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1月 2005

美女与野兽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15/4/daiaimei,2005111565622.jpg[/img] 有时候,我们很愿意在一种假想的情境中作一次现实的逃离。 如果这个情境恰恰是唯美的,简单的,愉快的,不用惊动我们大悲大喜大怒大忧的神经,那么,这个逃离的时光就很轻松。因为轻松,所以吸引,我们愿意一次一次地,反复融入,不会厌倦。 《美女与野兽》就是这样一部动画。论名气,它不如《白雪公主》、不如《灰姑娘》,不如《米老鼠》,但它就是我们全家的最爱。它是我们家节假日的观片首选,不管看多少次,结果肯定愉快。就象一颗水晶糖,单纯的清甜,绝不深厚,但吃的时候,我们情不自禁地变得天真,变得纯洁,如同天真的小女孩儿。 我问韵韵,究竟喜欢《美女与野兽》的什么,她说“很搞笑啊!” 小镇的早晨好安逸,好热闹,比其他动画片的早晨都要美。面包圈飞来飞去的,漂亮的贝尔提着小篮,拿着书,走在街上,卖面包的师傅看得流口水,被老婆拎起耳朵;剃头的师傅看贝尔去了,结果把顾客剃成了大光头;贝尔走进书店,爬上梯子拿书,结果窗口洞开,外面挤满了看美女的男人。。。。。多么活色生香的小镇。 加斯冬向贝尔求婚,这个有着施瓦辛格二头肌的英俊壮实的男子,一进门就脱鞋,然后边求婚边拖袜,袜子上全是烂洞,最后深情拥抱蹙着鼻子的贝尔时,贝尔闪身打开门,加斯冬掉进粪坑。。。。 野兽与美女第一次晚餐,话不投机,野兽离去,贝尔哭泣,结果善良的家具们搞了一个晚会,逗贝尔开心,烛台和台钟,胖坛子与瘦扫帚,杯子与碗碟。。。。。大跳国标,简直好看呆了! 搞笑是一方面,还有它的歌和音乐,一个优美的女声(估计歌者应该是台湾人),用翻译得很自然的中文唱出来,好听。看的遍数太多了,里面的很多歌都会唱了。 还有配音,台湾腔的温婉幽默可爱在这部片里表达得最好,贝尔的美丽纯真,贝尔爸爸的执拗忠厚,野兽的厚重固执,加斯冬的傲气无理,还有小茶杯的稚气可爱,茶杯妈妈的温柔细腻,还有烛台,刀叉的小心谨慎。。。。每一个人都那么让人喜欢。 当最后,受伤的野兽在最后一瓣玫瑰花落下的刹那,听到了贝尔的 ”我爱你“时,帅哥立马出现,贝尔温柔地抚摩他的脸,哦,MY GOD!无论多么经风历雨的你,也要为这程序化的结局真诚地感动和高兴。 难忘的还有看时的情景,一起看的人。一般是一个长假的下午或晚上,韵韵和她小姨(象两个小女孩),买一堆零食,蜷缩在沙发上,四肢放松,盖一条薄毯,边吃边看,生活的美妙不就是这样吗? 她们竟然还使劲练习三个美女被加斯冬迷倒的语气和表情,小茶杯和妈妈的对话:“马麻(台湾腔—妈妈)他们在亲嘴也!”。。。。。。说起演家庭剧,她们俩抢着演小茶杯,还在练唱贝尔开场在小镇上唱的那首歌。。。。。。 小城中,一切安静如昔 每一天,生活都不变 小城中,日光如出天边 每一个人都说 早安,早安 你看那面包师傅叫卖的声 永远是面包奶油圈 ……… 我相信,在韵韵关于童年的回忆里,《美女与野兽》肯定是她最难忘的一部动画片。 就如同我脑海中的《刘三姐》和《橘颂》。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6 Comments

