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4月 2005

诱人

一个在大学里教书的美国女人,在意大利乡下托斯卡那买下了一座旧房子,并亲手在周围的田野种上了橄榄,葡萄和香草.她用一本蓝色笔记本,在里面记录自己在此过程中的发现,漫游和日常生活.并在里面塞满了菜单绘画明信片/诗歌和花园的图样. 她写下如何制作桃子酱,油漆旧房子的百叶窗,种植玫瑰,山野的良辰美景,烹饪意大利菜式,以及在早晨一边喝咖啡,一边看广场上的农民卖西红柿.这本蓝色笔记本,后来出版成为一本书,成为畅销榜上一本充满美感的迷人的书 ------摘自安妮宝贝 以上每一个字对我都是引诱,但那是一种太遥远的引诱.安妮宝贝的这篇文章叫,但是对于我们,这是一种奢侈. 不要说托斯卡那,单是在青城山脚下能有自己一间屋,那就得不菲的投入. 不管怎样,你得承认,这种生活,对于女人,是一种理想.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想跳锅庄了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4/26/4/daiaimei,2005042663310.jpg[/img] 五一,妹妹和妹夫将参加一个自驾团去丹巴,五天的行程. 这几天的报纸关于旅游几乎80%是自驾,最热的是稻城新都桥这条线.成都商报关于四川最美地方的评选,稻城亚丁已直逼九寨. 我呢,还是避开拥挤的人浪,选了一条寂静的野营线路,从都江堰----汶川,一片原始森林无人区去野营,享受一下餐风露宿的情趣.时间不长,两天半. 这个时候,就非常感念四川的好-----有这么多可供自驾和野营的绝美地方. 想起要出行,心里就高兴,因为有了这样的盼望,再疲累也不觉得了. 每每去藏乡玩儿,少不了要跳锅庄,当然我是乱比画,更多的是欣赏藏族男女跳. 在四姑娘山,三个绝美的藏族女演员带我们跳的锅庄舞名字叫,悠扬激越,加上男演员的粗旷豪迈,刚柔相济,非常好看.这种舞是可以在草地上边走边跳的,蓝天白云,群山环绕,让你不知不觉就想放声唱. 我自己最喜欢哼的是一首稍微舒缓一点的锅庄,名叫,每唱一句,脚和手会情不自禁地动起来. 锅庄的美,在于一种随意,豁达和宽厚. 九八年去九寨的时候,曾和现在红得很的容中尔甲合过影,但他那时候还在演艺厅里唱歌,那首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后来红了,我觉得运气成分偏多,因为那里唱得好的人遍地都是,个个都是歌唱家.我们旅行车上来了几个兜售纪念品的妇女,她们唱的高声部就象小菜一碟. 真羡慕少数民族,他们一高兴,就可以唱,可以跳.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4/24/5/daiaimei,200504248244.jpg[/img] 我办公室楼下的一片绿色,伸手可以触摸。人间的四月,绿色开始散发甜丝丝的香味,沁人心脾,因为这香味,我竟然到了下班时间都不想离开。 对于树,我一直喜欢,那一树的绿意,经常能给予人遮盖,身体的,内心的. 树的包容无比巨大,她永远固定在那里,默默给予你关怀. 我喜欢家常的树,最喜欢洋槐,那串在一起的小圆叶子,还有开出的洁净的白花,淡淡的甜香,可以吃,有什么比这样的树更体贴和善解人意?不招摇的洋槐,就象我喜欢的人,淡淡的,亲近. 而树下的小路,静静地,悄悄地,怜爱地看着人间,多少动人的幸福的悲伤的事情发生. 我非常喜欢的张洁的小说,每看一次,都会泪流满面,世上竟有这样的纯净的执着的爱情! 里面有一个场景,关于这个孤独一生的女人和她至爱却不得的男人之间唯一的一次散步,就是在树下的一条柏油小路上: 我独自一人,走在我们唯一一次曾经一同走过的那条柏油小路上,听着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在沉寂的夜色里响着、响着……我每每在这小路上徘徊、流连,哪一次也没有像现在这样使我肝肠寸断。那时,你虽然也不在我身边,但我知道,你还在这个世界上,我便觉得你在伴随着我,而今,你的的确确不在了,我真不能相信。   我走到了小路的尽头,又折回去,重新开始,再走一遍。   我弯过那道栅栏,习惯地回头望去,好像你还站在那里,向我挥手告别。我们曾淡淡地、心不在焉地微笑着,像两个没有什么深交的人,为的是尽力地掩饰住我们心里那镂骨铭心的爱情。那是一个没有一点诗意的初春的夜晚,依然在刮着冷峭的风。我们默默地走着,彼此离得很远。你因为长年害着气管炎,微微地喘息着。我心疼你,想要走得慢一点,可不知为什么却不能。我们走得飞快,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去做,我们非得赶快走完这段路不可。我们多么珍惜这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散步”,可我们分明害怕,怕我们把持不住自己,会说出那可怕的、折磨了我们许多年的那三个字:“我爱你”。除了我们自己,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会相信我们连手也没有握过一次!更不要说到其它!   (女人的女儿感叹)啊,那条柏油小路,我真不知道它是那样充满了辛酸的回忆的一条小路。我想,我们切不可忽略世界上任何一个最不起眼的小角落,谁知道呢?那些意想不到的小角落会沉默地缄藏着多少隐秘的痛苦和欢乐呢?   难怪她写东西写得疲倦了的时候,她还会沿着我们窗后的那条柏油小路慢慢地踱来踱去。有时是彻夜不眠后的清晨,有时甚至是月黑风高的夜晚,哪怕是在冬天,哪怕峭厉的风像发狂的野兽似地吼叫,卷着沙石噼哩叭啦地敲打着窗棂……那时,我只以为那不过是她的一种怪僻,却不知她是去和他的灵魂相会。   她还喜欢站在窗前,瞅着窗外的那条柏油小路出神。有一次,她显出那样奇特的神情,以致我以为柏油小路上走来了我们最熟悉的、最欢迎的客人。我连忙凑到窗前,在深秋的傍晚,只有冷风卷着枯黄的落叶,飘过那空荡荡的小路的路面。   好像他还活着一样,用文字和他倾心交谈的习惯并没有因为他的去世而中断。直到她自己拿不起来笔的那一天。在最后一页上,她对他说了最后的话:   我是一个信仰唯物主义的人,现在我却希冀着天国。倘若真有所谓天国,我知道,你一定在那里等待着我。我就要到那里去和你相会,我们将永远在一起,再也不会分离。再也不必怕影响另一个人的生活而割舍我们自己。亲爱的,等着我,我就要来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长相守

