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5

新年快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31/2/daiaimei,2005123134433.jpg[/img] 日子如流沙 在指缝间轻盈 我们一如流纱 在尘世间漫舞 亲爱的朋友们 新年快乐幸福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5 Comments

我的8515

曾经属于这样一个群体,现在仍属于; 人生最宝贵的时光,和他们在一起; 然后,相互见证着成长; 还要一起,慢慢变老, 在相互温暖的目光注视下。 这一年有着太多可以回忆的东西,但与8515的重逢却是最重的一件。 感谢WANNAN和RONGJIN寄来的照片,一张张看去,清晰记得三个月前的聚会点滴,很多感慨。 8515,是我们学校八五级经济系简称,独一无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30/4/daiaimei,200512306573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30/4/daiaimei,2005123065829.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30/4/daiaimei,2005123065856.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7 Comments

幸福的拖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9/4/daiaimei,2005122964950.jpg[/img] YANGYI的乖乖女 邀大学同学YANGYI吃饭聊天,他说没问题,不过可能要带一个拖斗——他的小女儿,每天都是他去幼儿园去接她,接了直接过来。我说,好啊,好久都没见到你的女儿了。 这个漂亮可爱的小灵精,在这个夏天百年校庆的纪念活动上,在一群老年、中年人中,成了一个亮点。四、五岁的年龄,自然大方,拿着我的相机给每个人拍照,拍出来的不是脖子,手,就是腿和半边脸。然后一桌一桌走过去,和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玩,象落入湖中一粒透明的小鹅卵石,溅起欢笑的浪花,引得大家忘了台上的演出,全部看她。。。。。 让我感慨和触动的是,YANG的眼神,象一根无形的线,一直牵着他的小灵精,那样柔和,那样慈爱。虽然坐着和我们聊天,但他的眼角余光一直在女儿身上,对女儿的恶作剧洋装发怒,但表情是带笑的,让女儿没有一点害怕的,爱入骨髓的。 女儿玩累了,象靠岸的小船一样回到他的身边,喝口水,然后站到座位上,在YANG的身后,抱住他的脖子,开始攀爬,小手小脚一阵翻腾后,居然坐到YANG的肩上冲我笑,然后又开始翻腾着下来,YANG一边说话,一边抽烟,一边还得用手护着背后折腾的女儿。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一个厚实身躯的父亲,对小女儿来说,还有这种温暖的用途。 然后,我问他,是不是觉得特别幸福? 他说,是的,是很幸福。 我问,你的小美女长大了,不怕那提亲的人踏破门槛啊? 他说,哼!到时候我就坐在门口,出些难题让他们一个一个PK!嘿嘿。。。。。。 这个刚进大学校园时到我们宿舍找老乡,在几个伶牙俐齿的家伙敌意的反复盘问下有些紧张和羞涩的男孩,这个略微沉默内敛的男孩,这个父母眼里的孝顺儿子,这个博学深邃幽默得让我佩服的同学,这个事业与生活都很顺利的成功男子,此刻的角色,只是一个简单的、幸福的父亲。 在父亲温暖目光注视下欢快奔跑的女儿,是天下最幸福的女儿,我相信在YANG的心里,她永远都是他的,幸福的拖斗。 注:拖斗是四川话,一种与车身紧密相连的部分,可以载人载货。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8 Comments

不能细看

不知从哪天开始,变得不喜欢拍照了。 这个分水岭,就是苍老的开始,不喜欢,是不愿正视岁月的力量。 联欢会上别人帮我拍的照片,我一张张挑剔:这张笑得太过,那张眼袋明显,这张脸上有赘肉,那张有些疲态。。。。。。几乎没有完全满意的。 稍微满意的,是远拍的,看不大清楚的,恍然这个年纪,只能远望,不能近瞧;只能粗晃,不能细看。 原来心底,还那么执着地妄图抓着青春的尾巴。:em213::em213::em213::em213::em213: 一个年轻博友在他的链接上这样为我的博客注名:我在四川的一个阿姨。然后,我回他:你的四川阿姨已经连接你,常来做客。 其实,我经常开年轻同事的玩笑,说她们早应该叫我阿姨了,但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我还是有些不自然,略微的慌乱。 告诫自己:要学会正视了,要象洁尘那样从容感受这个年龄带来的种种好,包括面容的,不再年轻。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10 Comments

