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芽

 


       这是清晨,在阳台上拍到的绿萝嫩叶。


        这一弯安静自然的曲线,转瞬即逝,从芽到叶,只需要片刻。


        它是有幸的,有我这么痴迷地看它;而我也是有幸的,能看到它最美的情态。


 
黄桷树


 


       上周还在为黄桷树的落叶而感怀呢,这周它已经以满树的嫩叶来安抚我了。


        生命的凋落与新生,可以这样欢快。


 


        昨天30度,夏天真的到了。


        感觉全身都打开了,释放了很多东西。


        问按摩师傅,夏天人体的寒湿气会不会就没有了,有阳光帮我们蒸发。


        他说,恰恰相反,阳光强烈,地上湿气上扬侵入人体,再加上空调,人体的寒湿会比冬天重。


        但夏天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开,一种散,一种轻。


 


        对于夏天的感觉,不是特别喜欢也不是不喜欢,但很奇怪,回忆起童年的时候,记忆最深刻的往事都是在夏天。


        夏天,比其他季节更生动。


象周晓枫所说:


“我想象伊甸园只有一个季节,永久的盛夏。生于夏天,这是我的季节。各种绿,透澈或者稠浓。植物的友谊与爱,热烈或含蓄。小谜语似的昆虫:珠宝般的叶甲,琥珀色的蜻蜓;蝈蝈小提琴琴弓般的胫节,蛾子翅膀上的流苏....


夏天,阿里巴巴的宝库打开大门──纷繁而至,那些秘藏绚人眼目。现在是上午九点,阳光溪水般明亮,几乎听得见相互碰撞时的清悦之音。我的心情愉快起来,品尝着夏天,品尝着果盘里诱人的玫瑰香葡萄。”


 


        听了乌仁娜《摇篮曲》,很久都不想摘掉耳机。


        少数民族的音乐,经常会让我有触电的感觉,那没有修饰的声音就直入你心,带你去你梦中的地方,与梦中的人相遇。


        能享受这样的天籁真是幸福。


 


http://stream.roambox.net/upload3/0/303900.mp3?hazel


 


“少数民族的音乐,往往具有坦然而干净的儿童般的执着,其中满怀的爱,能够作为内在的光源把人照亮。那种纯粹与浓烈,精明的所谓现代人难以承担。我们在调情中夸饰氛围,心神却拒绝给付,不过擅长隆重的口语表达罢了──体积大、密度小的东西,在性质上无不轻浮。我笃信,真正的爱,以最古老的方式存留。”(周晓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音的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夏至

  1. 芳华 says:

    我挺喜欢夏天的~

  2. star says:

    因为原生态,所以它没有天天充斥于耳的人工雕饰痕迹;
    因为来之生活,所以它真实,毫无掩饰;
    因为产生于本能,所以它容易撞击你的心扉,拨动心弦而产生共鸣;
    因为它自然清新,让你在喧嚣的城市森林里停留片刻;
    更因为现代人太累,心灵找不到放飞的空间。
    少数民族的音乐 ——让你瞬间洗涤灵魂。

  3. daiaimei says:

    回星,关于乌仁娜,还有以下描述:19岁,不会说汉语的乌仁娜离开祖先世代居住的鄂尔多斯草原,先在呼和浩特,然后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扬琴。在北京寻找工作时,她遇到德国的巴伐利亚筝乐手罗伯特,随他定居柏林多年,现在乌仁娜又把家搬到开罗。她始终是个游牧人啊,云游四海的自由者。
    没有系统学习声乐,恰恰是对她天赋的保护。乌仁娜为此感到庆幸,她说:“在音乐学院我遇到很多纯真的声音,来自文化古老丰富的少数民族等地,但他们毕业之后唱起来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演唱的语言.

  4. 文涛 says:

    干净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峣峣者易缺,皎皎者易污。

  5. 小马 says:

    老戴,你要有机会在草原上或沙漠里听,保准能把你听哭了。我们7月去锡林郭勒,想同往感受下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