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

 


       红粉的这篇博文《春天里的婚礼》,看得我几处眼酸。


    和红粉通过几次电话(因约稿事),经常看她的博客,她在成都媒体行业也算是资深人士,坚持而执着,不象我知道的其他媒体人,一年要换几次工作。


    文章里体现出来的是令人感动的姐弟情,那是普通人家里平实生活的写照,是人世间多种情感中令人亲切和温暖的一种。


    我想说,患难的时候,姊妹兄弟亲情可能更加彰显,平静的时候,特别是生活好了,那种亲情就是一种目光的注视,虽淡,却是骨子里深藏的,那种无私的温暖力量会陪伴一生


   


     春天里的婚礼


                   成都红粉


    我那老大不小的老兄弟,在今年春天刚刚发芽芽的季节,终于把自己打发出去了。


    我和我这个唯一有着血亲关系的亲兄弟,从十二三岁就开始互相依靠着走到今天。打从上世纪写着1982几个数字的那一年的冬天,家里发生惊天巨变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我要像母亲一样把这个兄弟带大,尽管我只比他大不到两岁的年纪。


    一开始,算是我领着他歪歪斜斜地往前走,我得像个大人样说些大人话给他听,有些话说出来我自己都吃惊,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懂,也茫然得不知明天的早餐在哪里。他自然是不听的,他那时正值叛逆的年龄,遭此突变,自然无法承受。我也无法承受,但我得装着很坚强。很坚强。


    那些岁月,都是眼泪泡出来的。就不去回忆了。说高兴的吧。


好在,我这个兄弟有一天一夜间长大,突然就明事理了,真的就是一夜间的事。当我为他找了一份勉强像样的工作,他拿到第一个月工资36.5元,我还在万源那个小城那间小屋继续准备高半夜凉初透考,当我晚上回到那间小屋,发现屋子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屋上放了一张崭新的钞票是十元钱。是我的兄弟用他的劳动挣来的钱。是给我的,屋里还有一把崭新的伞,也是给我的。外面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我的那把伞确实已经很旧了。


    那一天,我又哭了,是高兴的哭。


    后来,我的兄弟就不再是我的弟了,他俨然把自己放在了哥哥的位置,从此,他就像长兄一样护卫在我的身边,不再让我受哪怕一点点伤害和欺负。


    记得我们都工作后,有一回清晨我去食堂打饭。排队到我的时候,我将饭票递到窗口,食堂打饭的男师傅莫明其妙说了一句:缺粮。我以为是我的票没给够,马上又补了一张,他又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缺粮的……”我终于听明白了,这是北方人骂人的话,他是说我缺娘,也就是没娘教的……”,我霎时脸上一阵白,血冲脑门,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吗?而且是欺负没有父母的孩子!平时不招人不惹人的我,一旦人要犯我我必反抗,我将刚刚接到手中的半盆冒着热气的稀饭一碗给那个师傅扣过去,他抓起饭勺就准备打过来,终于激起公愤,所有的人都朝那个师傅围过去。我冲出人群,哭着跑回家。我那血气方刚已经转作好人的兄弟,已经隐退江湖收手多年的兄弟,操起一把菜刀就朝食堂冲去。


    血案自是没有发生,但兄弟的样子着实吓坏了食堂里所有的人。好在被大伙儿劝住。最后,我兄弟放下狠话:谁要敢对我姐再说一个粗字,我要他的狗命。


    那些年,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


    说好了说高兴的事,怎么又说回去了。


    从工作后的第二年起,我的兄弟年年都是厂里的先进工作者。有一年,厂里准备外派两名优秀技工去新加坡外援,其中就有我兄弟。别提我们有多高兴了。我为我的兄弟自豪啊。虽然后来因为合作方有变没有去成,但这件事让我兄弟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更加高大起来。


    其实,在航天那些年,我一直是不安份的,都看出来了,我想飞出去。反倒是踏踏实实的兄弟更招厂里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叔叔阿姨们的喜欢。姑娘们也喜欢他,又侠义又英俊又独立又能干又懂女人。不像现在,肥头大耳的兄弟啊,该减点肥了。那时懂事的兄弟知道分寸,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尊严和自尊,当然,我离开厂里后的那几年,他一个人住着一套二的房子,他的生活开始像一扇大门样对我封闭了。说他的事少,说他的都是好,只是惦记着在成都打拼的我。有一回,写信给我,话语老得像个大爷,他说我:女大不中留,留久了反成仇,你还是赶紧找个人把自己嫁了吧。


    等我照他的吩咐把自己嫁了,他却还是一个人。1997年,我的双胞胎女儿出生,他又像个义工一样办了厂里的停薪留职,住到我家里,当起了不拿一分报酬的保姆,一把屎一把尿帮着我照顾两个女儿。从小到大,两个孩子跟这个舅舅就亲,一晃又是多少年,我的兄弟把自己的婚姻放一边,经常赶都赶不出去。我开始像个老太婆一样唠叨,你该耍朋友了,该结婚了……


    好在,这一回,终于,我的兄弟把自己了。娶了这么年轻漂亮而且勤劳节俭的八零后老婆,一不小心还玩了把时尚。一下子把家里的年轻段变年轻了,这个和鱼儿可儿十分投缘有好多共同语言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女孩子,看得出来对我兄弟是真的叫好,这就让我十分放心了。


    我这个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的亲兄弟,现在终于有自己的小家了,有自己的亲人了,他还会有自己的孩子,希望他的小日子能一天比一天过得好。平常人平常心,小两口把自己的生活经营得更好就是。


    我可以没有婚礼,但我的兄弟一定要有。我可以没有仪式,但我的兄弟一定要有。我没有的东西,希望兄弟能够得到。特别是家庭的温暖,阳光,关爱和呵护。


    我尽我最大的能量,让我的兄弟很体面地,在春天里大婚。


    写上几句,以此纪念。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情感的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姐弟

  1. 中博网友 says:

    感人,我们家单传,以前看见别人家有哥哥姐姐很羡慕

    小马

  2. 中博网友 says:

    teardrips in my eye

  3. 文涛 says:

    樱花的飘零确实是最美的,如雨若泪。

  4. jane231922 says:

    你的姐弟情犹如我的兄妹情一般让我动容!今生因为有哥哥有妹妹,所以偶尔的不幸也终以幸福收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