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7月 2005

朝为青丝暮为雪

最近几个月来,头发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凋落. 刚掉的时候,我还窃喜,因为头发实在太多,我自己都要去发廊削薄,它自己掉岂不省事? 可掉到后来,我就觉得不对了,每天梳发洗发,都会掉下一小撮,这样日积月累,岂不没多长时间就掉光了? 周日晚我终于走进了"章光"店,虽然店员看了我的头发后,轻描淡写地说我的头发这么好,不用搽防脱生发的药,只需用用香波之类的保养保养就OK了,我却连说不行,我必须一要立刻停止脱发,然后还要立刻长出头发来,把失去的头发全部补回来. 店员见我决心如此大,就给我开了药,当即给我上了药.我决定坚持下去,一定要回复那一头黑油油的青丝. 静静想想,头发一直是我的骄傲,是身边所有人都啧啧称赞的部分,现在开始出问题了,说明: 我已经开始慢慢变老了. :em225::em225: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木工日记

星期六的早晨天气真好,风儿轻轻地吹,叶儿轻轻地落.我跟着大姑妈来到了崇州街子镇. 小镇的景色是多么美丽呀,正好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大姑妈点了一桌子菜,饭菜的香味撩拨起了我的食欲,我手拿筷子准备大干,但是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临桌阿姨的凳子后面有一颗螺丝钉似乎有点松动,一种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迫使我放下筷子,来到凳子前.......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8/4/daiaimei,2005071864619.jpg[/img] 仔细瞧瞧,是松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8/4/daiaimei,200507186472.jpg[/img] 你看,我轻轻地就把螺丝钉取下来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8/4/daiaimei,2005071864742.jpg[/img] 做凳子的人一点都不懂得美观,首先螺丝钉口留在外面是很影响整个凳子的效果的,你看,我用一根筷子钉进去,效果就大不一样.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8/4/daiaimei,2005071864827.jpg[/img] 最后再用螺丝钉和筷子比较一下,我很满意筷子的效果,深为自己的这一发明感到骄傲和自豪. 通过这次劳动,我有两点体会: 一,做什么事情都要专心 虽然我为了这颗螺丝钉没吃午饭受到了大姑妈的严厉批评,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遗憾,反而有了一些成就感.这次略施木工小技,真的没有什么,现实生活中我随时随地都是这样的喜欢动脑筋,喜欢创新. 二,不要顺手牵羊 我后来跟着大姑妈走了很久才发现,那颗螺丝钉还紧紧地握在我的手上,可能是我太得意了,不过想想,那根筷子也有支撑力的,估计那个阿姨不会摔倒. 文文记于2005年7月16日晚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街子

