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5

男人戏与男人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1/4/daiaimei,200512216432.jpg[/img] 听不止一个人讲过,《教父》、《现代启示录》、《肖申克的救渎》、《美国往事》等经典影片,都是男人必看之戏,讲男人世界里的黑暗、争斗、忍耐、坚持,现在看这些影片,让现实生活中的男人在现实世界的黑暗与争斗中学会忍耐与坚持。 男人的世界是冷静、理智、客观、宽厚、包容、大气的世界,女人只是男人世界的一个部分,这个部分可大可小,但肯定不是全部。而在女人世界里,男人就有可能是不少女人的全部。 男女相差如此。 与男性朋友相处,会得益于这种宽厚与大气,这和女性朋友的感性与细腻相得益彰,构成个人性格的厚实与丰盈。所以现在倡导孩子(不管是儿是女)要多跟父亲在一起,目的是要学到父亲身上的种种男性优点。想起李宇春,那么多玉米(大多是女人)喜欢她,就是喜欢这个女孩身上的大气与冷静,这是好事。 阿城的《威尼斯日记》体现了男人书的客观、自然、冷静、博学。简洁的语言,没有一个多余的字,让我想起技艺高超的裁剪师傅,不多不少,恰丝恰缝。这些恰到好处的字,又准确地表达了他想表达的。博学的男人沉静、内敛,不张扬,不滥情,现在市面上很多畅销年轻男子写的书,溢满的情感,反而让我觉得怪怪的。 男人的博学在于对各门类学科均有兴趣,包括科技、文史均喜摄略,不象很多女人(包括我)非文艺情感类不看,学问的深浅宽窄也就决定了思维和性格的厚薄。我曾经试图去读一些史哲科技的书,但真是味同嚼蜡,得硬着头皮看,失却了阅读的趣味。就是情感类的小说,比如《走出非洲》、《荆棘鸟》这样的女性经典,凡涉及政治、地理、宗教等方面的大段论述,都被我快进略过。我想,这好比驾车,男人比女人天生具有方向感,这是男女大脑先天构造的不同,也许年龄和阅历会减少这样的不同。 《威尼斯日记》里威尼斯的风物只是一个承载的杯子,倒出的是阿城自己的酒,关于东西方文化,散而不乱,恬淡精致,智慧芬芳,摘一些句子如下: 旋律是感受的,不是思考的。 罗西尼的歌剧象小孩子的生命,奢侈而明亮。又有世俗的吵闹快乐,好象过节,华丽,其实朴素饱满。 好文章不必好句子连着好句子一路下去,要有傻句子笨句子似乎不通的句子,之后而来的好句子才似乎不费力气就好得不得了。人世亦如此,无时无刻不聪明会叫人厌烦。 威尼斯象赋,铺陈雕琢,满满荡荡的一篇文章。华丽亦可以是一种压迫。 因为头骨的造型,意大利人的脸到老的时候,越来越清楚有力,中国人的脸越老越模糊,模糊得好的,会转成一种气氛。 独独威尼斯具有豪华的神秘,虽然它的豪华受到时间的腐蚀,惟其如此,才更神秘。 早起的威尼斯人的开门声皮鞋声远远响起,是个女人,只有女人的鞋跟才能在威尼斯的小巷里踩出勃郎宁手莫道不消魂枪似的射击声。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3 Comments

