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6

尝尝我家的年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4/daiaimei,2006013072154.jpg[/img] 香辣小煎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4/daiaimei,2006013072635.jpg[/img] 泡椒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4/daiaimei,200601307268.jpg[/img] 辣味银鳕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4/daiaimei,2006013072521.jpg[/img] 烧三鲜,里面的竹笋是用米汤泡过十天的,所以味道特别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4/daiaimei,2006013072434.jpg[/img] 白味银鳕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30/4/daiaimei,2006013072633.jpg[/img] 菠萝饭 以上菜肴都是作为著名美食家的我,亲手......拍的,是作为著名烹调师的三妹,亲手......做的. 都很清爽,不油腻。 年饭后,我们搞了一个快乐家庭超级歌星PK赛,先海选,然后7进5,5进3,竞争颇为激烈,最后经过大众投票,选出了三甲,冠军嘛,自然是韵韵了,亚军是妹夫,继父长子梁哥获季军。韵韵爸爸含泪发表离别感言“一路走来------发现评委有黑瑞脑消金兽幕。。。。。”,他指的评委是我和妹妹。 最可爱的是文文,靠着天真的儿歌一路过关斩将进入前7,但在进5 的投票时有些怯场,让每一个投票的人不要选他,在如此的“威胁选民”的攻势下,他如愿落选。 最后搞了一个对歌比赛,并在“想唱就唱”的歌声中做了一个大团结的造型,晚会圆满结束。发现对面楼上人家有人观看,我们后悔应该售票公演,妹妹马上将制作录象带,并送明年的央视春晚,哈哈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14 Comments

早起的鸟儿

早晨七点四十醒来,推开窗,浓雾中听到清脆的鸟鸣。 自己也是一只早起的鸟儿,一直是,喜欢早晨的清新与安静。这个大年初一,依然早起,预示着我的一年也会这样勤奋。 妈妈已经在包汤圆了,咸汤圆是她的拿手菜,用鲜肉、豆腐干、葱、姜和成的馅,非常香,非常入胃,我们三姐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初一早晨的咸汤圆,土豆大的汤圆要吃十几个,并且围绕着我们的更多的人也习惯了,这样的初一早餐已成定式。 继父的儿孙也到成都来过年了,昨晚的年夜饭满满的两桌,最受欢迎的菜是妈妈烧的三鲜,还有妹妹做的菠萝饭,基本上是一扫光。看春节晚会的时候,和韵韵、文文玩“抢人”游戏,就是我和韵韵拉着文文的手做抢文文状,嘴里还必须要高喊“我的文文!我的文文!”,还要陈述理由“我是他的大姑妈!”“我是他的姐姐!”,抢完了文文,又抢韵韵,不过文文在急切地陈述理由时往往会说反“她是我的弟弟!” 收到了好多祝福的短信,包括威尼斯和易道两位博友的祝福,哇,他们也是勤劳的小蜜蜂啊,年夜都勤奋地在博上耕耘,被这些祝福包围,真是幸福。 我还知道,昨晚凌晨会有很多车开往龙泉的石经寺,排着长队去烧新年的第一烛早香,祈祷平安和圆满。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 Comment

高兴的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8/4/daiaimei,2006012865530.jpg[/img] 停车的时候,文文在窗口叫着“大姑妈——”,然后奔跑过来,扑到身上。 韵韵说,文文尽和她玩些幼稚的游戏,比如把“我是奥特曼——”嗲声嗲器地说上十多遍。 妈妈提前三天就在准备年夜菜的主菜——烧三鲜,韵韵不断跑到厨房问,什么时候烧好? 街角在卖腊梅,一枝一枝扎好的。 在纸上列出春节要看的书和碟。 想着去商场买年货,买点彩条布置家,给自己买件鲜艳的毛衣和舒服的休闲裤。 还要在二环路外去买鞭炮。 准备年夜饭煮啤酒的醪糟、红枣、枸杞、冰糖。 办公室清坐翻报纸,看旅游信息里看雪的地方。 街上人骤减,不好打的。 年夜饭后搞个抽奖活动吧,准备奖品,在纸上列出来,尾奖是巧克力。 喜欢《枕草子》里面一句话,在鸡年岁末的年夜,送给自己,也送给大家—— 叠袖而眠,心有好梦。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

