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6

清照醉了

电脑部的路边君据说比人力资源部还清楚行里所有美女的档案,而且在群众评议会上,男同事对他一致提了一个厚望:希望他象关心女同志那样关心男同志。如果你问他是否有个日本名字,他会笑容可掬地回答;路边一瑟郎(谐音,大家想想)。 路边君喜欢和女同事研讨古诗词,从写“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黄巢开始,到柳永,李后主,辛弃疾,每个人的词都倒背如流。当女同事提出喜欢写“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那位,路边君说:是清照啊!这个女人的词不错,但有一点不好,那就是爱喝酒! 路边君说,李清照的词里60%以上跟酒醉有关,他举例说,她估计是天天“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经常醉得忘了路“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而且还要醉一宿“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沈醉意先融,疏钟己应晚来风”大概是她每天喝酒的感觉;醉了还要做梦,“酒醒熏破春睡,梦断不成归”;忘了故乡在哪儿,“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沈水卧时烧,香消酒未消”;赏梅也带醉意,“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挪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喜欢黄昏喝酒,“东篱把酒黄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边喝边写“惜别伤离方寸乱,忘了临行,酒盏深和浅,好把音书凭过雁,东莱不似蓬莱远”;边喝边流泪“似愁凝、汉阜解佩,似泪洒、纨扇题诗。”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多么有诗意!路边君说,但是为什么会误入藕花深处?那就是因为—— 清照醉了。 。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5 Comments

黄桷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7/4/daiaimei,2006042771012.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7/4/daiaimei,200604277925.jpg[/img] 现在,也是黄桷兰香气袭人的时候。 从四月到九月,大街小巷都能闻到她淡雅家常的香。 五帘卷西风毛、一元一串,两朵白如凝脂、形如长苞的花就到你的手上,到你的襟上,到你的车上。 卖花的小摊贩会任你挑选,然后用针和线穿好,把线结成一个圆环,递到你的手上。 他的箩筐装满了黄桷兰,对于买花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宝藏。 小摊贩忙得团团转的时候,买花人就自己穿,在街头巷尾,一群人围着穿花,多么和美的情景。 印象中最深的是在宜宾一个古庄园,庄园深处有一棵巨大的千年黄桷兰,上面开满了花,还随风往下落。一个住在黄桷树下的老人和我们一群人一起穿花,穿了好久,每人几十串,或带在手腕上,或带作耳环,高兴得没有了语言。 我们有多大,黄桷兰就陪了我们多少年。小时候妈妈下班带回的黄桷兰能让我们臭美一整天。大了,我们也会买黄桷兰带给妈妈,让妈妈高兴一整天。 属于市井人家的黄桷兰,让每个人都喜欢。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4 Comments

樱桃时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5/4/daiaimei,2006042571132.jpg[/img] 四月,是樱桃时节。 樱桃时节是一首歌,作者克莱芒,献给一八七一年五月二十八日(星期天)在封丹奥鲁瓦街垒勇敢战斗的女护佳节又重阳士路易丝公民。 樱桃时节是一出剧,作者茹尔.瓦莱斯,关于十九世纪法莫道不消魂国“巴黎公社”的历史故事。 樱桃时节是诗歌吟唱的欢跃:当我们歌唱樱桃时节/活泼的夜莺和俏皮的画眉/啭啼欢跃/美丽的姑娘在痴想/恋人的心怀充满阳光/当我们歌唱樱桃时节/画眉的声音分外清越。 樱桃时节是吉他渐近的叹息:我永远怀恋那樱桃红艳的美好时节/为逝去的年华/心痛欲裂/命运女神的青睐/也不能为我的创伤止血/我永远怀恋樱桃时节/心中的记忆总是那般亲切。 樱桃时节是彼得 梅尔在普罗旺斯的阳光下采摘樱桃的宁静:樱桃开始红了,葡萄藤也覆盖上了喜人的嫩绿色新叶,不再是冬天的枯朽模样。远山青苍柔婉,如一条翠绿色的腰带,悬挂在天边。。。。。。 樱桃时节是我们前往蒲江樱桃沟的喜悦:那一路的农田如镜,绿树独立、竹林轻倚、炊烟袅袅的田园景色,满山的樱桃笑颜如欢快奔跑着的孩子。 樱桃时节是一家人围坐窗边品尝樱桃的甜蜜:想着何人种下这棵樱桃树,何人施肥浇水,何人围树欢笑,何人亲手摘下,何人轻轻装筐。。。。。。然后品尝每一棵樱桃滋味的不同。。。。。。 现在,是樱桃时节;是春天的时节,是美好如云,恋情如风的时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5/4/daiaimei,2006042571231.jpg[/img] 点击收听:法语老歌《樱桃时节》 http://www.jqrx.com/Music/LeTempsDesCerisesYingTaoShiJie-NanaMousk.htm 注:上图为西门媚家的樱桃树.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4 Comments

