个时候,可行办法是,假定自强不息会产生效果而去做,“我们的生命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常常处于两歧之间:对于有些事物不能求甚解,但又必须相信自己的眼睛,选择一条路,向前走。” 关于快乐,他说,由世间的常道看,不管说乐是欲的满足也好,说它不是最根本的也好,“乐比苦好”总是难得不承认的常理,因为乐与“欲”有血肉关系,也就是与“生”有血肉关系,顺应天命,要“生”,“求善其生”,就不能不把“乐”当作十分珍贵的礼物。 关于增补(指知识、艺术等的学习、欣赏、创作),他说,生也有涯,生活之道难言,无论如何生只此一次总是个遗憾,最好还是顺常道而行,重视增补而求生得更美好,更丰富,更如意。去日苦多,而世间万有,所以要及时努力,善自利用之。 第二辑是《社会》,第三辑是《己身》,里面谈到关于个人生活中的很多问题,比如恋情,张老说,人的一生,所经历都是外界与内心混合的境,这恋情之境应该算作最贵重的,稀有,所以值得特别珍视。对于那些因恋情而带来的种种苦时,张老认为,“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对于家庭,他说,家庭是混元一体的经济单位,是坚实的互助单位,是安置恋情的场所,可以使人有依靠感。说到此,我想起在报纸上看到报道说,他在写《流年碎影》的时候,写到谈恋爱的一篇,他写:什么样的女人是我心上人,就是在我临终的时候执手相看泪眼的那一刻,那一位就是。 在谈到职业,张老认为,找到与个人理想兴趣契合的职业固然好,如果不是,那就随遇而安,因为从整个社会方面看,任何事都要有人做,不合适是不可避免的,因此落到自己头上,就虽不合意而并不违理。再说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反而不如安然接受而不计较得失,对待办法可守可攻,守是尽职,攻是作为事业。 关于信仰,张老认为,人应该有个信仰,选择信什么,是最好离理性不过于远而又合于德的原则。如遇与理性矛盾的时候,那就分而治之,上讲堂,用理性思辩,上寺庙教堂就暂时躲开理性,只用崇敬对待佛祖和上帝。虽然不是很理直气壮,但人终归不是纯理造成的,所以,很多明达之士,也还是乐得走这条路。 在最后的结尾,张老这样总结整部书: 是人生,我们时时在其中,像是不觉得有它;一旦设想跳到其外,绕着它看看,就立刻会发现,它是神异的,或说怪异的。你爱它,他会给你带来苦;你恨它,却又躲不开;你同它讲理,讲不清楚;不讲,决心胡混,又会惹来麻烦。是生,来于天命,我们抗不了,于是顺;顺之暇,我们迈出几步,反而张目,看看它的脸色,总比浑浑噩噩,交臂失之,或瑟瑟缩缩,不敢仰视,好一些吧? 《顺生论》,张中行著,中华书局出版,29元。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12 Comments

浣花四月天

从家里走到浣花溪公园,是一条很不错的步行锻炼路线. 但要起早,趁街道还没醒过来. 进门就看到那条后来修建的诗歌大道,第一首诗就喜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322.jpg[/img] 稚女茅檐学煮茶,很温馨的图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510.jpg[/img] 竹叶已经在地上铺了一层,小时候,看见外婆用竹叶纳鞋底,应该很耐磨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657.jpg[/img] 看见红芽这样从枝干上冒出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750.jpg[/img] 看见枫叶在天空中留下剪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851.jpg[/img] 看见白色的结香在等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1017.jpg[/img] 看见绿色的蕨叶在伸展.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1131.jpg[/img] 看见洋槐花甜甜地等你品尝.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1220.jpg[/img] 看见去年凋落的银杏叶又在枝条间绽放.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143.jpg[/img] 看见杜鹃花在听喝茶的人们谈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1517.jpg[/img] 看见黄桷树叶油油地闪着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167.jpg[/img] 看见小红帽藏在草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9/6/daiaimei,20060409111656.jpg[/img] 看见鸡蛋居然可以摊在小花上.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5 Comments

文文帅哥在海边

贴几张文文的照片,看看月亮家侄子长得有多帅,多可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7/4/daiaimei,200604077445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7/4/daiaimei,2006040775041.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7/4/daiaimei,200604077511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7/4/daiaimei,2006040775133.jpg[/img]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5 Comments

