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5

六一的礼包

韵韵几天前就在向我打听礼包的事情,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她主动建议买什么,建议不买什么,在什么地方买最便宜,最后她说,其实我本来想建议你们在伊藤洋华堂买,那里东西多又便宜,但一想到妈妈你最反对到伊藤了,那就选王府井吧,那是中国人开的. 我说,这事情妈妈管不了,是办公室的叔叔阿姨在买,韵韵依然热情不减,那我给他们打电话,他们不一定知道我们孩子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我可以可以给他们建议呀,并且不收信息费.OH,MY GOD,拜托!他们千万千万不要再买那些幼稚的果冻和棒棒糖了! 韵韵说的是,我们行每年六一给员工子女送大礼包的事情,她已经连续领了五年.因为平时我担心她不好好吃饭,不大给她买零食,所以她就老早就盼望着这个大礼包. 就象我们小时候眼巴巴地盼爸爸妈妈从包里拿出糖果一样,韵韵盼礼包其实是孩子的天性.那么一个礼包,花钱不多,但给孩子带来的却是莫大的快乐. 想起在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老人从一个转糖人儿的摊前经过,看见一群小孩子眼巴巴的看着,但是没有钱买,他于是把摊主叫到一边,让他想办法每次都让孩子转到糖人,最后他来付钱.果然,那些小孩每个人都转到了糖人,快乐兴奋地又蹦又跳,老人也受了感染和他们一起大笑.后来,付钱时摊主不解地问,你看你破费了这么多给那些不认识的孩子,老人说,但我买到的却是实实在在的快乐. 明天就是六一了,我已经想好了给女儿一个惊喜. 她能过的六一儿童节已经不是很多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我在我的脸上找到父亲的影子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30/11/daiaimei,20050530205821.jpg[/img] 当岁月把我浑圆的脸庞雕刻得不再浑圆,我越来越在自己的脸上找到一个人的印记。 那脸部轮廓、那鼻翼、那嘴唇、那沉思的神态,真的,象极了。在镜中,在别人拍我的照片里,我都仿佛见到了那个人。 那个人,就是我的父亲,他已在天国安眠了21年。 关于父亲的记忆,在1984年那个寒冷的冬天戛然而止。 我清楚地记得他临走时的情景,在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心中,医院那浓烈的来苏味,那拥挤的病床、妈妈的眼泪、亲戚们严肃苍白的脸,一切都让人心惊胆战如世界末日来临。离去前三天,父亲肝癌的黄疸已经遍布脸上、眼睛,他一直昏睡。刚考完试的我进去时,妈妈在他耳边轻轻说:爱梅来了。昏睡中的父亲象一直等待着这一刻,他艰难地半直起身,用浑黄的眼睛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就又昏迷过去了。 我想我到死都不会忘了父亲的这个眼神。 最后的时刻到了,大人们让我们三姐弟在弥留的父亲身旁站定,让我们每个人对父亲说一句话。我记得我说的话是一定要考上大学,照顾好弟弟妹妹,不知道父亲,他有没有听见。 父亲走的时候,47岁。 其实,我跟父亲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多。 我15岁以前的童年和少年生活是在一个靠近重庆的山区大厂里度过的,我生活的背景就是刚在戛纳获奖的王小帅导演的影片《青红》的背景,一个汇集了全国各地三线建设支边家庭的大厂,我的母亲就一直在这个厂的商店里做会计。父亲一个星期回来一次,直到1981年底我们一家才和在内江铁路上工作的父亲团聚。 我后来想,现代人的脆弱情感如何经得起这么长久的分离? 关于父亲的记忆真的很模糊了,后来偶尔想起,更多的是一种想象和追寻。 比如,当胖乎乎的女儿绕膝的时候,我在想,如果父亲在的话,喜爱女孩的他会多么宝爱这个外孙女啊!肯定会天天牵着她的小手去买香香嘴! 比如,朋友们问起我的刻苦、敏感和文艺细胞从何而来的时候,我明白,只能是来自父亲,我可爱的大咧咧的妈妈是没有这个细胞的。爸爸是他们那个乡靠读书走出来的唯一一个中专生,每天读书要赤脚走好多山路。爸爸还很爱戏剧,听几个和爸爸要好的伯伯说,在内江很孤独的时候,爸爸天天都拉他们去茶馆听川剧座唱,一种在四川很民间很家常的艺术形式。还有,爸爸喜欢看小说,看电影,我还记得他夸《小花》里陈冲时的赞赏表情。 又比如,在看电视电影时,已经成年的女儿找老父亲哭诉什么,老父亲怜爱地拍拍女儿的头,眼光慈爱,那情景让我极度羡慕而又心酸,在内心深处我其实很渴望这样温暖、宽厚而有安全感的父爱,父女之间的感情没有别的可以替代。 妈妈给我讲,我几个月的时候,爸爸抱我出去,邻居婆婆见到我就大声逗我:戴妹姑哎,你长得好丑哦!爸爸当时回家就很生气地对妈妈说,我们爱梅长得那么乖,她为什么还要说她丑呢?妈妈扑哧一声笑了,在我们荣昌,丑就是乖的意思,但父亲还是不高兴。 我还记得我几岁的时候调皮把弟弟绊青了,父亲回来时我已睡着,妈妈激动地向父亲控诉我“罪行”的声音吵醒了我,我闭眼装睡,听见父亲说第二天要好好教训我,吓得我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我老老实实地等待父亲的发落,但父亲一早见到我就眉开眼笑,眼光是那样的慈爱,他从包里拿出好些零食,还一个劲地问我要什么,好象那件事他已经忘记了。邻居们都知道,爸爸非常宝贝他的两个女儿,对儿子却是严厉有加。 说到这里,我还明白了,我的好脾气源于我的父亲。 现在想来,我的性格其实是很独立和自主的,但过于独立和自主了些,如果我有一个一直陪伴和关爱我的父亲,我会象平常女孩子那样在父亲肩头撒娇,那样做小女人状,这其实是一种幸福,只是命中注定,我过早失去了这种幸福。 父亲的印记已经牢牢地篆刻在了我的脸上,我的内心。他其实一刻都不曾离开过我。 在这个年龄来回想自己逝去已久的父亲,已经没有哀伤,更多的是深层次的追寻,我从哪里来,我是个什么人,从而知道了自己会到哪里去,会怎样到那里去。毕竟,这样一个人给了你生命 ,铸了你模样,塑了你性格,你无时无刻不在受着他的影响,一直到死。 对不起,父亲,年龄越大,想你的时候就越少,毕竟你离开我们已经太久太久了。到了后来,连荣县老家的叔叔打电话都说:你该回来一下了,该给你爸爸的坟摘摘草、烧烧香了!父亲,请原谅! 父亲,天国里一定没有癌症、没有病痛、没有分离、没有艰辛,你和爷爷奶奶在一起吗?是否还在听心爱的川剧座唱? 你离去时的眼神,我知道,你是要我把妈妈,还有弟弟妹妹照顾好,我一直都在努力,我把妈妈照顾得很好,弟弟妹妹的家庭都很幸福,放心吧,我亲爱的,父亲。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4 Comments