哈哈我的漫画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4/4/daiaimei,2006042463534.jpg[/img] 就是这位卡多那,来自美国的漫画家,坐在锦里给人画漫画,画得他自己偷偷笑,看的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声笑,被画的人朗声笑。 他云游世界各地画画,来到成都就不想走了。 我耐心排队等了一个小时,等到了下面这幅五分钟挥就的漫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4/4/daiaimei,2006042463914.jpg[/img] 家人一致评价:大龅牙、斗鸡眼,满脸横肉和麻子,远没有本人漂亮,我则开导他们,人家是讽刺漫画家,要的是抓准神韵的搞笑。 不过我对那一头卷发和那支鹅毛笔还是很满意。我看见前面几位太婆被画得穿上比基尼,特恐怖,我赶紧告诉他我的理想是成为“WRITER“,所以他就给我画了一支笔,一瓶墨水。 原来我在漫画家眼里是这样的一位“丑女作家”!:em213::em213::em213::em213: :em213::em213: 饿里个神哪!——(《武林外传》里佟湘玉的招牌语)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3 Comments

在锦里

昨晚一家三人散步到锦里,看着锦里由黄昏进入夜晚。 一路逛去,目标是森林烧烤的清汤面和烤排骨,但中间被小吃街吸引,吃了一碗凉虾和冰粉,正好碰一外省男子问我碗里是什么,我热情地说了很多凉虾和冰粉的美味,他笑问,我是不是店家一伙的,他已经被忽悠惯了,我笑答,吃了就知道我有没有忽悠你。然后看见他喜滋滋地捧回和他那群人分吃,吃得笑声震天,还加了几碗。 然后我们上楼吃森林,点得钵钵鸡一小份,烤排骨十串,烤韭菜、藕片、鱿鱼若干,三碗清汤素面,中间命韵韵下楼,又端得两碗凉虾与冰粉,吃得什么满什么肥,韵韵边走边说:我们成都好好哦! 最后,就到戏台前做了一件不寻常之事,明天再表。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5/daiaimei,2006042393836.jpg[/img] 锦里门前的树,黄叶在落,绿叶在生。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5/daiaimei,2006042393915.jpg[/img] 墙上的老照片,老成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5/daiaimei,2006042393931.jpg[/img] 叫卖的成都童谣画:妹妹乖,嫁秀才,轿轿去,马马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5/daiaimei,200604239405.jpg[/img] 定期都会有川剧折子戏表演的戏台。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5/daiaimei,2006042394054.jpg[/img] 夜晚的锦里,天竟会这么蓝。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5/daiaimei,2006042394112.jpg[/img] 可以这样把地主斗到深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3/5/daiaimei,2006042394143.jpg[/img] 还可以把皮影戏一演再演,把那经典台词一念再念: 来的是谁家女子,生得满面春光,美丽非凡?这位姑娘,请你停下美丽的脚步,你可知自己犯下什么样的错误?   明明是你的马蹄踢翻了我的竹篮,你看这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你却非让这可恶的畜生溅起我满身污点,怎么反倒……怪罪起我的错误?   您的错误就是美若天仙,……蓬松的乌发涨满了我的我的眼帘,看不见道路山川,只是漆黑一片……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 Comments

那一袭浅绿的温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1/4/daiaimei,200604217853.jpg[/img] 这个季节应该穿浅色的薄毛衣了。 浅绿、浅粉、浅灰,套头毛衣里配白衬衣、如是开衫就配一件圆领的无袖衫,然后下面是浅灰的中裙,再加上一双浅口的便鞋,直发柔顺,面孔清淡、这样的打扮只有两个字——舒服。 韩剧和日剧里很多女人都是这样的穿着,无论多么波澜起伏的故事,她们的面容一律如衣着一般恬淡。典雅蕴籍的美,不嚣张美艳,实在是美之最。 或是年轻的妻子,或是年轻的母亲,心境中的点滴,这柔柔的浅色可以表达。浅色包裹的是成熟的身形,自然的步态,象揉了光的黑白照片,与身俱来的静气,把人生的一切都把握了,稳而不浮,雅致、柔顺、安全,让人信赖。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3 Comments