[url=http://list.yy133.com/play/{72314F80-004F-467A-B801-6B9BB2229768}.htm]http://list.yy133.com/play/{72314F80-004F-467A-B801-6B9BB2229768}.htm[/url] 长安月下 一壶清酒一束桃花 心如烛光 渴望在幻想中点亮 一想起你 我已经开始疯狂 长相守它是啊 面具下的明媚 明媚后隐蔽的诗啊 无缘感悟 你像迎送花香的风啊 无辜而自由 我就像闻到迷香的蜂啊 爱上你 主题曲:长相守 作曲:林海 作词:金放、郑重 这是我至爱的音乐,深入骨髓的忧伤. 我要把它作为我一生的手机铃声,如果可以的话. 还要把它作为我内心的背景音乐,如果可以的话.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相逢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4/23/4/daiaimei,200504237163.jpg[/img] 如此多的灯,如此亮的灯,人间的四月,应该会有怎样的相逢? 在锦里这样的青石板路上,我想起里的著名场景:少年的太平公主在盛世长安的街头,为寻找同伴,一个个揭开穿梭路过的人脸上的面具,终于,在一张面具下的脸上,她找到了一世的爱情和一世的痛苦.她(周迅扮演)和他(赵文喧)相视一笑地走过....... 在女人心中,有多少类似的场景值得一辈子珍藏? 韶华要走就走吧,请让我保有这份刻骨铭心,借着这样的古朴街道,我永远在心底 期待着与你的相逢 以下是很多年前写的一篇关于这一幕场景的短文. 尘世,无常,面具下的一张脸,一世的理想。 长安盛世,最美丽浪漫的场景;两个人,太平和薛绍,公主与小生;两张脸,泪眼对笑颜;凝眸,爱的激越与宽厚的释然。那张脸春光明媚,那乐曲悠扬而忧伤,那情景恍如梦中:于千万人当中,没有早一个,没有晚一个,就是他,面具下的那张脸,不管死生不管祸福,成就了一世的爱情。 爱情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这是真理,只是这心血来潮很难抵御无常的世事,最深挚的感情同时也是一把带血的刀,当爱化成恨,恨化成爱。 所以,我情愿只要这一瞬。 薛绍,你微笑着转身离开的一刹,我也爱上你了,比太平更甚,就象在昏昏俗尘中一阵清风拂过,一屡阳光射来。那张脸在我心里印过千遍万遍,只不过是他,借赵文喧的脸,唤起深藏心底的我的爱,我的理想。 我多想,穿上那华丽的长服,静静地守在长安街上,不要前世,不要来生,只要这一瞬。 屠有暗香盈袖杀、死亡、谋略、斗争,当《大明宫词》的帷幕落下,这张温暖的脸盖住了血腥,有爱多好,让我们穿过伤心、失望、残酷之地,看到阳光升起的地方。 什么时候,我也能在真实人生里,找到那一张属于我的面具下的脸?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情景