掰艺术的苞谷

想象是一个好老师,引领我在学艺的道路上,以百折不挠的精神,勇于进取,勇于创新,勇于象猴子一样掰苞谷(这一点上和我的属相一致)。 第一棵苞谷是唱歌,专业一点叫声乐。那个时候很流行卡拉OK,我第一次唱时被夸奖,立即有了向更高水平进军的想法,脑海里幻象出自己站在舞台上,开口一声悠扬的歌声就立即掌声雷动。我立马拜师学歌,一周上一次,先学发声,知道了用肚子而不是用嗓子,这样咿呀咿呀地练了好几个月(也真够枯燥的),然后开始学唱歌,第一首歌是《渔家姑娘在海边》,一唱就是两个月,一个字一个字地抠,很快把我对唱歌的最后一点兴趣给抠没了。让渔家姑娘继续在海边呆着吧,我是要拜拜了。 第二棵苞谷是钢琴。那时家里给五岁的韵韵买了个钢琴,开始一直是我带她到老师家去学琴,我为那琴声深深陶醉(特别是老师为女儿演奏《致爱丽斯》时那种美妙),很快幻想出自己演奏的情景,多美啊,一定会让听者对我佩服得十体投地。哈哈,而且我打的是旁听生不用交学费的主意。开始几堂课我听得那个认真啊,简直把老师的每个字都记下来了,回家等韵韵练完后,我又上去练。但练着练着我就开始乱弹了,行云流水地在琴键上乱敲,特别喜欢用手指从低到高音那么一划拉,哎哟,真好听。要命的是,在我无数次的乱弹之后,楼下竟然有人问我妈妈,你们家谁弹钢琴弹得那么好啊?学了很久了吧!我立马幸福地晕倒。话说回来,在汤普森无止境的音阶练习没有吓跑韵韵前,韵韵的妈妈就已经被吓跑了。对于钢琴,我是这样想的,暂时先放一放,人家摩西奶奶从六十岁学,八十岁成了钢琴家,嘿,我离六十还早呢,到时候慢慢学吧。 第三棵苞谷是箫。《射雕英雄传》里华筝公主穿着白色衣裙在大漠上吹箫的情景我永世不忘,多么清雅的美啊,我自然无数次幻想成她。我买了一只八孔箫,认真地找了老师,为了让自己不要中途放弃,我交了二十次学费,心想自己总归还是心疼钱的吧。当然最后的结果你们都猜得到,我总共在半年之内上了五次课就结束了,原因是,我一吹就要眩晕,所以只得放弃,这次真的是有客观原因哟。 第四棵苞谷是古筝。我在05年的第一天买了一把古筝,作为自己的新年礼物,放在客厅里,为了杜绝自己在老师那里无疾而终的毛病,我买了一盘古筝学习碟子,认真地听了几天。喜欢慢慢用胶带把手指缠上指甲,那种"指如削葱根"的感觉真爽,然后轻轻拨弄琴弦,哎哟,乱弹都好听得要命啊(虽然家里人说是在弹棉花),我一定要好好练,争取把那首我爱入骨髓的〈渔舟唱晚〉弹得出神入化。当然,朋友们,现在我那渔舟还在早晨溜达呢,主要是因为工作太忙,真的太忙了。 我喜欢这样艺术地猴子掰苞谷,它还有一个好处是,对各种艺术门类都有摄略,永不熄灭艺术的激情。 下一棵苞谷是,葫芦丝,准备学了去云南旅游的,穿着傣族裙,一边走一边吹,多美啊。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2 Comments

莲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5/4/daiaimei,2006040571321.jpg[/img] 莲花代表一种诞生,清除尘垢,在黑暗中趋向光。一个超脱幻象的新世界的诞生。-------安妮宝贝《莲花》 安妮宝贝的书,一如既往的伤感、孤独、宿命,离俗世太远的极端人物、极端命运,在新作《莲花》里得到充分的体现,她的语言也一如既往的简洁、准确、平静、柔情、令人舒服。 不同的是,她把这部小说的人物放置在了一个旅途,终点是与世隔绝的藏区村庄,传说中莲花隐藏的圣地-------墨脱。一个患重病准备静静离开的女子庆昭,一个始终在俗世生活找不到心灵归依的所谓成功男子善生(这个名字太符合安妮宝贝的特点),另一个是善生一直的心灵朋友内河,这个不断在尘世中受伤的女子,已经在墨脱教书四年,并在一次送孩子回家的道路塌方中丧生。。。。。。 所有的故事在旅途中展开,靠回忆展开。旅行本来就是一条驶入回忆的通道,是一次离开俗世的暂时逃避与休憩,在不可知的险峻路途中,找到自己内心深处想要的。每个人其实都有这样的双面,一面在尘世中努力,一面在心灵中搏杀,只不过我们大多数人或许漠视,或许自己抗着,而安妮宝贝说出来了,用这样的一种方式。 里面有很多安妮宝贝自己对于人生的思考,用女人的方式。喜欢她的恬淡与坚持,但内心里还是希望她不是象她作品里的人物一样,离俗世太远。近一些,再近一些,女人的幸福也在里面。 她的书,我其实看得不多,有一篇散文《他 她》,是她的另一本书《清醒纪》中的一篇,写她的父亲母亲,写得非常美,美在真实,美在细腻。我和大学同学KLALA专门聊到了这篇,都喜欢。

Posted in 读书的评 | Tagged | 1 Comment

春天的火把

龙泉的桃花是不想去看的,这些年热闹得太过了. 但看了同事的夫君在龙泉拍的桃花,依旧觉得这花还是很美. 贴几张不热闹的桃花给大家看看. 桃花开得多妖娆,春天就有多妩媚.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4/4/daiaimei,20060404741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4/4/daiaimei,20060404751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4/4/daiaimei,2006040476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4/4/daiaimei,20060404711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4/4/daiaimei,2006040471210.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4/4/daiaimei,2006040471138.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4/4/daiaimei,2006040471233.jpg[/img]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