又是一年

中午,大家热烈讨论起分行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有提议跳大头舞的,有提议跳草裙舞的(并且是男女反串),有提议跳《大长斤》(穿着朝鲜长裙,比较不显胖),有提议跳少儿舞蹈《拔萝卜》的,并设想哪几个胖子扮演萝卜,餐厅笑成一团。 在这样热腾腾,闹哄哄的气氛中,心情明显很轻松,想着有圣诞等着,有元旦等着,有春节等着,有那么多轻松快乐的时候等着,就不会去想沉重的事情,即使想到了,也会以前面这些轻松快乐来抵挡,安慰自己,一切等过了春节再说吧。 这一年,工作上还算将就,表面的指标完成,在一个纯净努力的群体里感觉很轻松,自感在与人沟通相处,处理繁杂事务方面有一定进步。 家庭方面,终于结束了两地分居,一家人团聚。妈妈,继父的身体尚好,与他们生活在一起,很温暖惬意。妹妹、妹夫已入住新房(离我们家很近),妹夫把母亲从宜宾接来同住。韵韵又长大一岁,长高长漂亮了,唱歌越加出色,而且进入六年级后,懂事多了。 朋友方面,和PMP这个群体相处真诚融洽,特别和六粒沙,和阿袁的友情日渐深厚,也在逐渐学习交友之道,懂得真正的朋友是一生的财富,当你在一个地方有了长久的朋友圈后,才不会有“异乡人”的感觉。另外和大学同学圈有了长久的联系,虽不长见面,但感觉很温暖。 兴趣方面,应该就是博客了,这是今年额外奖赏我的一道惊喜。惊喜之一是拾起了一直喜欢的文字,并形成习惯,这样的习惯不是负担,而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快乐与幸福;惊喜之二,在于结交了一帮新朋友,虽不认识但感觉很近,还有,和老朋友拉近了距离;惊喜之三,在于找到了一双看世界的眼睛,是唯美的,诗意的,幸福的,知识的, 温馨的,柔情的,并体会到文字永恒的简洁美、浓情美,对我,它是性灵舒展的最佳方式。 明年,哈哈,工作要更加努力、用心;安排好时间多带韵韵出去走走;象大学同学FEIXIAOQING说的那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然后把文字越写越好。短期目标是把短文章写好,努力缩短文字与心灵的距离,象乐评人王小峰讲的那个埋头掘井的和尚一样,只要坚持,说不定真的可以越写越好呢,哈哈,我怎么感觉象在写励志的作文呢? 好了,不怕大家笑话,说一个我梦想的退休生活吧: 有一幢靠山(青城山)靠水(味江河)的房子,每天早晨起来,喝杯咖啡,然后写东西;写毕爬山,下午看书看报,晚上在河边散步。每周邀请朋友到家里来做客。嘿嘿,保不定我还真能象梭罗那样写一本不亚于《瓦尔登湖》的《味江河》的沉思录呢,哈哈。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9 Comments

这条路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19/4/daiaimei,200512197833.jpg[/img] 不过是四川乡村一条普通的田埂路。 但对于我和弟弟妹妹来说,却是一条贯穿一生的路。 小时候,蹦跳着跟在父亲身后,去给从未见过的祖母和奶奶上坟。 然后,悲戚地跟在大人后面,把早逝的父亲安放在这里。 一年以后,把“白发人送黑发人”后极度衰弱的爷爷安放在这里。 然后,春节、清明,我们会回来,重走这条路,去叩见我们的父辈祖辈。 渐渐地,我们长大,从三个人变成六个人,从六个人变成八个人,韵韵和文文也加入了这条走田埂的队伍。 他们的脚步是轻快的,他们喜欢这田野的清新,文文会闹着要弟弟带他去摘树上的橘子,然后指着地上的麦苗说:这是长馒头的草。 四岁的文文作为长房长孙长末,他的照片已经高挂在我们老家的祖屋里,和我们的父亲爷爷的照片挂在一起,静静地诉说生命的蓬勃延续。 每次回去,总会被一群父亲般的目光包裹,他们是我们的三叔、五叔、六叔、九叔、幺姑,还有婶娘和姑父们,父亲走后,他们源源不断地把父爱送给我们,看着我们长大成佳节又重阳人。 每次回去,不管什么时候到,肯定会有一桌热气辣气腾腾的饭菜在等着我们;不管呆多久,温暖的目光和话语就一直把我们包围。 我们还会继续走这条田埂路,或者说,这条田埂路会继续见证我们这个大家庭的更迭变换。 这条路,和这个县城,这个小镇一起,成为我们心中独一无二的精神之地,它永远代表着温暖,宽厚的父亲。 我们知道,父亲一直在这里温暖,宽厚地等着我们,看着我们。 --------照片拍于自贡荣县过水乡,20051217 妹妹和文文走在田埂路上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6 Comments