最好的饮食是最爱的人做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20/4/daiaimei,2006042071232.jpg[/img] 读石光华的《我的川菜生活》,开篇就差点落下泪来,他写: 很小的时候,在成都东门油篓街和东大街交界的口子上,有一家小面店,爷爷就在那里做事。那时候,晚上常到爷爷那里去,爷爷就给我两分钱,我就到对面铺子上去看几本小人书。等爷爷收了店子,我也早困得睡着了,爷爷就背着我回家。有时候收店早,还剩了一点臊子,爷爷就给我煮一小碗臊子面。每次我都吃得汤水不剩。那时家里要十天半月才吃一回肉,肚子里总是又饿又涝,因此觉得臊子面是天下最好吃的东西之一。 在我印象中,最好吃的菜是爸爸做的宫保肉丁。 那个时候,妈妈在商店做事,每逢节假日前,她会选一块好肉,等爸爸回来做菜,那可是我们盼了好久的油荤。当爸爸风尘仆仆地到家时,我们的胃舌和我们的脸一起欢笑。我的爷爷以前做过饮食,所以爸爸也颇受影响,做菜的架势很专业,肉、莴笋切成方方正正的小丁,剥好的花生米,用糖醋、芡粉调好的做料整齐地摆在桌上。等妈妈下班回到家,他就象等着了冲锋号一样,马上烧热锅,下油,然后一样一样地下料,当最后调料淋上的时候,满屋的香味四溢,橘黄的灯光下那碗油亮油亮的宫保肉丁,就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菜。 很多年过去,没有菜可以超越它,童年的幸福、团圆、热闹、温馨都在这个碗里,挥之不去,现在想起,都还能清晰地记得它的色泽,它的味道,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回忆能让爸爸出现,他是那么认真地专注的站在锅边,为我们烹制让我们铭记一生的菜肴。 最好的饮食,是最爱的人做的。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4 Comments

成都的好是靠近美景的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9/4/daiaimei,2006041971154.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4/19/4/daiaimei,2006041971218.jpg[/img] 巴郎山上的野花 比如现在,周围的人们已经在做五一出行的准备了,比较多的,是自驾,去甘、阿、凉藏区。 妹妹两周前在网上邀约去穿越街子---栖霞山并已经成行;同事小龙她们已经连续几次乘公共汽车去九龙伍须海露营了,并且回来后大力倡导环保;阿袁和老三、浪浪已经自驾去过新都桥了,并且还准备要去;同事张姐和夫君已经几次去黑水拍照,为一朵云经常要等大半天,贤惠的张姐忍住蚊子的叮咬,为他抬光板,而他们仅仅是摄影爱好者。。。。。。 浅浅一鸥在博上说,康巴藏区是中国最美丽的地方,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是自然的壮美,而康巴是秀美,风情万种,每一次去都有特感动的地方。而成都就最靠近这些地方,成都人比其他地区的人更容易领略其无与伦比的秀美。 在旅行中,成都人聆听自然最近的声音,对美景的热爱和对美食的热爱一样,构成他们眼睛与舌头的无可言说的幸福感觉,而这种幸福成为一种风气,身在其中,你不得不受到感染,赶紧整理行装吧! 喜欢浅浅一鸥关于旅行的描述: 我喜欢出发的感觉。出发就意味着新的不可知的地方或者人。清早,通常凌晨起床,背起背包,拉开门的那一瞬; 在机场,蓝色屏幕上滚动的航班,广播的播报员千篇一律的音质;发动汽车,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会让我心跳加快,真的,有没由头的激动。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在路上更回到本真的自己。不需要应酬,不需要业绩,不需要考虑他人的感觉,只需解决个人的基本需要。眼睛和心灵全打开了。旅行好像一盏灯。点亮的灯会照亮平凡生活中原本遮蔽模糊的细节,没有庄严的事件,甚至根本就没有事件,背景既不奇特也不宏大,但是那些曾被隐匿遮蔽的瞬间,被一再地放大,放大,再放大,延迟,延迟,再延迟,渐渐变成为个人生活的主调。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1 Comment

