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8月 2005

教父第一集

:em27:女: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上天派来和我相爱的? :em220:男:眼前这个女人,是教父第几集? 影片《缘分天注定》(英文原名《SERENDIPITY》)中,两个各自都即将结婚的男女突然想找到若干年前的邂逅,看一看缘分是否由天来注定,然后才能心安地去结婚。 男主角被好友问及,SHIRY已经非常好了,为什么还要去找那个谁知道还能不能见面的SHARA?男主角说,SHIRY就好象是《教父》第二集,更生动,但那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先看《教父》第一集。 一个挺妙的比喻。一个人的心中,都存在着一个最完美的人,完美在于没有得到。而这种得到不能是刻意的,必须是自然的,是上天的旨意,这样,人才会虔诚地信服,如宗教。 我们身边的很多爱情都进展得非常顺利,但不可否认,很多都是刻意营造的,不管多么完美,总归有一丝遗憾。人会想念那个本来由上天注定的,未曾谋面的爱人,也许这辈子注定无法见到,但谁都无法阻挡对他(她)的想念和寻找。 所以,很多人婚前的犹豫就在于此。眼前的这个他(她),是不是上天指派的那个人,他(她)是教父第几集? 好在现在的婚姻似乎已不是继续寻找的阻碍,但继续寻找到的是不是那个要找的人?答案,多半是NO!婚姻是爱的坟墓,那个人永远存在于真空里,也就是你的想象里。 但,人总归会想,想都不让想,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明智的,就不要和完美的他(她)结婚,存留在他和你的想象中,比谁都美。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翠湖那条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9/4/daiaimei,200508297278.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9/4/daiaimei,2005082972743.jpg[/img] 去了一趟昆明,住在翠湖,这条窄窄的,弯弯的街,很舒服. 单行道,油黑路面,很高的临湖而长的树,和车行道一样宽的人行道,湖面上盛开的莲花,清晨在湖畔锻炼的老人,街头唱歌拉琴很棒的艺人,音响电放出来的葫芦丝,还有,臃懒的服务员...... 很慢,慢得很舒服. 在昆明一直惦着超女,昆明的报纸竟也整版登着春春的巨幅夺冠画像,昨晚回来后,饱餐了一吨家人给我留下来的报纸,成都的狂喜都在报纸里面呢. 一座可爱的城市,一群率性的人,着高兴我是其中一员.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爱的五个层次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中,把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 生理、安全、感情、尊重、自我 其实,在爱情中,这也是一个由低到高的层次: 满足生理需要,应该是男女之间最原始最初级的需要;然后,两个人在一起,消除孤独,财产合并、感到人身和经济安全;再者,你在你们的爱情基础上安然享受与朋友的友谊,与家人的亲情,与所在单位的归属感;再往上,你深深感受到你所爱的人对你的理解和尊重,还有别人对你和你的爱情发自内心的尊重;最高的层次,就是,在爱情中,你能实现你想要实现的一切完美的愿望。 在我看来,大多数平常人的爱情都处在感情那个层次,能够维持着一种平和的气氛,与友人、家人礼尚往来;越往上,就越难,对人的知识底蕴和心胸要求也就越高,当然挫折也就越多。爱情到了一定的程度,人都会感到迷茫,心灵不再深度相通,家只是一个归属的地方。 《美丽心灵》里,纳什摆脱不了精神疾病的折磨,痛苦地指着头对妻子说,我想把这里的问题想清楚,也许要好些。妻子把他的手按住自己的心,看着他的眼睛说:也许,应该想想这里。 因为懂得,所以爱。这种包含着深度理解和怜悯的爱,才是深层次的爱吧。 如果爱一个人,首先要有自己,在自我实现中深切体会他,理解他,才能更好地爱他。如果因为我自己的水平,不能跟上他的步伐,不能给他所需要的,那没有什么。 