街子镇,成都以西,崇州以东. 从成都出发,一个半小时车程.属于凤栖山系,岷江支流味江流经古镇,使得古镇也有一点小丽江的味道,家家户户就在流经家门口的小沟里洗衣,洗菜,古镇里竟还看到了古老的铁匠铺,门口就在卖刚打好的镰刀菜刀等,我想起那首四川儿歌: 张打铁,李打铁 打把剪刀送姐姐 姐姐留我歇,我不歇 我要回家打烙铁 古镇再往上走,就是味江河最清凉的一段,,水浅,不急,清花亮色,可以捞到小蝌蚪,小河鱼,搬开鹅卵石,说不定还会和螃蟹不期而遇,那里可是孩子大人玩耍的天堂. 古镇特产,汤麻饼,好象还出了一个唐朝诗人唐求,不过,我想,我要是住在这种山清水秀的地方,我也能成诗人(哈哈).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7/5/daiaimei,200507179633.jpg[/img] 这是街子镇政府广场对面,我们就在古房子外面吃的午饭,吃了凉拌跑山鸡,豆花,小河鱼,炒竹叶菜,剪刀菜,本来还点了水煮叶儿粑,冻糕,老板娘生意太好,卖完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7/5/daiaimei,2005071791311.jpg[/img] 韵韵和文文在河滩里玩水玩了一下午,玩了两套衣服. 左岸有一处竹林,竹林有户人家,住房可对外出租,我咨询一下价格,500元一个月,包吃包住,心中一喜,可为父母在这里租一个月避暑,但早已经没有房间,被其他老人抢先住下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提弦就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6/4/daiaimei,200507167274.jpg[/img] 江南。月夜。歌舞升平。夜宴散尽。 走在江边,风吹,花香,些许臃懒,些微醺醉,些许忧伤。 喝一壶龙井,弹一曲春江,念一些旧事,忆一些旧人。 好一个良宵。 刘天华作曲,陈悦吹奏,两个不同年代,不同经历的人,在这首曲子里合二为一。刘天华波折一生积淀起的内蕴和忧伤,被年轻纯净的陈悦演绎出来,并且,演绎得如此完美。 我看过碟片上陈悦的照片,青春美丽,但她的箫声却是远远超越年龄的厚重和感伤,没有那青涩的过渡,所谓提弦就老。 能做到这一点,我以为只能是天赋。 这首《良宵》是我最爱的箫曲,竟然是这首曲子,让我情不自禁地在音乐学院买了一只箫,虔诚地拜师学艺,刻苦练习过几次,终因吹后要眩晕,只得做罢,成为我学习音乐的又一个虎半夜凉初透头蛇尾的失败案例。 不管怎样,我就是喜欢,这支箫曲,《良宵》。 陈悦,1978年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六岁随父亲学习竹笛,十二岁拜著名演奏家,教育家,笛子大师赵松庭先生为师,成其关门弟莫道不消魂子录制专辑《情竹》《萧色》 点击欣赏陈悦吹奏的《良宵》: http://www.1ting.com/paly/289611ting.htm?陈悦的歌曲良宵,听听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3 Comments

做一个幸福的人

在洁尘的博客网页上,我看到这样一段话,这是诗人靳晓静为洁尘的新书做序的一段话,这段话对我触动颇深: “记得前些年洁尘在一篇文章里说,在某时某地,大概是在北京的天坛,她突然决定,决心这一生要做一个幸福的人。这真是个天大的决定,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桩有了金钢钻也不太敢揽的磁器活,洁尘敢。不管人们对幸福的认识如何,我的认识很简单,如果一个人能使自己井然有序,他和自己的关系便是和谐的,而这种自我和谐在我看来几乎就是幸福了。” 洁尘是我认识的离我很近的崇拜偶像,我清楚她的书对我的影响,一个感性的喜好写点东西的女人尤其能够从她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决定要做一个幸福的人,这是一个主观的意念,支配着人的思想和行动。世界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你决定了做一个幸福的人,那么你会欣喜的眼光看待所有的人和事,哪怕是并不美好的,真诚地去学习、感受和珍惜;但如果你决定了做一个玩世不恭、看破红尘的人,那么你的眼光里就会充满了激愤、消极,对人对事缺乏真诚。 好象有点象励志书上的话,但确是千真万确的道理。 有一点靳晓静说得很准确,什么是幸福,那就是使自己井然有序,与自己保持和谐的关系。那什么又是和谐呢?我来理解,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或是以喜欢的心境和态度去做自己的事,主动地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形成一种有序的习惯,那么就离幸福的状态不远了。 对于我自己,我当然想做一个幸福的人,为了这个目标,我会坚持以下几点: 1、 不放弃写作,这个我喜欢能够让我内心平静的事情,当然如果以后写好了,也许会给我的平静感中增加些许成就感呢; 2、 永远与音乐、文学亲近。为了使自己的文章增加厚重感,我会努力阅读很多典籍,汲取营养。 3、 微笑地真诚地对待每个人。 4、 多走路,多看看其他地方,其他人,丰富阅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宇红