斗胆评博

写博一年,最高兴的是结交了一些博友,阅读他们的博很愉快,现在斗胆评一下我知道的、喜欢的博。 1、洁尘的私人版本,这是大姐大级别的,不用多说了,她的影响力很给我们成都拿脸。包含很多的专栏文章,很过瘾;她描写日常生活、她的儿子,她的家的文字也极好,这是我每日串门的第一家。 2、西门媚的神仙妖怪 上次我在华西副刊上是这样推荐她的:特悠闲的情致女人,温婉、沉静地在她的花园里种花、在她的仙境里写天书、在她的瑶池里说神话,特别要推荐她的涂鸦——一极棒的画功和色彩,让你神迷和惊诧。 3、威尼斯男人 我在华西副刊上是这样推荐他的:一个贤夫慈父,在幸福的心境中记录他读书、看碟、听乐、育子的生活,可领略到广博的知识信息和深入的所思所感。 4、浓玛的沙漠语言 特别沉静温和的浓玛,总是让我在她面前感觉是个不成熟的小妹妹(当然年龄不一定比她小)。她的文字厉害到什么地步呢?反正我经常有这种感觉:怎么这个意思她说出来就那么美,那么到位,我就是说不出来,或者没有她说得好呢? 5、上海的宜于扫舍 她的生活应该会让大把女人羡慕,幸福的家,一对可爱的混血儿,来自异国的风情文字和图片。有一次,看到她年轻时的照片,那才叫惊艳呢!什么叫美丽呀,去看看扫舍吧。 6、袁远的圈圈 哈哈,这是博友中唯一见过面的,文字好就不必说了,她的博清新活泼,如她的人一样,特别喜欢读她写身边人和事的有趣文字,经常笑得肚子疼。还喜欢看她和丰言丰语斗嘴,特爽。 7、丰言丰语 因为他是圈圈的朋友,所以有一种亲切感。特别能干,点头颇多,笔头特快,智慧的火花经常溅得我睁不开眼。更新博客很勤,应该授予最勤奋博客奖。 最近结交了两个重量级的博友:易道上书房,人在挪威,都是从博友那里认识的。前者笔头快得吓人,思路特清晰独到,看问题很深,评博特别热心,经常以诗作评,着实了得,可以授予最佳评论奖。后者是去挪威的新疆人,她的异国情调的图片让我着迷,并且我们都酷爱《似是故人来》这首歌,知音啊!在博客上握一下手吧。 还有,冉云飞的匪话连篇,成都红粉的真实柔和,来看海的老成持重,笨笨夏虫的幸福快乐,淋雨小太阳的年轻机灵,江雪儿 的活泼细碎,霜月醉翁的沉静浓郁、紫芒的轻声细语,橄榄树的影评很专业, 阿袁的巴黎-左岸-双偶如人一般的单纯细腻(就是更新太慢,批评一下,哈哈)。 其他的名博,喜欢《梅子的写食日记》,图片特好,让人食欲大增。还有中国茶,以前特喜欢,现在不太喜欢了。2004年中国最佳博客-北京女病人,语言直白、犀利、带色、大胆,常会让你惊得一身冷汗,估计男士会喜欢。 哈哈,乱评一气,纯属个人意见。 希望来年,大家继续博,博得越来越好!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4 Comments