天籁的回音

韵韵生日那天,我为她写了篇《天籁》。当天上午就收到了同学LIULANG发来的短信,祝小公主生日快乐。然后在博客的评论上,成都红粉、丰言丰雨、橄榄树等以美丽的语言夸赞这篇文章,我的电子科大老师GAOJIE专门打来电话,说她看了这篇文章的感受,一个年轻的新婚女子,一定是我的文字让她对母亲的感觉有了了解。 我给韵韵的班主任李老师写了封信,交流了一些关于韵韵的事情,然后把那篇文章附在后面,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与人分享,分享一个孩子在她母亲眼里的不同。 结果让我意外,韵韵回家给我讲述,昨天李老师在班上念了这篇文章,念着念着就哭了,韵韵也哭了,然后班上好多同学都哭了。韵韵旁边的男生不断给她递纸巾,好多同学下来对韵韵说:“你妈妈写得好好哦,你要珍惜哦!”韵韵对我说:“妈妈,谢谢你!” 李老师给我写了一封回信,连同前面提到的关于这篇文字的回音,让我感觉到了温暖——一种被爱心包裹的圆满。 韵韵妈妈: 谢谢你的来信,如同冬日暖暖的阳光,让我的心都明亮起来了。 我真的很欣喜,对韵韵声音的夸赞居然带给你们一家这么多的感动。那天在排练合唱时,我第一次听到了韵韵美妙的歌声,我真的为之感动了,那样悠长,富有磁性和穿透力。所以下来后我对韵韵说,她的歌声如同天籁,美极了,听她的歌真是一种享受。 比赛那天,韵韵大放光彩,自信大方的举止,美妙的歌喉,与校长合影,想必她早已与你分享这一切了。 看见韵韵日渐开朗的笑脸,感受你们一家的幸福和快乐,我也由衷地快乐。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我想,这句话,用于你,也用于我。 真心祝福韵韵在她美丽的天籁声中继续幸福着,陶醉着。。。。。 祝一切顺心,天天开心! 你的朋友:LIWEI 于2005年11月10日午间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13 Comments

从鲍鱼到豆汤饭

国际部的毛大资是个BOBO族——布尔乔亚和波西米亚的完美结合,主要表现在: 是丁客一族,只享受二人世界; 在家和夫人只说英语,谈的都是英文版《荆棘鸟》里的细节; 家里从不做饭,怕油烟污染了小资的浪漫空气; 喜欢双双到银杏吃稀饭(60元一碗),还赋诗: 执子之手,与子喝粥。 昨天和毛大资、他的助手蓉小资一起去谈一个外资客户,一路上心情很好,谈话时火花四溅,摘一些录下。 1、 换手机号——逃债 我说,现在有些人常换手机号,不外乎逃债,或逃钱债,或逃情债。 蓉小资点头同意,说现在网上出现了一种“喂猪”游戏(天哪,真够难听的),有一帅哥花一年时间泡一美女,泡到清深意浓后将一年的感情历程连同手机号卖给另一帅哥,接着泡。那单生意据说卖了600多元钱。无奇不有啊,奇怪的是竟有那买“猪”的人,如果有哪个细节没交代清楚,穿帮了怎么办? 毛大资职业敏感性来了:这倒可以探讨一个新的赢利模式。 蓉小资得意地说:我的手机号就永远不变,因我不欠任何债。 那是因为你在默默等待,一个你期待的债主找上门来。 我缓缓说出上面这句话,立马觉得很有哲理。 2、 美女经济——实力派经济 毛大资管理的部门有一个柜台岗位,直接面对客户,所以全安排的是年轻的美女,果然国际业务一直红火。毛大资满意地总结为,这叫发展“美女经济”。 但好景不长,那个位置的美女走马灯式的离开,而且走得很彻底——全部出国了。毛大资内疚地认为是自己魅力不够(当然了,他硬要拿自己跟英国、跟澳洲帅哥比也没办法),干脆现在直接换了个“海龟”在那儿坐着——我看你还再出国!? 蓉小资语重心长地对毛总说,年轻的“偶像派”美女都靠不住啊,还是我们这些资深老美女,慢慢地陪着你走吧,要把重点转到发展实力派经济了。人是老点,但忠诚啊。 毛大资点头,但眼神忧郁,似有不甘。 3、 从鲍鱼到豆汤饭——侃价的结果 我们和客户谈的是一项付汇业务的点差。 毛大资先介绍了一个市场平均价。这个价可以让我们吃鲍鱼。 对方回应说,某某银行给出的是某某价。这个价让我们吃的是茶树菇褒鸡饭。 毛大资进而报出我们的优惠价。这个价我们只能吃豆汤饭了。 对方很满意,说正在谈另一笔金额数倍的业务,届时将由我们做。双方亲切握手,会谈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 毛大资在车上对我们说,其实,那单业务才是根本,我们这单喝白开水都可以做,拿下那单,到哪里吃鲍鱼都可以。 哦,我们点头,心里想着鲍鱼,嘴里还在说,其实豆汤饭也很清爽的,对身体也好。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6 Comments