“你吃嘛,这是笋子,特别好吃!” 我现在都记得宇红笑盈盈地招呼我吃菜的情景,那碗竹笋烧肉是我印象中的美味。宇红很大方,象一个小主人。那一年,我和宇红都是十一岁(她还比我小月份),我们全家到宇红家做客,我爸爸和他爸爸是关系很好的同事。 宇红患精神病已经十年了。今天早晨又在听妈妈讲起宇红,说她准备给宇红爸爸介绍个老伴(宇红妈妈已经去世多年了),但宇红始终是一个累赘,不好解决。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酸,和我同龄的宇红,本该是相夫教子,孝顺父母的当口,但她却沉浸在她自己封闭的世界里,全然不知世事的变化,连最疼她的妈妈兰姨几年前患癌去世时,她还在家里发病,叫可怜的兰姨如何闭得上眼睛? 宇红患病的原因有很多,情感挫折,家事变化。她师范毕业后在铁路上工作,二十六七,正是恋爱、结婚、生子的年龄,她的性格不算内向,怎么突然就想不通了呢?时好时坏,好的时候拉着我妈妈的手,说要到成都找我,准备打工;坏的时候什么都做得出来,摔锅砸碗,破口大骂,衣不蔽体。严重时被反复送至夹江、重庆的精神病院,把个老父亲和弟弟弄得心力焦瘁。 我和宇红曾在初三同过半年学,那年我从山区内迁厂来到这座小城,进了这个学校,这个班,因为班上有宇红,所以我不觉得孤单。宇红总是笑盈盈的,很文静。班上有男同学恶作剧捉弄人,宇红总是忘不了提醒我。工作后,我们还经常通电话,她给我讲他们同学的事情,讲某某追某某的笑话,讲她自己的理想恋人,那个时候的她很开朗,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想起宇红,除了叹息还是叹息。她的病能否康复呢?她今后怎么办,老父亲已经七十多了,为了她连到美国去探望另一个儿子都不行;为了她,找老伴的事情一直搁置,估计也会吓退很多人。但老父亲终有离去的一天,谁来照顾宇红?她弟弟有家有子,估计也不可能专门照顾她。想想,宇红还是很可怜的。 世间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不同的命运。比起宇红,我幸运多了,至少走在常人应该走的路上。而宇红呢,十年前就偏离了正常的轨迹,她内心的世界是个怎样的世界呢?她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吗?那个热情的小主人,对我笑盈盈地说: “你吃嘛,这是笋子,特别好吃!”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一首藏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1/4/daiaimei,2005071165424.jpg[/img] 会唱一首藏歌,那是很多年前去九寨沟的时候,导游小姐教唱的。当时我们一个旅游车里二三十个游客,每个人都认真虔诚地拿着纸和笔,一字一字记下导游小姐的藏语发音,然后一遍一遍地跟着唱。 我记下的“藏译汉”是这样的: 阿迪绷古冬拉次里拉索 阿家夏家里个次里拉索 夏家空谷里噶次里拉索 冬雄空谷里噶次里拉索 。。。。。。。 亚拉索,亚拉索 阿基甲拉亚拉索 我后来瞄了一下我临座一个外省老者的记录,他的小楷字写得工整好看,他把“阿迪绷古冬拉” 译成“阿弟蹦不动啦”,把“次里拉索”译成“吃米拉多”,把“冬雄空谷里噶”译成“冻凶空谷里搁”,远比我的记录要传神和有趣得多,而且唱出来也不会听出什么区别。 这首歌曾经被藏族歌者德乾旺姆唱成汉语,歌名叫《高高的山顶上》,也在中央台一个民族大团结的晚会上被一个藏族歌唱家字正腔圆地唱过,但我听后,感觉远没有我记下的“藏译汉”唱出来有味道,特别是四岁的韵韵用她清亮的童声唱出来才叫好听。 那时,正在放电影《红河谷》,宁静扮演的藏族头人的女儿被英国侵略者抓住,在山顶上唱的就是这首歌,宁静的样子和她低沉磁性的声音,在那样的情境中显得特别动人。 这首歌的大致意思是,一个叫仁增旺姆的女子美丽善良,是众多男子爱慕的对象,歌者就是其中一个放牛郎,他大声地呼唤姑娘“阿基甲拉亚拉索”,意思就是,来吧来吧,跟我一起放牦牛! 不知道古时的仁增旺姆最后是不是跟着他去放牦牛了,这样的呼唤放在现在,绝对把众多姑娘吓跑。那日晒绝对是皮肤的天敌,我在藏区到处都可见皮肤被强烈的紫外线摧残得干裂起壳发红的女子,倒是那些歌舞团的女演员把皮肤保护得好好的,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头发黑黑,真正的美女。 想得多了,不过是一首好听的藏歌。 点击下载宁静在《红河谷》里演唱的藏歌: http://www.cccq.net/UpLoadFile/Music/2005/3/20053151350246846.mp3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5 Comments

