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一只容颜温暖美好的妖



昨天在南方周末读到张爱玲的《小团圆》的大致梗概和评论,还没看书,觉得那故事很苍凉。我一直不是张迷,她的小说给我的感觉就是尖刻与凉薄。


在网上遛了一圈,都在《小团圆》呢,看来这个故事成了一个引子,引起那么多人来写关于爱情。


最喜欢的还是浓玛的两段话:


 


其一,绝对地看,生命是很短暂的。而相对于一次爱情来看,生命却漫长得十分可怕。
        
其二,爱情是那柄双面 ** ,一面如梦如幻,一面白骨一堆。被人翻来覆去,沉沦,消解,再沉沦,再消解,永无休止。
        
其三,爱情也是人类自虐为乐的一种天性。惟一或最爱,男人女人都知道那是个太虚幻境的峰顶,可是还是有那么多人想登上去,像获得一生的荣耀一样去攀登。
         
其四,冷眼一看,所谓爱情,不过是一些自私的妄念,占有的野心,永不知足的贪心,不能平息的欲望。热眼一望,爱情更像是一只容颜温暖美好的妖,即使看透也不能阻止自己与它亲近。因为,这世上,容颜温暖美好的东西,确实不多。
        
再热眼一望,爱便爱了,是祸是福任天剐割,说什么也无用。不说也罢。
        
其五,爱永远比不爱更有意思。这是热眼冷眼都看得到的真理。所以,即使幻灭,也不能不爱。
         
其六,最最重要的是,要明白每个人都既是幻灭的受主也是幻灭的施主。所以,相信因果,是获得释然的最佳捷径。
        
一切都在清算中......
         
还有一句题外话。即便是自欺欺人,我也要让自己更贴近温暖美好一些。悲凉已是生命的底色,若要再添些什么,我宁愿选择温暖美好的画笔。


 


爱情和生命一样,和生命里的美好事物一样,到头来,不过是悲凉二字。
         
这样的悲凉,特别垂爱那些内心强大又脆弱的优秀女人。优秀的女人,在男人心里,总有一种难以消化的强势,令男人们感到一种吞咽的艰涩和劳累。所以,这样的女人,再怎样低到尘埃里去,也难以碰触到所爱男人的怜爱点。所以,张爱玲再怎样的低,即使舍得把一生的江山武功都废尽,也不及小周之类的低,更让胡兰成感到怜惜,感到满足和舒服。

        
还有,情感,本就是一件没有道理可讲的事情。两个人,总有一个比另一个更爱对方一些。更爱的一个,也因此总是有一些情感得不到如愿的回应。而要命的事,人们已习惯了把这些得不到如愿回应的情感,视为最珍贵的东西。与之执著纠缠,痛着,因痛而感到过瘾,并把这种痛铭刻在自己生命存在的深处。这是爱情的一种强烈的生存感。有些难于理解,却是真的。

       
还有,江山与男人的关系,总是相生的,是一荣俱荣。江山越多,男人得到想要的女人也越容易。而江山与女人的关系,却是相克的,是顾此失彼。江山越多,女人得到想要的男人也就越难。还有,把男人当着江山的女人,总是那么多,多到令女人自己,时时能感到一种暗器伤身的悲凉。

       
还有,女人的痴情眼泪,从古至今,总是流不尽的。男人有爱的时候,女人的痴情眼泪是流不尽的黄金。男人的爱离开时,女人的痴情眼泪,也就只是一滩不堪的让人厌烦透顶的废物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爱情是一只容颜温暖美好的妖

  1. 文涛 says:

    所谓“爱情”,只是欲望的借口。
    “一次爱情”——按次数计算,很准确。

  2. 惜惜 says:

    男人的爱离开时,女人的痴情眼泪,也就只是一滩不堪的让人厌烦透顶的废物了。ding

  3. 文涛 says:

    忽然想起一个词“三番五次”。呵呵,总要有三五次吧。
    忘记在哪里看过洪晃对这个“次数问题”有个理论的。

  4. 青青子佩 says:

    男人有爱的时候,女人的痴情眼泪是流不尽的黄金。男人的爱离开时,女人的痴情眼泪,也就只是一滩不堪的让人厌烦透顶的废物了。
    只要有爱在

  5. daiaimei says:

    以次数计,多也不好,少也不好,多少次为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