成都的好是家常的好

周一、二的午餐是上周末的总结,主要是每人抢着说去哪里玩了,吃了什么,没有内容汇报的会觉得是浪费了一个周末。周三到周五,那就是对下一个周末的展望,去哪里玩,去吃什么。 每周如此。单是那总结和展望的心境,应该是离幸福不远了。 这里的人们总是乐此不疲地追求着这人生浅层的口腹之欲,而成都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满足这口腹之欲的惊喜,在这惊喜与满足中,我们快乐地生活。 实在忍不住给大家转发一篇成都崽儿写的《成都小吃全攻略》,很长,但写得真好,很有成都味儿,单是那地名和店名,还有对味道的描述,没来过成都的人,都能在字里行间领略成都的活色生香,小心口水不要流下来! 成都的好,是家常的好。 成都小吃全攻略   成华区  一环路东三段祥和里小区,有家重庆土灶火锅味道不错,两个女老板很美哦!斜对面有家竹子屋,菜品都是与竹子有关的,客人也对,味道尚可!继续往前走,有个面馆在烟草专卖的对面,泡豇豆面巴适(27、34、72路)建设路那边82信箱宿舍后门正对到有个摆摊摊卖钵钵鸡的,晚上才摆出来,我每天晚上就去吃n串,味道不摆了。(27、34、72、6、76路)原川剧二团旁的青蛙火锅,他们写的是“特色汤锅”哈,现在攒到新鸿路108号,就是电信营业厅的斜对面。我吃过无数次都还是喜欢吃哈。名字叫“四合院”。(27、34、72路)   牛王庙的吴记怪味面搬到书院街切了。牛王庙的家常面好像马上也要拆了,味道不咋样。盐市口广场斜对面的小巷里头那家荞面搬到陕西街西段切了,青石桥附近学道街那家是新开的,不要上当。牛王庙的吴记怪味面。好吃惨了,面里面的那一些炖的稀烂的肘子肉,加上亮灿灿的红汤,真是非常舒服。但是现在好象搬迁到署袜北街去了,据说还是24小时营业。 (4、38、55、58、98路)牛王庙的家常面去晚了只能在街边吃! (27、34、12、47、3路,个人认为,可能现在已拆佳节又重阳迁了)   现在新修那座安顺“廊桥”临河有排新开的酒吧,有一个胖太婆卤的鸡翅尖之好吃!(49、76、18、31、60路)望平街上“三只耳”冷锅鱼,6点以后去排队要排2个小时能吃上。 (76路。另在玉林南街有一家分店。   望平街成华国税旁的川东人家,鸡杂隈锅好吃惨了。 (76路)碾河东北角,一家面馆,晚去没面了。(4、58、81、98、27、34、72路)   游乐园后门旁边有家灌汤包子好吃。 从灌汤包子这条路往石油路方向走,右手边有家鹅掌汤锅,味道不错。(6、72、60、61路)   新华职高门口的烧烤,绝对巴适。就是不晓得拆佳节又重阳迁走没有。 (4、98、58、81路)   猛追湾街上还有一家玉排骨,沙锅豆花和排骨堡味道正。 (6、5、80路)   青龙巷的“叶鸭子”,是典型的四川烤鸭,老板很牛B,只有中午才能吃到烤鸭,晚上6点基本基本就不营业了 ,而且开了大概20多年了,从来没有扩大过营业面积,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4 Comments

转战

从上周起,我们就带着韵韵转战成都市的各个中学,先报名,然后会跟着面试,十二的小孩子就已经开始人生的考试了。 好在小妮子的心理素质不错(成都话叫死皮),每次考试前和考完试都不慌不忙地一边嚼着她爸爸给她买的酸角糕,一边讲其他的同学如何紧张得发抖,如何与妈妈泪眼告别。天哪,我听后心想,那妈妈哭什么劲儿呀,心理素质的确得提高。 对于韵韵的学习,我一直持放任态度,这种放任练就了她的不慌不忙,但奥数、作文之类的考试重点她的确没有底气,况且“水龙头一边开水,一边放水”的奥数题一样让我头皮发麻,做不出来还得接受韵韵的教育:“妈妈,不要怕难题,首先要勇敢挑战,其次再想想各种解题办法!你要知道你是最棒的!” 小升初的比拼目的是公认的几个好学校,但以韵韵的水平来看挺够戗的,那么找关系?其实,我真的不愿意。况且即使进去了,那种每周排名的压力韵韵能承受吗?我最担心读完后是一个自卑懦弱的韵韵! 那么,随大流随便读个什么学校,但这是否意味着起跑线就比别人后了一点,整体学习氛围和风气也会影响到她,接下去就是读一个不怎么样的中学和大学,最后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工作,矛盾啊,这是否意味着做父母的失职?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