这几天

嗨,大家好,好久不见,想死你们了!(怎么有点象冯巩呢?) 这几天主要做的事情,不是请客就是吃饭。 除开工作上的应酬外,非常高兴,还接待了远道而来的霞姐夫妇,和大学同学安华先生,在,和他们一起吃饭喝咖啡聊天,感觉很好。 然后,是紧张的节目排练,周六进行了演出。 最后是去北京,参加了一个严格的考试,至于成绩嘛,哎,大过年地,伤心事儿休再提! 对了,我们的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简直是轰动,下面是部分演员合影,大家看我的大长今扮相如何?哈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26/1/daiaimei,2006012605956.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4 Comments

休博一周

接下来的一周,一连串的事情,将休博几天,各位亲爱的朋友不要白跑空趟了. 祝你们愉快,下周见. 月亮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5 Comments

海上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7/1/daiaimei,200601170249.jpg[/img] 是这般柔情的你 给我一个梦想 徜徉在起伏的波浪中盈盈的荡漾 在你的臂弯 喧闹的卡拉OK厅里,同学聚会。一阵热烈激越的音乐过后,他起身了,站着,仰望屏幕,厚大的眼镜框透着沉静的光。音乐舒缓,如海边缓缓推过的浪,一层一层;他的歌声偶尔走音和高不上去,但质朴,深沉,如高山峡谷的连绵回音,一声一声。 知音。我笑着对他说。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会因很多那个年代的东西,成为知音。 此刻,两个奔四的人,共同唏嘘而动情。 为这首歌,也为逝去的,曾给我们梦想的,那个臂弯里的柔情,也为我们曾共同拥有过的青春。 目光里的年轮,掩盖不了皱纹里曾有过的年轻。 或许再过二十年,再过四十年,当白发苍苍,目光浑浊的时候,依然会在歌声里,闪动着伤感的泪光,找到知音。 是这般深情的你 摇晃我的梦想 缠绵象海里每一个无名的浪花 在你的身上 那个女孩十九岁的时候,收到了人生第一封情书。 那个穿中山装的男同学,清瘦、沉默、眼神里若有若无的浅笑,让她感觉一丝的忧伤。 有一首歌,好听,罗大佑的《海上花》。要听娃娃唱的,比甄妮的好,高音的地方不要太浓烈。还是,淡一点的好。他告诉她。 于是,她收到了有这首歌的磁带,还有,一封写着情诗的信。 但,她无法确定,回不回信。那个时候,一切都无法确定,包括他,她,以及未来。 于是,她只有一遍一遍地听,发现,她的恍惚与他的柔情一样,细密而绵长。 就这样,让时光流淌,把那一切,凝固成永恒的忧伤。 只有《海上花》在吟唱。 睡梦成真 转身浪影汹涌没红尘 残留水纹空留遗恨 愿只愿他生 昨日的身影能相随 永生永世不离分 看过年轻的张艾嘉演的《海上花》,不喜欢影片里那个与日本人的恋爱故事,但张艾嘉年轻的面容,齐肩的柔发,凄伤的眼神,素朴的白衣黑裙,就是,那个时候的我们。 还有这首歌,反复出现在影片里,把悲情,一幕幕推进。 是这般奇情的你 粉碎我的梦想 仿佛象水面泡沫的短暂光亮 是我的一生 爱这首歌的人,会在歌里找到,自己想找到的。 一个人,一件事,一段过往,一个梦,或许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种情绪,忧伤而深沉。 必须要靠这首歌,来引领。 那如海上花一般光亮的,将照耀着我们的一生。 点击下载:http://youge.axdisk.cn/song/0508/海上花.mp3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3 Comments

