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情


沈从文跟张兆和



很喜欢看《万象》里关于一些文化名人的情感故事,都是蔡登山写的,看来他是以此作为写作重点。从另一角度来说,是文化八卦,不过和现在风靡的明星八卦相比,更具隐忍与丰蕴的意味。


上次看顾诘刚一生痴恋谭慕愚的故事,加上众所周知的金岳对林徽因的一世深情,发现男子对于心爱的女人的专注也可以不虚女人对于男人的深情,不过这样的情况多止于精神层面。顾诘刚一生痴恋谭慕愚,但在追谭不得的情况下,也没停止多次结婚生子;金岳林却是个案,对林的精神之爱持续一生,不给她人一点缝隙。


那天在浓玛那里看到关于沈从文的“八卦”:


那是沈从文跟张兆和结婚后的一段偶然:跟沈堕入情网的是高青子,民瑞脑消金兽国初期的总理熊希龄家遇到的,沈从文第二次在熊家见到高青子,她特别地身着绿地小黄花绸子夹衫,衣角袖口缘了一点紫。这是沈的小说《第四》中女主人公的打扮。显然,高青子对他的小说不仅熟稔,而且,用心甚细密。这么聪明别致、浓密婉转的表达,让人想不动心都难。作家的惊喜是不言而喻的,他们当然就交往下去了。


浓玛说,好男人总是被女人算计来着,算计的人多了,算计的用心也越来越精密,连沈这样的人也是扛不过的。沈有偶然才是正常。这么一个情痴,是一定不会在用心良苦的情感面前呆若木鸡的。西蒙波娃认为,她和萨特之间的爱,是必然之爱。而她和其他男人、萨特和其他女人的爱,为偶然之爱。必然之爱,就是那种什么东西都不能中断的爱。偶然之爱,当然就是那种随风而逝的爱。不过,这必然与偶然,夹杂在主观客观情感理智的种种瞬息风云变幻之中,其实是很难分辨得清的。说不定,必然就变成了偶然,偶然就变成了必然。依我看,这所谓的偶然与必然,也是一种只看结果不重过程的势利。


浓玛分析得很深刻,不过我来看,沈从文与他疯狂追求的张兆和之间,并不是人们想像的琴瑟和鸣,一辈子有种看不见的隔,使得沈从文文字里的那些情无从着落。这一点,张兆和自己也承认,她说,当沈从文去世后,她整理沈的文稿后才明白沈的内心的艰难与辛苦,她如果能早一点理解,也会帮帮沈。。。。。。


从这个角度,还是钱钟书与杨绛的婚恋是最完美的,让世人称羡。



钱钟书与杨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情感的文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谈情

  1. weiwei says:

    顾诘刚一生痴恋谭慕愚,但在追谭不得的情况下,也没停止多次结婚生子.

    另一个类似的人物,是《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阿里萨,一生爱一个女人,却与几百个女人男欢女爱过:)

  2. 中博网友 says:

    顶!

  3. 文涛 says:

    钱钟书和阿里萨一样,有过无数女人。至于他是不是一生只“爱”杨绛,只有杨绛知道。

  4. daiaimei says:

    看来文涛比我还“八卦”,连钱老先生的八卦也挖出来了哈,我真没听说过,愿听你详解:)

  5. 文涛 says:

    真实总有残忍的成份。
    虽然知道没有完美的感情,还是梦想着有。
    也许,这就是女人的可悲和可爱之处:)

  6. 长空秋雁 says:

    爱的是必然还是偶然 大概只能之后才知道
    在爱的时候 谁又能理智分辨呢

文涛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