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4

钢琴和唱歌

今天有太阳,但没有蓝天。蓝天对于成都是极其吝啬的,天总是灰灰的,让人心情有些许压抑。 因临时有事,把女儿的唱歌课调到了晚上六点,还要赶着回来上七点半的钢琴,十一岁的年纪,是不是有些负重? 但唱歌,她是真心喜欢的,每次唱完,她愉快,老师高兴,我也如坐春风,女儿的高音美极了。我真正领略了艺术的真正的意义,那就是让生活丰富和快乐。 钢琴就有些勉强,她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我在考虑是否坚持。放弃有两个弊病:一是太可惜,毕竟是博大精深的乐曲之王,家有钢琴声,就有优雅和美妙,女孩的气质也一点一点地熏出来了;二是教会孩子轻言放弃。要不就再看看,观察一下。 她有一天会明白,钢琴和唱歌,以及其他艺术,是她表达情感、度过漫长一生[img]http://www.blogcn.com/user23/daiaimei/Upload/20041212205503.jpg[/img] 的最好方式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咏,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过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者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以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着它的赧颜 。。。。。。。 如果你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为你吟颂这首诗,生命也就够了,即使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但吟颂这首诗的,却是大诗人叶兹,被她吟颂的是一个女革莫道不消魂命者,但却始终拒绝了他终身不渝的的爱情。 1889年1月30日,二十三岁的叶芝第一次遇见了美丽的女演员茅德·冈,她时年二十二岁,是一位驻爱尔兰英军上校的女儿,不久前在她的父亲去世后继承了一大笔遗产。茅德·冈不仅美貌非凡,苗条动人,她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爱尔兰民族独立运动的领佳节又重阳导人。 他第一眼看到的茅德·冈,“伫立窗畔,身旁盛开着一大团苹果花;她光彩夺目,仿佛自身就是洒满了阳光的花瓣”,但是这朵美丽的花始终没有对叶兹绽放,漫长的一生她始终拒绝他的爱情。正因为这种拒绝产生的距离,在数十年的时光里,从各种各样的角度,茅德·冈不断激发叶芝的创作灵感;有时是激情的爱恋,有时是绝望的怨恨,更多的时候是爱和恨之间复杂的张力。   《当你老了》、《他希望得到天堂中的锦绣》、《白鸟》、《和解》、《反对无价值的称赞》……都是叶芝为茅德·冈写下的名篇。 但我以为,在叶兹的心灵深处,茅德·冈永远是那么完美。 [img]http://www.blogcn.com/user23/daiaimei/Upload/20041211121535.jpg[/img] 也许,得不到,才是真正的得到。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三生三世

[size=4]Text[/size] 读聂华苓的《三生三世》,有说不出的感慨。大概是1988年,我还在复旦念本科的时候,聂华苓和丈夫安格尔到学校演讲,接受一个名誉证书之类的东西。厅小人不多,我坐在前排,能够很清晰地看见他们夫妇。[color=Green]Text[/color] 都是年老之人了,安格尔大概有七十多了吧,但却热情四溢,仪式中不止一次地亲吻聂华苓,聂华苓说话的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充满了欣赏和爱意。聂华苓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她的书,而是她坎坷的经历和永远不失的生活激情。他们四处游历、不断写作的生活正是我痴痴梦想的。 而今,我在《三生三世》找到了关于这种生活的生动描述,让我在离上次聆听聂华苓的演讲之后近二十年,有了自己的生活阅历后,更加感慨,更加羡慕。这段文字,我读了又读,不忍删掉任何一个字: “我们终于在爱荷华河边小山上一幢胭脂红楼里有了一个家。我爱柳树,Paul在屋前种了一棵柳树,柳条飘拂窗前,隐隐约约透着爱荷华河的水光。山顶一棵百年橡树,圆圆一大蓬叶子,Paul用粗麻绳和木板做了个秋千,吊在粗壮的枝丫上。坐在秋千上荡上去,上有蓝天,下有流水。园子边上一大片树林,迤逦到后面的山谷紧底,山谷里小鹿,兔子,浣熊,松鼠就在我们园子游荡。每天早晚,风雪无阻,Paul到树林边上撒一溜鹿食,一面箜-箜-呼唤小鹿。我俩站在窗前,看着鹿一只一只昂首闲雅地从林中走出来,吃完鹿食,又回隐林中。有一只瘸腿的小鹿,Paul叫它小跛丽,等其他的鹿走后,才孤零零地从林中走出来。Paul就会说:"啊,我的小跛丽来了。"匆匆到后园从桶里掏一盆鹿食,撒到树林边上。我们每天开车去小杂货店取过期的面包。Paul每天傍晚在后园逗浣熊在他手掌心啄面包屑。他在后园架了一个很大的钢丝弹簧床,常常带着小孙女安霞在上面蹦蹦跳跳、翻筋斗。四个大风铃吊在红楼四角,一阵风撩来,叮叮当当,此起彼落。木楼绕了一溜胭脂红阳台,一大蓬枫叶罩在阳台上。秋天枫叶红了,小楼红得更亮更喜气了。   红楼古铜门牌上两个黑色宋体字:安寓,和Paul的姓ENGLE并列着。 每天早上我起床时,Paul已经撒了鹿食,煮好了咖啡,坐在临河长窗前的沙发上看报,看到我走出卧房,连忙起身到厨房为我倒咖啡。我们面对鹿园,喝着浓郁的咖啡,看着三三两两的鹿在园子里游荡,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他的书房在楼上,我的书房在楼下,都对着爱荷华河--地球两端不同的两个世界,却在一条风情柔美的河上相聚。我们在各自的天地里,互不干扰。我会突然叫Paul--,长长一声。他也会突然叫华苓--,也是长长一声。无论在哪儿,我们永远那么寻寻觅觅地叫着。” 看到最后这一句,我的眼泪几乎要下来了,人世间最美丽的爱情不过如此。我想起九十年代中的哪一年,我在《读者》上看到聂华苓的那篇失去安格尔的悲痛文章,我能比其他人更能理解她那种切肤之痛,因为我曾经非常幸运地目睹过他们的相爱。二十七的生活,他们彼此成为彼此的精神支柱,一旦失去一方,那就是生命的缺失。 华苓(我喜欢安格尔对她的称呼)依然是幸福的,她让我明白了一个女人幸福的不可缺少的要素: 一个相爱如命的男人 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 一颗善感丰富的心灵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窄巷子

