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5

大红灯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2/4/daiaimei,2005052272922.jpg[/img] 昨晚看了中央芭蕾舞团的,很早以前就倾慕,张艺谋导演,据说他巧妙地表现很多中国文化符号. 实际看了之后的感觉,说真的,没什么感觉,很象看完,不过看最后的场景我这个泪腺比较发达的人竟然发笑了,而至少没让我发笑,除了中间"打麻将"那个场景. 真是可惜了张艺谋的名头,竟然还是只有视觉冲击,没有最重要的心灵震撼.这是我看过的最没感觉的芭蕾舞,比不上上芭(上海)的,当然就更别提俄罗斯的了,当时我在场下看黑天鹅的独舞,整个人都呆住了,天哪,世界上真有这么美的舞蹈?第二天向别人描述时,我竟然只有用摇头来表达:跳得真的,真的,好好哦! 看完舞蹈就想跳舞,昨天我们到家时,竟然在楼下无人的拐角树下做了几个姿势,被楼上关窗的妈妈看见,直摇头. 是不是特天真?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到丽江去发十天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1/6/daiaimei,20050521104525.jpg[/img] 行里要上报休假计划,我有十天假,没怎么想,我就决定在7-8月休假,那时女儿放假,一家人去丽江住十天. 来之不易的工休假,我盼了五年,终于可以不必在想出去而又不想挤黄金周的矛盾中煎熬了. 丽江,听得太多,看得太多,就是没去过.我自己专门买了一本,翻烂了,那些名字"木老爷客栈","木王府","妈妈付餐厅","柴虫',"阿夏丽铜铃店","木鱼铃","油炸水蜻蜓","米灌肠","丽江冰粉","纳西火锅"等等,早已刻在心里了. 去过的人没有说丽江不好的.92年去西双版纳的时候,就听的校友HUANG说,丽江是她认为最美的地方.关于丽江的玩法,未婚青年HUANG说,在丽江,不想谈恋爱的人都想谈恋爱,最好一个人去.同事PENG说,在丽江,上午起来泡杯茶,看一上午书;下午约几个好友,在河畔茶馆打双抠,斗地主. 我的玩法是: 早晨起来,赶在游人醒来之前,逛逛清静的四方街; 上午一杯咖啡,然后写写东西,看看书; 下午骑车去闲逛,或者晒晒太阳打打双抠。 晚上或者逛街,或者泡吧. 要拍很多照片,写详细的记载,要发很多呆,要做一个自己刻的木鱼铃,要吃米粉,认一个纳西族老婆婆,要去帮妹妹看一个卖工艺木瓢的门面。。。。。。。 想起丽江,就让人高兴和清爽。(只是千万,千万,不要有所谓的泰山压顶的任务,让我不能成行,阿门! )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那年那月

心情浮躁的时候,我翻董桥的书来看,它能让我宁静。那套三卷本的自选集《从前》、《品味历程》、《旧情解构》是经典,而《从前》更为简洁,深情。 随意翻到《从前》里的《榆下景》,里面提到了复旦,讲文瑞脑消金兽革期间,复旦的外文系是众灾区,有着刻骨小资情调但又忍受不了人格侮辱的老师学生自杀不少。董桥这个时候接待了辗转来到香港的魏红,一个和自杀的复旦外文系林老师有着师生缘和情缘的女子,董桥在帮她找工作的同时,鼓励她写出内心的悲愤和怀念。 她写出了《秋祭》,但在样稿出来后执意不发了,打电话给董桥,说梦见了林老师,就决定不发,把两人的事只留在心里。 文章里反复提到的复旦,让我感到亲切,但那些通彻心底的事却让我感到复旦的冰冷和无情。我无法想象那个年月,那些人,那些事,甚至无法想象,自己处在那个年代,会如何?在众多的人明哲保身地转换膜拜对象的时候,有多少人能够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人格和尊严? 《秋祭》第一句:临走前一天的深宵,我悄悄走到我们上第一堂课的榆树下摸一摸他惯坐的石凳子,冰冷冰冷的。 《秋祭》最后一句:(魏红提着饭盒进门,发现老师已服毒自尽) 我紧紧抱他在怀里,轻轻吻着他的额头,心中一遍一遍呼唤他。我把脸偎在他冰冷的唇边叫他再亲我一下,叫他再疼我一下: 我要你回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星期六早晨

每个星期六早晨,没有特别的事情我会坚持送女儿去上奥数(虽然我极端不赞成学奥数,但女儿自己报的,我也全力支持),八点半到学校,十点钟接,难得的一个半小时,我闲逛的主要路线有: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1/6/daiaimei,20050521111824.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1/6/daiaimei,20050521112027.jpg[/img] 左边这张是皇城老妈火锅旗舰店的外饰,说它是全世界最好的火锅店应该不为过,但是在地道的川人看来,味道真的不怎么样,只是把文化,环境,氛围弄到了及至. 右边这张的左边那间店,就是我最喜欢的印象大书房,里面的书很多,柠檬茶很香,经常会搞一些诗歌朗诵和摄影展之类,文化味很浓.重要的 是能让我看很多书,而不需要掏钱买.右边这间"欧洲房子"是一个西餐厅,据说是一个退休的参赞搞的,现在已经开了其他的分店.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1/6/daiaimei,20050521112836.