柔情时刻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9/9/daiaimei,20050529164249.jpg[/img] 生活中有些柔情时刻,是生活的精华所在。 比如亲吻孩子。 每天夜幕降临,橘黄色的灯光勾勒出一种温暖宁静的氛围。孩子和你都洗漱完毕,孩子穿着红点白底小睡衣,在床上等你。 “妈妈,我们今天来个‘幺指拇儿式吧’!”女儿白里透红的脸颊上一双闪亮的大眼睛,充满了期待。 “好吧!”我拿起女儿的手,从她肉唧唧的手指开始亲吻,然后是手臂,肩、脖、下巴、嘴巴、鼻子、眼睛、眉毛、额头。。。。。。。象一道工序一样不能少,女儿闭着眼,满足幸福地享受着我的亲吻。然后我们拥抱,一起唱那首英文儿歌: 最后那个音落的时候,我和女儿都要停留在额头的碰触上,四目相望,然后哈哈大笑。 “妈妈,怎么这首儿歌我们都记得这么清楚?” “那当然,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该爸爸了!爸爸胡子扎,只亲嘴嘴巴!”女儿把脸伸向排在我后面的丈夫,嘴巴高高地嘟起来,丈夫接过来,也把嘴高高地嘟起来,两嘴相碰。 有时候,我亲女儿忘记了时间,女儿会懒懒地提醒我: “好了嘛!后面都是口水了!” “妈妈,你会不会把我的脸亲爆?!” 然后,她会满足地躺在床上,幸福地睡去。 静静地看着她入睡的样子,我深深地感激生活,给了我这样的柔情时刻。 如果你爱你的孩子,那就天天亲吻她。 给孩子,给自己,给自己的一生,柔情时刻。 这是我翻出的几年前写的文章,那时候韵韵才三岁多,胖嘟嘟地非常可爱,每晚的亲吻真的象文章描述的那样令人迷醉. 一个女人,真的,真的,要做做母亲.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花间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9/5/daiaimei,200505298353.jpg[/img] 且将朝思暮想的浪漫,在你酒杯中盛满, 隔着醉意阑珊的纱帘,任你眼波流转, 烟尘中看见,春风鼓荡起衣衫, 一刹那间,心生波澜, 沐浴柔和的温暖,沐浴柔和的温暖。 这美丽的城市,这芬芳的城市, 这古老的芙蓉花间,花间,花间; 这浪漫的城市,这快乐的城市, 这年轻的五彩花间,花间,花间……” 女和声是最美的声音,昨晚在整个三宝音乐剧里,真正打动我的歌声是女声合唱,空灵柔情,象天上传来,百转千回地触摸你也许早已麻木的心灵. 最美的场景就是上面的,一幅蓉城盛世的人间乐图,服装很美,特别是花蕊夫人和芙蓉仙子的服装.就是音乐歌词稍次,不然绝对是一张宣传成都休闲文化和历史内蕴的绝佳名片. 整个看完的感觉,不错,但离完美还差一点,编撰的爱情故事没有打动我,没有让我流泪,全剧缺乏一个引起观众共鸣的高潮,结束得有些仓促. 不过已经很不错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复旦,复旦