生命早描定它的式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14/4/daiaimei,2005121465119.jpg[/img] 从船上远望李庄 有时候,会执意想去一个地方,仅仅因为它和一个人有关,比如这一次,因为林徽因,我执意要去李庄。 但去得太晚,天色已暗,对李庄的印象,也就是在船要靠岸时远望古塔楼的灰蒙颜色,以及在一条模糊的古街上吃的一块黄粑,还有同伴们大失所望的慨叹,其实,我早已料到是这样。 期待六十多年前的风物,原封不动地为你保留,等你来临,等你凭吊,本身就是不现实和不可能的。但现在,很多人去古城和古镇,多半会抱有这样的执着想法。 我认为,只要能找到百分之一、二的感觉就可以了。 回去的江面上,只有我们一条船,江风吹打着帆窗,刺骨的寒冷进入颈项,进入内心,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不虚此行,理解了六十多年前林徽因、梁思成夫妇带着孩子和母亲离开家乡,颠沛流离,坐着比这破旧得多的船,举家来到这个小镇,那种凄愁,那种怅惘。 一起都变了,只有眼前的这条江,永远不变地在流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14/4/daiaimei,200512146504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14/10/daiaimei,20051214193342.jpg[/img] 喜欢林徽因,是那种隔着岁月的仰视与远望,是那种崇敬式的探询和景仰,为什么女人多样的美可以如此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上面两张照片,是林徽因51年生命中的早期与中期,象紫罗兰在温软阳光照耀下的初绽和盛开,这个可以被泰戈尔写诗赞颂的女人,这个被三个优秀男人钟爱一生的女人,这个名门之后,大家闺秀,这个中西合璧,博古通今,随意写就的诗成了经典,而毕生成就却是建筑的女人,在照片中显示出了一种耀眼的知性美,这种美与她天生的容貌相得益彰,更酿造了绝佳的姿色,怎不让人叹为观止(泰戈尔诗:天空的蔚蓝,爱上了大地的碧绿,他们之间的微风叹了声“哎!”)? 这种美最为直接的体现是她的诗歌。一直不喜欢诗歌,也一直看不懂诗歌的我,是林徽因的诗让没有一点诗歌基础的我,感受到了诗歌的那种建筑、音乐、情境之美,她的诗真正是女人的诗,淡定优柔,朗朗上口。来看: 黄水塘里游着白鸭, 高粱梗油青的刚高过头, 这跳动的心怎样安插, 田里一窄条路,八月里这忧愁? (《八月的忧愁》) 冬有冬的来意, 寒冷像花,—— 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 一条枯枝影,青烟色的瘦细, 在午后的窗前拖过一笔画; (《静坐》) 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轻弹着, 在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颊边泛上了红, 静听着, 这深夜里弦子的生动。 (《深夜里听到乐声》) 相信我的心里留着有一串话, 好比这树丁香,几枝山红杏, 绕着许多叶子,青青的沉静, 风露日夜,只盼五月来开开花!(《一串疯话》)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14/4/daiaimei,2005121465530.jpg[/img] 仍旧是这支笔,在李庄写的文字是这样的: “尤其是关于我的地方,一言之誉可使我疚心疾首,夙夜愁痛。日念平白吃了三十多年饭,始终是一张空头支票难得兑现。好容易盼得孩子稍大,可以全力工作几年,偏偏碰上大战,转入井宥柴米的境地,几年大好光阴又失之交臂。近来更胶着于疾病处残之阶段,体衰智困,学问工作恐已无分。。。。。。“ 你可以在上面这张照片看到这样的艰辛与惆怅,她生在那样的年代,注定在享受了新旧交替、中外合壁的丰厚营养的同时,也注定要把那动荡中的辛苦磨难细细体尝。 走在李庄漆黑的街上,只偶尔看见一两点灯光,凄冷的感觉,可以想见六十多年前的林徽因,在这寒冷的深夜,栓好被风吹打的竹篾门窗,在昏暗的油灯下流着眼泪,为她刚在对日空战中阵亡的三弟恒写下那首著名的诗《哭三弟恒》;想见长期躺在病榻上的她,在经历了无尽的盼望,终于可以收拾行装回北京的时候,走在这让她爱愁交加的古镇上,做最后的告别。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 Comment