情景一: 昨天经过我们小区右转弯的拐角处,看见有几个卖花的流动小摊贩在那里卖花,这个季节有白菊玫瑰康乃馨,和其他一些叫不出名字但很好看的花,新鲜得象刚摘下来的一样.很多人正在挑选,我也寻思着买一束花回家.突然,我看见小摊贩迅速骑上车转眼不见了,剩下几个手里举着花,话还没讲完,款没付的买花人连同我在那里发愣.直到看见一辆白色车停在对面,我们才知道是城半夜凉初透管来了. 城半夜凉初透管车很快开走了,卖花的小摊贩立刻不知从哪儿回来了,他笑盈盈的,我看那些举着花等他回来的人也是笑盈盈的,小摊贩连声说谢谢.他们又继续他们的生意. 我想,如果没有当中的那一幕,这真的是很祥和宁静的图景. 情景二: 昨晚我去楼下的盲人按摩店做一个肩颈按摩,晚饭时间客人很多都走了,闲下来的一个大哥摸样的盲人和一个小徒弟盲人在对话. 小徒弟:我看你富不富.哇,有好几百呢. 大哥:调皮!你这个月还不是至少都挣了八百. 小徒弟:我数数你的牌子,你肯定有一千四五,这么多钱你咋个用呢. 大哥:我要存着多活些年. 小徒弟:你想活多少岁? 大哥:我想活一千岁. 小徒弟:我活六百岁就够了.来,我帮你扣扣痒! 大哥和小徒弟玩笑着互相打闹起来.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当情绪焦躁的时候

