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之乐

喜欢做饭的男人和女人,我喜欢.

    能在厨房的琐碎中找到快乐,我以为一定是抵达了幸福的境界.

    杨的这篇文字我很有共鸣,真好,和大家分享一下 :)


厨房

    做饭


                              杨                     
 


我做饭是从结婚后开始的。为了实现小时候过家家的梦想,结婚后我满腔热情地投入了厨房,开始了到今天为止长达近二十年的追求卓越的烹调之旅。我的父母和老公的父母都是读书人,读书人还是最相信书,在给女儿和儿媳的满屋子结婚用品中,两边老人都买了厚厚的几大本烹调知识和菜谱。和心爱的人一起在厨房里打打闹闹的做饭是很多浪漫小说电影中的经典情节,也是我的梦想。但老公对烹调毫无兴趣,书看了几页就丢开了,在做了一次浆糊面后,他就彻底从厨房消失了。从此光荣而艰巨的主厨任务全部落在了我头上。我天生对锅碗瓢盆感兴趣,所有的菜谱我都读来津津有味,而且有强烈的操练欲望。从鸡蛋炒西红柿,凉拌拍黄瓜入门,经过一天三顿,一星期五天(周末照例是回两边父母家吃饭)的操练,我渐渐地不只让丈夫吃得笑逐颜开,红光满面,也开始有自信和能力在家里招待爸爸,妈妈,公公,婆婆,亲戚,朋友,同学了。


有了孩子后,因为母性的本能 -----一心要把我的宝贝喂成最最健康的婴儿,我加强学习,发挥创造性,从女儿断奶起,一天三顿主食,三次加餐,我都亲自操作,制定菜谱,计算营养,调试口味,把个小人儿喂得结结实实,红红润润的。奶奶有时抱怨:都是你把孩子的胃口提高了,所有买的婴儿食品她都不吃,非吃你现买现做的。我把这话当成鼓励和赞扬,心里美美的。十四年后,女儿已经开始在母亲节为我烤蛋糕了,有次吃完香煎鳕鱼,她问我:妈妈你咋把什么都做的这么好吃?我想都没想就说:因为想给自己爱的人吃好吃的东西。女儿大呼:哎呀,你给大长今说得一样。我看过几眼大长今,说实话对里面那些虚张声势的卖弄我没兴趣,但是把我和大韩民族的著名厨师并提,我还是无比激动,要知道大长今可是个美人啊!


移居澳洲大大扩展了我的烹调眼界,也让做饭变成了一种沟通的桥梁 。刚来澳洲时我与MIKE, TIM分租了一栋小花园别墅,一人一间卧室,共用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和花园。MIKE经营自己的二手电脑生意,同时在VICTORIA大学学法律, TIM在海军服役,同时在MONASH大学学会计.同在一个屋檐下,交流必不可少,但我当时英语极不利索,所以我们见面由最初他们叽里呱啦,我呆头呆脑,到后来变成了见面只说HELLO,然后就BYE BYE了。白天大家都很忙, 上班的, 上学的, 很少能在白天碰面.只有晚饭时间, 大家挤在厨房里各做各的晚餐. 两个澳洲人都是1.9的大个, 晚餐却是千篇一律, MIKE是永远的牛排, 两大块牛肉煎得血淋淋的就开吃, TIM是永远的意大利通心粉, 淋上番茄肉酱和起司. 最初我也吃西餐, 面包, 沙拉的, 有一天,在附近发现一家亚洲商店, 居然连郫县豆瓣都有卖, 各种调料应有尽有, 还有各种亚洲蔬菜. 兴奋无比的我大买特买, 回家就开始在厨房挥铲爆炒川菜,巨大的油烟,外加呛人的辣椒让警报器蜂鸣,两个大个儿都冲出房间做灭火状,我哭笑不得,想解释又说不清楚,情急之下,拿起炒好的糖醋炝莲花白请他们吃,没想到,歪打正着,两个人对那盘黑糊糊的莲花白大加赞赏,不仅油烟之事既往不咎,而且要求再吃。用MIKE的话讲:没想到你能把莲花白变成这种味儿。此后, 我常常发挥婚后练就的过硬厨艺,在厨房里大显身手,两人也积极配合, 每次做菜前都会利用他们身高的优势, 用毛巾把天花板上的烟感器包得严严实实。我们的友谊之花在一盘盘红烧肉, 回锅肉, 泡椒鱼中盛开, 他们开始请我吃西餐,喝咖啡,参加聚会,大家成了朋友,我的英文也大大长进。