因为,至少我明白那是为什么。而不是象大多数女人那样,在爱人离去后,都不知道,爱人为什么离去。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闪亮的日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5/1/daiaimei,200508250432.jpg[/img] 这段时间老在怀旧,怀旧的时候多了,人是不是也渐老了? 听阿袁说她的同学会,我自己也在参加同学会,前两个月,初中同学竟也会了一下,一个同学从美国回来,一个从加拿大回来,一吨海吃海谈,还有些伤感;下月我要到上海去参加大学同学会了。 YANGYI说他有事不能去了,会写些诗托我带给大家,还会让我帮他从ZHOUJIANXING那里带点东西回来。越来越近,可不就是下月的今天? 阿袁说大家见面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哎呀,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变!我听杨说过,她妈妈参加同学会也是这样说的。天哪,那一把皱纹下面,不变的是什么? 执手相看岁月,时光就此留驻吧,希望我们永远不老。 妈妈帮我找出了大学一年级的这张照片,很复杂的酸楚。 韩英玉、张薇光、蒋杭芳、苏艳芳、诸怡洁、宛楠、还有我,可爱的少女肥下面是多么美好的青春和纯真啊! 我亲爱的室友们,来,和我同听这首歌吧,怀旧的时候听它,真好。 点击收看《闪亮的日子》FLASH; http://source.flashw.com:9092/swf/2047.swf 我来唱一首歌 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地唱 你慢慢地和 是否你还记得 过去的梦想 那充满希望 灿烂的岁月 ………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轰轰烈烈的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24/4/daiaimei,2005082464758.jpg[/img]   在那本《一生必做的99件事》里,有一件事是:轰轰烈烈地爱一次。   对我们这些结婚十多年的女人来说,这件事真是让我们百感交集,抚今追昔。女友扬结婚前谈了数不清的恋爱,结婚的时候简直没有了感觉,新婚前夜大哭一场,直问欣喜若狂的丈夫:这么,就结婚了?丈夫憨厚地答道:是的,结婚了!   我和扬在车里禁不住谈论起来,怎么样才算轰轰烈烈?平淡的夫妻生活里,肯定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一定是处于动荡不安的生活,一年难得见几回面,见面的时候前有乱箭,后有追兵,匆匆见面,也许就保重两个字,也许只是深情的一眼,轻轻的一握手,然后头发一甩就顶着子佳节又重阳弹出去了。”   想起有这么一个女人,她是法莫道不消魂国著名记者法拉奇,生活在浪漫小资的法莫道不消魂国,一次采访希腊抵抗运动领佳节又重阳导人阿莱克斯,便不可遏制地爱上他。此君不仅是位革莫道不消魂命者,是位英雄,要命的他还是个诗人,当然更要命的他还是位暴君,这三者也要命地决定了法拉奇的爱情宿命。   阿莱克斯个子矮小,其貌不扬,有时当着人的面讽刺挖苦她,在一次无聊的争吵中,他一脚踢死了她腹中的胎儿。“世界第一女记者”就这样在爱情里做了奴隶。她在新闻界用舆佳节又重阳论支持他,她甚至帮他策划越狱,她付出,她容忍,后来人们分析,说她这样受尽折磨是要躲避平庸,哪怕他再丑陋再无赖,至少他是一个英雄,她爱这个人吗?不知道,但她肯定爱他所带来的惊心动魄,带来的光荣和悲壮。也许她就是个受虐狂,因为她需要撞击,她需要电光火石。对她来说,阿莱克斯是一个男人,更是一种生活,或者说,至少是她想要的生活的象征,哪怕是一个虚幻的象征。   回报还是有的,当阿莱克斯即将赴死时,他对法拉奇说了那句著名的话:   我将离你而去,你将永远爱我!   我想,全世界的女人们都泪流满面地帮法拉奇听着呢,这一句,应该够了吧。   这个,算不算轰轰烈烈地爱了一次?我问扬。   也许,是吧,扬有些心不在焉地看了看表,哎哟,时间不早了,屋里两张嘴在等着呢,还是回家炒个回锅肉,拌个木耳肉片,把饭吃了来得实在些。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6 Comments