前天,WANGZHU一下飞机就给我打电话:你去不去参加复旦校友会呀? 我说,要去呀!你呢? 他说:我就是为这事特意回来的! 我说:哦!我明白了,你肯定是想打望年轻的复旦美女吧,理解,理解,机会难得呀...... 哈,哈,哈........ 不是WANGZHU提醒,我真的忘记了周六有一个成都复旦校友会,据说有一百多人参加,商讨庆贺复旦百年生日事宜. 那个遥远的名字又一次拉近在我的眼前. 离开复旦已经十六年了,但这两个字总是围绕在我,那么亲切. 这么说吧,工作单位只要一提到我,就说:她可是复旦的才女(只要是复旦毕业的女学生都可以这么说) 对方就会连连点头:哦,那可是我们想进都进不去的学校呀! 一篇文章写好了,就会有人说,不愧是复旦出来的呀! 我认为最让我感动的评价是一个川大毕业的学生,他说:名牌大学出来的就是不一样,才气,水平都在其次,重要的是人品和待人处世的真诚. 当然更多的时候,我都在为自己是否配得上这两个字愧疚,当工作停滞不前的时候,不光我,我想很多人都会心里说:哼,还是复旦毕业的呢!就这水平!? 真是让我又爱又惶恐的两个字! 当年选择考复旦是一个偶然(老师的一句话),但现在,这两个字会永远和我的一生连在一起.我从内心真诚地感谢复旦,感谢她给我的很多东西(精神上的),是我一生受用不尽的,我要做的,就是不要给她丢脸. 真是令人激动,在网上搜寻"旦复旦兮",竟搜出一篇同班同学黄玲的照片和文字,好激动,美丽的黄玲在复旦门口灿烂地笑,转载如下: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8/5/daiaimei,2005052891855.jpg[/img]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每当我读到这句诗词,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美丽的复旦园,想起了相辉堂、曦园、燕园,还有那绿茸茸的草坪。 在那个象牙塔里,我过着无拘无束、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校园生活。每个复旦人都憧憬着美好未来,胸怀着远大抱负,梦想着早日成才,于是便有了3108教室的知识讲座、梯形教室的辩论赛、寝室里的卧谈会、卿云亭的吉它声、活动中心的狂欢夜,一阵阵复旦风吹来,它是那么清纯,那么热烈,那么令人终身难忘。我真希望时光倒流,重温往日的欢乐。 我于1985年从长沙市一中毕业考入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系。现在长沙市某机关工作。黄玲供稿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很多时候

很多时候,穷一生的心血,也难以企及灵魂深处的向往。 很多时候,所有的努力,最终只是一场徒劳的无谓。 更多的时候,当一切如愿以偿,我们反而不堪回首。 ---------素素 谁能展示我一生的图谱,告诉我,我现在走在正路,还是走在岔路? 谁能象深山里的智者,指点我,我现在努力去抓的东西是人生精华还是垃圾? 谁能帮助我,清楚地触摸内心深处的念想? 谁能启发我,如何在繁复人生里抵达内心的幸福? 谁能.....谁能.......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尽力就好