都宾这样的男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5/11/daiaimei,2006011520949.jpg[/img] 看了《浮华新世界》(英文名《VANITY FAIR》名利场),这部由十九世纪英国的著名作家,威廉 梅克匹斯 萨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的经典名著改编的电影。总体感觉是把整个故事讲下来了,但与同类型的《理智与情感》、《纯真年代》相比,少了些震撼力,显得平淡,特别是与原著相比,少了其精髓的幽默讥讽味道。 要提的是故事中的男配角,都宾上校,一个忠厚、执着、善良的男子,一直默默地爱着温柔的、驯良的、软弱的爱米莉亚,但后者却爱着另一个华而不实的家伙乔治。都宾在爱米莉亚家庭破产时,为爱米莉亚买回了拍卖的钢琴,但却被爱米莉亚认定是乔治买回的;都宾为安慰伤心的她,要乔治履行婚约,但乔治在结婚后不久便战死,留下爱米莉亚和腹中的孩子。18年来,都宾一直关心着照顾着爱米莉亚和孩子,而爱米莉亚却一直心里放不下乔治,直到故事的女主角蓓基,告诉她乔治并不爱她的真莫道不消魂相,才恍然大悟追回了已远行的都宾。 应该说,都宾这样的男子,不是那种能让女人一见钟情的爱情对象,但却是女人理想的结婚对象。因为,这样的男子能抗拒时间,坚持爱情。 我想,所有的观众,读者,甚至包括萨克雷自己,都为都宾苦尽甘来的圆满结局而高兴,但似乎有一个疑点,爱情的当事人之一爱米莉亚,到底爱不爱都宾呢? 是的,她应该爱!对这样优秀的富有牺牲精神的男子,不爱真是付了他;而且她的原来所爱是如此的浪荡无情,她幡然醒悟后如何不感受到都宾的真心? 但,爱恰恰只是爱,单纯的只与心灵有关,外界的一切,包括感恩,包括负心,都不会影响爱的存在,也不会催迫爱的来临。到底爱不爱都宾,只有爱米莉亚自己才知道。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我知道,女人对待爱情有着一贯的犹豫不定,和“失去才珍惜”的特性。正因为她没有把握,自己到底爱不爱都宾;也正因为她很有把握,都宾一辈子都会对她好,所以她才可能让都宾空等她十八年。 即使她不爱他,也没有关系,与其怀抱虚幻的爱之空想,还不如倚靠着可以抓住的温暖安全的臂膀,这肯定会是所有女人的明智选择。我相信,她会在他漫溢的爱情海洋的浸润下,找到一个女人幸福的感觉。 这就够了。 我找出了小说里,关于他们在码头相见的情景,对于这样的纯美爱情场面,萨克雷竟也写得幽默有趣: “天气那么坏,船靠岸的时候周围一个看热闹的闲人都没有,连等着照看船上那几个旅客的管理员也不见。乔治(爱米莉亚的儿子)那不长进的小子也溜掉了。穿红里子大衣的先生上岸的时候,旁边没一个人看见当时发生的事情。大致的情形是这样的-------- 一位戴白帽子围白披肩的太太,身上滴滴答答地滴着雨水,张开两臂,一直向他走去。一眨眼的工夫,她就给卷在他的大意褶皱里面,用尽力气吻他的手。他另外一只手大概一面要扶着他防她跌倒,一面又要紧紧搂着他。她的头只到他的胸口,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原谅,吻我。。。。。。等等的话,大衣底下的情形真是荒缪得不成话。。。。。。 到了家里,爱米自己的帽子和披肩已经给佩恩小姐拿到过道里去,现在上前来帮忙解开都宾大衣上的搭扣-------如果你不反对,咱们还是跟着乔治去给上校预备早饭吧。 船已经泊岸。想望了一辈子的宝贝已经到手。小鸟儿终究飞进来了。它的头枕着他的肩膀,张开颤抖的翅膀,依依地偎在他的胸口。这是他十八年来日夜盼望的,苦苦思慕的酬报;现在已经得到了。这就是顶峰,就是顶点,这是最后的一页。再见了,上校。愿天保佑你,忠厚的都宾!再见了,亲爱的爱米莉亚!你这柔弱的寄生藤啊,愿你绕着粗壮坚实的老橡树重新抽出绿叶子来!” 最后这一句,不是所有女人期待的吗? 电影《VANITY FAIR》主演: 丽思 威瑟斯伯恩 (Reese Witherspoon) 詹姆斯 普尔弗伊 (James Purefoy) 罗莫拉 盖瑞 (Romola Garai) 导演: 米拉 奈尔 (Mira Nair)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0 Comments