德拉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9/4/daiaimei,200511097912.jpg[/img] 看田壮壮的茶马古道之《德拉姆》,就象做了一次从滇西北丙中洛,到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茶瓦龙的徒步旅行。 可能正是由于路太远也太难,所以那里的马帮和原住民的原生态生活才会保护得如此好。 用6种语言交流、有15口人的大家庭,围坐吃饭闲聊; 84岁的老牧师,讲等他十五年不改嫁的老妻; 104岁依旧吃拉面的怒江老婆婆,平静回忆她的两个丈夫; 和哥哥共妻的马帮商人,十九岁的腼腆和羞涩,说着对嫂子的感激; 跑了老婆的村长,以及他大耳朵的儿子,讲他们等待的生活; 有着赶马人传奇经历的82岁的老马锅头,为一匹被山石砸死的骡子超度; 谈过恋爱的年轻喇嘛,; 拒绝了所有求婚者,羞涩端庄的藏族女教师,想看看外面世界,唱起一首悠远的藏文歌…… 整个影片有一种宗教味,从飞机上拍到的云缠绕的群山,还有山上的稻田,点缀着住民的房屋,伴随着宏大的音乐,让你感叹: 生命无所谓贵贱,就象这望不到边的大山里的树和砂石,人和自然牢牢地连为一体。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3 Comments

冰凌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8/4/daiaimei,200511087330.jpg[/img] 如何让你看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一千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了一朵花 开在你必经的窗前 从夜到晨,慎重地绽放 瓣瓣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 那伸展的凌是我等待的热情 在你的目光里,我融化了 融化我一世的梦想,最后的泪痕 ——照片拍于毕棚沟,停了一夜的车窗 ——仿写席慕容《一棵开花的树》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3 Comments

在梅林幸福了一下午

昨天和老任夫妇,小黄,冬莉在幸福梅林喝茶打牌。 他们都是我电子科大PMP班上的同学。 阳光很好,不能相信今天就要立冬了。 老任是新疆人,和夫人李姐说起喀那斯湖秋景,说起甘肃、青海之行眉飞色舞。 冬莉是重庆人,很棒的英语很棒的口才,一边打着工作电话,一边给我们讲述她去过的很多地方,讲她热爱的重庆的大气,美丽的山城夜景;讲西安的面饼精丝好,一般女的都来半斤;讲上海人吃蟹要吃两个小时,吃完后把壳还原,竟还是一只完整的蟹(高手啊,我下次一定要让我的上海同学表演表演)。 小黄同志大病初愈,才打了针,一米八的壮小伙走路似弱柳扶风,打双抠时头脑尚清醒,但三男还是不敌三女,结果我们打A,他们打3,真是怪可怜见的。 在农舍前看到了芦苇,不是飞絮的那种,显得朴拙憨直。 远看对面的农家乐,有点江南水乡的味道。 补充一句,幸福梅林和红砂村一样都是成都郊区的农家乐,现在还成了全国城乡一体化的典范,外地来参观的不少,农民挺富的。 玩一天,两顿,加茶,每人35元,味道不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7/3/daiaimei,200511075414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7/3/daiaimei,2005110754247.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7/3/daiaimei,2005110754313.jpg[/img]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6 Comments