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1/6/daiaimei,20050521112934.jpg[/img] 昨晚下了雨,空气凉爽,风吹来特别舒服.我穿的短袖,一点不觉得冷.这是从印象书房回女儿学校的那条路,人少,适合慢慢走,适合想心事. 右边那张不过是成都市一间普通的小学,但对我来说,却不普通,我已经在这个门外驻足了五年,我亲爱的韵韵在这里当了五年的学生,对我们家来说,它积累了太多的情感. 记得一年级时候,韵韵读的是住校,每当周日我把她送回学校宿舍时,她总是抱住我的腿哭:妈妈,我要睡几个觉觉才能见到你?我把脸歪向一边,狠很心走了,然后在出租车里让眼泪畅流. 我租的房子下面有一个小药店,我每次买药时发现那个卖药的老年妇女总是慈爱地看着我,终于有一次,她对我说,你好象我的幺女哦,长长的头发圆圆的脸,她去了美国,已经八年没回来了.我看她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又不知该说什么来劝慰她.上楼的时候,我联想起刚才抱着我的腿痛哭的韵韵,回家就写了一篇发表在华西都市报上. 还有一年,我的韵韵就要离开这所学校了,在我心目中它就是最美最好的学校.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体贴

我最喜欢的两件睡衣,不能拿出来示人,一件夏天穿的,背心形状的白色宽松裙,已经洗得很旧,看不清楚上面的碎花;一套秋天穿的,上衣下裤,裤口已经破了,我自己缝上又穿. 这两件睡衣陪伴我大概有六,七年了,其实我的衣橱里还是有好几件漂亮的睡衣睡裙,带蕾丝花边的,面料也有很软很好的,但,只是让我试穿了几次,就永远打入"冷宫".有一件更惨,穿上身只有一会儿,就被我脱下放在一边. 而这两件,好象有灵性一样,每次我的手都会自然地伸向它们,它们也非常自信而体贴地陪伴我的梦乡. 首先是家常,它们的式样都很朴素,没有多余的装饰,裙子就是裙子,衣服就是衣服,干净利落(从价格上来讲,也是很便宜的那种);然后是体贴,六七年下来,它们天天和我接触,已经穿成如我自己的肌肤.被它们包裹,你感觉不到衣服的存在,你自在舒服得伸展你疲惫的身躯,进入甜美梦想. 我知道,我相信,只要它们没到破得实在不能穿的地步,我就会一直穿下去. 想起近来随意地问了几个年龄不小的男同胞,认为最喜欢女人的什么品质,漂亮,文静,智慧,优雅,善良,温柔体贴等等,他们竟都异口同声地选择温柔体贴,会关心人,这一点竟然压倒前面那众多的品质,成为首选. 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都是经历很多世事的人,自然知道,真实的生活最需要的是什么. 而女人们,就该知道应该最为自己的爱人提供什么. 温柔体贴,象我的那两件睡衣.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枇杷沟的枇杷熟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16/4/daiaimei,200505166506.jpg[/img]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16/4/daiaimei,2005051665234.jpg[/img] 每年的五月,龙泉枇杷沟的枇杷熟了,城市里的人们蜂拥着去采购. 我昨天买了一筐很大很甜的枇杷,价格7.5元一斤.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渡口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16/4/daiaimei,2005051665812.jpg[/img][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16/4/daiaimei,200505167030.jpg[/img]   据说是成都市最早富起来的人之一,厌倦了都市生活,在龙泉山深处买了一个水库和周围的坡地,自己建了一幢别墅,还加一个只对朋友开放的农家乐.   路很难走,他在一个弯角处竖了一块牌子叫:无限风光在烂路.   宁静的湖面有白鹅在游,我用相机捕捉了好久,其中鹅游出两条水线的这张我很满意.   宁静的湖里有鱼在与人嬉戏,特别的地方是你把脚放进水里,锦里轻触你的脚,一丝的凉,一丝的痒,用老板的话来说,把你脚上的每一根神经都打理得舒服至极.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16/4/daiaimei,200505167107.jpg[/img]      这张也拍于湖面,看见它就有一种诗情弥漫于心,但实在没有诗歌的才能,还是剽窃一首席慕容的<渡口>来诠释一下: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华年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香煎武昌鱼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15/5/daiaimei,2005051581941.jpg[/img] 这是昨天我做的,哈哈,不是,是在妹妹的新家,妹妹亲手做的一道菜. 