身体健康十个一

从上摘抄到身体健康十个一: 一个宽阔的胸怀 一种规律的生活 一个合理的饮食习惯 一种最适合自己的锻炼方式 一种活泼、热情、开朗的合群性格 一种能调节身心的业务爱好 一种不向任何压力低头的意志 一种正确对待疾病的态度 一种对年龄的忘却 一张永远微笑的面孔 我很欣慰,十个一里面,我具备或基本具备八个。 剩下的两个,意志应该说以前有,但现在减弱了,成了一个有些畏惧的人; 一个心胸开阔的人,会包容一切,以前有些时候,会小肚鸡肠地去揣摩其他人,去嫉妒,去攀比,把自己弄得很不愉快.现在好多了,也许过不了多久,这一条也可以完全做到了. 按自己的方式,把每一件事做好就行了,重要的体味生活的快乐和幸福. 那么,其实,我的生活方式就非常健康了! 因为,我拥有的真的很多。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听来的笑话

李凉粉讲了一个关于他侄子的笑话. 儿子每晚睡觉前那一阵是由妈妈陪着的,但有个晚上调皮兴奋一直不睡觉,妈妈训斥了儿子,儿子赌气说,我要爸爸陪. 爸爸进了儿子房间,约莫一个小时,妈妈观察着里面好象没有了动静,就轻轻把儿子房间的门推了一个缝,压低声音如地下党员接头一样,问丈夫: 他---睡---着---了---没---有? 床上立即以同样的低音回应道: 他---睡----着----了! 但那是儿子的声音. :em211::em216: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酣畅的超女眼泪

昨晚LIULANG双喜临门(妻子从非洲回来,母亲大寿),请我们在红星路孔亮火锅吃火锅,餐后选了一家茶楼,李凉粉,黄凉粉,还有LIULANG三人斗地主,我和阿袁在一旁看超级女声. 首先他们对我从凉粉叛变到了玉米表示惋惜,黄凉粉说他就住在张靓影家那幢楼的对面,你看这种人,别人出名了,就想尽办法去套近乎;其次,李凉粉竟然敢和我打赌,说李宇春要被PK出三强,赌价是一吨随我们点的饭.我从内心里感到震惊和悲凉,这家伙贵为金领,但对国际国内形势的判断是多么贫乏啊,他竟然没有看到玉米广泛的群众基础和强大的声势!我对他说,碰到我这种温柔典雅端庄的玉米是你的幸事,如果在宇春吧里,你还不得被玉米的唾沫淹死! 其实,说实话,我既是玉米又是凉粉,只不过,玉米的色彩要浓一些. 昨晚,从张靓影的妈妈讲述开始,我就对同志们说,快给我纸巾,我要开始哭了. 然后一个一个妈妈讲过去,我就一个一个流眼泪,当最后主持人宣布张靓影和何洁PK时,李宇春的神情已经出离的悲伤了,她超出常态地冲上PK台,紧紧拥抱着这两个从成都一路走来的小姐妹,久久不愿分开. 最后何洁出局,当超女们唱起那首朋友别哭时,李宇春和何洁这两个从川音走出来的姐妹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李宇春近乎抽泣的面容和表情深深打动了我,我的眼泪酣畅流下. 想起报纸上报道的一个细节,当初超女报名时,顺城大街排起了看不到边的长队,李宇春不想排队了,想走,被可爱的校友何洁拉住,来都来了,就等一下嘛.何洁也许不知道,她拉住的也许就是今年的超女冠军呢. 昨晚是春春的舞台,清新自然如栀子花开的她,因为眼泪而更显完美. 这就是民间推出的明星的魅力. 今早六点就醒了,一下子又想到了这一幕,眼泪顺着枕边流下. 这把年纪了,还可以这样为和自己无关的人和事哭泣,我觉得是一桩幸事.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0 Comments