[img]http://www.blogcn.com/user23/daiaimei/Upload/200412870322.jpg[/img] 这样的老房子,曾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我总是设想,我的前生前世,曾生活在这里,在这里终老一生。 几个月前的一天,我独自在这条街上散步,在那家小店,我买了一本成都童谣和一个香囊,香囊是淡绿色的,我一直挂在车上。成都童谣里有一首,我们小时候经常唱: 花脸巴儿 偷油渣儿 婆婆逮到打嘴巴儿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好男好女

[img]http://www.blogcn.com/user23/daiaimei/Upload/200412770810.jpg[/img] 什么是好男人?事业成功、经济雄厚,英俊潇洒,好脾气。。。。。。。 其实,我以为这些都没有说到实质,一个好男人,是能让女人更象女人的男人;一个好女人,是能让男人更象男人的女人。 女人之所以为女人,是因为有男人。 男人之所以为男人,是因为有女人。 两个截然不同的生物体,因为对方的存在而彰显其独有的特点,女人象月亮一样柔媚宁静,激发起男人勃勃的生机;男人英武刚强,象烈火一样激发女人的似水柔情。 女人隐藏在内心深处,无止境的魅力矿藏,被一个好男人发掘出来,焕发出无与伦比的美丽。 一个女人被旁人称作没有女人味,或不象女人,那很大程度上不是她的错,因为,还没有一个男人能唤起她内心和身体里女性的那部分觉醒,她是懵懂的,在这一点上,不受年龄和权位的限制。 男人或女人在一生中,需要有一个东西来让自己明白,自己是什么?需要有一个东西引领自己如何成长。那就是与之对应的那个异性,男人或女人的重要性就在于此。 四幕交错,电光闪射,这是一个男人或女人找到给自己定位的那个女人或男人的刹那间的感觉,就是他(她)了! 这是一种神力,有生之年能够遇到是幸运,不能遇到,那就等待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中午的心情

[img]http://www.blogcn.com/user23/daiaimei/Upload/2004127130319.jpg[/img] 中午的心情好吗? 这个时候的心情和这个年龄一样,一些怅惘、一些淡然、一些冷、一些无奈、眼神有些空,少了些火花,少了些热度。。。。。 还是那句话: 任雨打风吹,流水落花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羞羞

[img]http://www.blogcn.com/user23/daiaimei/Upload/2004125123208.jpg[/img] 有个女孩,是种福分。 三、四岁的年纪,调皮而又开始含羞,话语囫囵,却有板有眼,让你含笑而又惊喜。 特别是,晚上道晚安,橘黄的灯光下,她胖胖的莲藕般的胳膊围住你,粉嘟嘟的脸蛋儿紧紧贴着你的脸,香一个,香两个。。。。。。 人世间的温情及至不过如此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