似是故人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13/4/daiaimei,2005121364341.jpg[/img] 同是过路同造过梦本应是一对 人在少年梦中不觉醒后要归去 三餐一宿也共一双到底会是谁 但凡未得到但凡是过去总是最登对 第一次听梅艳芳的这首歌,是在1992年,在惠州,在一个朋友的家里。当时是晚餐前,气氛很热烈,突然地,厚重的音箱里,它低沉的、缓缓的出来了,击中了我,我的灵魂一下子从那热闹嘈杂的人群里飘出来,被它牵引着,让忧伤的思绪渐远,渐远…… 有些旋律,是藏在心里的,一直在那儿,但你并不知道。 有一天,刚好有一个人,把它唱出来了,你不由自主地就和歌者融成了一个人。 那一刻,我就是梅,那个古典的、沧桑的,如花一样凄凉的梅。 台下你望台上我做你想做的戏 前世故人忘忧的你可曾记得起 欢喜悲伤老病生死说不上传奇 恨台上卿卿或台下我我不是我跟你 歌词极好,旋律极好,只有罗大佑,才写得出这样的荡气回肠。 声音极好,唱工极好,只有梅艳芳,才唱得出这样的沧桑与荒凉。 那个藏在我们内心,让我们爱之深、恨之切的人啊,我远远的看着你,远远的看着,不知是否你也在远远地看我,看到天荒,看到地老…… 为什么每天耳鬓厮磨的不是我跟你? 俗尘渺渺天意茫茫将你共我分开 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 这是我唯一喜欢的梅的歌曲,只有这一首。 只这一首就够了。虽然我并不喜欢她的其他歌曲以及男人般的做派(我个人认为这是她得不到一个男人持久关爱的真正原因),但不妨碍我对这首歌爱之如命。 曾有一次,我试图在卡拉OK厅唱这首歌,但乐曲渐近,我唱不出来,我意识到我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竟妄想去攀登一个我永远不可能攀登的高峰。即使我把这首歌勉强唱下来了,但已不是我要的那种意境和韵味,只有梅,能够让我领略这种意境。 有些歌,是只能听的。 还有一次,我在家里邀几个好朋友同听这首歌,但让我吃惊的是,他们基本上没什么反应,让我觉得很悲凉。后来怅然,每个人心中的旋律不同,何必强求一致? 越觉得原来与梅那么近。 原来,有些歌,只能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听。 何日再在何地再聚说今晚真暖 无份有缘回忆不断生命却苦短 一种相思两段苦恋半生说没完 在年月深渊望明月远远想象你幽怨 曾经拥有过的夜晚,多么温暖啊! 可怜的梅,尽管那么有钱,有那么多体面的好朋友,但这一生,却少一个每日为她温暖被窝的人。 那年冬天,敏去了南方,要回时在电话问他天气怎样,他说,降温了,很冷的!敏“啊”了一声,他却在电话那头嘿嘿一笑,说,有我,你还怕冷吗? 也许,我们要的只有这样一个永远温暖的被窝。 留下你或留下我在世间上终老 离别以前未知相对当日那么好 执子之手却又分手爱得有还无 十年后双双万年后对对只恨看不到 这最后一段,总会让我控制不住泪水,梅,在你离开的这个夜晚,我再一次在这首歌前潸然。 敏告诉我,每次听了这首歌,她都会深深端详睡在她枕边的这个人,他的额头,他的嘴角,他的黑发,他的鼻梁,她会轻轻地抚摩他的脸……无法想象,终有一天,这枕边少了她,或少了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1 Comments

