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时刻

 


        同事罗姐说要和几个藏族人一起去华西医院当志愿者,那里有很多 ** 来的伤员。她说, ** 的藏语在藏语系中是最难听懂的方言,她担心自己不能做好翻译。她说, ** 的藏族在整个藏族中的地位,有点象汉族里的山东人,特别义气和重礼。


   两年前的那种感觉好像又回来了。这一年是怎么啦?又是冰雪,又是旱灾,又是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而且伤亡超出了想象。这几天成都降温,大家都在说冷,但十多度的温度对 ** 来说已经是非常奢侈了。


       妈妈他们边看电视边激动地说,平房都要塌,可见质量之低劣,还有那么多的学校,两年前汶川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时,为什么不把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高发区的学校都一起加固整修一下呢?


       的确,清明时在都江堰城里,我看到了近乎豪华的新建的中学,那崭新的美观的体育场,让我们大为惊叹,这可是举全国之力建起来的学校啊,先进的教学硬件和抗震能力已经毋庸置疑,但那里曾是多少孩子梦断的地方啊!是不是应该,把大规模的灾后重建提到灾前,保护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三周前,成都商报的快一周做了一个纪念特刊,里面关于512薄雾浓云愁永昼震的章节我看了很久,其中引用的里尔克的《沉重的时刻》,特别受触动,看了好久,久久不能忘怀。祈祷远方的人们平安吉祥!


 


    重的时刻
          里尔克(德)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哭,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里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望着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沉重的时刻

  1. 文涛 says:

    这首诗真是太好了!
    月亮在樱花的帖子里引用了一句,当时我很惊艳呢。此刻心里却很沉重。
    我每天都在为 ** 祈祷。

  2. 文涛 says:

    默哀完毕。

  3. 伐客 says:

    谁在无缘无故地回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