两个年龄比我小的人,黄和袁,这样开导我: 1不要把工作看得太轻,也不应把工作看得太重,那样给自己的压力太大; 2一切尽力就好,心不心安,要看自己尽力没有. 3生活中还有很多内容,眼前的不顺,就当是一个经历 4车到山前必有路. 我的心情要好一些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黑色,星期二

用沮丧来形容今天的心情,都太轻松了. 回来的路上,我都在想,怎么度过离睡觉前那么几个小时呢?听自己最喜欢的歌,看自己最喜欢的碟..... 都做了,没用. 今天是黑色的,心情也是黑色的. 工作上几个预想的事情相继落空,糟糕的事情连着发生,我十分怀疑自己,这足以影响有多么美好的心情. 想不出语言了,心情很糟,空空的,不想说话,不想动...... 既然是日志,就应该真实. 生活不光是前面,我浓墨重彩的美好,更多的是象今天这样的,绝望,看不到未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花腰彝 海菜腔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5/24/4/daiaimei,200505246445.jpg[/img] 看杨丽萍的,印象最深的就是花腰彝的海菜腔,温柔如海菜缠绕,细致如湖水轻流,婉转入你的内心,说不出来的感动.这么好的歌只有好山好水淳朴之人才能孕育.我一直很羡慕少数民族,他们一高兴,就可以唱歌,就可以跳舞. 看的整个过程,象轻松旅行.在里闷到极点的张静初,在这部片子里充满了灵性,非常可爱.比如婚礼上打蚊子,和男人摔跤,倒挂金钩,跑一万米等,让人非常喜欢. 现实生活中,有一类女孩古灵精怪,我特别喜欢观察她们,不管年龄大小,她们的大眼睛总是灵动地忽闪出一个个叫人又气又笑的鬼主意.快乐的生活中,少不了这样的精怪.男人娶了这样的女人,是从早笑到晚,还是从早气到晚呢?总之,生活会很有意思. 用一个故事来承载花腰彝的优美文化,比如海菜腔,烟盒舞,龙风舞等,这部影片做得不错. 最近老想到和云南沾边的事情. 云之南,令人神往. 花腰彝:云南石屏县哨冲乡居住着古羌后裔彝族尼苏支系,人们称之为花腰彝。他们崇拜龙,其祭龙、舞 龙神秘而别具特色。这里的龙有雌雄之分,女子舞青龙即雌龙,男子舞黄龙即雄龙;双龙舞, 雌雄相戏凤先飞。 石屏彝族《海菜腔》:又称“石屏腔”、“曲子”,俗称“倒搬桨”,以异龙湖中一种称为“海菜”的草本水生植物而得名,流行于异龙湖畔、陶村鸭子坝、牛街、龙朋六街等地尼苏颇(三道红)聚居地区。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原味

一个沈阳来的客人对我说,十年前她来成都的时候,小小的街,窄窄的巷,春夏季节,会看到挑着担子卖花串的人.大小姑娘会聚集在他们周围,唧唧喳喳,等着他们把选好的茉人比黄花瘦莉花黄桷兰栀子花,用针线一针一针地穿成一串,然后带在衬衣的中扣上,或手腕上,妖精一点的会带在脚腕上,她们走过之处,淡淡的花香. 她说,这才是成都的味儿,我喜欢. 一个外省人,把成都的原味总结得如此准确.这何尝不是我喜欢的? 茉人比黄花瘦莉花黄桷兰栀子花,在我眼里是最家常,也是最美丽的花,它们的美丽在于它们的不招摇,它们的妥帖,它们的细致,它们的价廉 它们竟全是白色的,香味也是淡淡的,清清的. 那个时候,每家每户,哪家没有一个小瓶子插着栀子花呢?哪家的小姑娘不带着这样的花串,快乐地满街跑呢? 记得小时候,邻居家的小妹妹从乡下回来,骄傲地向我们说起她外婆家的黄桷兰树,好高哦,好多花哦,我一辈子都戴不完哦. 小的花,承载了多少寻常人家的爱美之心和知足长乐的心境. 现在的成都,那样的小摊是不允许在街上摆的,能看到黄桷兰花串的地方,是在停车等红灯的时候,会冷不丁地,冒出一个小伙,或一个中年妇女,慌张地在车窗前兜售,往往偷偷摸摸地做完交易,绿灯早已亮了. 那挂在车里的黄桷兰,依然地清香,但,已失却了多少成都的原味啊!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