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5

女人的背影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5/1/3/12/daiaimei,2005010323112.jpg[/img] 一个女人的一生是由其背影的变换而组成的一个连续的画面。 孩童时,是梳着小辫儿蹦跳的小样,肉肉的身体,肉肉的胳膊和腿儿,如莲藕一般包在飞动的小连衣裙里;往上长,身体逐渐变细,变长,大人所谓“抽条”的时光,刻意裹在宽大的掩饰性别的衣服里,背影沉静而羞怯,这是少年时光;然后是蓓蕾开放的青年光景,挺拔的身段,闪着瓷器光的皮肤,随意的服饰和发型下娇好轻盈的体态,是人生的希望。 三十岁过后,女人的背影是扭动的腰肢,这是由一定程度的知识、阅历、经历过男女情爱而显现的自信与成熟支撑起来的。这时女人的体形在我眼里是最具美感、妖感的,细腰丰臀被有致的服饰包裹得玲珑剔透,蓬松精致的头发更增添了腰肢扭动的飘逸,这是一种不由自主的发自内心的走在舞台上、或在戏剧里的感觉,这是女人一生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曼妙时光。 四十岁过后,女人的背影如果能跨过皮肤松弛、发胖、俗气和情绪低落的难关,那背影的精髓一定是优雅。优雅体现在光洁的发髻、挺直的后背,安静的走姿,更加精心恰当的服饰,以及支撑这些所有优雅的更加丰富的知识底蕴、对人生清晰透彻的了解、和良好的家庭、人脉关系。这是非常难的,能做到的人非常少,但如果做到了,这时的女人就象酒一样,愈久弥香,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em214:有了四十岁成功的底气,然后,女人就可以优雅地变老,但要记住,即使在被儿孙环绕的时光,女人的背影永远都要挺直,就象《为戴西小姐开车》里的戴西小姐,坐在椅子上的腰肢与椅背中间永远都能放下一个拳头。一个拳头就是衡量女人成功不成功的具体的标准,值得女人奋斗一辈子。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并不激动的新年

[size=4]Text[/size][font=Arial Black]Text[/font][color=Pink]Text[/color] 当新年让你不再激动的时候,一定是你渐老了。 值了两天行政班,只剩下今天可以上网BLOG一下。昨天值班的时候,我在纸上写了六个字: 冰花、晚会、古筝。 昨天早晨,在车窗前看见一小片冰花,几小朵散落在外,分明看得见那棱角分明雅致的冰凌,在成都,这极为少见。那几朵最美,我一边开一边看,最后得出结论,当我日渐老时,浪漫的心境好象还没有丢失。 元旦晚上,我们家搞了一个家庭晚会,是演一个话剧,是女儿课本上的《葡萄仙子》,台词极为幼稚,什么“落落、落落、落落、雨点落落,雪花飘飘”之类,我要求大家必须用普通话,椒盐也行,而且必须做动作。我们家的晚会在我的倡导下,多年来保持着光荣的革莫道不消魂命传统,大家都踊跃上阵,丝毫不怯场,而且还发现了不少艺术苗子。那天,自然是笑破肚皮,最后还意犹未尽,又为春节晚会排练了一个歌舞〈铃儿响叮当〉。 我在1月2号加完班后在音乐学院为自己买了一个古筝,作为送给自己新年的礼物。想古筝想了好久了,而且看到一句话:实在喜欢一样东西,就把它买下来吧。 因为古筝,这个节日过得还算圆满。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