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0月 2005

锱铢必较

这几天一直都在和一个企业讨论一份协议书,双方后面都有律师督阵,你来我往,字字推敲,颇显示出双方不俗的中文水平。但只要是甲乙两方,表面上虽彬彬有礼,笑容可掬,那眼光绝对就是对“阶半夜凉初透级敌人”的眼光了。视角不同,那么相同一个字或一个词的理解都完全会出现不同,就寻找其他无歧义的字,找不到怎么办,那就又回来对这个字或词统一认识。简直是在上中文讨论课。 比如“足额”这个词放在有短缺意义的后面,那么它指的是总额度的足额,还是短缺部分的足额?加上“根据实际情况”、“具体方式双方协商”、“适当的”、“相应的”、“尽可能的”这样天马行空的字眼似乎责任减轻了,心理安慰了,但这份锱铢必较的协议书的约束力,又有多少? 一纸协议实际是双方心理平衡的结果,换了其他人又会有不同的版本,中文真的不是那么准确的语言,但作为文学它又是最美的,因为文学就是要让你想象,想象得越多越好。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2 Comments

梅吉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11/4/daiaimei,2005101165153.jpg[/img] 妹妹他们那个驴游群在二郎山露营时,就在这些野花中扎的营,羡慕死人了,还煮了咖啡,比我小资到那里去了.二郎山在 ** 天全县城西50公里处,海拔3437米,现在已经成了野营的热门地点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11/4/daiaimei,2005101164856.jpg[/img] 妹妹要我为她拍的一组野花照片写个系列,我说好啊,把每种花的名字告诉我吧,她说,这你就老土了,有名字的花就不叫野花.他们那个群里有两个小伙子,在九龙伍须海附近问路时,有个老藏民告诉他们一处尚未开发的没人去过的无名海子,他们去后惊为仙境,把照片贴在网上的时候,他们就用自己的网名来命名,竟然也在网上传开了. 在几张野花照片中,我最喜欢上面这张,三千多米海拔上紫色的飘逸风骨柔媚无法言说,我给它起名叫梅吉花,因为在看的缘故,喜欢里面的梅吉,向我喜欢的所有纯净羞涩清雅的女孩或女人致以温馨的敬意. 喜欢你能喜欢.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5 Comments

圆圆的圈圈

看到她的照片好高兴,依然那么漂亮,充满活力,从南非回来还变得很洋盘了。 她的声音一定还那么清脆动听,好长一段时间,她用这种声音向我约稿,什么内容、多少字,什么时候交稿,几下就完了。当然有一次毫不客气地说我:我觉得你最近的文字有点苍白,找不到感觉! 第一次见她,穿着红上衣,两个麻花辫,我的醋溜心理又来了:文章写得好,人还如此漂亮! 和她一起喝过咖啡,在人民南路那家飘着斜窗的咖啡馆,还和她,以及她以前的同事——自称是双抠王子的人打过双抠,笑闹得肚子疼;还去过她在玉林的小屋,很温馨。我在这家行最好的朋友竟然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 编辑得好好的就飞去南非读书了(她说去南非是因为那儿不考英语,其实我觉得她最适合去马尔代夫),然后一年半后回来了,现在人依然美丽快乐,文字也棒极了,沾着南非美丽的阳光和海风。她那篇写成都的文章让我频频点头,准确,真叫准确! 她在博客上的名字是:圈圈啊圈圈。 最近一段时间遇到好多老朋友,是不是上天安排我这个时候—— 集中怀旧?