妹妹和妹夫把这道菜的每个步骤都拍下来了,可惜我不能拿来用,毕竟是他们的版权,我听来的步骤有以下: 1,将鱼洗净,准备少量泡姜泡辣椒,豆(豆支),葱,蒜切成小粒 2,油烧热,将泡姜泡辣椒,豆(豆支),葱,蒜下锅炒香,起锅 3,油烧热,鱼下锅,慢火,两面煎成金黄.起锅 4,将炒好的作料撒在鱼身上,上桌 这道菜的特点是:香脆微辣入味 妹妹自嘲说,哥哥不在家,我来称霸王.的确我们家三姐妹的厨艺中,弟弟是最好的,妹妹次之,我最差.我现在基本上早就退出厨坛了,能拿出来说的,也只有几年前做的糖醋排骨. 但关于这道菜的笑话也在家人和同事之间流传.我在做的时候,要不断地尝,盐分够不够,要尝几下,糖分够不够,再尝几下,醋味够不够,还要尝几下,这样下来,一般端上桌的时候,排骨们都会"损兵折将",少一大半. 笑话归笑话,味道还是可以的哟! 在对生活细节的把握上,妹妹妹夫比我更甚,比如昨天他们的数码相机里,就分三步拍摄了一个枇杷在吃之前,剥完皮,再咬一口三种形态,倒也非常可爱.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竹海恋歌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14/4/daiaimei,2005051471341.gif[/img] 这是两年前为我们电子科大PMP班到竹海旅游写出的剧本,现在看来都情不自禁地爆笑. 跟同学在一起,怎么都是轻松,那种放松的心情很可贵,好象回到了菁菁校园,大家一样地充满了理想,激情和纯净. 我相信,过了很多年,凡参加过这次演出的同学都不会忘了这个剧:竹海恋歌. 竹海恋歌 主持人: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美丽的小姐阿泉深居竹海深处,潜心读书,琴棋书画,样样卓绝,等待着心中的白马王子。这时,不约而同地来了一位白马王子、一位黑马王子、一位灰马王子,他们为了获得小姐的垂青而使尽了招数,结果如何呢? 本剧蜚声地球,获得了多个宇宙大奖。我们邀请到了好莱呜的超级巨星——有奥黛丽 赫本之称的袁泉小姐,有风头盖过梅尔 吉普森的实力派演员李建华,有当代忧郁王子何远宏,还有星光灿烂的成都F4黄毅!当然,我们还邀请到了多位资深大腕友情客串,那么他们将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震撼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演职人员: 泉小姐——袁泉 黑马王子——李建华 白马王子——黄毅 灰马王子——何远宏 泉小姐与灰马王子的前世——莉莎、培林 泉小姐与白马王子的青梅竹马时代——戴爱梅、刘浪 泉小姐与黑马王子的老年时代——冬莉、李旭东 服装、烟雾、道具——李旭东 主持人、音乐、独唱——谭建勇 舞美设计——培林 编剧导演——戴爱梅 摄影:段新华 (淡雅的音乐响起)风和日丽的一天,一袭白裙的泉小姐正在竹海里优雅地散步,迎面走来黑马王子李建华: 李建华(对观众):姓李号黑马 艺高人胆大 人人说我丑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看到泉小姐惊喜地、紧张地内心独白): 莫非这就是芳名远扬的泉小姐吗?真是名不虚传啊!我的心跳得如此厉害,I‘M SO NERVIOUS! (对小姐说)小,小姐,HOW DO YOU DO?在,在下李生有礼了! 泉小姐:(失望地对观众,内心独白);OH!MY GOD!多年的盼望和等待,等来的却是这个丑八怪! 本小姐要等的即使不是白马王子黄毅,也至少应该是帅哥李建华和 酷哥何远宏,再PIE再PIE也应该是F4!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芜蓿,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13/4/daiaimei,2005051364839.jpg[/img] 我来了, 每天,带着 芜蓿,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 为了和你在集市相见 你来了吗 要穿着我做的麻布衬衫 没有缝口 没用针线 我有一块地在海边 种满了芜蓿,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 我用皮镰收割 作成了石楠花环 你捎来的话 我都做到了 你什么时候到来 我真正的淳朴之恋 花开多少年 花谢多少年 潮涨潮落多少年 我等了多少年 我来了,每天 虽然满头白发,但我微笑 带着芜蓿,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 为了和你在集市相见 直到离开的那一天 我就安眠在海边 化成芜蓿,鼠尾草,迷迭香,百里香 依然等待你啊 我真正的淳朴之恋 --------听《SCARBOUROR FAIR》有感 没有语言能够形容我对这首歌的喜爱,我知道早在很久以前,这首歌就有了里男声的诠释,但在我听来那是一首很普通的歌,只有莎拉 布莱曼天籁般的女声,让我真正体尝到了这首歌的精妙和深韵。 一首歌,象一幅画,描画出深藏内心的意境和情感. 去听听吧,去听那山野间的淳朴恋情; 近情情怯,欲言又止,可有你当年的影子? 无尽的等待 还有我们共同拥有的温暖的细节 同有这些细节回忆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