后来我搬家到离上班更近的地方和一个单身的通讯工程师Monty合租一套公寓。一对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为了严格保持距离,我们总是各吃各的。那时我很忙,上班早九晚四,每周还有两个晚上要上课。 Monty家在乡下,自己一个人住在城里上班,三十几岁的大男人没有固定的女友,但也把自己的衣食打理的紧紧有条。一次,他发烧几天都没好,人变的很虚,我下班回家看见他躺在客厅沙发上,满脸胡茬子,人像是瘦了一大圈,问他吃饭没,他摇摇头说:好几天没怎么吃了,实在没力气做。一个大男人一时像个孩子一样柔弱无助。我二话没说,立即开火给他做了清淡的蔬菜粥和蒸鱼,饭端到面前他说谢谢的时候竟红了眼眶。 那晚我听见他在客厅给乡下的妈妈打电话说他好多了,还吃了YANG给他做的饭,好吃极了的中国饭。我们合租房子只有三个月,然后他去德国工作,我因为女儿来了另搬了房子,我们从此没再见过面。去年成都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我突然收到Monty 从德国发来的邮件,说是从新闻上看到成都地薄雾浓云愁永昼震,想起我们曾经聊起过自己的家乡和饮食,记得我的家在成都,问我家人还好吗?让我挺感动。


同事,特别是吃饭时坐在一起的同事,总聊与吃有关的事,这在中国,外国都一样。以前在中国时几个好朋友兼同事在中午食堂的餐桌上除了孩子以外,聊得最多的就是哪又有一家什么好吃的馆子,什么东西吃了让人年轻,吃什么减肥又美容。到了澳洲后,这种聊天更发展成了一种实践。我工作的公司每层楼有个员工休息室,员工休息室像一个大的家庭厨房,靠墙一大排橱柜,灶台,水槽,冰箱,微波炉,面包机,咖啡机,热水器,洗碗机,锅碗瓢盘,咖啡,茶,一应俱全。落地窗前放着长长的大餐桌和椅子。供应部的员工总是每天检查冰箱,确保每天都有新鲜的牛奶,面包,黄油,果酱供大家吃早茶和下午茶的,遇到单位有活动,还有意外的小茶点提供。中午饭大家都从家里带便当,在休息室里加热或带半成品简单地现做。打开便当盒的刹那是人人都喜欢的时刻,看看你带的是什么,尝尝,说说菜谱,如果是老婆做的,就回家问了写下来第二天带来上班。遇到生日,供应部会提供一只蛋糕,大家早茶的时候点蜡烛唱生日歌,这还不够,很多同事自告奋勇做点自己拿手的带来给大家尝,我最记得有个同事送我的生日蛋糕上面用白色奶油做成波浪,用巧克力做的我,穿着白巧克力的三点式泳衣正在奶油中游的欢呢。(那是因为他常夸我坚持游泳)。慢慢地,我们这一层楼的形成了每周五的中午聚餐会,每人主持一次。在这样的聚餐会上,我吃到了法莫道不消魂国菜,黎吧嫩菜,泰国菜,印度菜,英国菜,德国菜,意大利菜。。。 就像是环球美食之旅,有趣的不只是菜,还有菜背后的故事。 当然,我的中国菜还是很为中国争光的。


柴米油盐十几年,把我纤细的兰花指变的不再柔嫩,但我的味蕾柔嫩如初,能尝出老爸饭菜中几十年如一日的精心,能尝出女儿初出茅庐饭菜的清新,也能尝出老公处心积虑挑选的昂贵的餐厅里饭菜的用心。吃饭,做饭,伴随我一辈子,真是很大的享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好吃的嘴.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厨之乐

  1. 蓝色 says:

    柴米油盐十几年,把我纤细的兰花指变的不再柔嫩,但我的味蕾柔嫩如初,能尝出老爸饭菜中几十年如一日的精心,能尝出女儿初出茅庐饭菜的清新,也能尝出老公处心积虑挑选的昂贵的餐厅里饭菜的用心。吃饭,做饭,伴随我一辈子,真是很大的享受。

    永远有一颗爱心的女人,能尝出人生百味中的最美的味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