Posted in 琐事的记 | Tagged | 5 Comments

一滴泪落下的时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9/4/daiaimei,2005100963521.jpg[/img] 为国庆大假准备了几张影碟,朱丽叶 比诺什的《新桥恋人》、《巴黎一夜》、斯皮尔伯格的《紫色》、还有一部爱情喜剧《唯一的爱》,但真正沉下心来看碟时,竟都没有了兴趣,翻来翻去,还是把那张买了很久但始终下不了决心看的,据说超级闷的,比约克的《黑暗中的舞者》拿出来,鼓起勇气放进电脑。 看完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周围很安静,头脑却非常清醒。我想我必须要把自己此时的感觉记下几句,不然第二天一早就会淡。很多感受都是即时的。 是一部给母亲看的电影,没有做过母亲的人可能理解不了这样一个古怪的、费解的、让人极为难受的故事。还是一部歌舞片,欢快的歌舞和沉重的现实交叉着,那是一种在极度压抑、憋屈、恐怖的情境中超然世外的幻灭。我发现我好几次夺眶而出的泪水都是在欢快的歌舞声中流下的。 一个单纯的爱好音乐剧的母亲塞尔玛因为遗传已渐渐失明,为了让儿子免去同样的命运,她拼命攒钱给儿子做手术,但钱被邻居偷窃了,在争执中她失手杀了邻居,因此被判绞刑,影片最后就是在行刑室里,塞尔玛在得知儿子已顺利做手术后唱着歌被绞死。。。。。。。 这部片我不会再重看,也不会向人推荐,因为它的确太沉闷,太让人感到生活的黑暗和无助,尽管它用一种很欢快的方式,但这正是导演的致命之处:让人在快乐中感到绝望,那是最深刻的绝望。 里面有几句歌词充满灵性:“一滴泪落下的时间,心房错过一下跳动的时间,一条蛇蜕皮的时间,一朵玫瑰长出尖刺的时间,需要用来宽恕我的时间,只有那么短。我很抱歉。。。。。。”,我把它记下来,同样记下来的还有一个细节,一直都爱着塞尔玛的谢夫在弄清楚塞尔玛杀人真莫道不消魂相后问了她一个问题,为什么明知道儿子以后会变瞎还要把他生下来,塞尔玛沉吟片刻说: “我,我只是,想要,把一个婴孩抱在怀里。。。。。。。” 这句话,让我泪如泉涌,因为,我也是一个母亲。直到现在,我看那些抱着婴孩的年轻女人的眼光都是嫉妒和羡慕的,那样一个小小的,绵软的,温热的身体依偎在你的怀里,一种只有女人能懂的微妙体验,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毫无戒备的、完全信任的依托和倚赖。 如果你是母亲,你肯定会有同感,肯定会理解塞尔玛仅仅因为儿子知道真莫道不消魂相而忧虑会导致手术效果不好,就放弃了重新上诉,惊惧而凄惶地走向绞刑台。 把一个婴孩抱在怀里,这是一个女人最自然最纯朴的想法,如果不放在这样一个残酷而绝望的情境中,那么,这就是人世间关于幸福的最美丽的图画。 《黑暗中的舞者》 导 演:拉尔斯•冯•特里厄    主 演:比约克     凯瑟琳•德诺芙     戴维•莫尔斯   •第五十三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奖、最佳女演员奖   •第十三届欧洲电影奖最佳影片奖、最佳女演员奖

Posted in 影音的感 | Tagged | 4 Comments

上里古镇(二)

上里古镇二水环绕,背依罗绳山,面向田园小丘,古树修竹、溪水、古桥与明清风貌的民居是其特色。灵秀、干净、清新、静谧、淳朴的上里,现在成了写生和摄影基地。 早晨的山丘被清雾环绕着,桥上没有人,只有两三个早起的妇女在河边洗山药。民风淳朴,向任何一个居民问路,他都会详尽地指示,恨不得把你带到;早晨吃早饭的那家店竟然只有十个碗,只有一个妇女在包汤圆,忙得手忙脚乱,结果食客们齐上一起搓汤圆。 妹妹他们的帐篷扎在我们的客栈下面,临河,据说晚上一直听着河水流动的声音,雨打帐篷的声音,还有不远处一群年轻人在唱歌,唱的居然是少数民族的歌。早晨我们在帐篷外面看到一只悠闲的青蛙在玩耍。 晚上我们点着烛光喝茶看书绣花,妹妹讲述他们那个驴游群在二郎山扎营的事情,我们就回想起在青城外山野营,淑女和淑女爸竟把重点都放在“地雷阵”上面,幸好刚刚吃了饭。 不过,我们已经决定要置一套野营的行头了。 上里,我们还会再来。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7/4/daiaimei,200510077512.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7/4/daiaimei,2005100775134.jpg[/img] 左图:这是往小镇走的那条僻静的路,水经过石头流下的感觉有点象我最喜欢吃的冰粉。写生的时候,突然就下雨了,雨点翻起的,是清新的河水味道。 右图:人在桥上走的感觉,象水墨丹青。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7/4/daiaimei,2005100775248.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7/4/daiaimei,2005100775345.jpg[/img] 左图:小河从镇上流过。 右图:据说是川剧的发源地,我一直都记得小时候听的川剧,有一个媒婆向人炫耀她的泡菜手艺时的那句: 我昨年子泡的豇豆,今年子还脆-绷-绷的!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7/4/daiaimei,2005100775435.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7/4/daiaimei,200510077566.jpg[/img] 左图:这是资格的老房子了,看那雕梁画风。 右图:早晨吃的醪糟蛋和面条,你看,小资到哪里都不改本色,装面条的碗筷也可以把我的麦斯韦尔装得醇香浓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7/4/daiaimei,2005100775723.jpg[/img] 住的客栈窗外,是小丘和稻田,喜欢稻田的颜色。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2 Comments