誓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7/4/daiaimei,2005122764250.jpg[/img] 喜欢王菲,确切地说,喜欢早期的王菲。 一直认为,好的声音和好的文字一样,能拨动内心深处的弦,比如《我愿意》,比如《誓言》,比如《棋子》。 恍惚与无常中,爱的惶惑、期盼、企求、执着,王菲的声音曾那样拨动我,她是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爱的代言人。 怀着爱的情绪,是上天给女人的赐予,这种情绪忧伤而唯美,需要同样忧伤唯美的背景音乐。很长一段时间,《我愿意》就是我喜欢的背景音乐。 发现她最动人的歌,还是在早期。最近一段时间,反复听《誓言》,最后绵延跌宕的哼唱,惶惑、绝望、心伤,仿佛飞蛾扑火前的飞旋鸣响。我注意到,这首歌的歌词单上注明着,词:王靖雯,曲: 窦唯,王靖雯。在还是王靖雯的时候,在还在和窦唯热恋的时候,她唱出了一系列最打动人心的歌。 “把我的心交给你来安慰,能不能从此就不用再收回”,就是这句誓言,她要的,也是所有女人们要的。但很快,她就把心默默地从窦唯那里收回了,独自抚养女儿。然后,跟谢霆锋玩耍似的闹剧,显示了她平静外表下的慌乱无着。现在,她又把心交给李亚鹏了,我不是不相信后者,这担子实在太重了,他那么年轻,抗拒得了激情过后吗? 现实生活中的每一段誓言,能铮然多久呢? 所以窦唯之后王菲的歌就不再打动我了,感觉歌里的魂魄已经飘散,找不到根基,抓不住影子,她,是否已不再相信誓言? 原来相信誓言的日子,和誓言的时效一样短 但,王菲得到了孩子,得到了与孩子相处的日月,这比男人的甜言蜜语更实在,更能把握。对女人来说,孩子是最可宝贵的,不用飘渺的誓言来约束,或许,恰恰是永不会收回的誓言。 点击下载王菲《誓言》FLASH:http://www.hlkxx.cn/cdrom/flash第四部/B/王菲/誓言.swf 点击下载王菲《誓言》MP3:http://www.igo-home.com/...=_SV97T0Vep44N.mp3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 Comment

请给我一点时间

如果有一天我失忆了, 反反复复说不清楚话, 请给我一点时间, 正如我当初一样, 反反复复给你讲故事, 只是为了让你能记住。 如果有一天我不想动了, 身体肮脏、邋遢 却又不想去洗澡, 请给我一点时间, 正如当初我花很多时间, 想出很多理由劝你去洗澡一样。 如果有一天, 我年迈体衰走不动路, 请给我一点时间, 再扶我一把, 正如我当初一样, 扶着你迈出人生第一步。 如果有一天, 我不得不离开你, 请记住,我的孩子, 我是多么地爱你。 这两天在狂欢的同时,也看了两场流泪的影片,《无极》、《千里走单骑》,当然,更喜欢后者的味道,韵韵也同看了,能在影片里重温丽江街景------丽江也是小孩子去了还想去的地方。 感觉,张艺谋在讲故事的时候,还可以再内敛一些,很多揭示主题的话由高仓健说出来了,可以由观众自己想出来的。 在报纸上看到《千里走单骑》首映式上,朗诵的这首翻译诗,当时就近乎要落泪了。 让我鼻酸的是那种恳求和无奈的语气,人是多么不愿意老,但必须要老啊!如果我们都到了这样一天,就象我们的父母正在或已经到了这样一天。。。。。。。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8 Comments

欢乐

每年的这个时候,气氛就来了,欢乐的、热闹的,祥和的。 圣诞也成了一个狂欢的理由,比如昨天,天府广场、总府路,春熙路,全是挥舞玩具大棒,浩浩荡荡走着的人们,不相识也可以互相砍杀一通,男士们开车可能要遭遇陌生美女拦着搭车,昨天的交通堵得吓人,据说一个同事在下穿式隧道,堵了一个小时,连连叹息,隧道里又没有美女可以打望,真郁闷哪! 我们分行搞了一个联欢,下面是我拍的照片,和大家一起分享吧。 祝朋友们新年快乐,幸福美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5/5/daiaimei,2005122594731.jpg[/img] 舞蹈队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5/6/daiaimei,20051225101811.jpg[/img] 被一群狐狸精包围.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5 Comments

爱是生命的亮色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4/5/daiaimei,2005122491210.jpg[/img] 看了《如果爱》,细数了一下,流泪四次,鼻酸两次。 一部爱情片成功与否,就看它能否让女人流泪。女人通过看碟,恰到好处地流泪,达到心灵的释放与滋养,是一种幸福。真诚流泪的一刻,你就是故事中的人,正在经历故事中的那种刻骨铭心。 还好,陈可辛用这样一种方式,讲了这样一个爱情故事,虽然还没达到《甜蜜蜜》的高度,但差距不大。这样讲故事的方式,我能看懂,说明我适合听陈可辛讲故事。 要提的是金城武的眼神,已经有点BRAD PITT的味道了,被他凝视一眼而没有感觉的女人估计没有,只是,我对这个男人的痴情表示怀疑。一个男人一直爱着一个十年未见的女人,本身并不奇怪,但十年如一日的浓烈如火,就很不合常理。维持在精神层面上的男女之爱,象中国的水墨画,云淡风清,而浓烈痴缠的男女之爱,得靠恰到好处的耳鬓厮磨来维系,并且短暂易逝,终止于审美疲劳时。 所以,金城武(戏中叫林见东,男演员)的眼神虽很动人,但有点象菜里放多了味精,被凝视一眼的感觉是激动,第二眼便是压力,第三眼是紧张,第四眼是恐惧,第五眼,便是女人仓皇出逃的背影了。所以,影片的最后,找回过去的周迅(戏中叫孙纳,女演员)一方面在金城武的眼神里感动自责,但更多的是为张学友(戏中叫聂文,电影导演)现实深沉的牺牲而矛盾。金城武的爱适合作一幅画,远望着欣赏;而张学友的爱更适合在现实生活,互相扶持(或者叫互相利用也可)着走向各自的目标。 金城武每年在录音带里,录下一段思念周迅的声音,让我想起他在另一部主演的《心动》中,送给小柔的那些思念时拍的天空图片,虽有些程序化,但还是很让人感动。陈可辛在这里表现出了一种简单稚嫩的纯真,而这种纯真恰恰是最刺激泪腺的东西。 如果,你的泪腺还够敏感和发达。 总体是一部不错的爱情片,给我的感受是: 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不管是能找回的,还是不能找回的,爱,都是我们生命的亮色。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1 Comment

