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也何曾到谢桥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潇潇,雨也潇潇,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纳兰的词,细腻深沉朦胧,一个男人感情细腻深沉至此,我以为只有纳兰了.
最后一句,让我想起了陕西一位女作家(对不起我一下记不起她的名字)的同名小说,非常好的一部中篇,很多年后我都能想起里面的意境.大概写一个男人对妻子外另一个女人的感情,谢桥本来就是这种感情的代名词.只是最后的结局让我唏嘘,那个女人孤独凄凉地死去了,男人的女儿知道一切,告诉了父亲,男人沉吟半晌,只是叫女儿去送点东西,他自己陪太太看戏去了.
池莉的,也是写的这种意境,把那个已经年老但却有着细腰的孤独女人描写得很动人,那是一个老男人去看她的场景,两人平静,但透过纸背能感到内心的翻腾.
我后来也写了一篇,提了一个问题,在男人的心目中,细腰占有怎样的分量?当他离开人世时,面对成群儿女和妻子---一个完整的家的送别,他是否会有一刻想起细腰,那萦绕一生的情感依托?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