不可否认,生活中很多时候是焦躁不安的,比如,现在,我的心情就非常沮丧. 主要来自于工作(这段时间一直徘徊不前),一种无形的压力和紧张纠结于心,尽管我努力地用种种快乐幸福浪漫情调去稀释它,但我发现,我象是一个卖力在舞台上表演的蹩脚演员,表演的结果,这种不良情绪依然盘踞在我的心情之根,让我仍旧无法从根本上摆脱. 最近上连续登载了好几期成都市成功人士英年早逝的事情,着实让人触目惊心.看来,所谓悠闲的成都,还是有大把人并不悠闲,他们时时刻刻给自己上紧了发条,绷紧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有一个人竟然是从工地上匆匆赶回接母亲出院,扶着母亲还没走出医院大门,就倒下了. 为什么? 而象我这样的普通人,还是时刻都能感受到那种压力和紧张,其实从物质上来讲,和以前相比,真是天上地下,但快乐度幸福度真的要少很多.我们辛勤工作究竟要的是什么? 要的是更多的钱!要的是年老后的保障!要的是给孩子的保障!要是是给父母尽孝!要的是不被淘汰!要的是不被后来这超过!要的是面子! 每样都是真实的,无可厚非.所以,还得继续紧张和焦虑下去. 写到这儿的时候,妈妈推开门,对我说:奶和面包都在微波炉里,我要去跳舞去了,今天要讨论报名去黄龙溪春游的事情! 她手里拿着红扇和铃铛,满面红光精神抖擞地走了. 突然有一种激动,从内心深处羡慕起妈妈来,什么时候我能象她一样,不用那么辛苦地工作,每天跳跳舞聊聊天旅旅游写写东西,没有焦虑和紧张,认真快乐地过每一天,多好! 但我知道,这样的生活还得继续,我要做的,是继续努力地用诗意浪漫情调来调剂自己的生活,尽管有时免不了的沮丧和烦躁,但有比没有好! 所以,寄托我情感的博客啊,我少不了的要继续写,为了平复内心,为了让自己的心感觉更好!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1 Comment

陪你去看星和月

几个奔四的人,晚上聚会时,一个人说,我们去龙泉山看星星月亮吧,然后,就真的去了. 一直遗憾没带相机,在山上时看那弯月有晕环,看那星星好大好亮. 这样看星月的时光童年才有,那时有伙伴相陪. 这把年纪了,还有人陪看星月,难道不是一种福分?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瑶发来的东西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4/10/4/daiaimei,2005041075930.jpg[/img] 小资桌友瑶每天都会给我们发来一些网上下载的好东西,她的这些东西的来源是她远在广东的丈夫,害怕她寂寞,在网上去寻找发来的,很纯很美的,象瑶一样. 我曾经给瑶建议,每天晚上和丈夫褒电话粥时,一定要吟颂那首诗: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瑶笑倒,我可没你那么酸. 四年前,我和瑶一起到总行培训,在飞机上,她那银铃般的声音,说,哇,好想吃哈根达斯了,本来我都准备带一个保温桶,回来时给他(瑶的丈夫)带回来,可惜搞忘了. 我紧紧地握住瑶的手,在小资这一点上,我终于找到了志同道合者. 哈根达斯的广告:爱她(他),就请她吃哈根达斯. 瑶是我接触的最为完美的女子,我至今没有在她身上找到一个缺点,她永远那么美丽快乐大度宽容,我认为后两者是女孩子最不容易具备的. 孩子刚满一岁,她就在我们行里的晚上上领舞,娇人的身姿又让我使劲感叹上天给予瑶的厚爱了. 以下是瑶发来的东西: I love 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因为在你面前我可以是谁。 No man or woman is worth your tear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诗存内心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4/10/4/daiaimei,2005041073812.jpg[/img]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诗歌的成分,有一天有一刻会突然被唤醒。   唤醒我们的是,也许是一首歌,一首曲,一则戏,一个人.   白先勇说《牡丹亭》把每个人心中潜伏的那首诗都唤醒了。每个人心中的诗被唤醒了以后,那种诗境的美会久久地萦绕在你的心头,让你感到人世间莫大的幸福,这种感觉也许仅次于爱情.   第一次认真地听昆曲,是看杨凡的<游园惊梦>,恭泽理惠扮演的翠花在剧中反复唱的一些昆曲的片段,随着她精美温婉的扮相和姿态,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叹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美妙的音乐.   后来,看到白先勇\余秋雨为挽救昆曲写了很多东西,我惊觉,世界上喜欢这种音乐的人如此少,可能都是些经历过世事的沧桑老朽吧,我如此喜欢<牡丹亭>,难道也算这个行列?   算就算吧,喜欢昆曲没什么不好.   后来,和一个也同样喜欢<游园惊梦>的人谈到,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那就是,当一首歌,一首曲,一则戏,一个人深深地打动我们的时候,实际上它是唤醒了我们内心深处的东西.喜欢里面的角色,是因为,那个角色在某种意义上和你幻化成了一个人.      <游园惊梦>唤醒我的,是那种幽怨的古典.   原来   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