上里古镇(一)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6/5/daiaimei,2005100693231.jpg[/img] 我,韵韵,妹妹在二仙桥的合影 我要向我所有的朋友诚心地推荐上里,这个距成都146公里的山区古镇,因为它,我这个十一过得相当圆满。 国庆前几天都还在为去不去丽江犹豫,想着那人贴人逛四方街的情景,我还是放弃了,但这份遗憾由上里帮我补上了。 上里属于雅安地区,蒙顶山系,是古时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的驿站,就是现在供西东篱把酒黄昏后藏的茶叶运输主要也经过它。红军时期曾经有四个政治部在这里工作,因此到处可见石刻的红军口号,我们还在徐向前指挥部喝了一下午的茶,在红四方面军的指挥部吃了中午饭。 在这里,我要炫耀一下我们的旅行安排。十一也是上里的旅游高峰,早晨8:30从成都出发,11点到达上里,当时已经是游人如织,加上古镇赶集,不大的古镇被人塞得满满的。我们把东西放好,从一条相对僻静的石板桥往古镇里走,拿着刚鲜炸出来的豌豆粑,辣豆干热糍粑边走边吃,在一处临河的客栈找到住处,妹妹和妹夫选好了扎帐篷的地方,然后我们去吃午饭。 中午略微小憩,我们就去早看好的徐向前指挥部二楼喝茶,往楼下看是一条幽静的小河和民舍,肥鸭在河上游,孩子在河边嬉戏,还有人在滑竹排。整个一个下午,我们可以做多少有小资情调的事情啊。 我先是写生(下图,不要见笑,只要你看得出来是什么就行了,我颇为满意,照这样发展下去,一个伟大的画家就要诞生了,哈哈),然后是看小说,我带的是《荆棘鸟》,正看到拉尔夫迎接刚到澳大利亚的梅吉一家,拉尔夫见到可爱的小梅吉那段。。。。。。。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6/5/daiaimei,200510069336.jpg[/img] 妹妹嘛,情调稍逊于我,不过也不错,她在绣十字绣《扇》(下图),边绣还边唱那首《绣红旗》:“线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绣呀嘛绣红旗。。。。。。。。”,真是红军呆过的地方,连哼出的歌都如此革莫道不消魂命。在艺术方面,我和妹妹是绝配,难怪韵韵小时候,我们问她什么是艺术,她脱口而出:艺术就是妈妈和小姨!你看,艺术的教育就是这样耳濡目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6/5/daiaimei,2005100693351.jpg[/img] 妹夫呢,一直呆望着河里的鸭子,回想着自己小时候放学帮妈妈赶鸭子,想吃鸭子呢,就装作扔石头玩不小心砸中了哪只鸭子的头,拎回去让妈妈杀了吃。他一直在河面上选择哪只鸭子可以点杀,可惜老板说不卖。 淑女和淑女爸就属于最没情调的了,看完报纸就要斗地主,于是他们三人地主着,我和妹妹艺术着。那天下午的茶很好喝,那个倒茶的小姑娘很清秀。 我们把逛上里放在晚上和早晨,那时的人最少。