SORRY,杜普蕾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19/4/daiaimei,200508197923.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8/19/4/daiaimei,2005081971024.jpg[/img] 我知道自己有一个很不好的缺点,对人对物对事喜欢先入为主,喜欢以偏盖全,一小点瑕疵,我就会全盘否定进而疏远离弃,尽管那所谓的瑕疵有时只是我的主观臆断。 就在昨天以前,当代最伟大的英国女大提琴家杜普蕾在我心目中的印象都是非常不好的,因为两年前我看了以她为蓝本的电影《她比烟花寂寞》。里面的杜普蕾是一个性格乖戾以至变半夜凉初透态的角色,她成名后在外演奏风光无限,但在家里却脾气暴躁,骄蛮成性,极度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和自制力,甚至寂寞难耐时,竟要挟软弱的姐姐希拉里说服姐夫与自己同床。。。。。。。天哪,不管她在音乐上有多么出色,这样的行为实在让人唾弃! 当然,本来想恶补一下贫乏的古典音乐的我,也就没有兴趣去听杜普蕾了。 后来看到洁尘关于这部影片的影评,她的题目是《被诋毁和被亵渎的天才》,为杜普蕾鸣不平,我看了之后想,这部电影是根据杜普蕾的姐姐和弟弟的回忆录改编的,杜普蕾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亲姐姐难道能胡说八道自己天才的妹妹吗? 昨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看了肖复兴的《音乐笔记》里关于杜普蕾的一篇文章,他在文章里说,自己给上大学的只喜欢流行音乐的儿子推荐了一堆经典古典音乐,但最后儿子听完后,只留下了杜普蕾,说很美,很动听,也很丰厚。这个细节打动了我,我立马起身,在网搜到杜普蕾的一首提琴曲,琴声如泣如诉,如慕如怨地流淌,进入内心深处无法言及之处. 静静地听完,再听,然后静默,在心底说了声: SORRY,杜普蕾。 我想我没有语言来形容杜普蕾的琴声给我的震撼,我从心底憎恶和唾弃那部影片给演奏家带来的伤害,给象我这样不懂古典音乐的人带来的误导,本来我可以提前两年去认识这个伟大而早逝天才的音乐,但我迟了。 我之所以一直被影片误导着,甚至对洁尘的愤怒不以为然,是因为我至始至终没有听过杜普蕾,没有机会让真实的声音来扭转心中固执的印象。 左边这张是真实的杜普蕾,右边那张是影片里的杜普蕾,从她们截然不同的神情里,你可以领悟到什么叫圣洁,什么叫戾邪。 听了杜普蕾的琴声,我会彻底摒弃影片里的所有情节,因为我认定一点: 能拉出如此美丽声音的人,一定是个内心纯洁的人。 点击试听杜普蕾的一首大提琴曲: http://mp3.baidu.com/m?f=ms&rn=&tn=baidump3&ct=134217728&word=%B6%C5%C6%D5%C0%D9&submit=%B0%D9%B6%C8%CB%D1%CB%F7&lm=-1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爱的另一种译法

一直非常向往那种淡远、优雅、伴着书香的生活,以及情感,向往这些故事中的人,那明媚的微笑和执着的眼神。 在博友威尼斯的博客里,看到他读《查令十字街84号》的后感,被书中描述的意境深深打动。一个普通美国女作家海莲同一家伦敦旧书店店主弗兰克之间,保持通信20年,而内容却无非是索书、道谢、问候以及对见面的设想和期待。但最后当苍老的女作家终于来到查令十字街84号时,已经物是人非。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结果,深度的理解和融合已经在那20年琐碎细密的信纸上了。只是,我们想象着,希望着,男女主人应该有这样一个仪式,我们期待的圆满。 当爱情以另外一种方式展现铺陈时,也并非被撕去,而是翻译成了一种更好的语言。上帝派来的那几个译者,名叫机缘,名叫责任,名叫蕴藉,名叫沉默,名叫怀恋。 或许,还有一位,名叫远望。

Posted in 情感的文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