月亮家好吃餐谱(六)之豆花饭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3/4/daiaimei,2005122363940.jpg[/img] 虽然是简单的吃食,但有时候是和特定的人,特定的时间,或者和某段记忆联系在一起的,比如这碗豆花饭。 记得那个时候,每年寒暑假,我和妹妹一般会到荣县去,要坐五个多小时的车,算很远的地方了。那是我们放假唯一可出的远门,我们会在三叔、五叔、六叔、九叔、幺姑的家里轮流住过去,吃过去,尝遍每个叔叔婶娘做的饭。 因为六叔家比较宽,所以每次住的时间比较长,和六叔的儿子波波玩的时间更多。这次回荣县,就是参加波波的婚礼,见面时仍大声叫他波波,浑然不知时间已过去很久,这个因犯小错被六叔责骂后牵着我的手诉说委屈的瘦小男孩,现在已经略微发福,小眼睛笑着携手漂亮的新娘了。当然,我也已经是一个老姐姐了。 每天早晨,等六叔两口出门上班后,不到十岁的波波便揣着六叔给的钱,带我们上街去吃豆花饭。照片上大小不一的四个碗是定式,一碗浑浆豆花,一碗红薯米饭,一碟豆花作料,一碟切细下饭的泡菜。现在四川很多地方都有豆花饭,做法不外乎将黄豆磨成浆,加热,适时加适量的澹水,一点既成,所以又叫“点豆花”。豆花的好坏就在这“点”的时间,时间短则稀嫩易碎,时间长则老硬起窝,会点豆花的人在当地肯定属于“身怀绝技”的人而倍受尊重。浑浆豆花的不同是在黄豆中加入花生,所以有花生的香味,汤也更浓更白。红油油的豆花作料应该是豆花饭里画龙点睛的那个“睛”了,豆瓣酱、新鲜辣椒、葱花、花生末等,很香很下饭。满满的一碗饭,就在豆花的清凉爽口、辣酱的咸香麻辣中很快输入,然后还“吃吃”地吐吐热气,冒冒热汗。 现在我们家还保有早餐起来吃米饭的习惯,只是肯定吃不下这么一大碗。很多人都对这一点很诧异,我们则解释说,我们家都是干体力活儿的,不吃饱可不行。从小形成的饮食习惯很难改,中式的、西式的早餐都试过,还是只有一小碗米饭更让胃舒坦,让心煨贴。妈妈把早餐当正餐做,还会炒个青油油的素菜,热一锅热腾腾的汤。 和波波、妹妹汤足饭饱之后,我们三个便在街上逛一圈,然后回去写作业,下午看黑白电视。记得一次,中央台放的是改编过的萨士比亚《仲夏夜之梦》的话剧,里面有一个公主被施魔法,睡醒后会疯狂爱上看到的第一个东西,结果她看到是一个人手里举着的电子表,于是她满世界追逐电子表并求爱,把我们三个笑得,从沙发上坐到地上。这个剧里面有一个人物叫庇拉摩斯,那几天我们竟一直互称庇拉摩斯,现在里面的很多情节都忘了,但这个名字和那块电子表在脑海里却如此清晰。 回荣县如果不吃一次浑浆豆花饭,就基本上等于没回去。这次吃的时候,波波、妹妹、我都在,时光一下子回到从前,想起那可爱的电子表,那快乐的庇拉摩斯。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9 Comments

冬天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2/4/daiaimei,2005122265043.jpg[/img] 冬天的梧桐.------拍于西南财大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2/4/daiaimei,2005122265148.jpg[/img] 冬天田野的树.------拍于荣县过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2/4/daiaimei,2005122265316.jpg[/img] 冬天的草.-----拍于荣县水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2/22/4/daiaimei,2005122265419.jpg[/img] 冬天的豌豆尖.-----拍于荣县过水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