梦诞生的地方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6/5/daiaimei,200511069655.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6/5/daiaimei,200511069731.jpg[/img] 小戴维紧紧挨着睡去的妈妈身边,拉着她温柔的手,也睡去了,他终于回到梦诞生的地方。。。。 ,汉译名《人工智能》在这里结束了,钢琴声绵延至最后一个演职人员的名字,优美而深情。影片真好,但我不喜欢那个生硬的汉译名,象科教影片,遮盖了斯皮尔伯格讲述的这个故事的美丽和温馨。 昨天看了两部碟,上午,下午,都是经典,都非常好,都让我流了泪。 两处流泪的地方,都和母亲有关。里机器人小戴维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孩子得到妈妈真正的爱,找寻蓝精灵,求她实现他的愿望。求了两千年,最后他醒来时,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人类,机器人用他珍藏的母亲的头发复制出了母亲,母亲和戴维生活了一天,做游戏过生日,亲吻他,告诉他她爱他,一直都爱他。。。。。。。。这就是小戴维求了两千年要实现的梦想。 很久以前就知道,但看了看封面的介绍,有点不敢看,因为这个当代美国乐坛上伟大的黑人钢琴家、作曲家和歌手的一生太曲折了,太苦大愁深了。但看了之后,一点不难受,很好,剧本写得很朴实,甚至有些轻松,没有任何主观的渲染和删情。音乐,那种乡村摇滚、爵士和布鲁斯乐风的味道第一次听就很动人,Ray回忆童年的画面是用油画的颜色来表示的,象童话,这应该是从小就目盲的Ray心里的颜色吧。对了,最棒的应该是演员,杰米福克斯逼真的演出为他赢得了奥斯卡金像奖。 六岁的小男孩Ray在屋子里摔倒了,他挣着大大的眼睛迷茫地看着这个已经看不见的世界,哭着叫妈妈,但站在屋子里的妈妈忍住了没有去搀他。Ray止住了哭声,爬起来,摸索着走到窗前,听窗外的风声,然后他听到了蟋蟀在小桌下爬,他伏下身子抓住了蟋蟀,然后他站起来说,妈妈,我知道你在,我听到了你的呼吸。。。。。。 当母亲把Ray抱在怀里,我的眼泪流下来了,也许,这就是早逝的母亲无声地告诉他的关于跌倒和爬起的人生吧。 两位母亲在影片中的镜头极少,但却影响了两个男孩的一生。真的伟大呀,我忍不住要用这个很大的词了.如何在幸福情境和苦难情境中做一个母亲,去看看电影,就知道了。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2 Comments

爱的另一种译法

一直非常向往那种淡远、优雅、伴着书香的生活,以及情感,向往这些故事中的人,那明媚的微笑和执着的眼神。 在博友威尼斯的博客里,看到他读《查令十字街84号》的后感,被书中描述的意境深深打动。一个普通美国女作家海莲同一家伦敦旧书店店主弗兰克之间,保持通信20年,而内容却无非是索书、道谢、问候以及对见面的设想和期待。但最后当苍老的女作家终于来到查令十字街84号时,已经物是人非。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结果,深度的理解和融合已经在那20年琐碎细密的信纸上了。只是,我们想象着,希望着,男女主人应该有这样一个仪式,我们期待的圆满。 当爱情以另外一种方式展现铺陈时,也并非被撕去,而是翻译成了一种更好的语言。上帝派来的那几个译者,名叫机缘,名叫责任,名叫蕴藉,名叫沉默,名叫怀恋。 或许,还有一位,名叫远望。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10 Comments