Posted in 旅行的札 | Tagged | 3 Comments

钵钵鸡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0/4/7/daiaimei,20051004131359.jpg[/img] 拗不过韵韵的坚持,10月1日晚上我们一家人去龙泉阳光体育城看了超女演唱会,我也天真地作为玉米狂叫了几声,真是“老妇聊发少女狂”啊! 在看之前我就已经做好安排,看完后去锦里的森林烧烤店吃钵钵鸡,还有烧烤,和森林鸡汤面。演唱会十点结束,下起了雨,出城的车拥堵了一阵,到达成都已经十二点,想着第二天还要到上里古镇,我就对韵韵说,干脆下次再吃吧,韵韵坚决说不。 事实证明,午夜去锦里是明智的,雨后的青石板路闪着清冷的光,红灯笼阑珊地亮着,人已经不多,三三两两地坐着喝酒聊天,远没有白天的吵嚷和喧嚣。我们上到绿心森林烧烤店的二楼,木质地板被我们哐哐的脚步踏响,上面有两桌正喝酒吃菜的人,说着普通话,一猜就是来旅游的或是成都朋友带来的。一坐下,我们点了一碗钵钵鸡,还有烧烤,再加三碗鸡汤面,在体育场吼累了,真有点饿。 我把钵钵鸡另称为“冷锅串串开小会”。和一般的热锅麻辣串串不同,是先渍入味道的切成小片的用竹签串好的各种材料(有郡肝,鸡肉、鱿鱼、鸡翅、鸡脚、海带、玉兰片、藕片等等)串串,放进一钵油亮香鲜的作料汤里,串串与汤均是冷的,因此没有了热锅的那种麻辣烫,味道呢也更温柔,除开一般的麻辣之外还有些甜,当然芝麻花生这样的香将点缀也必不可少。这应该是改良后的成都小吃吧。 第一次吃钵钵鸡感觉叫“惊艳”,真的太好吃了,对于我这样的对麻辣火锅有些厌倦但又舍不了那种麻辣香的人来说,它确实填补了这样一个空白。地点在玉林生活广场一楼,就是张靓颖驻唱的音乐房子的楼下,那家森林烧烤一炮而红,现在已经在成都开了好多分店,我光顾过紫荆电影城那家,锦里的这家估摸着也是其分店,其烧烤还更出色(荤菜一元,素菜五帘卷西风毛),特别是烤得恰到好处的排骨,那个香哦,那个脆哦,那个什么哦,用蓝妹儿(成都一家饮食电台的主持人)的话就是,恨不得把手指拇儿尖尖都舔得干干净净,当然价格稍微有点贵,两元一串。成都的酒吧允许这些钵钵鸡和烧烤进入,一边听着张靓颖、纪敏佳的英文歌,一边嘶呀嘶呀地吃着钵钵鸡,说不定张靓颖唱累了也会来一串,成都人民的生活真是幸福。 有时候吃钵钵鸡会觉得有些麻,估计那天师傅心情极佳多加了点花椒,麻得舌尖都在颤抖,嘶嘶地往外吐着麻气,有点喝酒喝到一定程度那种熏醉的感觉。记得有一天加完班突然就想钵钵鸡了,不吃当晚可能魂不守舍,于是就到紫荆那家店打包回家,正好九点,一家人埋头在钵钵鸡里海吃,我感觉有点辣,说去喝点儿橙汁,结果回来后,那钵钵里只剩漂浮着的菜叶和芝麻了,淑女和淑女爸没有丝毫歉疚地吐着辣气,意犹未尽的样子。 清淡的森林鸡汤银丝面在钵钵鸡和烧烤后面的角色,有点象一个和蔼的邻家大嫂柔声细语为一对刚小吵过的面色激动的夫妻劝架,麻辣的舌尖在温柔鸡汤的抚慰下立马就平静了,你看,这样的小食花钱不多,让你把生活的激情和宁静都体尝了。反正10月1日的晚上,我们吃得脑满肠肥(有些不恰当),心满意足,熏醉地下楼回家,还情不自禁地飙了几声张靓颖的海豚音。

Posted in 好吃的嘴 | Tagged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