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周末上午的泡茶时光,妈妈,韵韵和我是茶座上坐得最久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我生命链条里最亲近的两个人把我围在中间。


常常是,我刚“数落”了韵韵的一些不是,马上又挨妈妈的“数落”,我刚讽喻了妈妈的好笑之处,韵韵立马又把我讽喻得没有话说。我很享受这样的时光,这是我可以真实触摸到的亲情的幸福。


我站在这个链条的中间,看她们两个,就象看我的少年,和我的老年,她们使我明白,我从哪里来,怎样来,会到哪里去,怎样去。


这个链条是要向前移动的,目标是生命的终点。韵韵每长大一岁,我和妈妈便要向前移动一年,虽然,这个过程经常让人没有意识。


我常常想,这个链条静止不动有多好,让我继续做快乐的妈妈和幸福的女儿,我喜欢被两代人围在中间的温暖。但我知道,那一天迟早会来,然后我会变成这个链条里走在最前面的那个,被韵韵和她的孩子目送着,继续向前移动。这是生命的规律。


 


龙应台的《目送》便是写的这样的过程,56岁的她便处于送别父母的时光,读她的这些文字,你会明白,这个目送的过程是多么艰难和无奈,就象她自己写的:


个人生命中最隐秘,最深埋,最不可言喻的“伤逝”和“舍”,才是最刻骨铭心的痛。


目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读书的评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目送

  1. 芊芊 says:

    无论怎样伸出手去挽留,都留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他们离去,永远的离去。

  2. 伐客 says:

    意境类似我曾经填过的一首诗《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