天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1/3/4/daiaimei,2005110364029.jpg[/img] ——写在韵韵十二岁生日 那天,你回家说,音乐老师对班主任形容你的声音是,天籁。 我马上就说,对的,是天籁,天天耍赖。 你哼了一声,哪有这种妈妈!? 是啊,亲爱的韵韵,妈妈喜欢和你开这样轻松的玩笑,其实妈妈心里比谁都感到骄傲。妈妈是你的超级粉丝,对你的声音有着近乎崇拜的迷恋。 哦,让妈妈想想,你十二年来用天籁对妈妈说过些什么: 两岁时,你说:来吧!(我和你小姨要挠你颈项的痒痒,你根本不躲藏,反而掀开领口,做勇敢状) 三岁时,你说:这件公主裙我要留着结婚的时候穿。 五岁时,你说:哎呀,这个问题太难了!换一个!(当时我和小姨逼你一定要说出我和她哪一个更漂亮) 六岁时,你说:妈妈象孔雀一样骄傲。 八岁时,你说:现在流行蒜头鼻(每当妈妈笑你的蒜头鼻时)。 十岁时,你说:当淑女不能啃骨头,我就不当淑女了。 十一岁,你说:妈妈,祝你永远美丽,脸上不要再长青春痘了。 …….. 那天,我们在毕棚沟的雪地上燃起篝火,点燃生日蜡烛,爸爸妈妈,小姨姨父为你唱起生日歌,我问你,会不会记得这个雪地上的生日,你说,永远不会忘。 烛光映红了你的脸,也映暖了我的眼,亲爱的韵韵,你十二岁了!十二年前的今夜,你让妈妈第一次听到了你的天籁,然后,从一个跟在妈妈身后,胖墩墩走路的贴心小棉袄,变成了一个颀长的小少女,从牙牙的童声变成了清雅的少女声,不管怎样,你叫妈妈的语气和声调,一直没变,也永远,不会变。 小时候你离开妈妈的怀抱会哭;稍大一点,你必须要坐在妈妈腿上才能平静,必须要贴着妈妈的头发才能入睡;你回家的第一句话肯定是“妈妈呢?”,而我,回家的第一句话也肯定是“韵韵呢?”。十二年来,离开脐带的缠绕,我们无时无处不在相互找寻,从声音,从身影,我们无法分开。 被你依恋、被你信任、被你敬佩、被你爱,臭美时被你讽,唠叨时被你烦…….你给我的种种感觉,我都喜欢。 我已经无数次描述过你的美妙歌声了,我知道,那肯定有一个母亲的自私情感在里面,但我真的要说,听你唱歌,是妈妈至高无上的幸福,妈妈在你的歌声中体会到为人父母的快乐,体会到做一个母亲的全部意义。 而我的这种爱,肯定也会得到所有母亲的认同,因为—— 在每个母亲心中,她亲爱的孩子的声音,就是天籁。 亲爱的韵韵,生日快乐!

Posted in 韵韵的事 | Tagged | 8 Comments

先情调,后生活

阿袁一般打来电话,不是吃就是喝,不过这两样就足以让人高兴了。 “今天李老三请客消夜,问我去什么地方,我就帮你这个小资定了一个情调场所,大世界旁边的藏珑坊,晚上八点半,先吃点东西垫底。” 藏珑坊古色古香,座位之间以彩纱间隔,法莫道不消魂国香颂唱着,透着一股魅气。李老三、小黄、浪浪和妻已经到了,李老二还在下飞机的旋梯上,阿袁正作良母状,在陪儿子学钢琴,随后就到。 他们五位加上我,就是我在电子科大PMP班上60多名同学中大浪淘沙淘出来的,现在裹得最紧的六粒沙。 我坐下就诚实地说,没吃晚饭哪,李老三一挥手,点。 一摊开菜单,我倒吸一口凉气,爆贵!单个西餐就是百元以上,我找遍了才找到一个65元的蔬菜饭,心有戚戚地问老三:“可以吗?”,老三微笑,随便!也不知他内心在做怎样的挣扎,怎样对阿袁小姐恨得咬牙。 喝着红酒,情调就出来了,然后我开始炫耀我的红叶之旅、雪地扎营,还有韵韵的歌技,听得他们如痴如醉,连连表示以后韵韵参加超级女声,他们一定发动全家老小发短信支持。我首先以星妈的姿态向他们表示感谢,然后现场模拟了记者采访的场景:我们家韵韵哪,生下来的时候哭声那个洪亮呀,护佳节又重阳士们都说她以后肯定是个歌唱家。。。。。。 我看到小黄同志已经笑得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阿袁到时,李老二同志的电话也来了,架子那个大呀,200米的路一定要我们去夹道欢迎,还要手持鲜花。我们想想不能助长他这种嚣张气焰,就决定不理他,但他们李家兄弟老三忍不住还是去接了。 李老二同志一进来,情调就急转直下,指着我的蔬菜饭,65元?就是65串烧烤,32。5碗鸡丝面,四根烤鱼,五只烤兔。。。。。。腐佳节又重阳败呀,同志们,我们把酒干了,撤! 最后是到玉林生活广场的森林烧烤消夜,在麻辣香鲜加啤酒的世界里,大家好象手脚才放开,这叫先情调,后生活。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