爱的细节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9/4/daiaimei,2005120963834.jpg[/img] 不知为什么,我总是忘不了很多年前,关于我的一个同事,一个小小的细节。 她是贵州人,文气纤秀,和我同龄,在大学里和一个四川男同学恋爱,毕业后她回到贵州,男同学留在四川。两年后,男同学和他的父母使尽了招数,终于把她从贵州调到我们分行的一个县支行,两人虽还是不在一个地方,但毕竟要比贵州近多了。 我和她因为工作经常通电话,很投缘,一次,到她所在的支行,在办公室里聊了很久,她有些羞涩地告诉我,他每周来看她一次,现在正好在,让我跟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我和她一起去宿舍,她跑到宿舍给我拿了一个碗,然后和他一起站在楼梯口等我。 我在水池边洗完碗筷,转头,刚好看见,她轻轻地在他的脸上拍了一下,眼睛里满含爱意,娇嗔和俏皮,他温和、憨厚地笑笑,眼神如春天的阳光一样柔和。两人看见我,都有些不自然地脸红并撇过头去。 清新的,自然的,纯净的,甜蜜的,喜悦的,终于在一起的,小别重逢的,爱的拍打与抚摩,就象经典电影里被定格的经典镜头,被我无意中看到,但却永远嵌进心底。 后来,就很少见到她了,渐渐地听到他们不合的消息,然后她辞职,离婚,去成都,又去北海,海口,据说有人看见她在北海的商贸市场卖袜子,据说她又和几个人合开了一家公司,但不久公司又散了。我来成都这家行,又知道她曾在这里呆过两三个月。现在真的不知去哪里了,飘摇如一只断线的风筝。他,好象一直在那个城市,后来重新结婚生子。 动荡的生活,小人物的命运。 以及这些命运里,年轻的,脆弱的,无力的,伤感的爱情。 时过境迁,这个细节总是会不时跳出来,让我回忆它的清新与美好,回忆起细节的主人清新美好的面容,回忆那时作为旁观者的年轻的我,同样清新美好的心境。 这样的清新与美好,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了。 不知道现在他们各在哪里,生活得还好吗? 他们可否记得起这个细节,他们可否知道,有一个曾经的同事,一直帮他们记得,这个—— 爱的细节。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7 Comments

所爱非人

身边很多女子,其中不乏美丽优秀的,所爱非人。这样的事情听多了,也就觉得自然了。 不久前听同事讲的一个故事很是辛酸。曾经是系花的她,经历了万千帅哥的追逐后,不顾父母的反对,选择了与众人眼里的坏男人恋爱、结婚。这个男人是个花人比黄花瘦花公半夜凉初透子,会画点画、写点歌,做点生意,并且赚了些钱。经过了一段风光、甜蜜与幸福后,男子便“花性”大发,常不归家,对她也粗蛮无礼,让一幢别墅和一个保姆、一条狗来陪伴她。即使后来有了孩子,也是如此,并且更加嚣张。孩子已经五、六岁了,她竟然也忍气吞声地习惯了这种生活,并且已经离不开这种生活,毕竟有一幢别墅和保姆,让她自己奋斗,何时才有呢? 故事讲完后,我们当中有人立马一针见血地指出:所爱非人的背后,是女人自身的轻薄与虚浮,与美貌和优越感相生相伴。享受着一刻的虚荣与绚烂,就必须要为虚荣与绚烂后长久的不实与脆弱买单,付出的是青春与幸福的代价。 她说得不错,但女人为什么会所爱非人,难道仅仅是虚荣心?我相信他们当初的爱情,所爱非人的背后更多的是命运,但确实也有女人自身的原因,只是不一定是虚荣。《提笔就老》里,洁尘引用美国女作家艾瑞卡 琼的话说得客观:所爱非人,女人爱上坏男人,意味着爱上女人自我中坏男人的部分,以确立她精神上的自由与野性。 其实每个女人都有所爱非人的可能,即使是最沉静的女人内心也曾有过爱上坏男人的闪念,只不过坏男孩是她内心反叛的部分,而这部分又往往因她女性的教养、社会的压力而自我压抑着,真正迈出那一步的是极少数,而这其中,情感早熟的女人可能性较大。这样的爱风险太大,基本上是赌博,赌赢率0.0001%(?)。惟有等到她将坏男孩的部分与自己的个性合二为一时,她才能放弃他那种粗暴的爱。要是应付得了这一点,她就会更坚强。那是她成长的表征,融合了坚韧、温柔和独立性。 前面那个别墅女人,就没有实现两种个性的融合,所以她不能放弃,更加脆弱,更加无助。 倒是那些在学校里长相平平的,些许内向的,男同学们正眼不会多看的,眼睁睁,醋意意地看着系花、班花、校花穿梭展示的普通女同学,现在相夫带雏的过着悠哉游哉的日子。她们的丈夫,或兢兢业业,勤俭持家,或温柔体贴,宽厚诚稳,其中也不乏事业成功、相貌英俊者,却能被她们驾御得服服帖帖,安安稳稳。她们中“所爱是人”的比例非常大,这是命运,或许在情感上晚熟一点、些微的木讷与自卑在某种程度上是帮了她们。 对命运的把握与掌控,谁又更高一筹呢?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4 Comments