爆笑,在排练中

每年为行里春晚排练节目的时候,气氛是最好、最轻松的。 所谓过程最重要。 继去年的阳春白雪《音乐之声》后,今年我们准备来一个下里巴人的《柔歌劲舞大反串》,比周星驰还要周星驰,采用的是抒情得要命的《江南》和劲爆得要命的《请你恰恰》,全部人物反串。 首先是四大才子出场,风流倜傥,白面清秀,全由我们精选出来的美女扮演;紧接着是四大美女出场,哎哟,四个重量级“奇形怪状”的近视眼男士,穿着《踏歌》那样的柔裙轻纱,硬生生地翘着兰花指,走路象鬼子进村,回眸一笑令人魂飞魄散,绝对会让人吃不下饭(正好节约晚餐)。 第一次排练的时候,就有人笑到地上去坐着了,关键是,单独回味的时候,也会笑得浑身发颤。老师告诫我们,现在使劲笑,争取笑够,到表演的时候就不要在台上笑了。 过年这么简单地、开怀地笑一下,真爽! 大家一定关心我扮演什么角色,哼哼,就是今年最红的《大长今》,里面那个。。。。。。那个。。。。。。美女李英爱。。。。。。的帅哥! 知道是谁了吧。。。。。。哈哈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你听见爱情流走的声音了吗?

好友敏的七岁女儿晶晶,有一天很神秘地问敏: “妈妈,你听见爱情流走的声音没有?” 敏很诧异,忙问: “什么意思?” 晶晶诡秘地说: “你为什么这段时间老和爸爸打架呢?” 敏恍然大悟。不久前她和女儿一起看了《读者》上的一篇文章,名字就叫《爱情流走的声音》,大意是,一对夫妻生活时间长了,每天重复不变的内容,平静,没有波澜,偶有小吵,直到有一天,丈夫告诉妻子有了别的爱人,妻子才痛心地回忆: 他们的爱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走的?在家庭生活中麻木的自己,为什么没有听见,爱情流走的声音? 原来晶晶也那么敏感地,尖着耳朵地,为父母听着爱情流走的声音。敏非常感慨,但也微笑着、和蔼地告诉晶晶: “那是爸爸和妈妈打着玩儿的!”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

韵韵是这样长大的

每一个母亲、每一个父亲都可以编辑一组和孩子合影的序列。 选了几张和韵韵的合照,都是我喜欢的照片,从小到大,看着她在我身边,一天天长大,长高。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daiaimei,2006011165453.jpg[/img] 不到一岁的韵韵,圆滚滚,肉乎乎的,至今我都在想念怀抱着她的感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daiaimei,2006011165551.jpg[/img] 三岁时回鬼城丰都老家,在她爷爷家的祖屋前拍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daiaimei,2006011165641.jpg[/img] 四岁时在龙池雪地上。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daiaimei,2006011165723.jpg[/img] 五岁时带她去九寨,到处都是美景,我们也是,哈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daiaimei,2006011165936.jpg[/img] 七岁时穿公主裙照的,那时她在换牙,而且当天火重,嘴唇都是红的,不过很有纪念意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daiaimei,200601117141.jpg[/img] 九岁时和同学一家到卧龙,漫山遍野的红叶,象油画。韵韵这样天真的辫子,我最喜欢,不过从那以后她就不这样梳了,应该是从那一天起吧,她就不是小孩子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1/11/4/daiaimei,2006011165956.jpg[/img] 十一岁时去桂林,这是最后一张我比她高的合照。现在,她已经高过我了,并且将继续长高,我无法想象以后的合照如何象以前一样亲昵。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