白水青菜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10/4/daiaimei,200507107434.jpg[/img] 一碗白水青菜汤,维系着丈夫和妻子平静的生活,但某一天,平静被打破了. 一个年轻的女孩来了,她有着妻子年轻漂亮激情等等妻子正在失去的一切,除了会烹饪白水青菜汤. 最后,年轻女子主动拜访妻子,并尝了白水青菜,知道了白水青菜的烹制过程,于是她退出了. 丈夫又回到了妻子身边,他若无其是地喝了一口白水青菜汤,却发现这次的汤寡然无味,难喝无比..... 潘向黎是我喜欢的上海女作家,她的文字非常细腻,这部短篇给我留下非常深的印象. 白水青菜具有很深的象征意义,象征了真实的生活. 我只有一个疑问,想问问看过小说的男子,白水青菜真的能把心拉回来吗? 点击欣赏潘向黎短片小说: http://www.writermagazine.com/2004/2/baishui.htm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初夏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7/9/5/daiaimei,200507099834.jpg[/img] 乌云渐渐稀疏 我跳出月亮的圆窗 跳过一片片 美丽而安静的积水 回到村里 在新鲜的泥土墙上 青草开始生长 每扇木门 都是新的 都像洋槐花那样洁净 窗纸一声不响 像空白的信封 不要相信我 也不要相信别人 把还没睡醒的 相思花 插在一对对门环里 让一切故事的开始 都充满芳馨和惊奇 早晨走近了 快爬到树上去 所有早起的小女孩 都会到田野上去 去采春天留下的 红樱桃 并且微笑 -------摘自顾城诗 -------照片拍于龙泉万亩果园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2 Comments

昔日同事

昨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了一个昔日的同事,还是那副白净,斯文的样子,匆匆几句话后,他说他要去寄宿学校接女儿回家. 两年前,他离开我们行,到了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但他昨天递给我的名片上,却又是一家投资担保公司的负责人.职业变换如此之快,如同他身边的女朋友. 多年前,我曾经和他一起去调查他们支行在外地的一个客户,同行的有他们支行的一个客户经理,还有他当时的女朋友,后者的出现让我很吃惊,毕竟这是公差.而且那天晚上和客户喝酒,他竟然喝得失态,让我和那位客户经理非常尴尬. 还有一次,我去他们支行做检查,发现他的办公室竟然坐着他的另一个女朋友,还在办公桌上吃了一大堆瓜子. 平时言谈,发现他总是偾事嫉俗,牢骚满腹,看破一切的样子,他是那种可以把身边所有人的缺点和阴谋分析得十分透彻的人. 除了他谈及他女儿时候.那个时候的他充满了慈父柔情.他说他离婚后,和女儿一起生活,每周接送女儿,周末又送去弹古筝.春节时还带女儿飞去三亚度假.他女儿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只是异常的内向,我想可能跟父母离婚有点关系. 再次见到,还是能感觉到他的那种踌躇满志,但给我的感觉还是有点飘.他现在依然是一个人带着女儿. 年界不惑,且为人父,好象可以再踏实一点,给孩子一个实在的家. 我知道这很难,作为昔日同事,还是祝福他事业和家庭都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