还是银杏

天突然冷得厉害,贴两张温暖一些的照片。 还是银杏。 比起11月21日BLOG上的还有些嫩黄的银杏来,这时的银杏黄得如酒般醇厚。细密的圆圆的黄叶在褐色的枝条上闪烁,俏皮,饱满,柔韧,“如被牵挂密布的心情,不因细碎而失却明丽,让人相信它所承载的东西,也不易碎裂”(浓玛语录)。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6/4/daiaimei,2005120664825.jpg[/img] 前天在彩虹桥附近的府南河边拍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6/4/daiaimei,2005120665040.jpg[/img] 拍于南郊公园大门口,两株镇园银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6/4/daiaimei,2005120665059.jpg[/img] 斑驳的银杏影---被牵挂密布的心情。 有点艺术哦.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8 Comments

记得我们有约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5/4/daiaimei,200512056465.jpg[/img] 每一个奔四的人,或许都会记得这首歌,叶欢的,《记得我们有约》。 当阳光照亮心上,温暖了每个梦想 总会想起凝视我的那片云 是不是路正远,是不是会改变 我的心一如从前。。。。。。 或许和同学,和朋友,或许和恋人,一起聆听过。当熟悉的旋律飞来,悠远的目光飘远,可否想起那片云的誓言? 就在昨天,我收到了中学同学敏的来信,她因公外派芬兰已近一年了,与丈夫女儿也分开了近一年。这个平时大咧咧的能干女子,在信中提到了这首歌,字句里充满了细密的柔情: “那天收到老公发来的下载下来的《记得我们有约》,那是我们谈恋爱时他作为新年礼物送给我的一首歌,我只是不经意地就把它放在了抽屉里,以后再没有听过。 当灯火渐渐熄灭,忍不住看你一眼 那条最初到最后的地平线 带我走过旷野,带我走出黑夜 给我爱给我思念。。。。。。。 结婚十三年后的今天,突然相隔万里地听叶欢一遍一遍深情地唱《记得我们有约》,我的眼泪一遍遍流下来。他是个不轻易流露感情的木讷的人,他甚至没有送过玫瑰,没有说过甜言蜜语。但是,在那一刻,我内心被他的思念感动得轻轻的疼。我们相隔在地球的两端,共同听那首歌,我不能说话,只是在屏幕上敲“我哭了”,他回敲一个“ME TOO”。 我承认与老公从来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共同生活的十几年也是忙碌地,粗糙地,我们都错过了许多最浪漫的事,错过了许多心灵的交流。其实我在这儿并不寂寞,有人请我吃饭,有人请我喝咖啡,有人约我散步,甚至有人在火车上向我求婚,但是有个放心牵手一辈子的人,让我心里稳稳的,满满的,饭可以吃,咖啡可以喝,其他就免谈。 有一个家,真的使一个女人变得从容优雅,充满魅力。连女儿都知道家的真正含义,我告诉她我搬家了,她说没有亲人怎么能叫家,只能叫搬房子。。。。。。” 我给敏回信,当她听这首歌流泪的时候,我也想对她说:ME TOO。多好的一首歌,多好的一对人,多好的一种感觉啊!这就是我们身边的情感,如此细密,如此真实,如此温暖。 也许,每一个在凡俗忙碌穿梭的我们,都应该静静地坐下来,把过去的歌再聆听一遍,把曾经的过往再回忆一遍,拂去尘封已久的心门的灰尘,让久违的柔情温暖双眼,让清新与明媚回到心间。 或许,还应该执起他(她)的手,一起听,一起唱: 记得我们有约,约在风雪另一边 所有的心都睡着,还有我们迎向蓝天 记得我们有约,约在日出那一天 就在誓言的终点,以爱相见 点击下载叶欢《记得我们有约》: http://baysky.net/Music/Please_Remember.mp3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